救世之前先学会谈恋爱

作者:方朵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26 章

      简知刚吞完最后一口陆二就适时的出现在她面前将她的空碗接过来,非常绅士的问道:“吱吱女姑娘,你吃饱了吗?”
      
      简知偷瞄一眼娄枭,正好撞上他看过来的眼神,两人尴尬的将目光移开,简知心理乱成一团麻,猜测着自己前世是不是真的跟他有渊源,猜测着此时娄枭对自己的感情......
      
      简知心不在焉的道:“吃饱了。”
      
      “把碗给吧,我帮你洗。”
      
      简知闻言下意识的把手往回缩:“不用不用,我自己来。”
      
      陆二微笑着道:“你是在场的唯一一位女性,为你服务是应该的,而且.......”陆二长得不是很英俊,但身上有一种硬汉夹杂着暖男的气质,很容易让女孩子心动的那种类型,他冲。简知微微一笑,仿佛冬日的阳光般温暖可靠,他真长的道:“而且你这么漂亮”
      
      简知和娄枭之间只隔了小乂,陆二说的话他听得轻轻楚楚,简知的表情他也看得很清楚,娄枭只觉得一股不知名的闷气堵在胸口,弄得他很烦躁,他一声不哼的站起来,走了。
      
      简知看了眼他离开的方向,尴尬的拿着碗,陆二道:“娄枭这样不识趣的男人,不要也罢,吱吱姑娘你看我怎样,要不要考虑一下我?”
      
      小乂在旁边叹了口气,小大人似的道:“陆二叔叔,你不好酱紫挖人墙角的哒,姑奶奶说挖人墙角会被天打雷劈哒。”
      
      简知脸红了又黑:“小孩子瞎说什么,挖什么墙角,我跟娄枭就是一般的同事关系,什么也没有。”简知一把将碗塞给陆二:“陆先生,谢谢你的厚爱,我现在还不考虑个人感情问题,我得先把儿子养大。”
      
      小乂哼了一声,嘟囔道:“别把我当挡箭牌,明明就是你跟枭葛格搞暧昧。”
      
      简知恼羞成怒:“简乂。”
      
      陆二摸摸小乂的头:“只要你幸福就好,那就不打扰你们休息了。”
      
      见他终于走开了,简知终于松了口气。
      
      王一见状对邵炅道:“少爷,你也不管管陆二。”
      
      邵炅吸溜一口面条:“管什么,男未婚女未嫁的,陆二追求他的幸福是好事。”他瞥眼看王一:“倒是你,整天版着一张脸,见了女孩子也不多两句话,我要操心也是先操心你才对。”
      
      王一闻言把头扭开,不说了,怎么把话题引到自己身上了。
      
      众人吃饱后抓紧时间休息准备打一场硬仗。
      
      天渐渐暗下来,山里的寒气渐渐的透了出来,简极叫醒众人,整装出发。
      
      根据小白的指引,车在山路上颠簸着一路前行。
      
      简知和娄枭之间隔着小乂,为了颠簸中自己不向娄枭那边倒去,简知一只手牢牢的抓住车上面的扶手,整只手都酸麻了。
      
      小乂仰头看着她的手,关心的道:“老妈,你的手累不累啊,放下来休息一下吧,别怕不会摔倒的,像我酱紫~~~”小乂两一只小手抓住娄枭的衣角,小身子往他身上靠。
      
      娄枭把目光从车窗外收回,深邃漆黑的目光看向简知,简知尴尬的咳了一声,欲盖弥彰的道:“不是我教的。”
      
      “是哒,我是自学成才。”
      
      娄枭摸摸小乂的头,假装不在意的道:“累的话就别硬撑,不然等会拖后腿。”
      
      简知撇过头不理他,但想想也是,要是呆会救人的时候拖后腿就麻烦了,会连累整个队伍的。她给自己找了个借口,鬼鬼祟祟的侧头瞄了娄枭一眼,然后慢慢的把手收了回来,谁知手刚一离开把手,那边简极就像是故意的一样,马上来了个大转弯加大颠簸,简知猝不及防,呀的一声整个人扑到娄枭的肩膀上,小乂被他们夹在胳膊低下,偷笑。
      
      “不,不好意思!”简知满脸通红,结结巴巴的道,想要把身体移开坐正,但那个大弯好像弯不到头一样,简知挣扎了两下没成功,干脆放弃挣扎,将重量全部都放在娄枭身上。
      
      娄枭像磐石一样,扎根在作为上,任由车辆怎样颠簸,他都一动不动,安全可靠,出门旅行必备。
      体温透过接触的皮肤渗透进彼此的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甜甜的带还着点不知名的苦涩和未知的彷徨。
      
      两人这样靠着大概有两分钟,车辆才恢复正常,不再倾斜,简知才依依不舍坐正。小乂吁了口气,笑眯眯的嘟囔道:“虽然很累,但很开心。”
      
      简极头也不回的给小乂点赞,黎璟呼噜呼噜的睡得香,王竞识趣的假装闭目养神,不参合人家的家务事。
      
      两车在盘山路上兜兜转的行驶了两个钟,翻越了不知道几个山头,终于在一处较平的地方停了下来。
      
      简极道:“车子不能再前进了,不然会被他们发现,大家带好自己的装备,我们走过去。”
      
      众人背好自己的背包,接着手电筒的光亮,深一脚浅一脚的在深山里走着,起初小乂和黎璟还兴奋的好奇的东张西望,走了一段路后两人都开始有些吃力,再没兴趣欣赏夜景了。
      
      简知的背包装了不少东西,她虽然是个死宅,但是身体素质一向很好,加上经过一段时间的密集训练,虽然比不上娄枭他们,但是跟小乂和黎璟两人比是绰绰有余的。
      
      简知牵着小乂的手:“类了就跟麻麻说,麻麻背你。”
      
      小乂擦了把汗,吁了口气才道:“不累,我还可以走。”
      
      黎璟刚想说大家休息一下吧,但见小乂都不需要帮助了,只好咬牙继续走。
      
      简极走到黎璟身旁:“怎样,还能坚持吗?”
      
      黎璟吹了把流到眼睛的汗水:“小意思。”
      
      “不错,有进步,回去我会在你爸面前帮你美言几句的。”
      
      黎璟傲娇的哼了一声,嘟囔道:“老头子怎么看我,我才不在意呢。”
      
      “年轻人啊!”简极感叹了一句,又道,“成不下去了的话别逞强,我帮你背包,不然脱力了可不是你一个人的事,会耽误整个团队的进程,后面的路可比现在艰难得多。”
      
      黎璟真诚的道:“简叔,你放心,我懂的。”
      
      陆二刚想走过去简知身边就被眼疾脚快的娄枭抢先一步,简知转头看他,娄枭不自然的望了望远处漆黑的山岭才犹犹豫豫的出声道:“背包给我吧,后面还有好多路呢,别拖团队后腿。”
      
      简知一听不高兴了,逞强的道:“我自己可以,肯定不会拖后腿。”
      
      小乂叹了口气,拍拍娄枭的手道:“枭葛格你不好这样说哒,这样说女孩纸会不高兴哒,你应该说‘吱吱你一个姑娘家千万别累着,不然我会心疼的,背包我来背吧’酱紫老妈就会答应你了。”
      
      两人被小乂说得均脸一红,简知尴尬的把背包拿下来塞到娄枭怀里,娄枭接过他的背包甩到肩膀上,也不走开了,跟在她们旁边并排走着。
      
      就在黎璟坚持不住想要提出就地休息一会的时候,简极忽然停下来:“嘘,他们就在附近。”众人闻言都停了下来。森山老林里,朦胧的月色下,偶尔听到几声虫鸣和鸟儿的咕咕声,无端透着一股诡异的恐怖。
      
      黎璟警惕的东张西望了一会,疑惑的低声道:“简叔,哪里有人?”
      
      娄枭向也正要出声的简知一摆手,示意她别出声,压低声音道:“在左前方一千米处,只有两个人声,估计是守夜的,我们计划一下,派人潜进去。”
      
      简极和娄枭商量了一下,决定将人员分成两部分,一部分留守原地接应,一部分潜进对方的营地,最后方案是娄枭、邵炅、简知、王竞潜入营地救蒋风燃。
      
      四人悄无声息的前行,对方营地没有灯火,正如娄枭所说,其他人已经都休息了,只留了两个人守夜,两人正无声的在抽烟,星星的火光暴露了他们的位置。
      
      简知低声道:“我过去,把那两人迷倒。”
      
      邵炅疑惑的道:“迷倒?用美色吗?”
      
      娄枭不悦的道:“正经点,简知对一些迷药之类的旁门左道比较在行。”
      
      “什么旁门左道,我这是防狼神器。”
      
      娄枭难得的开起玩笑:“有狼会窥视你吗?”
      
      简知怒:“你什么意思......”
      
      邵炅:“你们俩别打情骂俏了,救人要紧。”
      
      王竞道:“简知虽然擅药,但是潜伏技术不行,怕会惊动其他人,把药给我,我去吧。”
      
      娄枭道:“那两人交给我,不用迷药,你们分散去帐篷查看,摸清蒋风燃的位置。”
      
      娄枭特种兵出身,守夜的那两人交给他处理的确是最好的方法,众人点头同意。
      
      娄枭悄无声息的潜伏过去,那两人正在享受香烟,警惕性较低,娄枭干净利落的将其中一人砍晕,另外一人擦觉到不对想要叫喊反抗时被娄枭一手捂住嘴巴挣扎着被一个手刀砍晕。娄枭成功解决掉两人,向简知示意可以行动,简知他们分散去察看。
      
      陆喜龙他们的营地一共有五个三人大的帐篷,简知他们猫步靠近帐篷,然后用小刀把帐篷割破才能看到里面的情况。如果是其他的普通人还好,但陆喜龙这帮人也不是省油的灯,警惕性不是一般的高,简知的匕首刚碰到帐篷还没开始用力,里面的人就抢先一步隔着帐篷抓住简知的手,大喝一声:“什么人?!”原来帐篷里的人早就察觉到简知的靠近,只做守株待兔。
      
      随着一声大喝,整个营地都被惊醒。简知拿匕首的手被抓住,一时挣脱不了,娄枭见状马上疾奔过去救她,但是没有帐篷里另外一个人快,从帐篷里出来的那人正是陆喜龙,陆喜龙见是简知,先是惊讶了一下,一边迅速的靠近想擒住她一边道:“你辞职不干了来干盗窃!”
      
      简知没被抓住的另一只手伸进背包里:“陆喜龙好好的二世祖你不做,竟然做绑匪。”
      
      陆喜龙刚想伸手将她擒住,简知就朝他撒了一把迷药,但是陆喜龙并不是简知所熟知的那个只会吃喝玩乐的二世祖,他反应敏捷的躲开,进而继续擒拿简知,简知一只手被制住,另一只手想再掏药已经来不及了,陆喜龙的手刚碰到简知,就被疾奔过来的娄枭抓住了。
      
      陆喜龙身手虽然不错,但显然不是娄枭的对手,过了几招后,陆喜龙便叫道:“吴忠,别理这娘们,出来帮忙。”
      
      抓住简知手的人终于松开了钳制,一个健壮的中年男人瞬间从帐篷里窜出来,跟陆喜龙一起对付娄枭,简知见状想伸手进去掏药,娄枭道:“别添乱,去找人。”
      
      简知犹豫了一会才道:“你自己小心,打不过就跑!”说着朝其他帐篷跑去。
      
      此时营地已经乱成一团,简知这边只有四个人,而对方除了被砍晕的两人还有六个人,应付起来实在是有些吃力,而且这里是别人的地盘。
      
      邵炅刚靠近帐篷里面的人就被惊动,他拿着□□抢先拉开帐篷门,往里看了一眼,见蒋风燃不在里面,也不恋战,朝里面开了两枪,又躲过对方的射击,向另外的帐篷跑去。简知虽然担心娄枭,但是救人要紧。也管不了那么多了,朝着最近的的一个帐篷奔去,此时帐篷里的人基本上都被惊动,全部都拿着武器出来了攻向简知这边的人,但是这个人却守在帐篷边不动,简知暗道一声好,肯定在这里。
      
      守在帐篷边的人身材高大干练,一看就是练家子,硬拼肯定不行,简知摸了摸背包里的混沌球,球阿球现在只能靠你了,你千万不要装死啊,混沌球冷冰冰的不做回应,简知暗骂它一声,但救人迫在眉睫只能上了。
      
      简知猫腰悄悄走过去,刚走没几步就被守在帐篷边的赤松察觉,赤松朝着她那边就是一枪,简知反应迅速的卧倒翻滚,躲过连续射击的三枪,赤松见打不到她,便停下射击,冲简知勾勾手指,示意放她过来。
      
      简知爬起来,心道你别小看女子,等下要你好看。
      
      赤松见她是个女的,也不趁机对她开枪,谁知还没等她靠近就被简知猝不及防的扔了一个灰不溜秋的半个拳头大的球,赤松下意识的伸手接住了,他看看手中的球又看看简知,他道:“你是铅球运动员吗?这种时候也没忘练习。”
      
      简知羞愤,混沌球这家伙真的装死,害她丢人丢到敌人的大本营了。简知一边向他靠近一边道:“你猜错了,那球是个□□,小心它就要爆炸了。”
      
      赤松心想我信你个邪,反手将混沌球向简知那边扔回去,那力道简知差点没接住,此时简知距离他只有三米远,简知刚接到球立马又将它扔了过去,赤松接住后便将混沌球扔到一边,心下不耐烦正准备抬手给简知一枪把她解决了,但手还没抬起来就觉浑身瘙痒难耐,一时难忍便也顾不得开枪,简知趁机疾奔抬脚把他的□□踹掉,然后又一脚把□□踢远,紧接着向帐篷里跑去,动作一气呵成干净利落,但赤松可不是省油的灯,刚一时不妨才会被她得手,这会也顾不得身上的瘙痒,在简知刚撩开帐篷们看到里面被绑住手脚塞住嘴巴的蒋风燃时一把拖住简知的腰,简知一脚踹向他的胯,一手用匕首刺向他的手,赤松吃痛松开手,简知心知自己此时救不了蒋风燃,便奋力的往外跑去,赤松冲帐篷里守住蒋风燃的雷子杰道:“守住他。”然后就向简知追了过去。
      
      简知一边跑一边喊道:“风燃在这边。”邵炅和王竞闻言都且战且退的向这边冲过来。娄枭则紧张的看向简知,想脱身去救她,但对手显然不想放过他,紧紧的缠住他,刚才他一分心还被陆喜龙的黑羽神剑刺到了左胳膊,幸好伤口不深,不影响行动。
      
      陆喜龙的武器是黑羽神剑,吴忠的武器是玄阴枪,而娄枭的武器是乌金大刀,均是厉害的神器,剑枪的夹击,娄枭渐渐有些吃力。以前在队伍的时候大多时候是跟□□交战,娄枭自认为自己对冷兵器的使用算是不错的了,因为自己的条件加上家传的乌金大刀,以前从未有过败绩,这次是第一次感到吃力,虽然是以一敌二。
      
      陆喜龙舔舔嘴唇,一边出剑一边兴奋的道:“乌金大刀的持有人,得来全不费工夫。”
      
      吴忠也面露狡笑:“陆总,今天一举把他杀了吧,以绝后患。”
      
      “NONONO,先留着,把蛇都引出来再一起处理掉。”
      
      娄枭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要杀自己,而且听他们的意思除了自己之外还有其他目标,娄枭皱眉,隐隐觉得这伙人劫持蒋风燃很可能跟鱼凫墓有关。
      
      邵炅一听到简知的喊声就立马向那边疾奔过去,而王竞被人缠住了脱不了身,邵炅救人心切,一靠近帐篷就急急忙忙的闯进去,不料刚好被埋伏在门口的雷子杰打了一拳打在嘴角上,邵炅踉跄一下出手抓住雷子杰的手用力一扭,雷子杰的身手显然比邵炅好,用巧劲挣脱他的钳制。
      
      雷子杰挑衅邵炅道:“小白脸,你不是我的对手。”
      
      邵炅抹了一把嘴角渗出的血丝:“那可不一定。”
      
      两人打完嘴仗就又打了起来,蒋风燃嘴巴塞住,只能担忧的看着邵炅。
      
      显然,徒手搏斗邵炅根本就不是雷子杰的对手,邵炅已经被踢到三脚,另一只嘴角也被打淤血了,继续下去肯定会被雷子杰打得吐血,脏腑受伤!蒋风燃再也忍不住,唔唔唔的挣扎,想要叫邵炅别管他,自己先走,可这是不可能的,宁愿赔上自己的命邵炅也不能眼睁睁的把他独自一个人留在绑匪的窝里。
      
      雷子杰几乎比邵炅魁梧一半,邵炅平时擅长的是□□,徒手搏斗对付像雷子杰这样的练家子肯定是不行。雷子杰抓住机会扭住邵炅的手,一个过肩摔,将他狠狠的摔在地上,邵炅顿时内腑震荡,一口血喷了出来。
      
      蒋风燃见状挣扎得面红目赤,但也无济于事,根本帮不上邵炅的忙。
      
      雷子杰抬起蒲扇大的脚,一脚向邵炅的太阳穴踩去。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