傻子嫁给纨绔后(穿书)

作者:南枝雪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26 章

      两人来到花鸟市场逛了一个上午。
      有甘沐在,甘雪并没有玩得多么愉快,每次商贩一说价钱,甘沐就掏钱,让甘雪完全没有砍价的愉悦。
      
      甘雪只要多看某种物品一眼,甘沐就直接掏钱埋下,甘雪害怕甘沐把这个月的俸禄都给掏空,只能目不斜视。
      
      甘雪买了这个时节开的花,例如紫阳花,扶桑,栀子花等,看到一大片颜色鲜艳的花,甘雪郁闷的心情终于好了点。
      
      在买花的时候甘雪顺便给自己买了把扇子,丝绸小团扇,上面绣了一株兰花,配着甘雪的一身绣着折枝兰花的襦裙。
      就好像是一朵沾着露水的兰花。
      清醒可爱,夺人眼球。
      扇子甘雪自己买的,裙子是甘沐送的。
      
      虽然谢晗之前说的送她扇子,但是甘雪等了几天也没见到谢晗,只能自己买。
      天气炎热,甘雪每天起床后身上都黏黏糊糊的,再等一个随意的承诺甘雪觉得自己要被汗给淹了。
      
      甘雪要的是花茶,茶叶的清苦加上花朵淡淡的馨香,甜而不腻,苦而不涩。
      
      坐到位置上,甘雪习惯性地环视了一圈茶馆,待看到她旁边的座位时,只见一个鸟笼。
      一只小鸟叽叽喳喳地叫着,满笼子跳着。
      
      甘雪:?
      鸟笼已经成熟了,会自己占位置了?
      
      待甘雪拉长了视线才发现,她旁边坐的是人,不过是用鸟笼把脸挡住了而已。
      只看了一眼,甘雪便没深究。
      
      毕竟花鸟市场,有鸟。
      而这位用鸟笼遮住遮住脑袋的仁兄,大概是行为艺术吧。
      
      茶馆里人声鼎沸,台上有一个说书先生拿着惊堂木说书,讲的大多数是京城的逸闻趣事。
      
      这说书先生技巧高超,一个段子接一个段子把台下的人逗得一阵笑接着一阵,甘雪听得津津有味,时不时跟着笑一笑。
      “据说小世子谢晗连着泡了三天的花楼……”
      
      甘雪刚刚喝下一口茶就听到说书先生说出这句话,嘴里的茶差点喷出来,最后还是秉着节约的美德硬生生把这口茶梗了下去。
      
      “唔咳咳咳……”
      谢晗?
      三天的花楼?
      
      她记得谢晗在书里的人设是“虽然是个纨绔但是一直洁身自好”,难道是定亲的人从女主换成她之后谢晗的人设也崩了
      甘雪还没想出个所以然,又有一阵痒意袭来,止不住地咳嗽。
      
      “阿雪,喝慢点。”甘沐一只手轻轻拍着甘雪的脊背,另一只手端了一杯茶。
      
      “再喝口水润润喉……谢晗才和你有了婚约就去泡花楼,我本来就不同意这么婚事,明天必须得去和圣上说一说。”
      这谢晗不仅走鸡斗马,居然还泡花楼,阿雪本就只有六岁的智商,这嫁过去了岂不是还要被妾室欺负?
      
      甘雪点了点头,接过甘沐手中的茶杯,又猛地摇头。
      尚书府在冬天的时候会被抄家,不走,她就是死路一条。
      在原文中,男主甘沐自然是没被抓。但她不一样,她是尚书府的小姐,就算甘沐再怎么求情,等待她的不是流放就是斩首。
      
      “噗——”甘雪刚刚想接茶,桌子突然动了一下。
      甘雪转头看去,原来是隔壁用鸟笼做头的人被吓得喷茶。
      喷了茶之后猛烈地咳嗽。
      
      甘雪对这鸟笼做头的人有点兴趣,只着脑袋想去看这人的真面目,但是无奈这人就算是咳地上气不接下气,也用鸟笼把头挡地严严实实。
      无奈,甘雪只能放弃了。
      
      待到众人讨论够了之后,说书的人一拍惊堂木,喧闹的茶馆立即就安静了下来。
      
      “但是那小世子泡了三天的花楼就喝了三天的茶,一个花娘也没叫过,你说这小世子是不是……?”
      
      说书的人这个“是”字拖得很长,给听众留下了许多的想象空间。
      
      观众们先是沉默了一阵然后突然和同伴激烈地讨论起来。
      “哎你说,小世子是不是不行啊。”
      “哇,小世子看起来风光无限的,没想到居然不行。”
      ……
      
      在京城这样一句话不慎就要杀头的地方,他们说书的不好混,是以他们只是摆事实讲道理,然后侧面暗示听众,让听众发挥想象力自己想。
      就算是被编排的当事人找上门来,他们也可以装无辜。
      
      “噗——”甘雪这杯茶刚刚入口就听到了这句话,这次她是真的憋不住了。
      
      谢晗?
      不行?
      
      她记得书里没写这个啊……不对,书里没写但是不代表没有。
      讲道理,一个正常男人去花楼只喝了三天的茶,一个花娘没叫,除非有身体上的隐疾,否则谁憋得住?
      
      “谢晗这人!”甘沐的反应比甘雪还大,他忽地把杯子砸到桌上,杯内的水都溅了出来。
      “身体不行还想娶我妹妹!”
      
      甘雪:“???”
      不是吧?哥。
      你到底是希望我嫁,还是不希望我嫁。
      
      “说书的你瞎说什么呢!”甘雪正用帕子擦嘴,旁边的一个人忽的就站了起来。
      
      那人声音清脆又带着点沙哑,甘雪觉得也挺耳熟,抬头一看才发现是谢晗。
      
      他穿着一身月白色的衣袍,衣角和袖口处绣了竹叶,清新淡雅,如竹下君子。
      不过开口时就是一片热烈。
      
      甘雪把视线从谢晗身上移开,她继续擦嘴。
      谢晗早就来了,没理她,还躲着她。
      
      “是小世子!”人群中突然爆发出一声喊。
      
      然后茶馆都安静了下来,台子上的说书人拿出手帕擦了擦汗。
      
      京城的官员或者是皇亲国戚向来都不会把说书人说的书当真,也不会放下身段去较真,但是看谢晗这样子。
      今天这事,估计是不能善了。
      
      谢晗要是较真,他最轻也是被发配边疆。
      
      “小世子,对不住。”那说书的人立马下台来给谢晗道歉。
      
      谢晗虽是纨绔,但他讲道理,从来不轻易动手。
      但是他每次动手没人拦得住他。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