稻草人的星星(火影忍者带卡)

作者:留良_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奶茶走奶,红豆糕不要糕

      旗木卡卡西捏起一张微微发烫的饼,在晚风中慢条斯理地抹上了酱,他一边把烤串上的肉撸下来,一边抬眼瞧了瞧那个正认真咀嚼着的青年,不自觉的出了神。
      宇智波带土快速吃完那一串,拿新串的时候和他对上视线,不太自在道:“老看我干嘛?”
      卡卡西回神,把饼卷起来咬了一口,已经又凉又硬了。
      他笑着说:“这饼凉的真快,我还以为是我看了看你……就一眼万年了呢。”
      
      旗木卡卡西从大楼里出来,手机提着两套衣服,是买给野原琳的生日礼物。
      还正接着电话,旗木卡卡西笑着:“好了凯,我准备打的回去了——啊,三辆车,随便挑。”
      
      挂了电话,正打算偏偏步子,向最前面一辆出租车走去,那车却像是接到什么信号,突然往前窜了两步。
      旗木卡卡西下意识停住步子。
      鸣笛声很尖锐,那出租车只好又往前蹭了一点。
      旗木卡卡西懒得再走,就换了个方向,坐上了正对着他的中间那一辆。
      
      拉开副驾驶坐上去了,他才反应过来:“这种拉客当时有点不道德啊——去木叶新区。”
      车缓缓开出去了,旗木卡卡西用左手食指勾着脸上的口罩,饶有兴趣地转向车窗,果然看到了被稀里糊涂忽悠走的司机蒙圈的表情,俩人甚至对了个眼。
      忍不住轻笑两声,小声嘀咕:“这样真的好吗?”
      旁边的男人终于开了口,声音非常闷:“生活所迫。”
      旗木卡卡西这才扭头打量这个男人,却被吓了一跳。
      
      此人定是面目丑陋,才不敢以真面目示人。
      
      旗木卡卡西敛着眉。
      
      司机大哥把卫衣帽子罩在头顶,一左一右两条控制松紧的绳子被拽得很长,搭在膝盖上,于是帽子就缩起来了,旗木卡卡西猜想肯定皱成了菊花。
      他犹嫌不够,还在面上罩了一个橘黄色的鲜艳夺目的面具,漩涡状的,只露出右边一只眼睛。
      所以旗木卡卡西很不理解,为什么都严实成这样了,还要再戴一副墨镜,挂一张淡蓝色的医院发的一次性口罩。
      见光死吗?
      旗木卡卡西抬抬眼,外面天已经快黑透了。
      
      旗木卡卡西:“你不是什么绑架犯吧?”
      司机大哥瞥他一眼,哼了一声:“你这种垃圾,谁要绑架你。”
      旗木卡卡西:“……”
      他不由自我反省了一下,对于司机大哥的不友好,他找不到任何缘由,只好干笑道:“那你怎么遮得这么严实。”
      司机大哥又哼了一声:“你不也戴着黑口罩。”
      旗木卡卡西“哦”了一声,不再试图寻找话题,他本来就不是个爱说话的人。
      结果短暂的沉默后,司机大哥突然掐着嗓子大声道:“人家是个女高中生,还没有嫁人,不能给前辈看啦!”
      旗木卡卡西:“……?”
      司机大哥和磕了□□一样摇摆起来,旗木卡卡西只想到一个词:猛男撒娇。
      他没吭声,从包里拎出一本橙色封皮某名著,心想:这位……女高中生要是再作妖,我一定立刻下车……怎么坐个出租车都能碰到神经病。
      一时间只剩下车窗外被玻璃削弱的鸣笛声、刹车声,还有车内轻轻翻动书页的声音。
      旗木卡卡西觉得这气氛有点奇怪,遂伸手把窗户开了一个缝隙,希望能让噪音大一点。
      司机大哥立刻不愿意了:“阿飞冷!前辈,怎么可以这样对待阿飞!”扭头看清他正在看的书,更不乐意了:“前辈居然看这种书……是在性骚扰阿飞吗?”
      
      之后的日子里,旗木卡卡西不管打不打算坐出租车,总能看到这个车牌号为“傻X 16478A”的出租车在小区门口来回转。
      旗木卡卡西自己觉得自己没什么好图的,却也忍无可忍,问:“这位先生,这么巧吗?”
      阿飞先生沉默。
      “你到底是谁?”
      阿飞只说:“你认识。”
      旗木卡卡西感到自己心里升起一股诡异的想法,他喃喃道:“带土吗……不对。”
      
      带土都走了多久了啊。
      怎么会是他呢。
      
      而驾驶座上的男人紧紧地盯着他,缓缓摘下了帽子。
      
      宇智波带土跟着旗木卡卡西回了家。
      
      十八年过去了,一些事情早就没办法再细细追溯,旗木卡卡西哽着喉咙,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两人之间的气氛十分尴尬,旗木卡卡西生疏地给他沏了一壶茶。
      宇智波带土欲言又止,把茶杯递到唇边,吹了个半凉,仰起脖子一饮而尽,被苦得皱了皱鼻子,绷着脸和旗木卡卡西对视。
      旗木卡卡西眼里终于多了些怀念和笑意。
      宇智波带土愣了一下,憋了半天终于蹦出一句:“好茶。”
      旗木卡卡西:“……”
      宇智波带土又艰难地想了一会儿,突然福至心灵,问道:“这是什么茶?”
      旗木卡卡西温和道:“鸭屎香。”
      宇智波带土惊恐:“鸭屎?!”
      
      到了饭点,俩人已经恢复如初,只是一个终于不那么冲动唐突了,一个也能耐下性子来陪伴了。
      
      并肩走在小区里狭窄的石子小路上,周围都是绿植,宇智波带土就有意无意地蹭上了他的肩膀,在旗木卡卡西看向他的时候扯开话题:“去吃红豆糕吧,我请你喝奶茶。”
      旗木卡卡西扯扯嘴角,不大愿意道:“那我少糖少奶,不要糕只要红豆。”
      宇智波带土玩笑道:“奶茶走奶,红豆糕不要糕。”
      旗木卡卡西点头:“对。”
      宇智波带土沉默了一会儿,不情愿地退了一步:“那就去吃烧烤,吃烤秋刀鱼。”
      旗木卡卡西也退让:“我去给你买奶茶,我陪你喝。”
      宇智波带土闷闷道:“不必了。”
      旗木卡卡西想了想,折了个中。
      
      于是宇智波带土左手拿着一个装着茶的保温杯,右手拿着一个装着纯牛奶的玻璃瓶,带着旗木卡卡西去吃了烧烤。
      
      旗木卡卡西说:“这饼凉得可真快。”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