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思忆自难忘情

作者:度思卿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背后凶手

      “将军,属下查到谋害夫人的事都是萧灵儿所为,萧灵儿也已经签字画押。”
      将军看着画押书,桩桩件件都刺痛着他的心,落水,伤口留疤,还有这次中毒,都是萧灵儿。
      “把它交给丞相府,还有萧灵儿,我到要看看他会怎样处理这件事。”慕枫把桌子上画押书扔在地上,暗影急忙捡起来。
      慕枫见暗影未离开,想必还有其他重要的事,遣散了众人。
      “说吧”
      “属下还查到萧灵儿给夫人的药是出自璃王府,太医验过,可解毒”
      “此事与璃王有关?”
      “属下经查探,中和节那天夫人出府在星月楼因口语不当被萧宇伤,不过不知为何璃王后来派萧宇一直暗中保护夫人”
      那天萧宇难道一直跟踪着清梦,我与萧灵儿刚好被她碰见,是早有预谋还是巧合。他既然伤了她,为何又送来解药,此事还需从长计议。
      “萧灵儿暂时扣押在将军府。”或许萧灵儿就是突破口。
      “将军,那这画押书。”
      “暂时不用交给丞相府,你先退下吧。”
      这件事既然与璃王有关,事情恐怕有些难办,毕竟皇家的人,私自探查,可是死罪,可是为了你,清梦,我一定会给你查出幕后凶手。
      璃王府内,如平常一样,不过璃王用过晚膳之后一直在书房,每次遇到烦心事,他总要在这里待上会。
      “进来”璃王见萧宇在房外。
      “王爷,安好。”
      “她怎么样了?”
      “回王爷,毒已解,不过太医说伤了根本,怕是以后遇到伤心事,胸口会有疼上几日的毛病。”萧宇没见王爷何时如此关心过他人,把太医原话回了王爷,生怕漏记一个字。
      璃王不曾言语,可是眼里有些疼惜。她那么不爱笑的人,怕是以后都不能皱眉哭泣了。
      “萧宇,你告诉他,我答应他的要求,不过本王的条件是她的命以后我要了,她的人我也要了。如果她以后有任何闪失,本王不介意灭了他的族。”
      “是,王爷。”
      萧宇退下后,璃王看着桌子上的梅花钗,小心翼翼的放在抽屉里。这么有趣的人儿,本王舍不得她死。但也不会便宜了慕枫这小子,你终究还是本王的。
      “将军,夫人醒了。”书房的门突然被寒梅推开。
      “冒冒失失成何体统,退下”
      房间里璃王与将军正在讨论西北战事。
      “王爷,微臣.....”
      “我与你同去,本王这里刚好新得一味药,或许用的上。”容不得慕枫拒绝,前面小厮连忙领路。
      穿过长长的走廊,转角有处院子,在一片竹园中,一条铺以信白石的□□蜿蜒通向房前,进门后淡淡的草药充斥在身旁,镂空的雕花窗桕中射入斑斑点点细碎的阳光,几日不见,躺在床上的人儿,似乎更清瘦了。
      “清梦,你醒了,可想吃些什么,”慕枫迫不及待的想拥她入怀,可王爷在此,碍于礼道,慕枫只好握着她的手。
      虽大病初愈,身子大不如从前,可脑袋还是清醒的,经历了这般生死,清梦厌恶透了这爱情,这爱差点要了她的命,她还没好好感受这东朝的大好时光,她想想好好活着,为自己活着,慢慢的她抽开了慕枫紧握着的自己手,他的爱她要不起,以后的日子她自己过就好了。
      至少不像现在过得如此狼狈。这一切被璃王看在眼里,没想到这一次计划虽差点要了她的命,却也因此离间了他们关系。
      璃王甚是欣慰。看着她没事,把药递给太医。
      “本王,有事,先走一步,这药饭后服用,不出几日,想必就痊愈了,不必恭送了”
      “谢王爷恩赐”
      说完便由小厮领路出府了。
      “梦儿”他第一次这样叫她,小心翼翼,又充满无奈。
      “梦儿,我娶萧灵儿,因为这是唯一可以解你身上毒的办法。”虽这解药出自璃王府,可也在萧灵儿的身上,没弄事情清楚之前,梦儿,我只能这样跟你解释。
      “那我要谢谢将军您那还是萧灵儿?”
      “梦儿,你不要这样对我讲话好不好,梦儿,你刚醒,可有想吃些什么?”
      清梦赤脚走在冰凉的地面上,她要离开这,她要离开他,在这爱的不够深的时候一切都可以结束的。
      猝不及防的拥入怀中。“放开我,我求求你放了我好不好,我求求你,求你放过我吧,求你给我一封休书,好不好,将军。”
      清梦忘不了,忘不了他娶她的场景,忘不了他什么都不同她讲,忘不了他那时连一个解释都不给,你为什么不说,现在你又为什么说,你让我怎么相信你。
      “梦儿,你相信我好吗,我真是为了你。”
      “好一个为了我,我宁愿为了你失去生命,也不要你为了我去娶别的女子。”
      “梦儿,你心里有我的对不对,梦儿,相信我好吗,最后相信我一次。”
      他替我擦着眼泪,可他却也流泪了,慕枫,这一次怕让你失望了。我是个贪生怕死之徒。
      璃王的药果然奏效,修养了半年,身体恢复的如往常一样,在我醒来第二日慕枫便出征西北,临走之前他陪了我一夜,我们却什么都没有说,他只是吩咐府里众人照顾好我,看着他远去的背影,我的心顿时疼起来,嘴里说怪他,身体确是诚实的。
      半年的时间,每月都有来自慕枫的书信,他告诉我塞北很美,他嘱咐我春天来临莫贪凉。
      等到夏天来临之际就是他归来之际。
      我一直未回信,慢慢的也没收到他的来信。
      多年后也时常感叹,感情的事好像真的很奇怪,遇到一件无法解开的事情,你不联系我,我也不去解释,两个人彼此沉默。
      感情越拉越远,越来越习惯彼此生命中没有对方。突然断了联系,突然不爱了,突然各自有了新的生活。突然偶尔想念,爱的不够深,时间都在督促我们快点忘记彼此。
      转眼春天到了,怕清梦无聊,寒梅带着她去泛舟赏春景,小船沿着狭长的河道缓缓前行。
      迎春花临水而栽,袅娜地垂下细长的花枝,鹅黄色的花瓣腼腆地开满枝条,随着微风拂过水面,宛如少女揽镜自照,欲语还羞。
      岸边河中还种着许多荷花,有只蜻蜓落在上面。“泉眼无声惜细流,树阴照水爱晴柔。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头。”杨万里的小池此时最应此景了。
      清梦顿时觉得神清气爽。
      “夫人起风了,进船里吧”
      天色已晚,寒梅吩咐船家回府。
      回府后,身子有些乏,便想早些沐浴更衣休息。在水里泡了一会后,由于没有吃晚膳,有些晕眩。
      “寒梅,我有些头晕,你扶我起来。”
      摸着他的手有些粗糙,转身才发现是慕枫,我急忙又转回身。浴桶的高度刚好在我臀间,背部一览无遗。我有些懊恼怎么现在才发现。不知道怎么办时,他帮我披上了一件他的外袍,从背后抱住了我。
      “梦儿,我抱你回房吧。”
      “我可以自己回去的”我抬头望着他,满眼的红血丝,胡子拉碴,风尘仆仆的。正当我准备出浴桶时被他一把横抱住,我下意识的捉紧外袍。他俯身在我耳边说到“你都是我的。”
      回房后寒梅自觉回避,我....真是欲哭无泪。慕枫放下我后帮我拿了几件衣服过来。他也没走,坐在桌旁喝水。我别扭了一会,见他没有要走的意思,索性就开始换衣服。鼓捣了半天也没穿好。他一直没回头。不知道还以为茶很好喝呢。
      “慕枫,你能帮我一下吗?”我只能求助他。他眼里似乎有疑问,觉得我虽是锦衣玉食,穿衣服是应该会的。
      他冰凉的手划过我的脸颊,脖颈,腰间,忽然抱住我。冰凉掺杂酒味的吻。我忘记推开他了,慢慢有些沉沦。
      “将军,可以用膳了”寒梅与众位小厮进来了看到这一幕,吓得连忙都跪了下来。
      “摆膳吧”他松开了我,扶我过去准备一起用膳。
      简单用过膳之后,众人退下。
      暧昧的空气里烛火在摇曳。
      他凑上前来,抱我入怀,深情的望着我,鼻间在我脸上蹭着。
      “慕枫,不要嘛”
      “不要什么”
      “我要下来”
      “去哪,梦儿”
      “我要去喝水,你放开我”
      我挣脱出他的怀抱,脚刚落地,只见他捉着我的手腕不放手。
      “你放开我”我想把他手拿开,谁成想他一用力,我又跌落在他怀里。
      “我不会放开你的清梦,我一辈子都不会放开你的梦儿”他看着我说到,我有些羞涩的低下头,他轻轻抬起我的脸。
      “梦儿,你答应我好不好,我要你对我说永远不会离开我。梦儿,你对我说你永远不会离开我好不好。梦儿”温柔中带有强迫,强迫着带有迫切,迫切的想要一个答案,迫切的想证明我爱他。
      “慕枫,你怎么了。”
      “我没有怎么,刚才是不是有些吓到你,我不是故意的,梦儿...”好些时日不见,慕枫有些害怕在他不在的日子,梦儿会不会不爱他了,毕竟她才中毒后清醒两日便奔赴战场了。
      太多的爱和思念,终于让慕枫忍不住。他只想她。他只爱她,他只要她是他的。
      “梦儿,梦儿”他一遍又一遍的叫着她,他一遍又一遍的想拥她入怀中。想与她成为一体。燥热的感觉让他再也控制不住。把她抱去床上。
      “梦儿,你给我好不好,梦儿...”
      他怕她拒绝。一边吻着一边在她耳边低喃着。
      “梦儿....”
      “将军,卑职有要事相商。”
      此时门外传来暗影的声音,慕枫有些恼。
      “明日再议”
      “将军,事情有些棘手。”
      慕枫披上外袍,此时也失去了兴致。
      “梦儿,对不起,你早些休息,我一会再过来。”我有些高兴的点了一下头,他无奈的看了我一眼。这次辛亏暗影来了,不然岂不是今晚要失身了。
      “随我来书房”
      “是,将军”
      房门被打开,“慕枫,你回来了,啊...你是谁?”来者是一个陌生的穿着黑色衣服戴着面具的男子。他随手一扬,白色的烟雾缭绕。我的胸口疼的无法呼吸。
      “救我”我紧紧抓住他的衣服。
      “你中了情花毒。”他替我把了一下脉。
      然后给了我一颗药。又给我一个香囊放在我鼻尖,刚才的窒息感瞬间好多了。不过我的意识越来越涣散,倒在他怀里。
      书房里暗影回禀了今日发生的的事。
      “什么,萧灵儿死了。”原来刚才地牢来报萧灵儿被人杀了。此人对将军府如此熟悉,糟糕,清梦。
      “放开她。”只见黑衣人想带走清梦,赶巧慕枫回来了,身后还有一群侍卫军,黑衣人心想今天是带不走清梦了,立马放开她,一个飞身消失在黑夜中。暗影急忙追了出去。可惜没追到,对方的武动显然比暗影厉害。
      次日清梦醒来,慕枫因萧灵儿的事情也顾不上清梦,每天过得倒是悠然自得,不过闲暇时总想起黑衣人对她说如果想离开将军府,入夜只需开窗便可以了。
      晚膳时慕枫过来了。
      “要一起吗?”我问他
      “不了,一会我还有些事需要处理,我主要放心不下你,过来看看。”这些时日事情太多,他倒显得有些苍老了。
      “我没事”
      彼此沉默了一会,只见房外暗影朝这边走过来了,我知道今夜怕是有的忙了。
      “这些时日好些养着,我得了时间就过来看你”他起身要走。我站起时碎发刚好垂在眼前,他指尖触碰我的脸颊时,我后退了一步。
      “我自己来就好”他宠溺的看着我。可是暗影又在催促他离开。
      等到他快离开时。我急忙跑上去前从身后抱住他。
      “慕枫,你爱我吗?”
      “清梦,那么你爱我吗?”他说这话时并未转身。
      我抱的更紧了,这些时日我对他是有感情的,可我并未知道爱不爱他,爱到底是什么呢?
      “慕枫,如果有一天我离开你了,你也要好好照顾好自己。”
      “如果你爱我,你就不会这样说了,更不会离开我。梦儿,等忙完最近这些事,我会让你心甘情愿的爱上我,我断然也不会让你离开我的。”
      “可是总会有尽头的”
      “梦儿,这世间万物都是没有尽头的,就像人的思念,没有尽头。”
      “慕枫....”说完一滴泪划过,暗影又在催促他,慕枫,你为什么不回头看我一眼,或许你会看到我眼里的忧伤,那忧伤是为了你,或许你回应我一个拥抱,今夜也许我就会舍不得离开你了,再也舍不得离开你了。
      待他走后,我小心翼翼的打开窗户,打发了寒梅,整理了几件衣服和值钱的首饰,毕竟我要浪迹天涯了。
      “这么快就收拾好了。”他比我想象的还要来的快,看来将军府不缺他的眼线。
      “我没想到你会选择相信我,不怕我失约吗?”
      “谈不上信任,何来惧怕。”清梦此刻仿佛变了一个人。
      “可你还是选择了我”
      “纵然今夜不是你,我还是会选择离开。”
      “你这丫头倒是有趣的很,走吧”
      她仔仔细细看了一眼。准备离开时,“你能帮我把这里点一把火吗?”
      “为何!”
      “既然离开,那就离开的干脆一点。”
      “你这丫头的心是石头做的吗?一点念想也不给他”
      “可以吗?”
      “我有拒绝的理由吗?”
      待我们离开将军府,坐在东朝最高的山上时,远远看见有一处地方着火,今夜将军府或许是一个不眠之夜。对不起,慕枫。
      从今日起我不再是清梦,我会以另一个身份过我想要的生活。
      “今日谢谢你”
      “丫头,你要去哪?丫头,你认识路吗?丫头...”
      不想听到他的声音,加快速度跑了起来,可是这偌大的林子里,为何我老在这几棵树之间徘徊,跑累了,我坐在树底下,看着满天繁星喊到“自由万岁!”可是肚子不自觉咕咕叫起来了,像夏日里的青蛙,呱呱,呱呱,呱呱呱.......
      “丫头,饿了吧”不知为何他老是阴魂不散。
      “你到底想要干嘛?”
      “我来给你送吃的,立马就走。不过晚上这森林里会有一些凶猛的动物哦,比如狼或者.....”
      “你回来。”
      “你怕了?”
      “你到底是谁?为何会救我?你完全可以不理我的。”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可能不想看到你再受苦,情花毒已经够你难受了,我不想你心里也难受。”
      “那日谢谢你,它确实缓解疼痛了。”清梦拿起之前他送的香囊,在手里摇了摇。
      “带你出来我是想治好你的毒,明日起我们去药王谷。”说完他递给我一包吃食。
      我打开发现是烤鱼,外酥里内好吃的很。他过了一会又递给我水,盖子被他已经打开,我伸手去接时他看见我的手油腻腻。
      “我喂你喝,我可不想我的水囊被你弄脏,他可是上等皮囊而制。”
      我看了一眼确实很脏,附近也没有可以洗手的地方,好吧,我伸过头去,咕咚咕咚喝了几口。
      我继续吃着我的鱼,他拿着树枝在地上有一笔没一笔划着。突然抬起头看着我。
      “这么快吃完了?”
      “你买的鱼没刺,所以吃的格外快一些”
      “我烤的。”
      我有些呆愣,他何时烤的,肯定是骗我的。
      “你在林子溜达时我顺便捉了条鱼烤的,烤完后就在这棵树上等你。”我看见这树底有些大大小小的鱼刺时瞬间明白。
      “为何对我这般?你到底是何人”
      我站起来质问他,他却云淡风轻。
      “对你这般是因为我从来没有爱过别人,你是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我怕我自己做的不够好,让你觉得爱情不过如此而已。你如果想知道我是谁,现在就可以把面具拿下来,只要你想的,我能做的,我都不会为难你。”他站在我面前,我能感觉他的心跳,他的呼吸,我触摸着他的面具,还未拿下来,可我的心绞痛让我疼的无法呼吸,他刚才的那些话确实让我心有些波动,要不然就不会发作情花毒了,我疼的倒在地上,双手紧紧捉着我靠近心脏的衣服,疼的眼泪掉下来。
      “好痛”我痛苦的低喃。这次与往常不一样,身体忽冷忽热,热的浑身滚烫,可是□□里却无比冰冷。
      他抱着我,感受着我的变化,思考了一下急忙抱起我上前走去。
      “你坚持一下,一会就好了。”
      我看见前面有条河。清澈见底的河水。他小心把我放进去,从背后抱住我。我的手搭在岸边上,淡淡的青草味道扑面而来,河水的清凉缓解了我的忽冷忽热,可是心绞痛还在折磨我。我紧紧用手捉着岸边。
      “你看着我,你捉着我的衣服好嘛,我会陪着你的,我会永远陪着你的。”他转过我的身子,抱我在怀里,手却被他握着。原来我的手不知何时被岸边的石头划破了。
      “放开我”我挣脱时打掉了他的面具。我万万不能想到,怎么是他,怎么能是他,他怎么能喜欢我呢。
      “你放开我,穆棱,我可是你的大嫂。”奈何我挣脱不了他。
      “你根本不爱他,就算你们真有什么,我也不会在乎这些。那日哥哥本来就是去退亲的,哥哥他根本不爱你,那日你也是先遇见我的,你难道忘记了吗?你相不相信一见钟情?没遇见你时我也不相信,自第一次见你后,我对你朝朝暮暮,如果大哥爱你,如果大哥对你好,我也绝不会插手你与大哥的感情,那日去将军府,见你跌落在地,即使脚扭伤了也吭一声,从那一刻我便发誓,只要你想离开,我会不惜一切代价带你走。大哥娶萧灵儿时是你第一次毒发,那一刻我以为也再也见不到你了,你知不知道我的心差点随你那一刻死掉了。你知不知道你每次情花毒发作我其实都在你身边,你的痛何止不是我的痛,我情愿痛的是我,后来你发作的越来越频繁,你遣散众人自己在房间里疼的流泪时,你知不知道,当时我有一百个念头想冲进去抱着你,想给你些许温暖。”
      “你不要再说了,穆棱”
      “你放心,我会治好你的情花毒,我不会让你再痛苦的。”他紧紧抱着我,对他自己承诺着抑或对我承诺着。
      “穆棱,我求你放开我。”我实在挣脱不了只好求他。
      “我不放,一辈子也不会放。”
      我没想到他会如此,既然他爱我。那会不会以爱我的名义放开我呢?
      “如果你爱我,可不可以先放开我。”
      他慢慢的松开我,我差点跌落在水中,还没反应过来,被一个白色的绸缎带卷在腰上带出了水面,跌落在一个宽厚的臂膀里,竟是璃王。
      穆棱一个腾空而起,向璃王这边袭来,只见璃王微微一偏,萧宇从背后出现与穆棱打了起来,几个回合下来,不分上下。
      我的胸口一阵阵传来震痛,一口鲜血染红了璃王的白色衣衫。穆棱看见急忙向我跑来。
      “穆棱,求王爷放了清梦?”只见他跪在璃王面前,相处这半日从未听见他唤我名字,第一次唤我竟是为了救我。
      “王爷,这是何意?”我抬起头来问他,而他今夜又为何出现在这里。
      “你们是何意,孤男寡女在河中衣衫尽湿,况且你还是他大嫂。我这是为你们好,如若传出去,这可如何是好”
      “如果传出去,想必肯定也会是王爷传出去的,小女子贱命一条,如何处理,还望王爷给我一个痛快,不过....”我咳嗽了几声继续说到。
      “只求王爷饶了穆棱。”
      “你现在还为他?难道你们早有私情?本王没料到你竟然会是这样子的女子。”
      我见穆棱又要出手,如若真伤了璃王,怕是也会得罪了皇家。可还未止住他,萧宇便伤了他。
      “王爷,我已这样,为何不肯放过我。他有何错?为何你要伤他”
      “萧宇,住手。”璃王见我发怒,立马让萧宇放了他。
      我急忙跑过去查看他的伤势,还好并未伤到要害。
      “吃了它,我便放你们走”璃王递给我一个药丸。
      “今夜,本王来此只为你,去药王谷旅途遥远,你的毒发作的越来越频繁,它暂时会压制为你减轻痛苦,还有这身衣服,需委屈你了。慕枫满城找你,同时封了出城的路口,不过你放心,我定会让你出城。”
      只见一位婢女从他身后带了一件衣服出来,衣服有些虽破烂不堪却干净的很,没经过我同意,小心翼翼帮我穿戴好。我接过璃王手中的药,穆棱想要阻止我,我给了他一个眼神,让他不要担心,即使璃王想要害我,我这身子还需他如此费心吗。我没有问他,为何如此待我,只要能离开,要我怎样都可以,即使要我的命,如果不能离开,我真不知道活着的意义是什么。
      我听从璃王的安排,没有多问一句多说一句,等我到路口时。
      “清梦,我只能送你到这里,如若有一天你知道事情的真相,念在今日,只愿对我少一些恨意。”
      “我不怪任何人,是我命里该有此劫。”
      我不会怪任何人,或许来这个世界这一切都是我该受的。
      等到我与穆棱快出城时,暗影叫住了他,我有些怕,怕暗影认出我,穆棱小声对我说在出城后一公里以外的桥头等他,最后又提高音量对我说。
      “老人家,小心些,前面就是出城口了,”他仿佛故意让暗影听到,消除他的戒心,我故作镇定,步履蹒跚往前面走去。
      “二公子,为何今夜在此。”
      “本想去星月楼,路上刚巧遇到一个老太婆要出城,就送了一下。”
      “二公子的善心不减当年啊”
      “你为何在此?大哥呢?”
      “夫人不见了,将军刚听闻夫人在星月楼,去了那里。”
      “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
      “二公子不如随属下一起去星月楼,将军会告诉您的。”
      他们谈话间清梦已经出了城,而穆棱与暗影一起去了星月楼。
      我在桥上等了他一夜。穆棱始终没有来,或许对你失望,是从现在开始的。
      风从林间开始刮起,雨水偷偷从天空降落,这世界上的人苦于去处,满街狂奔,弄得全身泥渍。
      我就站在桥中间等你,任他人的肩膀冲撞我的肩膀,始终觉得你会来,又始终没等到你来。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