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死成的炮灰[快穿]

作者:八骨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炮灰3号争女主

      他这么一句话,害得李乔差点被噎住,喉咙也呛了一下,她喝了一口啤酒压了压,才好受一点。她眼神控诉:“我在吃,你哪壶不开提哪壶。”
      
      “我说的实话,就是see you tomorrow。”
      
      李乔着急得直拍桌子:“哎呀,你还说,别提了别提了,我脑袋里都有画面了,你还让不让人吃饭了。”
      
      男人顿了顿,没再说话。
      
      李乔看着手中签子上还没吃完的金针菇,这个时候吃也不是,不吃也不是,最后气馁地放到一边,重新拿了一串五花肉,刚放到嘴边......
      
      “最近闹猪瘟。”
      
      她正要咬上去的嘴,僵硬的闭上,看了眼香气扑鼻的五花肉,又看了眼低着头在吃羊肉串的某人。她抿着唇问:“猪瘟?”
      
      “嗯,刚闹起来,猪肉普遍涨价,你还是小心为上。”他的语气没有丝毫起伏。
      
      “这样啊。”李乔用可惜的眼神看了眼手中的五花肉,明明看起来就很美味呀,怎么这么不赶巧。
      
      于是五花肉就和先前的金针菇躺在了一起。
      
      不过,没关系,她可是点了很多。
      
      李乔又在桌上挑了挑,拿了一串烤鱿鱼,海鲜加上调料的味道,她深呼吸了好几口,实在是味觉的享受,正要往嘴里放,她就注意到对面的男人看过来了,好像是要说话。她马上停了动作,挑着眉看他:“你又想说什么?不会连鱿鱼都闹瘟疫了吧?”
      
      男人摇了摇头:“不是,你点的鱿鱼闻起来很香。”
      
      原来如此,李乔十分大方的递给他一串:“喏,给你吃,我点了很多。”她下巴往桌面上点了点。
      
      男人没接,淡淡道:“我对海鲜过敏,吃不了。”
      
      李乔手上的烤鱿鱼串“啪嗒”一声就掉在了桌上,她一脸忧伤:“大哥,你是来克我的吧?”她刚刚才想到,原主好像也对海鲜过敏,记忆里她无意中吃了海鲜,然后身上全起了红疹子,很长一段时间才好。
      
      “我也对海鲜过敏,我给忘了,你要不提,我就一口吃下去了。”
      
      男人嘴角扯了扯,幅度不大。
      
      李乔盯着他的脸,小声问:“你刚刚是在笑吗?”他脸是去了做了拉皮手术吗,表情都管理失控了,似笑非笑的。
      
      “喝酒。”男人朝她扬了扬酒瓶。李乔无奈,也顺应着举起酒瓶。
      
      两人一边吃喝一边聊,话匣子渐渐打开。
      
      “嗳,你知不知道那个豆皮切成条,然后卷香菜,刷上油,撒点孜然粉,味道可好了。”李乔正在兴头上,还拿出手机给他搜图片看。
      
      “怎么不点?”男人点的羊肉串已经吃完,他胳膊肘放在桌上,一手撑着下颚,看着李乔。
      
      “不是我不想点,是这里没有。”李乔解释,把手机递给他看,“就是这个,很好吃,你下次可以试试。”
      
      男人看了一眼,淡淡道:“还不错。”
      
      “岂止不错,简直是美味极了好吗,你有机会一定得试试。”李乔拿回手机,看了眼桌上还剩下的吃的,问,“你怎么不吃?”
      
      “饱了。”他又喝了一口啤酒。
      
      “好吧,”李乔脸色微微发红,是饮酒的缘故,但她头脑十分清醒,“你怎么会一个人过来吃烧烤?我就是随便问问,你要是不想回答也可以。”她现在只感觉十分惬意,这个人只是个路人甲而已,和她的任务毫无关系。
      
      看他长相奇怪,衣着普通,但也是不便宜的牌子,再加上他一直给她的一种淡淡的熟悉感,她现在还真对他有些好奇。
      
      男人顿了顿,没有马上说话,侧着头看了眼不远处宽敞的大马路,车来车往,没什么特别的事情发生,那神情只让李乔觉得寂寞得慌。她歪了歪身子,去看他侧着的脸:“我是不是问了不该问的?要是......”
      
      “没,”他看向李乔,视线在她头顶略微倾斜的爆炸头发型上停顿一秒,又若无其事的继续说,“你呢?”
      
      “我?”李乔没注意自己假发的异样,又接着开了一瓶酒,瓶盖飞起来差点打到她的眼睛,幸好她躲得快,“你是问我为什么一个人吃烧烤吗?”
      
      男人点了点头,主动将剩下的啤酒拿了过去,一瓶又一瓶的开着,然后将他们整齐地摆在桌面上。
      
      李乔看着他的动作:“谢谢啊,”想了想他的问题,坦诚回答道,“我一个人是因为我习惯了。”在现实世界,她就是经常一个人。
      
      “我也习惯了。”他的语气很轻。
      
      李乔抬眼看他。
      
      “喝酒。”他说。
      
      李乔:“哦。”怎么气氛突然就凉下来了?早知道就不问这个问题了。
      
      一个小时过去。
      
      “你说明天会不会下雨?没多少星星啊,我听别人说,前一天晚上星星少,第二天就天气不好,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李乔仰着头,看着头顶一片乌黑的天空。
      
      “嗯。”
      
      “你也这么觉得是吧?不过也可能是城市里污染严重吧,在乡下看星星会比较多,也说不好。”
      
      “嗯。”
      
      “你说,那个有流星落下来的时候,许下的愿望会变成真的,这个事靠不靠谱啊?”她想到小时候的某个夜晚,她一个人坐在房顶,无意中看到一颗流星划过,立马双手合十许了愿。
      
      她眼里闪过一丝失望:“肯定是假的,我怎么还和小时候一样天真。”不然的话,那个愿望应该实现了才对。
      
      “嗯。”
      
      李乔一顿,转头看向对面,笑:“你怎么一直嗯?你都‘嗯’了十几次了。”
      
      “嗯。”男人半阖着眼,还是一手搁在桌上,手掌撑着下巴,脸色没有异样。
      
      不像她,她虽然喝不醉,但是,她的脸很热,她不用看都知道现在肯定很红。
      
      “好了,我今天就到这儿了,该回家了,你也早点回去吧,谢谢你一直陪我聊天。”李乔站起来,跟他告别。
      
      “嗯。”他姿势纹丝未动。
      
      “我走了,拜拜。”她准备去路边打车。走了几步,回头看一眼,发现他还是没动。
      
      ......他不会是喝醉了吧?李乔后知后觉的意识到。
      
      她走了回去,低头看着他:“你......是不是喝醉了?”
      
      “嗯。”
      
      “......”
      
      看来是真醉了。李乔欲哭无泪,这可怎么办。她和他又不认识,就是坐在一起吃了一顿烧烤而已,现在他这样,她也不好把他丢在这儿了,万一碰到居心不良的人怎么办。
      
      李乔试探着抓着他的卫衣袖子摇了摇,见他转头看她了,她心里一喜,赶紧说道:“你手机给我一下,我帮你联系你家人或者朋友,让他们接你回去。”她另一只手手心朝上向他伸着。
      
      手心莹白,掌心的纹路很浅。
      
      一只肤色略黑的大掌放了上去,掌心向下,和她的掌心紧密贴合在了一起。
      
      李乔瞪大眼:“......不是,不是!我的意思是你把你的手机给我,不是你的手。”她甩了甩手,把他的手甩了下去,他手落下的时候在桌腿上还磕了一下。
      
      李乔眼尾抽了抽,见他还看着自己,下意识解释:“我不是故意的,我是让你拿手机,不是让......”她及时住嘴,才意识到她在这儿跟一个醉鬼较什么劲?
      
      李乔再度打量了一下他的穿着,黑色裤子没有口袋,黑色卫衣腹部的位置有个大口袋,看来随身携带的物品应该在这儿了。她手动了,又停住。
      
      “我先把话说在前面,你明天酒醒了可别怪我,你现在喝醉了,我要送你回家,所以要拿你的手机,帮你联系人来接你。”
      
      男人还是只看着她,眼神已经没有焦距,透着茫然。
      
      显然醉得不轻。
      
      李乔叹口气:“我拿了啊。”边说手边往他腹部伸,刚碰到袋口,手就被人抓住。李乔看向他,不知道这个醉鬼又要干什么,甩了甩手,却甩不开。
      
      “你松手啊。”她皱着眉催促。
      
      他不松。李乔无奈,由他去了,伸出另一只手去拿东西,这次手顺利的摸了进去,她尽量手靠外摸索,避免碰到他的腹部。
      
      他视线还定在她脸上,无端让她觉得自己像是正在欺负人。
      
      “你别看我了,我就是拿个手机。”李乔看了他一眼,手指刚好碰到什么东西。
      
      她直接一手全抓出来,看一眼就脸色通红地塞回他口袋里,火急火燎。
      
      居然有一个未开封的避孕套!
      
      另外还有一把钥匙,几张一百块的红钞,其他的就没有了。
      
      “你......”
      
      李乔看着他无辜的脸,想骂又找不到合适的理由,别人的私生活和她也没有关系,但是居然让她摸到这种东西。
      
      而且她发现,他居然没有带手机。
      
      这是个正常人吗?出门连手机都不带,带那个鬼玩意儿。现在就是最好去给他开个房,安全又方便,可是她没带身份证,他也没带,真是糟心。
      
      她也不想带个男人回去,还是个醉鬼,要是让曹兴知道,还不得骂死她,一点身为公众人物的自觉都没有。
      
      李乔内心纠结,看了他的脸半响,而且她还有一只手被他抓进了手里,最终她拽了拽他,没好气道:“起来,跟我走。”
      
      好不容易出来一趟,还得带个麻烦回去,他要是敢作妖,她绝对把他打死,毫不留情。
      
      自始至终,男人都眼神茫然的看着她。
      
      “看什么看,酒量这么差,还喝喝喝,要不是碰到我,看你怎么办。”李乔把他从椅子上拽起来。
      
      一路拖拉硬拽,他还算听话,没有耍酒疯,要不然她恐怕就更加懒得管他了。
      
      到了公寓,李乔拿钥匙开了门,然后拉着他进去,将他推坐在沙发上:“今晚,你就睡这儿。”
      
      这间公寓是单身公寓,只有一个卧室。她不可能把床让给他,那他就只能睡沙发了。
      
      她转身进屋从柜子里拿了一床被子,抱出来,扔到他身旁:“被子在这儿。”晚上还是有点凉的,被子她有的是。
      
      见他还是呆愣愣的坐在那里,李乔无奈,开始当妈,走过去,将他推倒在沙发上,又替他把鞋脱了,然后给他盖上被子。
      
      “好了,别看了,睡觉,明天睡醒就走,你要是敢找我的麻烦,小心我揍你。”她拿手按住他的眼睛,他的眼睫毛眨啊眨的,弄得她手心痒。
      
      “眼睛闭上,睡觉。”她十分严肃地说。手下没再有动静,应该是他眼睛闭上了。
      
      李乔拿开手,松了一口气,起身回房,准备洗漱完休息。
      
      凌晨4点半。
      
      路邱头痛难忍,迷迷糊糊地睁开眼。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