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主篡位了逼我做皇后

作者:透明草莓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毫无下限,有辱斯文

      孟九隆听到这两人的名字,神情一滞,片刻之后恢复如常道:“原来是胡小姐和石公子。幸会幸会。”
      
      石昊本能的不喜欢这个人,他冷冷道:“孟公子是马车,我二人是骡车,脚力不同无法通行,你还是自行请便吧。”
      
      孟九隆听石昊拒绝,也不再坚持,微微一笑告辞了。
      
      胡晓光目送他的背影,真是360度无死角的好看啊。
      
      “一个小白脸,有什么好看的。”
      
      石昊见胡晓光还在看,忍不住嘟囔了一句,狠狠地咬了一口干粮,说起来这大饼真是好东西,不仅吃起来压饿,还能解气。
      
      “哪都好看啊,你知道我每次看到长得好看的小哥哥,我心里都在想什么吗?”
      
      石昊不接腔,斜眼觑她,瞧你那色令智昏的样子,还好意思问别人你在想什么。
      
      “对了,你喜不喜欢他?”
      
      胡晓光问石昊,听说长得好看的人都是互相欣赏互相吸引的,孟九隆打满分的话,石日天也能有九十九。
      
      石昊噎住了,半天咽下干粮道:“你心里在想什么?”
      
      他决定选择前一个问题。
      
      胡晓光颇为痛心地说:“我心里想这么多好看的,咋就没有一个是我的呢,所以我一定要好好工作,努力挣钱,将来包养一个。”
      
      石昊闻言嘴动了动,他居然想说:你现在不是有我了吗?我难道不比他好看!
      
      这话没说出口,却给石昊自己吓一跳,我怎么能这样想。
      
      “你那舆图哪里来的?”石昊转移话题。
      
      “我自己画得呀。”胡晓光不明白他为什么总是纠结这个图。
      
      也不能怪胡晓光,毕竟在她生活的时代,别说本国地图了,世界地图,火星地图,银河系星图,都不是什么稀罕物,上网一搜一大堆。
      
      “是谁教你画的?”
      
      “这还用教,照实画就是了,山川河流就在那儿摆着。”胡晓光肯定不能告诉他手环的事儿。
      
      不过这事真的不难,自己生活了一辈子的国家,照着手环里的地图描画只是更准确详尽一点儿,即使没有手环她也能画个七七八八。
      
      “你没说实话。”石昊显然不相信。
      
      “你成亲几年了?”胡晓光突然问道。
      
      石昊一惊,原来当时她听见了,他低头看路面,骡子车轱辘辘向前走着,沉默了一会儿道:“五年。”
      
      “五年!”胡晓光提高了声音道:“五年的婚姻都没有教会你,不要跟女人抬杠吗?我说是就是,你哪儿那么多废话!”
      
      原来她挖坑给我跳,石昊气结:“你,你这个野蛮的泼妇!”
      
      “你有几个孩子?”胡晓光来不及还嘴,她忽然想到一个重要的问题。
      
      我急需帮手,他躲避追杀,我们合作几年也算互相成全。
      
      他成亲了倒是无所谓,古代交通不便,老公外出谋生几年不回家也常有的事儿,就是搁在在现代,异地恋也很常见嘛。
      
      但是他如果有小孩子的话,那我就要尽快干完活放他回家,小朋友的童年不能没有父爱。
      
      石昊一怔,脸色有些阴郁起来:“我没有孩子。”
      
      未曾圆房,哪来的孩子,我也绝不可能让她生下我的孩子!
      
      结婚五年不要孩子,在这个时代算是个稀罕事儿,一般不是男的不行就是女的不行,因为没有孩子,不知道私下有多少传言,石昊一直默认,不做任何解释。
      
      这一次,他也同样做好了被询问取笑的准备,也打定主意不予理睬。
      
      胡晓光却只是“哦”了一声,啥也没多问,因为这件事在她生活的时代很正常呀。
      
      石昊望着胡晓光的背影,眼角有些湿润。
      
      天色将晚,两人找了一家客栈,石昊对前来招呼的小二道:“要两间上好的客房,准备洗澡水。”
      
      “好嘞,客官随我来。”小二殷勤地应了。
      
      “等一下!”胡晓光连忙叫停:“一间普通客房就可以了。”
      
      见小二愣住了不回话,胡晓光对他挤出一个皮笑肉不笑的笑容补了一句:“我说了算。”
      
      小二狐疑地问:“二位是夫妻吗?”
      
      “不是!”胡晓光和石昊异口同声。
      
      “原来两位是兄妹。”小二连忙改口。
      
      “姐弟!”胡晓光再次强调,石昊嘴动了动,没再说话。
      
      小二陪着笑:“好的,姐弟,姐弟,小的意思是二位不是夫妻,住在一间房里多有不便吧,二位是不是多开一间?”
      
      胡晓光拒绝:“不,我觉得很方便,穷人没这么多瞎讲究。”
      
      妈的,一不能偷,二不能抢,还随身带着一个比爹还难伺候的跟班,老子在这个世界光是活着就已经用尽全力了好吗?
      
      苍天啊,大地啊,你们为什么要这么折磨一块可爱的小熊软糖!
      
      “给这二位贵客两间最好的上房,准备洗澡水,记在我账上。”
      一个如三月桃林微风一般温柔的声音响起来。
      
      转头看时,却是孟九隆正从二楼拾级而下,他显然刚洗过澡,一头湿漉漉地乌发整齐地束在小冠里,星眸闪耀,鼻梁英挺,嘴角噙着一丝若有似无的笑意。
      
      “孟九隆,真巧啊,太谢谢啦,你真慷慨。”
      
      胡晓光一见是他,高兴地打招呼,看到这个人就有一种春风拂面般的感觉,说不出的舒服。
      
      “不劳孟公子破费了,一间普通的客房就行了。”石昊冷冷道。
      
      小二显然不想听他的,谁不想多挣钱啊。
      
      “带路!”
      石昊一记你再不带路我杀了你的眼神甩了过去,给小二吓得一哆嗦,连忙带他俩去了客房。
      
      “君子不吃嗟来之食!”石昊一进屋关上门就怒视胡晓光。
      
      矫情!
      胡晓光忙着放行李,翻了个白眼没理他。
      
      只能说明君子还没接受过生活的毒打,穷半个月什么毛病都没了。
      
      一回头,石昊已经躺在了房间唯一的床上。
      
      胡晓光骂道:“你给我下来,浑身都是土,床都脏了!你说说,我不得省着点过日子啊,钱花完了怎么办?”
      
      总这么只出不进不算个事儿啊,我是得想点办法弄点钱了。
      
      说起来我怎么这么惨,任务又苦又累,上头还不给经费,胡晓光靠着窗户叹了口气。
      
      石昊听她这样一说,猛地起身坐了起来,差点冲口而出:没钱了我可以养你!
      
      没等他说出口,窗外一阵悠扬的笛声响起。
      
      胡晓光眼前一亮,探头向外看去,果然是孟九隆在不远处的池塘边吹笛子,衣袂飘飘,颇有几分仙风道骨。
      
      “啧啧,天上一个月亮,水中一个月亮,孟小哥哥可真好看。世界上最美,最美的是月亮,比月亮更美,更美的是你。”
      
      胡晓光仿佛自言自语,说到最后还哼唱了起来。
      
      石昊于是也起身走到窗边,皱着眉头看着不远处水边那个人影。
      
      胡晓光眼珠转了转,拍拍石昊地肩膀说道:“呃,那个,我出去一下,我去喂一下骡子。”
      
      “我去!”石昊拦住了她,出去了。
      
      胡晓光看着他的背影吐舌头一笑:“小样儿,我就知道你嫉妒人家长得帅,这男人酸起来也是不得了呦。”
      
      她四仰八叉的躺在床上,舒服地出了一口气:“自古深情留不住,总是套路得人心呐,你干活去吧,我今晚上得在床上好好睡一觉。”
      
      石昊径自走向池塘边,孟九隆在晚风中静静伫立,笛声悠扬。
      
      石昊看着那道身影心想,这家伙一看就是淫邪之人,连胡晓光那样的野蛮村姑他也想招惹,真是毫无下限,有辱斯文。
      
      孟九隆听脚步声便知道来的不是胡晓光,失望的眼神一闪而过,回头微笑招呼道:“石公子好。”
      
      石昊黑脸道:“孟公子饱读诗书,可曾听过一句: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孟九隆一怔,没有接话,仍是笑。
      
      石昊冷冷道:“孟公子既是要进京赶考的,那我劝你还是将心思花在学问上吧,免得耽误了前程,你们读书人不是常说,书中自有颜如玉。”
      
      石昊说完转头走了,他去找店家要了草料喂骡子,又学着胡晓光以前的样子,拎了几桶水给骡子冲刷了一遍。
      
      天气已经热了,骡子也需要降温冲凉,它身上有汗的话,夜间容易招蚊蝇叮咬,骡子晚上睡不好,白天就跑不动。
      胡晓光如是说。
      
      牲口棚很臭,石昊一边干活,一遍郁闷地想:那丫头对一头骡子都如此体贴,对我却那么凶。
      
      我堂堂一国皇子,居然落到要给一头骡子洗澡的境地!
      
      他越想越气,狠狠把抹布扔进了木桶里,忽然想,干脆我现在走吧,骑着这头骡子向北,两三天就能到京畿大营,那里全是我带过的兵。
      
      他抬头望望天,早已经黑透了,周围空无一人,此时不走,更待何时!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走吧走吧,谁不走谁是臭鸭蛋!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