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曼蒂克药丸

作者:金呆了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Chapter12

      “又不接电话。”

      程伊正犹豫是否要绑安全带,被他的“又”字惹得皱起鼻头。这人怎能如此理直气壮。
      祁深洲偏头,对上程伊。法式刘海的碎边在眉尾凌乱,修出张玲珑脸蛋。许久未如此近距离看过她,比微博照片消瘦,也精致。在她皱起眉头的瞬间,祁深洲反射地将储物盒按上。底下有包没拆的Springwater和半包七星。

      以前她最烦他的烟味。

      “陌生号码,我不接。”程伊直勾勾迎上目光。
      祁深洲启动启动车子,“现在住哪儿?”
      “这就是我家。”

      闻言他掏出手机,打开最近通话,将通话面向她:“那我打电话问清珏。”
      程伊伸手去抢,隔了这么久,身体还有亲/热记忆,皮肤之间似乎还有记忆热量,“别打扰人家!”她碰到手机也没抢夺,象征性地点了点,缩回椅背,双手抄起,防备姿态。

      “那说不说?”祁深洲手搭在方向盘上,不急不缓,料定她会缴械一般。
      “你要干嘛?”程伊恼了。突然消失,突然联系,突然站在她家楼下,还问她地址。
      祁深洲瞥见程伊的小姨从南门洋槐那条小径往这里走,见程伊没注意,说道:“先走吧。”

      程伊的家人他都见过。每一个都比他重要。她与周遭对家人发怒对生人耐心的人不同,她很小的时候就把父亲放在了人生最重要的席位。

      没得到理想的答案,但也可以理解,祁深洲接着问,“第二呢?”
      “我小姨吧。”
      “......”
      当时应该刨根究底,我呢?程伊我呢?而不是失笑地就此揭过,自信自己的比重。

      工作日闹市街区很安静安静,车辆缓缓驶过。多日阴雨终得阳光恩惠,金色像不要钱似的,洋洋洒洒。角角落落被晒得烫人,车内也不例外。
      程伊掰下镜子,试图遮挡阳光。
      祁深洲问:“怕晒?”
      程伊不耐烦,“你开快点儿吧。”与他安然呆在同一空间,像是背叛了既往掼地的狠话,叫她很不自在。

      “要喝水吗?”祁深洲探手准备取水,身体稍倾,伸手的一瞬间,程伊本能往副驾门上一缩,两手护胸惊吓状,“你干嘛!”语气已经十分不好,似乎他是个入侵者,一举一动都是打搅。

      车厢内一度陷入真空。祁深洲死死盯住程伊的脸,直到长龙般的车队不耐地滴响震天,车厢时而静得窒息,时而吵得耳聋。程伊咬住唇又问了声你干嘛,却没能打破冰封的空气。
      直到车后传来摔门的声音,程伊瞥眼扫见后视镜里气势汹汹走来的女人,这次未及程伊开口,祁深洲一脚油门横过了十字街口。

      程伊两腿端放,却很不踏实,她看到祁深洲摁掉一个又一个电话,没话找话道:“接吧。”
      “一接就没完没了了。”他若无其事捞起手机,长按按钮关了机,自然道,“不想回家就兜兜风。”

      程伊的脸已经装不下疑惑了,车窗随话音下滑,热风扬起发丝,心房裂的那一道口子,风往里头灌,撕拉出声响,她听见自己开口,问他,“祁深洲,你把我当什么了?”
      “你想我把你当什么?”他反问。

      程伊攀住窗户,“来找我干嘛?”
      “你家住哪儿?”
      “你要干嘛?”
      “不干嘛。”

      程伊彻底火了,“祁深洲!你以为我还是那个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程伊吗?”
      祁深洲不解,扭脸看向她,轻嗤道:“我什么时候对你召之即来挥之即去了?”

      伴随方向盘的旋转,阴影迎面泼下。光线如岐路迷羊,在眼皮子上乱窜,打碎画面。

      程伊的刘海长了,越过睫毛,不时剌眼球。可她路过理发店也没剪,反复拨开,一点儿不嫌烦。她特意穿了海魂衫与百褶裙,将乔张作致劲儿拗到极限。
      室友打趣她,你这身走过学院的月牙廊,那帮子酸秀才估计眼睛都要直了。
      程伊莞尔,轻哼一声,做作到自己都受不了,可耐不住紧张和雀跃。

      祁深洲回国,她能不高兴?
      心跳从昨晚开始就失控乱蹦,临到要出去见他的这个点,只能靠吞咽才勉强咽下心跳。她想要快点见到他,又不想要见到他。
      是去见相恋四个月的男朋友,也是去见一个只有几面之缘的男人,那种错综感让她感觉自己浑身发烫,潜意识里的脸古怪扭曲。做梦一样。

      她兴冲冲奔到学校西门,从夕阳西下等到月上柳梢,笔直站立的身姿在斜影里渐渐耷拉下肩头。
      晚点很正常,祁深洲也拖着两个大行李箱如约出现了,只是形容疲顿,给人溃散的感觉。
      分分秒秒的等待里程伊耗尽了力气,不停拿着手机看时间,想象各种事故、理由,是不是飞机失事了?是不是他根本是个男骗子?是不是他忘了要来找我?是不是走错门了?

      她气恼自己汗湿的刘海粘在脸庞,身体洇着不清爽的味道,在祁深洲由熙熙攘攘的学生群中快步走来时,她心跳像死了一样,别扭极了。后来祁深洲说什么她都没了耐心与期待,臭张脸,直到他问,“要不,我先送你回去?”

      他见她没精打采,自是当她等久了,问她吃过没,她也只是哼一声。
      时间已过八点,她常在电话里说要赶在关门前去楼下打热水,中文系那片是老建筑群,女生宿舍门禁后便没热水了,高功率电器不让用,祁深洲思及这些便准备送她回去。

      程伊本还恍惚,听他说要送自己回去,一下清醒了,头顶毛孔猛地竖起,化作绵绵细针扎进话里:“不必了,我有腿。”

      日夜焦心,抱着一切通讯工具画粉红泡泡,初恋是心动过速,初恋是辗转反侧,初恋是抱着电话睡着,再在他的早安里醒来。
      可真当实体出现时,才发现如此扫兴,倒是自己的幻想更美一些。

      她头也不回往宿舍区冲,砖石路将眼前世界左右切割,耳后的行李箱轱辘声刺耳得很。程伊充耳不闻,一个劲走,越走越快,直到一股劲冲到四楼宿舍,将头埋进床褥,才将作劲呼出。
      室友见道黑影杀进房间,先是惊诧了声“谁啊”,见是程伊又打趣,“怎么不跟你的金融哥哥过夜?是回来拿什么东西吗?”

      女生宿舍,恋爱的那个总容易被调侃。程伊本来享受,此刻涩意反涌。

      “哇,他在楼下哎!”
      “楼下那个高个儿是不是!”
      脚步声踢踢踏踏热烈起来。
      “天哪!程伊!这门亲事我同意!”
      “朕也准了!”

      程伊在起哄声里嘟囔自己不合时宜的小性子,不过是久等了会,何必不给人好脸,他本质上也没做错什么,可精心吹过的刘海就这样凌乱油腻,细心抚过每一褶裙摆,一次次重复检查细节,最后没有按照计划进行,没有完美呈现在他眼前。
      一切都糟透了,糟得她都不想见他。
      他不能夸她一句漂亮吗?这样也好缓解她没有镜子的焦虑,可他偏说“累了是吗”,她看起来很累吗?累到要被送回宿舍?这人怎么嘴里没一句好听的呢!

      程伊能想象祁深洲现在应该满脑子疑惑,但她就是好生气,没头没脑的气,一切情感皆在错位状态冲她龇牙咧嘴,她拧着眉头,试图重新摆位,又怎么也摆不对。
      烦死了,书里的爱情都不是这样的。

      她赤脚冲到阳台,因着室友的音量,阳台上围了一堆姑娘,湿着长发,抄手凑热闹,她看见祁深洲将两只大行李箱挨在一块,长腿斜搁,单手盘弄手机。
      她摁亮手机,有三条未读消息——
      【睡了跟我说一声。】
      【是我迟到不开心了?】
      【等你熄灯。】

      程伊那几个没眼色的室友像喝酒上头,扒着围栏叫祁深洲,关键连他名字也不知道,一个喊“学金融的”,另一个直接冲他喊“程伊”,祁深洲抬头,看了好一会才在那堆嫩生姑娘里把程伊分辨出来。

      这迟来的聚焦叫程伊更懊恼,使劲捋刘海。一定不漂亮。
      【我等了四个小时!】她发了个哭的表情,这是她习惯的交流方式,与祁深洲的半年恋爱里,她更习惯对话框里的他。

      【那我赔你。】他回得理所当然,发完这条将手机往兜里一送,立身倚向灯柱。一副要站到熄灯的持久战姿态。

      程伊再发消息,那边已经没了反应。好像铁了心似的,要赔她四小时,程伊在室友的推搡下反身往洗手间冲,拿起夹子将刘海夹起,换了身清爽的衣服,终于舒服了。
      她想,祁深洲应该生气了,气她不懂体谅人,又是时差又是长途飞行,还遇上误机,她的小性子耍得那般不合时宜,可当程伊在自省里杀到楼下,却迎上他气定神闲的挑眉,“怎么下来这么慢?”
      程伊头顶的那把火倏然蹿高,化作一股清泉,淋得她通体舒适,“......”

      那一刻他们就是谈了很久的恋人。对彼此气性熟悉,尽管肢体陌生。哦,这一晚,他们连肢体都不陌生了。

      祁深洲咬死自己之前恋爱经验匮乏,可任程伊如何看他都是个高手,怎么能把女生那点心思动态把握得如此透彻,那天她在吃苦头前一个劲闷笑,说,看来你没骗我,你真的没经验。
      程伊也是个愣头青,这种话当男人面说出来能有什么好果子吃。

      *
      回忆随着一记刹车戛然而止,安全带将程伊弹回座椅。她头都没偏就知道这是哪里。
      熟悉的绿化与别致的拱门一目了然。

      他们不约而同陷入更深的沉默。

      半晌,祁深洲率先划破僵滞,“那天我在这里......”
      程伊出声打断:“看到我了是吗?”

      好一个烂尾的故事。
      如此惊艳的一流开场,结局还是落入了地摊读物模板剧情。

      读者问过陈真心,为什么不写长篇,短篇写得这么精彩,长篇一定很棒。
      她回复说,【我是很短视的作者,只有眼前的脑洞,怕漫长的故事会烂在我词穷后憋出的一个误会里。】

      生活与此暗合。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