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主功德无量

作者:云中可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小神君玄泽(修)

      阎罗殿上,一身袍服的阎王爷在殿内左右游走,晃得众人眼花。
      
      负责接待的黑无常身着正装,他身旁蹲坐的是脖颈上系了礼花的三头灵犬,看了眼墙上悬着的机械表,黑无常冷漠道:“还差几分钟,咱们再排练一遍。”
      
      灵犬简直要累吐血!排什么排,不就三个头一头一个汪汪汪,难不成还能喊出花来?
      
      “最后一次。”黑无常目不转睛盯着前方。
      
      什么最后一次?马面风尘仆仆站在殿前,他这次去国外交流学习,回来时不仅当代购赚了一大笔,还带回了不少土特产,正好分给同事,美滋滋。
      
      “蠢驴!站那作甚,别挡道!”阎王爷回头,怒斥了声,方才他吓死了,正低头认真背稿子来着,一回头一个硕大身影,搞得他还以为是上头那位来了,结果是马面!
      
      妈的,心脏都吓得差点骤停!
      
      这咋了?见人人身着正服笑靥如花,马面一张长脸微愣,还在晃神便听孟婆娇笑一声,纤纤细手将他拉进殿内,“马大哥学成归来啦?”
      
      见他疑惑不解,孟婆一双如波媚眼微挑,细细解释:“今日上头有大人物要来,爷正忙着背稿子呢,你莫理他,若是出了差错可是要怪到你头上的。”
      
      马面点头,嘿嘿笑了两声,上一任马面去了天庭,他上任没多久,不少地府元老级员工都不怎么待见他,好在孟婆人美心地也善良,他将行李箱拉开,哗啦啦倒出一地化妆品。
      
      “建议你们还是快些收拾的好,若是客人来了,爷看到了,你俩少不了挨骂。”白影从他们身边飘过,身上带着奇异的香气,孟婆嗤一声,媚眼微怒,关你屁事!
      
      动作却是快了些。
      
      “报!结印处接到通知,据说上头那位已经到彼岸花地了。”
      
      “报!在生生世世石检测到灵识气息,应该是上头那位没错。”
      
      阎罗王扶了扶领带,又将秘书端来的水尽数灌进口中,清清嗓子大手一挥:“奈何桥鼓乐队抓紧到位!”
      
      小秘书掩饰住内心得意,一脸平静报告:“全都已到位,都是近日新索来的才子佳人,容貌姣好,在音乐上颇有造诣,有两个还在维也纳音乐大厅给M国总统演奏过。”
      
      阎罗王嗯了声,又四处打量了下,环境干干净净,整洁到一尘不染,乐队齐活,吹拉弹唱一应俱全,迎宾的黑无常啥大场面没见过,一顶一专业,他深深吸口气,又是大手一挥:
      
      “咱地府人能不能全涨工资就靠这次了,大家有没有信心?”
      
      “有。”稀稀落落。
      
      阎王怒,声音把十八层地狱里睡着的厉鬼都震醒了:“有没有信心?”
      
      见众人声齐,声震九天,他才满意地笑了,若是这次得了上头那位青眼,嘿嘿,上天庭岂不是容易多了。
      
      有道是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这等到花儿都谢了阎罗殿也没蹦出个人影,阎罗王面上有些焦急,他挥挥手,吩咐鬼差去查探,虽说知道有大人物来,可来的谁,什么时候来却是一句没说。
      
      好一个微服私访,不过咱也不是没门道的,阎罗王微微一笑,脑海中又将稿子过了一遍。
      
      直到背到第七遍,地府突然起波澜,殿前的三头灵犬突然狂吠,阎罗王连忙将领带摆正,清了清嗓子,一路小跑站在殿门前,殿内人皆正襟危坐,殿外却站了一大批人死八卦心不死的众鬼,就在这样鲜明对比之中,一人类模样的少年径直从鼓乐齐天的奈何桥上走来。
      
      在桥上时少年还留着一头露额的栗色短发,眉眼深邃,鼻梁挺拔,肤色白皙,长白T,鸦青色工装裤,一双红色Vans经典款,手持一把墨绿色长柄伞。
      
      哪曾想刚入殿内,衣服瞬间变成明艳似火的衣袍,万斯经典款变成一双金线夔纹乌皮六合靴,而那伞竟自成一把天青色玉柄折扇,少年将执伞在手中,眉眼似乎、不悦。
      
      这不悦让阎罗王心中立马咯噔一声,急忙向迎宾的美人使眼色示意她们领路,奈何少年压根不走寻常路,身形倏地一移,颀长身影立刻落在殿上鹿角椅。
      
      众鬼差面面相觑,阎罗王额前也渗出汗,这位,他没见过咋称呼啊---
      
      好在心腹小秘书极其有眼力见,见少年坐好,立刻端了杯冰山雪莲茶上前,眉宇间恭敬的不像话,可惜那少年眉眼抬都不抬,只懒懒坐着把玩折扇,一言不发。
      
      小秘书心头一紧,她将茶盏往少年面前推了推,一边面上带笑一边心里作法,小兔崽子给我喝啊!赶紧给老娘喝啊啊啊!
      
      嘤嘤嘤,再不喝老娘我奖金扣得还不起房贷了---
      
      好在孟婆向来都是七窍玲珑心,地府交际花,扭着腰便上前与少年调笑,她生得美艳,妆容又十分艳丽,一颦一蹙勾得那殿外赶着去投胎的众鬼步伐都止不住慢下。
      
      她哟哟两声,将手搭在少年肩上赞叹,“小神君许久不见竟这般俊俏了,教孟婆婆我好生喜欢。”
      
      声音酥软入骨,少年抬眼,目光凉凉,说的话冷冽中带着警告:“我不喜欢你身上的味道,你最好不要碰我。”
      
      孟婆的笑僵了一瞬,但很快掩唇轻笑,“小神君真是见外,我这可是将天界仙花,地府彼岸花,人间富贵花混在一起亲自研制的香水,天下仅此十瓶,味道十分好闻呢。”
      
      “小神君不喜欢,想必家中其他人该是喜欢的吧,若是想要,我可是可以送上一瓶。”
      
      “我不想多说废话。”少年声音如玲珑环佩之声,却是十足寒凉,“我是玄泽,来地府找你要个人。”
      
      阎罗王愣了片刻,掌心准备的小抄都濡湿,不过现在想来也没用了。
      
      他看向小秘书,这情报有误啊,玄武天神嫡子身份确实不小,可来地府要人是什么鬼?不是说来检查工作吗?他为此布置整整一月啊!
      
      奈何桥前的喷泉是花大价钱新建的,忘川路两旁的行道树是刚刚补种的名贵树种,连生生世世石他都吩咐装了电子荧幕,上头写着:地府欢迎您!怎么能说不检查就不检查了呢?
      
      但现在显然不是想这个的时候,这殿上坐着的小神君,瞧着不太好相处啊。
      
      但背过的稿子不能丢,这般想着,阎王摆出标准笑,拱手往前,气宇轩昂道:“今日小神君莅临我地府,使我地府蓬荜生辉---”
      
      “打住!”少年竖起一根手指,他神色瞧着确实不太好,却还是勾唇笑了:“我说了,我就来寻个人而已,你把她找来,事儿解决了,我就离开,回去后,看见什么,听见什么,我自会向他们如实说。”
      
      阎罗王心安定一瞬,拱手继续笑得灿烂,“小神君但说名字,我这就派人去查,绝对一刻也不耽误。”
      
      少年轻轻嗯了声,神色略愉悦了些,他将折扇轻合,道了两个字:安程。
      
      有眼力见儿的小秘书雄赳赳气昂昂要去查,却被泼了一盆子冷水:“不是你地府的公务员,就一普通人魂魄,前天刚死,现在估计在大牢里押着。”
      
      白无常微蹙了眉,这名字他是听过的,他起身,朝阎罗王告禀后便拿了生死簿朝魂域走去。
      
      地府科技与时俱进,如今生死簿也摆脱了执笔写划,反而是像ipad一样的电子生死簿,输入首字母缩写,便能查到信息,若是重名重姓,只需其他信息再精进些。
      
      等终于到了魂域1010室,白无常才了然,这小姑娘他果然记得,他曾经查过她的。
      
      与此同时,阎罗殿一片静寂,等了好久,才听镣铐声越来越近,然后消失。
      
      安程有些懵。
      
      这是她第二次来阎罗殿,第一次来是三天前,她跟着白无常来核对功德,那时殿内鬼差来来往往好不热闹,何曾像这次这般安静,连一见她就朝她狂吠的三头烈犬都规整蹲姿,六耳直直竖起,大气也不敢哈。
      
      来的路上白无常只说有人找,其他一概未提,安程四处看了看,发现所有人也都在打量她,眼神各异。
      
      少年终于坐直身子,语气倒还是一样的漫不经心,仿若什么事都不在意。
      
      “安程?”
      
      少女眉尖微蹙,点头应下。
      
      “可知我为何找你?”
      
      安程细想了下,目光重新落在同她说话的少年身上。
      
      眉眼好生精致,长发如墨,闲散坐着,便有水墨工笔画中人之感,比她在人间见到的流量小鲜肉俊朗好几倍。
      
      这一瞧可了不得,殿中鬼差开始交头接耳,纷纷议论这莫不是又是一场惊天地、泣鬼神的人神旷世奇恋,只不过神能长生人却短命,如今小神君前来便是再续前缘?!
      
      “怎么?”少年冰冷的脸上终于有了笑意,“这么多年没见都变哑巴了?”
      
      笑了笑了!他竟然笑了!殿上一众鬼差震惊!果然是猜对了!
      
      有鬼差年岁大了看不得这些,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感叹:
      
      “许久都没见到这般真挚的感情了,曾经有一份比这还真挚的爱情摆在申元神君面前,可是他没有珍惜,喜新厌旧,如今这玄武家的崽崽这般重情义,当真叫我对神界仙君刮目相看。”
      
      “胡扯什么!”眼刀子甩过去,带了严冬腊月的寒,少年抬手,凭空捏了张纸出来。
      
      纸张原本是白净的,少年并未握笔,那笔尖却自顾自刷刷写,不一会儿,纸张上便满是字了,那纸径直飘到安程跟前,她扫了眼,微愣。
      
      一片凌乱,有如狂草。
      
      少年抬起眉梢,神情慵懒:“可想起来了?”
      
      想起什么?安程眉尖微蹙,直道:“这字迹我并未看清。”
      
      殿上不知不觉挤进来的鬼低低偷笑,少年笑掩去了些,他指尖在案几上轻叩几声,自顾自道:“行吧。”
      
      这一说可了不得,阎王高喝一声,怒拍惊堂木,指着一众凑热闹的鬼:“还不快给我滚出去。”头可断血可流小神君的面子不可拂啊!
      
      鬼魂鸟兽散,临走时有鬼魂轻轻拍了安程的肩,她回头,露出一个笑,是和她同一日被索魂寿终正寝的老太太。
      
      少年再一次看她:“可曾读过你此世的功德簿和恶行簿?”
      
      安程微微一愣,白无常冲她温和笑笑,举了举手中的电子平板,安程想起来,认真道:“刚到时就读过了。”
      
      闻言,少年神情稍霁,他朝阎罗王招了招手,一刻钟后,殿上立刻安安静静,只剩黑白无常阎王孟婆及小秘书,再加一只三头灵犬。
      
      半小时后,殿上的人纷纷想离开!
      
      孟婆忍不住骂了句,她真是眼睛贱,方才清场时明明可以出去她偏偏抛媚眼示意自己想留下,可现在,悔不该听那八卦啊啊啊啊!
      
      安程也震惊了,英年早逝也就算了,死了后还从天而降一口巨无霸黑锅,她真是日了狗了。
      
      她一个蟑螂都要室友来打的半柔弱少女竟然被控诉弑神?我特热妈热法克?!谁信啊。
      
      孟婆:呵呵,糊弄谁呢。
      
      黑无常:不太相信。
      
      白无常:我也。
      
      三头灵犬:“加一。”
      
      阎王:呃--
      
      一小时后,殿上众人看她眼神不无惊疑,孟婆还背着少年给她点了个赞。
      
      短短半小时,形势竟发生惊天逆转,一人单打独斗的安程叹口气,好吧,少年给的证据确实挺有说服力。
      
      半小时前,众人纷纷表示不可置信时,“啪”地一下,少年手上原本敞开的天青色玉柄折扇倏地合上。
      
      他扬手,不知掐了个什么诀,手中折扇先是浮于空中,旋即开始高速运转,转着转着竟自成一颗琉璃水晶球,少年手一挥一抛,琉璃球陡然变大,浮到众人面前。
      
      是一颗刻着繁复花纹的琉璃水晶球,殿上少年只轻轻转了转手腕,琉璃球表面花纹裂开,球心中涌出一种奇妙的绯红,隔几秒,绯色慢慢凝结,琉璃球却越转越大,里头的画面也愈发清晰。
      
      是一座山上的寺庙,人头攒动,想来香火极旺。
      
      画面开始动起来,一个身量不高的小姑娘跟在一群大人身后,气喘吁吁地爬山,她身上背了个唐老鸭的小书包,许是太重,每上一段台阶便要扶着旁边的大石头歇息片刻。
      
      画面转了转,一行人终于爬上山顶,这山顶上修建的庙堂不少,大人们开始自由行动起来,小姑娘左看了看,右看了看,并没有人来牵她的手,她叹口气,随便进了一个园林休息。
      
      这边视野开阔,距离适中,若是到时那些大人们喊着集合,小女孩定是一眼能看见然后迅速跑过去。
      
      这般想着,小女孩开始在园林中晃悠,说来也是令人惊叹,这山上修的园林中还有个碧绿色的湖。
      
      湖上有楼台亭榭,湖中有假山,有荷叶,有锦鲤,还有些慢悠悠爬游的小乌龟。
      
      等了几分钟,小女孩百无聊赖,神情开始不耐烦,她走到湖畔那连接水的小石阶,左顾右盼了好一会儿,开始拿棍子拨弄湖中那碧绿的水。
      
      拨着拨着,竟有只小乌龟爬到跟前。
      
      小姑娘显然有些惊讶,她轻轻伸手,那小乌龟竟通人性似的贴上她胳膊,无论她抬起还是放下小乌龟怎么都掉不下去。
      
      兴许是觉着有些奇怪,又或许是觉着有些好玩,小女孩起身,使劲甩了胳膊几下,那乌龟仍就没有掉下,耳畔此刻传来导游阿姨集合的喇叭声,小女孩犹豫再三,径直带着小乌龟跑去集合。
      
      叔叔阿姨又重新聚了起来,导游摸了摸小姑娘的头,亲切地问:“程程这是花十元钱买的巴西龟吗?”
      
      小女孩摇头,阿姨却举着小红旗帜招呼其他人去了,她将小乌龟从胳膊上拽下来,凑近闻了闻,身上倒还挺香,压根没有书上描述的那种海腥味。
      
      一行人浩浩荡荡又下山,只是和疲惫不堪的徒步上山相比,下车坐缆车要容易轻松得多,到了山下,导游招呼着大家拍了张合照,一群人直奔赴山脚下的五星级酒店。
      
      导游有将每个人都安顿好的职责,小女孩不愿跟着她一间房一间房的确认人数,便带着小乌龟回了房。
      
      有些饿,小女孩开了袋泡面,就着壶里的开水开始泡。
      
      电视上播放的是看了好多遍的《虹猫蓝兔七侠传》,剧情她甚至都能倒背如流,这般想着,小女孩神情便有些恹恹了。
      
      她去看那只被她随手搁在茶几上的小乌龟,登时愣了。
      
      强忍惊恐,说迟时那时快,小女孩立刻将小乌龟塞入还未泡开的泡面袋子里,然后拿皮筋将袋子死死箍住,噔噔瞪跑出房屋扔到了酒店后的臭水沟渠中。
      
      回来时遇上方阿姨,正一脸焦急找她,等到回房中坐了好一会儿小女孩内心才平静下来,她一脸严肃跑到正在卸妆的方阿姨跟前,同方阿姨说她方才遇上妖怪了。
      
      明明是一只巴掌大的小乌龟,可在桌上时不知为何突然脖颈长如蛇,缎带似的在屋子里左摇右晃,小姑娘也不知哪里来的勇,趁着它缩回的间隙,出手迅而猛,一把捏住它壳子,直直塞入袋中。
      
      鹿角椅上的少年漫不经心笑问小姑娘是谁,安程能怎么答,1080P高清帧数,她又不瞎,可她真不是故意的啊!
      
      安程要崩溃了,当时她真不知道那乌龟精原来是天上小神君啊,不是说不知者无罪吗,这般想着,安程思绪略清楚了些,认真为自己辩解:“我还是并不清楚为何说我弑神。”
      
      少年微眯了眼,琉璃球缩成一柄折扇,他仔细盯着安程瞧了会儿,内心嗤了声,记忆这般差脑子竟也蠢笨如猪。
      
      他懒得与这样的人说理。
      
      安程大着胆子为自己辩解,“我想确认一件事,当时我遇见你时,你是不是还未修炼成型,只是一只乌龟精?”
      
      三头灵犬忍不住笑了出来,它拿手去挡,另一张嘴又忍不住哈哈哈,阎罗王勉强绷住笑,朝少年讪讪两声,然后毫不留情扼住灵犬命运的喉咙,往外一抛,灵犬抛物线一样弹了出去。
      
      在殿外,没人管,灵犬再也忍不住,哈哈哈哈哈它要笑死了,乌龟精,哈哈哈哈哈哈,小妹妹她娘的真是个人才!
      
      饶是极不敏感如黑无常,此刻也感觉殿中气氛冷了数十倍,少年脸色终于变了,他起身从殿上走下,不说话,神识威压却极强,顷刻间便让安程耳内轰鸣,脑瓜子嗡嗡作响。
      
      好在下一秒,温暖声音传入耳畔。
      
      “不要怕,深吸口气,目光望前,挺起身子来。”
      
      声音温柔似暖流,安程身上的不舒服缓解了些,她看了眼白无常,再抬眸,思绪清晰许多。
      
      “我没有杀你,你当时那个样子,当时无论谁看了都会吓一跳,这是作为人类的正常反应,如果你是人类你会理解。”
      
      “理解?”少年弯了弯唇角,轻飘飘道:“可我不是人类啊。”
      
      能感觉他语气里的冷嘲热讽,安程继续辩解:“但是那是任何看到的人会做的举动之一,或许我还是下手轻的,有的人若是极度害怕,或许会将你的头直接砍断。”
      
      啧,悄悄描眼线的孟婆手抖了下,这小姑娘倒是真敢说。
      
      少年也呵一声,目光比之前冷太多:“怪不得考上京大法学院,挺能说啊。”
      
      安程眉尖微蹙:“你观察我?”
      
      “不好意思我可没那闲情逸致。”少年轻嗤了声,漫不经心笑了:“不过就是想看看你何时死而已。”
      
      “知道么?”少年叹口气,懒洋洋摇了折扇凑近安程:“我等你死等了有些时日了。”
      
      “最开始呢,我是想杀了你的,可那群迂腐的人非不让,说什么人各有命,得顺着天命来,若是逆天改命会损我修为,行吧,我姑且算他们说的有道理,毕竟差点被你害死那次我可是养了好多天才堪堪恢复过来。”
      
      “后来吧,我悄悄来这儿翻了你的帐,英年早逝,”少年啧啧两声,眉眼微抬,一双美目潋波流转:“真是老天有眼呐。”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故事源于梦境,有原型,小可爱们顺手收藏一下吧,嘤嘤嘤,收藏一下功德无量哦!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