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饼干超甜

作者:遇时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超甜

      秦子楼是踩点到的,秦木枝一边把人拽进来一边埋怨,“哥啊,你就不能来早点吗?”
      秦子楼扫了一眼自家妹妹,“来那么早做什么?”

      “我好炫哥啊!瞧,我哥长得多么好看。”秦木枝一脸得意洋洋,虽然她和秦子楼经常掐架,但是不得不承认,秦子楼长得很好看。比起程尧那种,秦子楼则是偏冷淡一些。

      “嗯,然后别人就会以为你不是亲生的。”
      秦木枝:“……秦子楼我跟你绝交!”

      秦子楼懒得理会自己时常抽风的妹妹,在她的座位坐下,扫了一眼旁边的程尧,“还挺新奇的,居然能和你一起开家长会。”

      程尧也顺着他的话打趣道,“是啊,这个日子值得纪念。”

      “程尧哥。”秦木枝在程尧面前倒是没敢乱来,乖乖地打了一个照顾,“那我先去找曲小棋了,哥辛苦你了。”

      秦子楼无奈,“知道我辛苦还不听话?”
      “略略略!”秦木枝做了一个鬼脸,一溜烟地跑没影了。

      家长会很快开始,学生基本都得待在外面。

      曲棋找了一个角落安静地待着,秦木枝则是在她旁边絮絮叨叨,“我哥又把我训了一顿,说是要断我网。我也不是故意考成这样的,这人怎么那么不讲理!”
      曲棋笑了笑,“你哥哥很关心你。”

      “得了吧,他总嫌弃我。”秦木枝摆了摆手,趴着栏杆上眺望远方,“其实我真的没有太大的志向,就像是找个很简单的工作,拿着小工资就行了。”
      也不是每个人都非得有梦想,秦木枝的愿望很单纯,开开心心的就好。

      “感觉这样也很好。”曲棋也学着她那样趴着,迎面吹来的微风暖洋洋的,很是舒服,“太忙碌也不好。”

      “嘿嘿嘿,我哥总说我不求上进,还是曲小棋懂我。”秦木枝抱住曲棋,熟练地蹭了蹭。

      见惯了忙碌的父母,曲棋倒更是喜欢轻松一点的生活。至少还能知冷暖,不至于那么孤单。

      秦木枝是待不住的,等着王老师絮絮叨叨在里面讲了一会什么高中的重要性,什么人生的转折点时,她已经拉着曲棋去了外面的奶茶店。

      介于上次的事情,秦木枝这次是怂了,真没敢乱跑。就在门口的奶茶店,附近人来人往都是人,还算是挺安全的。

      华大附中的家长会开得很认真,各科的老师都来了。
      最后一科是物理,是一位中年模样的老师。一上来就说了一大堆学习的方法,也不管在座的家长能不能听得懂。

      最后拿出了成绩,开始表扬批评,“在这里,我需要点名批评曲棋同学。不仅成绩不好,学习态度也不端正!时常在课堂上睡觉,并且我讲过的题目,大多都是不会的!我希望曲棋的家长能够注意到这点,回去和曲棋好好沟通。”

      “不要以为语文英语学好了就没事了,这物理科目,也是很重要的。如果曲棋同学这次物理能够拿到六十分,那一本线绝对是稳了。所以我希望其他的家长,也能够引以为戒,告诉孩子,高考考的是总分,每一科都至关重要。”

      “老师,我想打断一下。”程尧就坐在第一排,微微抬了抬手,物理老师便能看见他。

      “你是?”

      “曲棋的家长。”程尧道,收敛了漫不经心的样子,声音略沉,“我家孩子基础比较差,并不是不爱学习。而且她很用功,如果老师您检查过她的书本,应该会发现,她在这门课上,花了很多心思。”

      “并不是所有的孩子都是天才,我家孩子属于比较笨的那种。但是还请老师对她给予肯定。老师您也说了,她物理提升一些,成绩就立马能上去,所以还请老师多多费心。”

      物理老师有些尴尬,“可是她上课睡觉……”

      “这一点我相信她不是故意的。”程尧道,“哪个孩子上课不会打盹?”

      “这……”

      “老师,我没有别的意思。”程尧笑了笑,“只是希望您对我家孩子不要有偏见,也希望老师能够多帮帮她。”
      本来曲棋的物理就差了,要是再被物理老师有所偏见,估计会讨厌这一门课。

      物理老师点了点头,“这个是没问题的,我作为老师,肯定会好好地教导每一个学生。还请家长们放心,就算是差生,我也会尽我所能,不放弃任何一个。”

      程尧听过这个老师的传闻,人不坏,就是方法激进了一些。

      家长会开完,都快十点了。整整三个小时,程尧已经许久没有开过这么长的会议。
      看了一眼微信,程尧提着曲棋的书包往校外走去。

      “你对你家孩子还挺上心的。”秦子楼拿着他的话调侃他,“还是第一次见你那么认真。”
      刚才那样的程尧,是秦子楼没有见过的,为了维护一个小姑娘。

      程尧“嗯”了一声,“人太乖了,怕被欺负了。”

      秦子楼默,有些无奈地道,“还是乖一点好。我那妹妹,三天不打上房揭瓦。现在这两人又是同桌,就怕木枝把你家小朋友带坏了,到时候你来找我算账。”

      “带坏不了的。”程尧弯了弯唇,隔着一条马路,看到了对面坐在奶茶店的小身影,“这姑娘倔得很。”
      虽然乖,但是也有自己的原则。
      执拗起来,他都劝不动。

      回去的路上,曲棋还有些紧张,小手被程尧牵着,传来他的体温,“物理老师有说我什么吗?”

      这么在意?
      程尧眼底的笑意越发地深了,牵着曲棋往小区里面走,“说你学习不努力,还说你上课睡觉。”

      “果然……”曲棋垂丧着小脸,又小声地问,“哥哥会不会觉得很丢脸?”

      其实莫圆芳不去她家长会还有一个原因。
      莫圆芳这人性子要强,在职场上都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偏偏曲棋的成绩太差,她虽然嘴上说着不在意,但是也接受不了在家长会上被批评。

      “有什么好丢脸的?”程尧微微偏头,小姑娘的小脸在月色之下有些可怜,他轻笑出声,“以前我妈去开家长会回来,都逮着我打。”

      曲棋有些震惊,缓了好一阵才问,“因为你成绩太好了?”
      “因为我上课不听课还捣乱。”

      曲棋:“那为什么你学习成绩还那么好?”
      “大概是因为……”程尧故意拖长着尾音,“哥哥比较聪明。”

      曲棋:“……”
      哦,她一点都不羡慕。

      周一的早上,曲棋刚刚坐下,苏月便跑了过来,“曲棋,能不能麻烦你帮我一个忙啊?”

      曲棋:“什么?”

      “咳,就是……”苏月有些忸怩,趁着秦木枝还没有来,直接坐在她的椅子上面,一脸期待地看着曲棋,“程尧哥还是单身吧?”

      曲棋点了点头,目光落在她微红的小脸上,也大概知道了情况。

      “那能不能麻烦你帮我把礼物送给他?”苏月双手合十,生怕曲棋不答应,赶紧祈求道,“拜托了,我真的很喜欢你哥哥。”

      曲棋有些头疼了,以她对程尧的了解,怕是会不开心。而且这种事,她也不是太愿意去做。

      “就这一次!”苏月保证,可怜兮兮地看着她,“你不用跟他说什么,就把盒子给他好了。我里面有写着东西的。”

      曲棋犹豫了半晌,还是摇头,“你可以自己送给他。”

      “我又见不到他。”苏月的小脸一跨,缠着曲棋不肯离开,“就一个小忙,同学一场,曲棋你就帮帮我吧。”

      曲棋还想拒绝,苏月直接从座位里面拿出一个粉嫩的盒子递给她,“我就当你答应了,谢谢你!”

      曲棋:“……”
      盯着盒子看了几秒,曲棋塞进书包。
      那就……只送这一次。

      礼物装在曲棋的书包大半天,临近睡觉时间,曲棋才鼓起勇气敲了程尧的门。
      “进来。”

      门被她轻轻地推开,里面的灯光很暖,程尧背对着她。上半身裸露着,许是因为刚洗完澡的缘故,后肩膀上还挂着一些水珠。

      曲棋微怔之际,程尧已经转过身来,茶色的眼睛对上她呆呆的小脸。

      耳尖立马红了,小脸也滚烫得很。曲棋赶紧移开视线,脑海中依旧飘着刚才看到的场面。
      不算明显的腹肌,却也恰到好处。锁骨很突出,有水珠从胸膛划过,隐没在人鱼线下。

      这个男人,不仅长得很好看,就连身材也很好。

      程尧没察觉到她的一样,目光微移,落在她手上的礼物盒上。充斥着少女心的颜色,上面还画了一个大大的爱心。
      这类礼物,程尧见过不少,无非都是拿来告白的。

      眼皮动了动,程尧扯过一旁的睡衣套上,“怎么了?”
      曲棋这会完全不敢看他了,低着头,“那个……给哥哥的。”

      程尧动作一顿,眼底迟疑了几秒。

      “程哥,人家姑娘正处在情窦初开的年纪,你对她那么好,人家妹子估计早就对你芳心暗许了。”
      苏默宇那日说的话再次在他耳畔回响,再瞧着曲棋小脸红红的娇羞模样,程尧一时间有些沉默了。

      “嗯,放那就好。”程尧的态度明显淡了下去,曲棋还没来得及细想什么,程尧已经先她一步开口,“不早了,睡吧。”

      “好。”
      曲棋把礼物盒放好,又忍不住看了一眼程尧,他的神色淡漠了许多,侧对着她,擦着自己的头发。

      他好像……不是很开心。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这本写得很艰难,数据也挺差的,会努力写完
    下章v,v后五章都发红包,希望大家多多支持!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小鱼儿最爱看星星 1瓶;
    这个月底开《燃吻》,接下来三本都是医生系列啦,喜欢的可以戳我专栏抱走
    分手第六年,安澜惨兮兮地站在骨科室门口
    安澜:医生,我觉得我这条腿快断了
    男人从病历本上抬眸,面色淡漠:那就断了吧
    安澜:……
    年少的一场喜欢,安澜爱得轰轰烈烈,追到清然之后
    她曾扬言:我这辈子都不会离开时清然,否则就把我腿打断
    后来,她在骨科室里遇见了时清然
    #当年发过的誓还能撤回吗?在线等,挺急的#
    认识时清然八年,安澜一直以为时清然性子冷然,就算天塌下来都面不改色
    后来同学聚会,旧事提起,时清然难得地冷下了脸,冰冷得不像他
    走廊上,时清然抱着委委屈屈的安澜,无奈轻叹:委屈什么?是你把我丢下的
    安澜难受到不行,眼泪珠子不断地往外涌:所以你还对我这么好做什么?
    时清然默,一辈子只爱了这么一个。不对她好,还能对谁好?
    小剧场:
    好友问安澜,时清然为她守身如玉那么多年,感动吗?
    安澜回忆起她生日那晚,时清然第一次在她面前失了控,散了平日的温和,一双眼睛危险无比:再跑一次,腿给你打断
    她!不!敢!动!
    你是我无望生活里唯一的火,一触即燃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关闭广告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