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华公主传

作者:姽婳人间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上吊

      水听雨喜欢吃肉,这在尚家军中常被当做笑话来说,本来行军打仗的官兵都爱吃肉,肉配着馒头吃了才能有力气上阵杀敌。因着正在吃长饭,水听雨一个十二岁的小姑娘的饭量和肉量却和一个壮汉差不多,江司灵难免要控制,不为别的,这要是按这样吃下去,好好的姑娘长得肥头大耳的跟个冬瓜一样的形状,那就不是“闲棋”而是“废棋”了,就算五官再好那也是“废棋”。
      
      其他的事情水听雨都听江司灵的,唯独不许他吃饱这件事情,水听雨还是觉得姑娘不讲道理的。以前在樊氏手底下过活的时候,吃不饱饭那是没有办法的事,可尚家军里吃饭是管饱的,有机会吃饱偏生不让她吃饱她就不能理解了。若是别人不让她在尚家军里吃饱,水听雨准还会骂他一句“有病”,但对着江司灵她还是骂不出来的。
      
      于是她打着包票对江司灵说,只要让她吃饱饭,她就每天少睡一个时辰的觉,多吊一个时辰的身子。
      
      吊身子这个法子水听雨还是从梅三娘那里偷学来的,在峡州解语招的那几日,水听雨看见梅三娘将白绫挂在高高的树干上,让那些个童.妓手握着白绫高高的吊在树上,不到点不许下来,梅三娘说这样训练出来的孩子即使吃饱了饭也能身段轻盈,腰肢纤细。
      
      这日,水听雨照常去到长安郊外的营中点卯训练,因着今日营中有一个兵士偷懒被前来巡查的尚锦楼逮着了,整个军营的人都被罚多练两个时辰的砸木桩,练得人人都累得骂爹骂娘的,水听雨倒不会骂爹骂娘,只是晚饭的时候面条免不了多吃了两碗。
      
      当她打着饱嗝儿和厨娘张妈妈一起收拾碗筷的时候,江司灵不咸不淡的宣布:“今晚你吊两个时辰的身子。”
      
      水听雨抱着肚子讨价还价:“今天在营中多砸了两个时辰的木桩呢,想来睡前练一个时辰也是不会长肉的。”
      
      江司灵道:“我要的效果不是“想来不会长肉”,而是一定不会长肉。”
      
      水听雨又打了个响亮的饱嗝儿,还想讨价还价,江司灵摆摆手忙阻止道:“再说就吊三个时辰。”
      
      水听雨不敢讨价还价了,乖乖的拿着白绫去前院的老槐树上上吊。
      
      这上吊可不是闹着玩的,那手臂握着白绫,没一会儿手臂都要累哆嗦起来。
      
      水听雨练了半个时辰了,手臂酸疼的厉害,这种时候她习惯要干点别的事情分散一下注意力,她分散注意力的方法就是“放声高歌”,唱得正是左思的《娇女诗》。
      
      然而这世间的事情都是无巧不成书的,没想到她水听雨就上个吊唱首歌也能引来人驻足观看,观看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尚锦梁也。
      
      且说尚锦梁最近新升了四方中郎将,自然朝中无人不来巴结,平时他都不大爱理会,饮宴也都爱去不去,毕竟朝中之事都是他老子说了算,就算他不给人面子也没人敢把他怎样。
      
      今日的宴饮却是表哥谢旭安排的,他们哥俩好,平日里没少在一起喝酒厮混,因此谢旭一请他,他就去了,毕竟最近忙得头昏脑胀的,有许久没有与这位兄长兼好友喝酒了。
      
      入席的时候谢旭就吞吞吐吐欲言又止,尚锦梁也没太在意,毕竟他们从穿开档裤就一起长大的情分在那里,没有什么事情是那么难开口的,也就没有刻意问他,想着他总是要说的吧。结果都快醉死过去了,谢旭也没有说,尚锦梁头痛得厉害,一抽一抽的痛,神志也恍惚了,便没在管他,只想就着身下的软榻睡一会儿。
      
      迷糊中有人来给他宽衣,还刻意来弄他,弄得他心花怒放只想来一发的时候,胃里的酒菜作祟,突然就吐了,他吐完抬头才发现刚刚弄他的却是他那个美若天仙号称长安第一美女的表嫂。
      
      尚锦梁不作他想,今晚谢旭的吞吞吐吐欲言又止就有了解释,他冷笑一声,又吐了一次将胃里的酒菜吐了个干净,走之前只对他那个长安第一美女的好表嫂说了一句:“谢谢表嫂照顾,只是以后表哥要送礼物可要揣度好人家的心思才是,别连自己最心爱的东西都送出去了也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说完,他也不管美人的泫然欲泣,抬脚便出了谢府。
      
      他是秉退左右徒步回的仁安坊,刚刚在谢府的酒吐已经令他十分的清醒了,越是清醒越是令他感到寂寞和空虚,这样清凉的春夜,空虚一旦来临,便如潮水一样将他淹没。他也不知他想了些什么,也许什么都没有想,走到尚府所在的仁安坊的时候,就听到对面的长兴坊有个姑娘在唱歌:
      
      ......
      
      鬓发覆广额,双耳似连璧。
      
      明朝弄梳台,黛眉类扫迹。
      
      浓朱衍丹唇,黄吻烂漫赤。
      
      娇语若连琐,忿速乃明集。
      
      ......”唱得那可是鬼哭狼嚎,难听得很,尚锦梁听惯了余音绕梁、林赖泉动、鸾吟凤唱,他还没有听过这么难听的曲子。
      
      他轻笑一声自言自语道:“把歌唱得这样难听,够新颖!够别致!”嘴里这样说着,脚步便不由自主的往那个方向走,这一路上歌声仍在持续:“
      
      ......
      
      执书爱绨素,诵习矜所获。
      
      其姊字惠芳,面目粲如画。
      
      哎呀!累死我了!
      
      轻妆喜楼边,临镜忘纺绩。
      
      举觯拟京兆,立的成复易。
      
      哎呀!我的妈爷子啊!
      
      玩弄眉颊间,剧兼机杼役。
      
      从容好赵舞,延袖象飞翮。
      
      上下弦柱际,文史辄卷襞。
      
      哎呀,累死我了!哎哟,我的娘呀!
      
      .........”
      
      水听雨就这么唱两句叫一声苦,突然树下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累就下来吧!还吊着干嘛!寻死吗?”
      
      水听雨低头一看,吓了一跳,手一松就掉了下来,尚锦梁今晚可没有怜香惜玉的心情,再加上此刻水听雨在他心中的印象可不是什么“香”更不是什么“玉”,所以尽管他能够接住他也不会去接的,水听雨不可避免的摔了个“屁股开花”,疼得她呲牙咧嘴的在那里叫。气得站在尚锦梁身后的江司灵牙都咬碎了,这死丫头真是烂泥扶不上墙,这下子真成了“废棋”了。
      
      江司灵由着水听雨在地上嚎叫,向尚锦梁恭敬的打了一礼道:“不知四方中郎将驾到,卑职有失远迎。”
      
      尚锦梁轻笑一声道:“我在街对面就听到了这院子里的鬼叫,也就过来看看,不想竟是江都护院子里发出的声音。”他指了指水听雨,问道:“她这是在干嘛呢?上吊不都是吊颈的吗?”
      
      这嘴真够损的!但谁又敢说什么呢,江司灵忙笑道:“她这是练功呢。”
      
      尚锦梁看了一眼已经爬起来的水听雨,她因为“上吊”的缘故,小脸红扑扑的,在月光下白的发亮,这脸色没的让他心情舒畅,心情一舒畅了,便有话聊了,他又道:“在军营里砸木桩、练石锁已经很耗体力了,晚上就歇歇吧,还练什么功啊,训练讲究劳逸结合,不是瞎折腾就行的。”
      
      水听雨这会儿正被累得脑袋缺根筋,撅着嘴道:“这怎么能是瞎折腾呢!”
      
      尚锦梁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这是在跟他顶嘴吗?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梦见春色、明天、Estella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没那么简单 10瓶;梦见春色 3瓶;Estella、漫步云端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