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华公主传

作者:姽婳人间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代迎

      这几日府上的宫女内侍个个当差都十分的小心,生怕一个不小心就成了主公的出气筒。原因可不简单,不说北方,就只说南境,先是开州义军首领离山仁不断东进,眼见着攻下了秭归就要往峡州来了,然而祸不单行,紧接着就是巴陵的徐封屡屡来犯江陵。
      
      这日,离昭华郡主嫁给上柱国大将军长子还有三日了,王府里虽然依旧张灯结彩,但到底没有人还有那个心情喜气洋洋。
      
      阿贞边收拾行李箱笼边感概道:“若是和平年代,哪里有宗室郡主下降男方还不来亲迎的,上柱国府太没有体统了,太不尊重郡主了。听说昭华郡主为了这事儿呀,都已经哭了几场了。哎,可是有什么法子呢,谁叫上柱国大将军狭天子以令诸侯呢。”
      
      水听雨将江司灵的一套兵书轻轻放在箱笼里,还抚摸了两下才道:“人家这不是让尚二公子尚锦楼代迎吗?上柱国也不容易,听说河北的殷负正嚣张着呢,山东的公孙茂也不消停,还要兼顾北境的鲜卑、柔然、突厥人,尚大公子是上柱国大将军的嫡长子,还不得领着尚家军抵御外侮、平定内乱啊,他也不是个神仙,到底是分/身乏术嘛。再说了,人家尚二公子能来代迎已属难得,其实依我看郡主她大可不必这样的。”
      
      阿贞瘪瘪嘴,道:“依我看,还不是怪那日王妃说的那些话,郡主她年龄再小,也是会胡思乱想的。”
      
      水听雨担忧道:“我担心她这样胡思乱想,以后会跟咱们姑娘有隔阂,那就正合王妃的如意算盘了。”
      
      水听雨见阿贞将八宝阁里的瓷器摆件取了几件放在箱子里,忙阻止道:“那些东西就算了吧,这天高路远的。再说了,上柱国府上什么东西没有,缺了这几样去。”
      
      阿贞道:“你是不是傻,咱们王府里的东西不比上柱国府上的东西值钱啊。我还不是想多带点去,也好有个依傍。”
      
      水听雨去看了看门口,又将门掩上,才悄声道:“以我看呀,谁值钱的东西多还不一定呢,而且上柱国称帝只是早晚的事,这他要是称帝了,未央宫的宝贝儿还不都是他家的呀?天下到时候就是他家的哩。”
      
      阿贞眼睛里金光闪闪亮晶晶的,忙问:“你可不要瞎说。”
      
      水听雨笑道:“你看史书上不都是这样子写的吗?这叫司马昭之心 ,路人皆知!”
      
      阿贞歪着脑袋想了想,好像是这么回事,她又神经兮兮的悄声问:“尚大公子以后也能当皇帝吗?”
      
      水听雨想了想,这个可不一定,谁知道上柱国是怎么想的呢?以前村里的人动不动就说当今圣上是天命所归,既然是命的事情,那水听雨可不敢瞎说。她想定,慎重的向阿贞摇了摇头道:“不知道。”
      
      阿贞却没有因为她这话而失望,依旧乐滋滋的,还不无惋惜的说:“王爷真是的,他怎么不直接让小姐做郡主的媵侍啊,还做什么劳什子都护,还要天天的去点卯当差,累死人,白白让姑娘浪费了成为尚公子的人的机会。”
      
      水听雨心里暗想,阿贞跟着姑娘也有几年了,怎么姑娘的好一样没学会,只一味的想不劳而获,靠男人养活呢?
      
      两人正按部就班收拾的时候,江司灵回来了,对二人道:“我看这些都不用收拾了,刚刚尚二公子来府上见了主公,说这路上不会安宁,不要等三日后了,现在将将就要启程了。”
      
      江司灵问:“主公也答应了?”
      
      江司灵点点头,道:“答应了,即刻就要启程。”
      
      阿贞啧啧的感叹:“姑娘你看,这世道一乱,什么都不按礼仪来了。原先婚假从纳彩到成婚的六礼,至少需要半年,先前减省仪制,这两月许多礼仪都没有行,已经算是没个体统了,现在是怎样?连三天都不等了?”
      
      江司灵就着桌上的茶水,猛灌了两杯,道:“不等了,也等不起了。现在郡主在沐浴梳洗,我这才得了闲回来通知你们,你们只带几套换洗衣裳,越轻便越好,我还要去等候郡主。等你们收拾停当以后立马去大门内等我,免得我再来回跑。”说完很快就出去了,想必是到郡主那处去了。
      
      等水听雨和阿贞收拾停当,来到大门内时,外头正齐声举乐,催促新妇出门,府里面的仆从都探头探脑的看外面代新郎尚锦梁迎亲的尚锦楼。
      
      他依旧如那日一样身穿猎猎的红色袴褶,里面是白绢单衣,头上戴着束发嵌宝玉的紫金冠,腰系犀革带、佩绶,足蹬玄色白底朝靴,怀里依旧抱着那柄刻龙纹的宝剑。
      
      王府外的大街上也多的是人群围着他看,他好像习惯了这种瞩目似的,并没有什么不适。玉色的脸上虽然没有那日所见的嬉皮笑脸,但水听雨瞧着他面皮上的严肃多少有些做戏的成分。
      
      水听雨看完外面的那个人以后,才发现阿贞早不在身边了,心里知道她定是去郡主院里瞧热闹去了,也懒得管她,只有一搭没一搭的听着门口那几个宫人在那里不厌其烦的称赞尚锦楼的好皮囊,左不过就那么几句“器宇不凡”、“颜如舜华”、“貌比潘安”之类的。水听雨打了个哈欠,他们说着不累,她听着却很累了。
      
      过了一会儿,阿贞过来找她,眉飞色舞的告诉她:“我说主公还是疼姑娘的吧,郡主的嫁妆是一份,姑娘的嫁妆是另一份,郡主有的体己钱姑娘也有,还不少呢,足足五百金呢,恐怕长安城里的贵妇都没有一个有姑娘这样富有的了。”
      
      水听雨笑笑,总觉得主公疼姑娘是一方面,但还有另一方面,至于另一方面是什么,水听雨想了很久也没有想清楚。
      
      又过了小半个时辰,尚锦楼看了看天色,吩咐左右:“你们这些乐手都没有吃饭吗?给我使劲的吹。”
      
      一时间外头乐声更燥,催促着新妇出门,孙文辉却是舍不得女儿,握着孙丽华的手不放,江司灵劝道:“尚大公子乃天下豪杰,主公万可以安心。”
      
      孙文辉知道总是要放手的,便用力握了一下女儿的手,方才放下,又对江司灵嘱咐道;“以后照顾好华儿。”江司灵自是再三应承不必细说。
      
      昭华郡主出城时,江陵王封地内的不少百姓都来相送,直到出城十余里,喧嚣之声才渐渐的归于静寂。
      
      一路上,江司灵、水听雨阿贞在一辆马车上,她们三人这处境与郡主她们自是不同,因此生活与前几月游山玩水无多大差别。
      
      那郡主和她的陪嫁大宫人是在另一辆马车上,水听雨后来在路上才看到,其中有四个姿色都很绝艳。她问了阿贞,阿贞说:“别说王府了,就是大户人家嫁女都会这样的,娘家自是要寻几个姿色上等的丫头一起陪嫁过去,若是婚后需要,到时候直接开脸了给姑爷玩耍,免得留不住姑爷的心,被其他姬妾分了宠。”
      
      阿贞说这些的时候,江司灵脸色不免有些难看,但她只苦笑道:“我又比她们有什么不同呢。”
      
      阿贞才知自己说错了话,忙宽慰她:“姑娘你是主子,她们无论如何都只是一个玩意儿而已。”
      
      江司灵依旧苦笑着,却并没有再多说什么。这还是水听雨第一次听到江司灵说这样丧气的话,过后她再也没有说过这种颜色的话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梦见春色、王在恋爱、九儿、Estella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