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这个故事

作者:因樂enyeah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关于你

      HI,日记,今天该跟你说什么呢?反正这件事情会发生,全部都因为是你的关系,所以你自己看下去!
      
      我实在搞不懂学校到底想怎样,新的一年才刚来到,结果一放完假后,学校马上给我们一堆的复习考,搞得我的公主累的要命。
      
      离跨年完已经过了一个星期,中间还包含假日,假日放完,又给我继续考,各式各样的复习考都来,学校一个也没放过。
      我是没差,应该说,我们班是没有差,可是对面所有三层楼的班级,全都被这些莫名其妙的复习考给搞得精疲力尽,就像现在,明明是下课时间,我看着对面十三班的简晓倩,她一听到下课钟声响,马上就趴下来休息,虽然我很爱看她睡觉的模样,但是只要一想到她是因为太累才会趴下来休息就不爽!
      
      一月了,天气更冷,她为什么睡觉时不把在她旁边的窗户关上,知不知道这样风吹了很容易感冒。
      
      我:“唉~”看见我的公主即便是闭眼休息却还是能感觉得出疲惫,我心疼呀。
      板凳:“你别把自己当成苦情的男主角,我也很可怜,我们家豆豆这几天念书都念到好晚,我也不敢吵她…”
      小刀:“别忘了,我们还有最后的期末考才能放寒假,你觉得这次那三个女生还有力气教我们吗?”
      大头:“那我们就不要请她们帮忙不就得了!真不懂你们三个在惆怅什么!”
      
      有时…真的很多时候…大头是个很鲜明缺脑的朋友。
      
      小刀:“我们三个是没问题,但是你觉得张玲会放着板凳不管吗?”
      大头“那就…板凳自己想办法,我们三个恢复到原来的自由不就得了!多好~”他一想到不用读书,不自觉地笑了。
      板凳:“我说孙大头,我家豆豆是不会放着我不管,但是另外两位也不可能放着你们三个不管的,难道你不想和她们一起毕业吗?”唷!少爷火气来了。
      笨到下雨不愁的大头:“问题是许板凳,你想想,要不是因为你跟豆豆勾搭上,我们才得被逼去读书,不然我们四个一起留级不就好了!”
      
      这话,爷我听了也受不了了。
      爷我:“孙智修,在这间鬼学校要待三年我已经够辛苦,你他妈的是想让我在这个鬼地方待多久?我会想要毕业也只是要给我爸一个安慰,老子可没打算一辈子困在这里!”简晓倩说的没错,阿爸那么辛苦让我来到这里念书,就算再不想,也得要读到毕业,并且是顺利毕业。
      大头:“喂喂喂!你们三个是被对面三位资优生给洗脑了吗?什么时候这么正面了?我们四工子是工人的工,可不是真的公子,没必要读那么多书吧!”
      板凳:“孙大头,我问你一个问题,你到底有没有把她们三个女生当作是朋友?还是,对你来说,她们只是我女朋友的朋友?”
      软软听到板凳的问题:“我…呃…”终于无话可说。
      板凳:“我可以告诉你,豆豆虽然是我的女朋友,可是她们三个是真的把我们都当成朋友,这就是为什么杉菜这么努力教你功课!”
      
      其实…我很少看到板凳这么严肃,想必,豆豆应该跟他说了不少女生们对四工子的想法。
      
      大头:“我又没说不把她们当朋友…”
      为了缓和气氛,我把孙软软抓过来我这边,勾着他肩:“板凳,好了啦!你又不是不知道软软不是那个意思,他当然都知道我们七个人是朋友,我跟小刀也知道呀!别生气了!”
      
      突然,太阳打该出来的另一方出来了…
      小刀:“如果真的怕她们会累,不如从现在开始的每个星期五,我们都留下来晚自习,她们若是有空就教我们东西,若是没空,我们就背她们班出的卷子,这样到时期末考,她们也就不需要太操心我们的成绩。”
      
      这话可是从小刀的嘴里出,小刀耶!我家小刀,那看见书就能睡的小刀!
      
      还好本性还是难改…
      小刀:“只不过平常时间,我们还是过着我们以前的生活方式,就算大家是朋友,我一样讨厌读书,这点是不会变。如果让我在学校太无聊,不可能。”对嘛~这才是我家小刀会说的话。
      爷我:“我跟小刀站同一线!”这方案确实好。
      大头:“我…我也是,真的。”哟!瞧这孙软软,讲话乖了。
      
      一会…
      板凳:“孙大头,你给我过来!你明明也把她们当朋友,刚刚为什么还说这种无情的话!”大少爷把小矮子抓过去勾住他的脖子,用手不断折磨大头有点大的头。
      
      读书的事在那天放学后,板凳在七人群组里说出我们四工子今天上午的想法,也表达了,我们四个很有诚意想和她们三个一起毕业,因此很快就得到女生们的同意,顺带也得到杉菜送给我们的一句话,我非常喜欢,她说:
      “你们教我们玩,我们教你们读书,我们七个还真是不错的组合。”
      
      确定以后要怎么在学校里继续玩乐与读书后,隔天我带着好心情去学校,没想到一进教室就听到我们的班主任叫我们全部去操场集合,说是要开朝会。
      
      在开朝会的期间,台上的无聊人大部分就一如往常的说废话,我当然是不可能仔细的听,不过却也发现一件奇怪的事,那就是全校所有的班主任都没有跟我们在一起,可是这个念头也就在我脑中一闪而过,我没放在心上。
      
      是真的奇怪,这次的朝会很快就结束,只是这结束,原来是代表另一个开始。
      
      大伙回到教室,所有人都发现班主任站在讲台,并且看着我们一个一个的进入教室,接着他叫了两位同学的名字。原来是他们带违禁品到学校,一位是带烟,另一个是带有颜色的漫画。
      
      班主任把这两位同学叫到讲台后,就开始教训这他们,但…这画面太稀松平常。
      
      我坐在座位上想了一下,终于知道今天开朝会是为什么了;他们随机搜查学生的书包。
      
      其实吧,这件事情在我们学校偶而就会来一次,只不过之前的我都不介意,可是现在不同…我只要一想到万一哪天班主任突然非常认真的搜查我们的书包,那我的日记不就会被看见?!这不就代表我的心里话也就会被知道!
      
      虽然说这发生的机率是小到不行,毕竟老师一次要看那么多学生的书包,如果是笔记本,他应该翻都懒得翻,可是即便如此,我还是觉得不安和不爽。
      
      “来学校是让你读书,不是看这种书的,你带这个来学校做什么!”班主任对着其中一位同学说。
      “……”
      “你就更不用说,等等直接到训导处!”
      “……”
      “遵守校纪校规是最基本的事,学校都已经让你们带手机上课,怎么?还不满意?”
      “……”
      “还有你,你觉得抽烟很帅是不是?是不是?很帅嘛!是不是很帅!”老师边说边用手打这位同学的脑袋,并且力道不小。
      “……”那个同学没有接话,是能接什么。
      
      我们学校是可以体罚的,这点学生的家长都知道,甚至许多家长要的就是这个,因为如果自己没有时间或是管不动自家孩子,那就丢给我们这种贵族学校来“关心”,所以我们学校体罚从来没有停过,只有因为时代变迁,手段变比较轻而已,可是体罚一直都存在。
      
      “讲话呀!”班主任本身就不喜欢这个学生,现在又抓到他的带违禁品这件事,老师当然不会放过,见那位同学都不接话,老师的脚直接踹在那同学的大腿上。
      
      我知道班主任平常如果不惹他,他人很好,但是一旦他发火,出手绝对不会客气;而我明明也不讨厌他,可是今天…我好像失控了。
      
      一想到,要是我带日记来学校结果被班主任踹,我就不能忍受。
      
      一个不小心…我就这么…插话了。
      “班主任!难道你们这种行为不叫做侵犯隐私吗!”我坐在位子上说。
      “什么?!”
      “学校趁我们去开朝会,在没经过我们的同意下就随意翻我们的书包,不算是侵犯隐私吗!”
      “王逸凯,你在干什么!是也想到前面来吗?”
      “班主任,我是真的不懂,难道身为学生就没有人权?”
      “你说什么?!”
      “难道作为学生就没有人权吗?”
      
      我这话一出,彻底把我们老师给惹毛。
      
      班主任火大的拍桌对我大吼:“人权?你爸妈把你送进这间学校的时候你就已经失去人权!!!”
      我也不输他的拍桌从座位上站起顺带吼回去:“所以我们就随便你们爱怎样就怎样?!”
      “王逸凯,你居然敢对老师拍桌?你给我过来!”
      “过去就过去,怕你呀!”我潇洒走到班主任面前。
      
      本以为他会继续骂,没想到他看了一下手表,发现早自习时间快结束,于是脆直接揪着我的领带,用尽力气把我半扯半拉到死亡之地的训导处。至于为什么他能有这样的力气,因为,虽然我又长高一公分,可是班主任却是足足有186公分,并且他是个很爱健身的人。
      
      他就这样揪着我的衣领把我拉到训到处,还跟训导主任报告我的所作所为。主任听到有学生对老师又拍桌又大吼后,很自然地拿起放在他座位旁专门修理我们用的藤条。
      
      班主任把我说的“侵犯隐私”、“人权”的话都跟主任讲的清清楚楚,说的时间都已经从早自习下课到第一节上课,因此他说完后就赶紧离开去教课,而剩下的,就由学校最讨人厌的教官中的教官,我们的训导主任接手。
      
      “王逸凯,你对于今天的行为,有没有感到羞愧?”
      “……”羞愧?愧你妈咧!
      “你不认为自己做错了吗?”
      “……”
      “你觉得学校侵犯你的隐私,让你失去人权,所以就可以堂堂正正的对教导你的老师拍桌大吼吗?”主任看我不接话,语气越来越严厉。
      “我在问你话,你到底有没有觉得自己做错了?!”
      要答案,好!我给:“不觉得。”
      “你说什么?!你给我再说一次!”
      我立正,整个人站的超挺,眼睛不看主任,回:“我说不觉得。”
      “王逸凯,我已经给你认错的机会,现在是你自己不要。好,你就等着看我怎么收拾你!”主任大概是觉得跟我爸有私交想说要放过我一马,可惜我的气上来了,完全不领主任的情。
      
      “你给我滚出来!”主任把我拉出训导处让我趴在墙上打算教训我,并且是想让全校师生都看见以及听见他的管教。
      
      训导处就在死亡之地的第一间,所以除了三年级的人会看不太清楚外,对面的两栋,只要走到ㄇ型的两头就完全能看得一清二楚,而由于天冷的关系,第一节有体育课的班级,全部都是在室内体育馆上课,使得校园的安静足以让主任只要稍微讲话大声点,全校师生一定都能听见。
      
      “王逸凯,两只手给我放好在墙上!”主任很凶声音很大,还真怕全校不知道似的。
      
      “……”
      
      “我再问你一次,今天的你有没有错?!”说完,主任的藤条一挥,直接打在我的屁股上。
      
      “……”
      
      ‘啪’
      
      “……”
      
      “王逸凯!说话!”
      
      “……”
      
      ‘啪’
      
      “有没有错?!”
      
      “……”
      
      ‘啪’
      
      “王逸凯,你死不认错是吗!我倒要看是你的骨气硬还是你的骨头硬!”这次主任真的没在客气,打的力道,真的真的真的超痛,打下去的声音完全不输主任的骂声,而且…他改打最痛的大腿。
      
      这疼动也让原本安静的我气愤的开口:“我说了,我不觉得自己有错!”要比吼,我也会!
      
      “那就打到你觉得有错为止!”主任发火了,他没再问我话,只是狠很的不断用藤条抽我,又响又痛,我也因为痛的关系,额头跟背开始冒汗。
      
      这是我进这间学校以来,第一次被打这么惨,也是第一次看见学校下手这么重,难怪久远的学长们很多都曾被打到站不起来。
      
      ‘啪’ ‘啪’ ‘啪’ ‘啪’ ‘啪’ ‘啪’ ‘啪’ ‘啪’ ‘啪’
      
      “……”完了,不只冒冷汗,连我的双手双脚都已经在抖了。
      
      ‘啪’ ‘啪’ ‘啪’ ‘啪’ ‘啪’ ‘啪’ ‘啪’ ‘啪’ ‘啪’
      
      我被教训的时间都已经来到第一节下课的钟响起,还好主任刚刚前面有讲点话,不然要是什么都不问就直接开打,那么这个时间的我大概早已无力的跪下,偏偏主任越要我难堪,我就越不想让他得逞。
      没错!老子就是痛恨有钱就是大爷的学校,痛恨他们这种动用私刑的行为。
      
      ‘啪’ ‘啪’ ‘啪’
      
      “王逸凯,我再问你,你有没有错?!”
      
      就在这时,我看到简晓倩手上拿着一迭书本来到死亡之地,她大概是来交作业的。经过时,她有看我一眼,但是面无表情,直到我回…
      “我没错!”一说完,简晓倩听了皱起眉头狠狠的瞪我一眼,接着她就上了二楼,下来的时候没看过我一次,当然,我说完,肯定又是被打的份。
      
      “没错是吧!”
      
      ‘啪’
      
      “没错是吧!”
      
      ‘啪’
      
      “真的一点错都没有是吧!”
      
      ‘啪’
      
      “你没错,嗯?!”
      
      ‘啪’
      
      “……”我的双手跟腿都已经抖的不行,觉得自己全身快没有力气,但是我还是硬撑到简晓倩走远。
      
      “王逸凯,我再问你一次,你有没有错!”正当主任准备又要挥他手上的藤条时,我终于认输了。
      
      真的没办法再逞强,这腿…都没力了。
      
      “错了…”说完,不等主任说话,我人已经无力的直接跪倒在地,反正只要简晓倩是背对我就可以,其他人怎么看,随便。
      “……”主任不说话,我想他应该是在给我一点休息的时间。
      “……”
      “你自己想办法回教室,真不行就请假回家。”说完,主任就走掉。
      
      我跪在那边的时间不长,等主任离开没多久,我的三位兄弟就出现,我猜刚刚下课钟声一响,他们肯定是马上跑过来。
      
      “…”我看着他们,居然有点想哭,我是不该对老师拍桌子没错,是不该吼他没错,可是我只是想保护自己的日记,我只是想保护自己的私有财产,如此而已…
      
      小刀:“走吧!我们扶你回去!”他拉起我的手,把我扛起来,而我的另一边也有板凳的帮忙。
      板凳:“大头,去小卖部买冰块!”
      大头:“好,我马上去!”
      
      回教室的路上,小刀对我说:“我不知道你今天是发什么神经,但是男儿泪不可以轻易掉。”他扛着我,尽量不让我的双脚出到力气。
      
      回到教室,我的椅子上已经放着冰块,问题是我现在没力气敷,况且主任本来是打我屁股,后来看我倔强的模样后就改打我的大腿,也因为是改打大腿的关系,还好我回到教室是能坐下的。
      
      到椅子旁,我把大头买的冰块推到地上,接着坐下来,整个人趴在桌上埋住自己的脸。
      
      第二节下课,楼下的资优生上来了,可是我始终不曾抬头。
      “他怎么样了?刚刚看到他被打到都倒下来了,没事吧?”听声音,我知道是豆豆。
      “不知道,就先让他一个人吧!”我可以确定,在说话的是板凳,因为板凳的声音比较干净,大头的声音是偏扁,小刀的声音则是低沉。
      “他到底做了什么事?学校已经很久没有这样打学生了。”这次说话的是杉菜。杉菜的声音偏高有点尖,但又很有力量跟豆豆的不同,豆豆的声音也是偏高,而且很清脆。
      “真的没有什么,只不过是跟老师顶了几句,你们先回去吧!阿管…就让他一个人静一静。”大头为了怕我听到,试着用气音说话,殊不知他声音扁扁的,很容易听见。
      “有什么问题,我们会跟你们说,现在让他一个人。”这次换小刀说话。
      
      “那你们要好好照顾他,知道没!”
      “还有,今天都别让他再动,也不要闹他。”
      “你们男生听到没!”
      “唉~真不放心交给这三个!”
      女生们,你一言我一语的不停叮咛,可是我始终没有听到简晓倩的声音;她的声音柔柔软软,很好认,所以我确定她没开过口。
      
      “知道了,知道了,你们快回去吧!”
      “放心,我们也被打过,知道怎么照顾。”
      “别担心啦!小刀也说了,我们也有被打过,知道怎么照顾的。”
      在三个人的劝退下,女生们才愿意下去,不过我不知道简晓倩是没开口说话还是根本没上来…
      
      中午时间一到,板凳对着始终趴在桌上的我说:”你爸来接你回家,下午已经请假了。”,而我一听到,立马收书包。
      
      强忍着疼痛,我带着自己的倔强一个人走出校门,不肯让兄弟们帮忙,然后艰难地上了阿爸的车。
      “学校打来,要我接你回家。”我一上车,阿爸就发动车子。
      “嗯,因为我被你的朋友,我们的训导主任打了。”我人闷闷的看着窗外。
      “值得吗?”阿爸没有问我发生什么事,只说了这句。
      “我不知道…”
      “真的不知道?”
      “不知道。”
      “为什么会不知道!你坚持了那么久,怎么可能不知道!”阿爸听到我的答案,生气的把车停靠在一旁,转过头来看着我。
      
      车上一阵安静,直到我开口。
      “我是真的不知道…”想到这,我的眼眶红了起来。
      
      我只是想保护好自己的日记,所以骄傲的不愿意对学校的制度低头,但是明明知道赢不了却还是坚持,而这些坚持,换来简晓倩无声的对待,可是简晓倩也有没有错,因为她不知道我为什么要这样。
      
      阿爸见我那样,口气放软,说:“不知道就早点认错呀!被打的都倒下来了,你在干什么!”
      我撇一眼阿爸:“是主任打给你的?”听阿爸问的内容,肯定主任有跟他说什么。
      “不然你以为是谁!今天如果你不是我儿子,你能这么幸运这个时间还可以回家休息吗!”
      “如果因为我是你的儿子而比较特别,他为什么还下手这么重!”
      好不容易口气放软的阿爸一听到我的话,他生气的用力拍了方向盘一下:“人家在学校是训导主任,打你错了吗!”
      “……”
      “你今天明明没带违禁品,没事在教室帮人家出什么头!”
      “……”我咬着牙,想忍住心中的话。
      “你看看自己帮人出头的下场!这样值得吗!”阿爸越说越生气,而我也忍不住了。
      “谁说我是帮他们出头,我是为我自己出头!”
      “你犯了什么错要跟老师对骂?!”
      “我是保护它!”我气到没了理智从书包拿出日记来。
      “不就是一本笔记本,里面有什么东西这么重要让你连自己的身体都不顾!”
      “有!里面是我的日记,里面有简晓倩!”一喊出来,我他妈的马上后悔。
      “什么东西?”
      “我不想再讲了,你不送我回家,我自己回去!”
      “等等!你刚刚…是…说简晓倩?就是上次你陪阿爸工作遇到的那个同学吗?”靠!阿爸记忆力什么时候怎么这么好!
      我整个人慌张的把日记放回书包,眼睛一时之间都不知道该看哪里:“我…我被打的很痛,快…快点送我回家!”
      “好,阿爸送你回家!”阿爸看到我那个样子,心里大概有个底,所以也不再多问,只不过他突然心情变得很好。
      “……”
      
      接著,开著车的阿爸对空气说…
      “哎呀~不知不觉春天到了。”
      
      屁咧!现在明明冷的要死。可恶!好想找个洞躲起来!
      
      一回到家,我也不看我妈,更别说是阿爸,直接用自己的毅力走回房间,接着马上到床上趴着,没多久…我睡着了。
      
      当我再度张开眼睛的时候,是因为手机讯息的声音响起,于是我从还没脱掉的学校外套口袋里拿出手机,结果一看,讯息是简晓倩传的。
      我看了一下时间,原来是放学了。
      “还好吗?”
      “死不了”
      回完我以为她会再回些什么,没想到就没下文了。
      
      好,先撇开掉我喜欢她的事情,好歹表面上我和她是朋友,怎么这个朋友到放学才来问我状况,会不会太冷酷无情了点。
      
      不再管这件事,我起身把身上的制服脱掉,上半身先穿上衣服,下半身就用镜子检查一下自己的屁股及大腿,不看还好,一看差点要昏倒,也…也太凄惨了吧!这瘀血超严重的!
      然后,我悲哀的穿上裤子,人默默趴回床上,用手机播放我偶像周杰伦的歌来安慰一下自己受伤的心灵。
      
      听着听着,就在我快要睡着时,我妈敲了我的房门。
      “小逸,有同学来找你哟!”怪了,她声音为什么听起来很欢快。
      “喔。”
      “快一点,别让人家久等!”
      “知道了啦!”到底在急什么。
      
      老子以龟速慢慢一步一步走到家门口,因为是龟速的关系,所以要不去注意自己爸妈的表情真的很难,但是我还是先处理不知道是谁在门口的人。
      
      像个小乌龟的我,人终于走到门口,想看看是谁来了,结果…
      “你…你怎么来了?”我对着眼前人说。
      “来送药膏。”眼前人的表情跟早上截然不同,她现在居然是笑笑的看着我。
      “什么?”
      简晓倩从书包里拿出一个全新的药膏,然后拿着那个药膏在我面前晃呀晃,说“这个!”
      “…”奇怪,她不是在生气,为什么现在又对我这么好。
      “这个很有效,我哥都用这个!你擦的时候先稍微敷厚一点,让它在瘀血的地方停留五分钟,之后再把药膏推开到薄薄一层。记住,早晚都要用!”
      我撇了她一眼就从她手上抽走那条药膏:“知道了…”
      老习惯,爱笑的她变了脸,用严肃又认真的语气叫我一声:“王逸凯。”
      “干嘛?”
      “无论今天在学校是发生什么事,别跟身体过不去。”
      “那是我的自尊!”我才不说是什么原因。
      “真正的自尊才不是这个样子!”
      “那是什么样子?”
      
      她看了看我,叹口气有些无奈,说:“别人践踏你的自尊是不可饶恕没错,但是你不能因为这样就践踏自己的身体,没了好身体怎么找回自尊?”
      “…”
      “等一下多喝一点水,你今天…流失的太多水分了…”原本看著我的她,说完这句就低下头来。
      “我知道了。”说这句话时,我轻轻推她一下,我不知道她为什么低下头,但一定是让她想起不好的回忆。
      “…”
      “喂!简晓倩!我说我知道了!”她头怎么还不抬起来,这对话到底哪句严重到让她想起不好的事。
      “…”
      “我知道了,你…别生气或是不开心啦!”我轻拍她的肩,可是她还是低着头。
      
      不行!她可不能哭啊。
      
      我蹲下身,忍著疼痛,试著想要看看她,于是我弯腰,头也越来越低,直到完全看见她的脸。
      
      结果…
      “喂,简晓倩!你居然在笑!我还以为你…”
      这时她才愿意抬起头,并且又踮起脚贴近我的脸:“以为我怎样?!”
      “担…担心呀!”
      “哼!知道担心是什么感觉了吧!”她用手推一下我的肩,明明脸上有笑容,但是却又有不满。
      “好啦好啦!知道了啦!”原来她是担心我…
      “王逸凯,以后别再让大家这么担心,知道没!再见!”
      “啊?”她…我还以为她的意思是指她担心,原来是替大家报仇。
      “明天记得请假别来学校喔!”切!又变回笑容满面。
      “哦…”
      “帮我和王叔叔和阿姨说再见,走啰!”她开心的对我挥挥手就离开,也不等我说再见。
      
      简晓倩一走我就关上门走进家里客厅,没想到阿爸跟妈妈…
      他们为什么眼睛如此闪亮?
      “…”算了,无视。
      “老公,她就是那个你刚刚跟我说的简什么的?”
      “对对对!简晓倩!她叫简晓倩!你看,是不是很值得!”
      “太值得了!这长的可真好看!”
      “老婆,我跟你说,这小女孩不但功课好,还非常有礼貌,她在学校看到我都会跟我打招呼!”
      “真的吗!唷!这小姑娘不但长的好,功课又好,人看起来也乖巧,还有你看,她刚刚还特地来看小逸!”
      
      也不知道曾几何时我妈眼睛这么锐利了,她看著我的手,说“小逸啊,你手上那药膏是怎么回事?”
      我撇一眼家门:“那人给的。”
      
      再接下来,我被忽略了…
      “老公你瞧,人家还特地送药膏过来!真是个好孩子!多贴心!”我妈的语气与表情,简直跟电视剧里的三姑六婆没两样。
      “我就跟你说这孩子好!我们小逸今天是真值得了!”阿爸也没好到哪。
      “那还用说!瞧!我们小逸被打,这人不就来了!呵呵~”
      “是呀!我看我还得打电话谢谢小逸主任呢!”
      “这事,做的可真好!要是没这件事情,我还不知道天底下有这么好的姑娘会跟我们小逸来往!”
      
      原本我还想忍下,后来真的受不了,进房间前:“你们当这是在选儿媳妇喔!别再说了!!!”语毕,我用力的关上门。
      
      实在是讨厌家长知道小孩有喜欢的人,其他家有些是过度反应,我们家…这…这是过度开心,总之没一个是好的!
      
      回到房间后,我传讯息给简晓倩。
      “我要安心”
      没想到很快她就回了。
      “心安?”
      “对”
      “好。”
      我以为对话会就此结束,没想到她又传。
      “我也想心安。”
      “可我人在家”
      “我指的是晚上擦完药要跟我说。”
      “报告长官,收到”
      
      日记,你看,这一切是不是你的错?虽然说我后天去学校一进教室就受到同学们英雄式的掌声与欢迎,但皮肉之痛还是痛呀!看我把你宝贝的,你以后要好好报答我,多让我和简晓倩能有点事情可以写,知道了吗!
      
      好啦!不骂你!我还是很爱你的!王逸凯在这对你比个心~不过你是日记,所以你看不懂,哈!不过我有比喔!真的!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