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把我的肠子放好吗[末世]

作者:丢白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03章蔓延

      “监.狱里面的犯人都被放了出来,而且全部被感染,距离监.狱最近的几个实验室里面的工作人员也无一幸存,病毒的扩散速度很快,而且流动性大,准确的扩散范围此时还没办法确认,特.警已经出动了,监控室那里已经派人去了,一有动静就会汇报过来。”
      “总部那里还是没动静吗?”
      “没有。”
      “派些人过去,带些特.警,估计那里已经沦陷了。”
      “是!”
      
      苍白消瘦的手干净利落地将捏着的脖子扭.断,脚上一用力,那滴滴叫着的呼叫器便彻底安静下来。
      许炽坐到电脑面前,熟练地打开几个页面,看着显示出来的内容,嘴角扯出一个好笑的弧度。
      浅棕色的眸子盯着这些熟悉的文件,手指移动到销毁键,没有一点停顿地点了下去。
      他研究那么多年的东西,怎么能这么轻松地便宜了别人。
      将这些悉数销毁了个干净后,许炽心情很好地顺手把他们最新研究的成果也删掉了,不留下一个幸免于难的。
      
      “什么人?!”
      推门而入的一群人看着里面倒了一地的尸体,下一秒便看到坐在电脑前的那个羸瘦的人,不禁又惊又恐地喊道。
      待那人转过座椅来时,领头的人露出不敢置信的表情。
      “怎么是你?你不是早就……”
      
      “我是死过了呀。”
      
      许炽笑得像讨到糖果吃的孩子一样,只那已经微长的头发盖住了他的部分眼睛,他又背着光坐着,整个人便好像融入到黑暗中一般,带上了阴森森的毛骨悚然。
      “所以得找你们陪我才行。”
      他咧开嘴来,露出白森森的一圈牙齿。
      
      将手上沾到的血迹抹到外衣上,再连同外衣一便扔掉,换上新的外套,许炽才满意地走出这个他一呆就是十二年的地方。
      留下身后的一片鬼哭狼嚎。
      
      一个星期过去后,研究所彻底崩溃,一群蜂拥而出的死尸们遵循着本能的渴望,开始摸索这个对它们而言的新世界。
      
      ——
      
      “妈,我去上学啦!”悠施乐一边慌忙套上外套一边下楼,路过餐桌时顺手抓起一片面包叼在嘴里,几步走到门口就打算换鞋走人。
      悠妈听到她的声音便从厨房里探出头来,大手一捞就抓住了悠施乐的衣领,强硬地把一个鸡蛋一瓶牛奶塞到她的左右手里。
      
      “吃了!不准扔掉啊!走快点,别又赶不上公交!”
      悠施乐几口吞掉口中的面包,含糊不清地说道:
      “我今天是骑车的啦。”
      
      “东西都带齐了吗?别又像上次那样到了学校才打电话来让我给你送,我可没空。”帮悠施乐开了门,看着她等电梯时,悠妈又忍不住唠叨了一下。
      “带齐了带齐了。”
      电梯终于打开了,悠施乐逃似的钻了进去。
      
      今天电梯里的人格外多,悠施乐旁边的高跟鞋女士喷了很重的香水味,但由于靠得近,悠施乐还是隐隐闻到了一丝狐臭的味道。
      好不容易出了电梯,悠施乐朝停车的地下室走去,路过垃圾桶时拿着鸡蛋的手刚有了动作,她就想起悠妈的话,便生生地停了下来,她想了想,把已经捏得有些变形的牛奶和温热的鸡蛋装到了书包里。
      
      打开了自行车的锁,看着车子扁扁的轮胎,悠施乐才猛地想起上次车子被钢丝扎漏气儿了,顿时有些恼怒。
      她抬手看了看表,已经是六点五十分了,而他们的早读七点半开始,坐车需要半个小时。悠施乐咬了咬牙,立刻把车锁上,拔腿就朝着车站跑去。
      
      自己要坐的公交车呼啸着在她面前驶去,悠施乐又等了十分钟,下一辆车才悠悠地开了过来。
      车站早已围了一圈等车的人,车子一停,一拨人便如同丧尸般冲了上去,悠施乐被一个银发的老人插在了前面,被挤到最外面上了车。
      
      一路上连着遇到红灯,还撞上上班高峰期,在最后离学校一百米左右的距离时竟堵了五分钟。
      好不容易下了车,悠施乐用着自己百米冲刺时的速度朝校门跑了过去。
      今天值班的居然是他们班的班主任,看到悠施乐踩着点进校门,便用着死亡的凝视将悠施乐凌迟了一番。
      
      悠施乐捧着自己小心脏冲上楼梯时在拐角处撞到了提着污水的清洁阿姨,一个躲闪不急被泼了半身的脏水,道歉时还被阿姨骂了几句。
      湿漉漉地来到教室门口,便看到早读已经开始了,今天是语文早读,半百的语文老师笑眯眯地把她请了出去,让她先在外面吹干衣服再进教室。
      
      悠施乐揪着自己的头发蹲下,只觉得今天真是倒霉透顶了。
      
      上午的课表是语数英物,简直催眠又要命,她眯眼走神时还被抓了个正着。英语老师是个瘦小的老太婆,扔笔头的技巧可谓是炉火纯青,喊人的声音也是中气十足,悠施乐刚和周公握了个手,便被硬生生地扯了回来,在满堂的哄笑声中,她被请起来回答问题,拿起书来的时候,才发现桌面上的课本居然还是上节课的数学书,结果便是她被英语老师的口水免费洗了个脸。
      
      好不容易熬到上午过去了,悠施乐的肚子早就在开演唱会了,只是物理老师讲起课来过于投入,先将数学小测的十五分钟据为己有,再声情并茂地讲解了一道力学大题,根本没有看到他们班的人控告的小眼神。
      
      好不容易跑到饭堂去了,但好菜已经被洗劫一空,只剩下看起来就肥腻恶心的学生饭堂牌五花肉,悠施乐忍着反胃的感觉扒了一碗米饭和几棵青菜,便没了胃口直接回到宿舍去了。
      
      舍友三两成群地聚在一起聊着最新的偶像剧电影什么的,悠施乐饿着肚子,眼皮子在打架,她很困,但四周吵吵闹闹的让她很烦躁,好不容易宿舍安静下来后,她趴了一会儿刚刚睡着,那震耳欲聋的起床铃声便催命似的响了起来。
      
      今天既轮到她值宿舍卫生,也是她值教室卫生,悠施乐提着两大袋垃圾下了楼,绕了个圈把垃圾扔了后才兜回教室,踩着上课铃进教室,差点又上演迟到的戏码。
      
      第二节课是她喜欢的体育课,天气看起来还不错,悠施乐有了点开心,第一节课的政治课没怎么用心听,眼睛一直在偷偷地瞄着外面的操场,心早就不知道飘到哪里去了。
      但枯燥的政治课还没结束,那晴空万里的天便开始搞事情了,说哭就哭,不带一点犹豫的,悠施乐看着一下子阴了下来的天空,心情也一点一点地变得阴郁了,这种心情在第二节课时听到体育课由物理老师来代课时彻底降到了谷底。
      
      浑水摸鱼地熬完最后一节课,她收拾好自己的东西后,一抬头,那和她搭档做今天教室卫生的人就不见了踪影,连人带书包消失得干干净净,她问了旁边的同学,才知道那人在三分钟前就走了,连一声招呼都没打。
      
      待悠施乐把第一排的地扫干净后,教室已经变得空空荡荡,只剩下她一个人了。
      
      楼下学生放学的欢呼声清晰地传到三楼来,悠施乐捏紧握着的扫把,突然间觉得有点委屈,但她觉得这样就哭了实在太没面子,于是拼命扬起头来,试图让眼泪流回去。
      但却没什么用,那泪水在眼眶里转了转,便从眼角向太阳穴滑去,滚入到发间里。
      
      悠施乐把手中的扫把靠在桌子边缘上,抬手去抹掉泪痕,结果扫把杆没能靠稳,向一边划去,啪嗒一声落在了地上。
      悠施乐弯腰去捡扫把的时候,听到了楼下的惨叫声,被吓得手一抖,刚捡起的扫把就又掉了,连带着溅起了一阵灰尘。
      
      悠施乐也没心思顾着那扫把了,她有些好奇地走出教室,站在栏杆上,向下面望去。
      此时已经过了放学的高峰期,教学楼里面的人已经走得差不多了,但楼下的走廊和大堂的人还是不少,悠施乐低头往下看去时,还能看见几百个人。
      
      但那几百多个人此时如同见了鬼一般,一个个惊慌失措地朝教学楼这边跑来,仿佛校门口有什么厉鬼一般在追他们似的。悠施乐近视看不太清楚,便折回教室戴上眼镜再回来。
      镜片下,清晰的世界便呈现在了眼前。
      
      数百个皮肤青紫色的怪物张开着一口獠牙淌着口水朝着那两三百个学生家长冲了过去,它们的速度不慢,有几个落后的人一下子就被它们抓住,压在地上撕咬起来,而后面的又接着扑上前去,对前面的人群虎视眈眈着。
      
      宛如末世电影中的场景,却真真切切地出现在了现实生活中。
      
      悠施乐猛地捂住嘴将尖叫扼住在喉口,她转头冲回教室,双手哆嗦着把门反锁好,然后扑到窗边把一扇扇窗户牢牢关紧,其间因动作过于慌张,她的大腿还磕上了好几个桌子,青紫是免不了的了,但她也没心思理会,直到将整个教室关得严严实实后,她才微微松了口气。
      
      脑子里嗡嗡响着,她站着呆愣了一会儿,环顾了一下整个教室,然后朝杂物间跑去,进去后又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折回到自己座位那里,拽起书包抱在怀里,才跑回杂物间里,把门反锁起来拉上窗帘。
      因关得严实,而且天色也渐渐阴暗下来,小小的杂物间视线挺暗的,悠施乐将身体缩到最远的一个角落里蹲下,才稍稍回过神来。
      
      她抱紧怀里的书包,将头埋入书包里,浑身止不住地开始发抖。
      那些……是什么东西?
      她脑中突然想起上次宿舍全员一起出去看的电影,里面吃人的玩意,与刚才她见到的东西有点相似。
      
      好像叫……丧尸。
      
      空间虽然狭小昏暗,但却让悠施乐稍微安心了一点,她拽紧了书包,头脑还是一片混乱,她无法思考接下来该怎么办。
      “啊啊啊啊!!滚开!”
      突如其来的尖声哭喊在悠施乐的耳边爆炸,让她本来就紧张的神经顿时紧绷起来。
      
      那声音离得很近,就在悠施乐的教室旁边的楼梯口处响起。悠施乐拽紧手上的书包,听到急促慌乱的脚步声朝她这边教室的走廊跑了过来。
      但那脚步声才刚刚来到教室门口,便似乎被什么东西给死死地扯住,撕心裂肺的哭喊由强烈逐渐变得微弱,悠施乐浑身止不住地颤抖,她狠狠咬着自己的胳膊,眼泪鼻涕流了一脸,却硬是没有发出一点声音。
      
      也不知过了多久,外面才终于安静下来,四周就好像被按了暂停键一般,一下子就什么声响都消失了,静得悠施乐只能听到自己如雷鸣般的心跳声。
      此时已经很晚了,外面一片漆黑,杂物间内更是伸手不见五指。悠施乐僵着身体一个姿势坐了太久,出的冷汗已经被衣服吸干,粘在皮肤上,她觉得很不舒服,但她一动也不敢动。
      
      喉间的骚痒实在是按捺不住,一声咳嗽涌出喉咙后,悠施乐死死地捂住自己的嘴,将脸部深深地埋入书包里。
      她怕任何动静会引来那些丧尸,便极力忍着不咳出声来,这样闷了好一会儿才勉强将痒意咽了下去,她竖着耳朵仔细听了周围的动静,直到确定自己发出的声音没有造成什么不堪设想的后果后,才缓了口气。
      
      这时她才察觉到书包里有什么突出的东西正疙着她的脸,拉开拉链来后伸手一摸,才发现那已经被压得彻底变了形的牛奶和破碎了的冰冷鸡蛋。
      她顿时愣住了。
      
      慢慢地把牛奶和鸡蛋拿了出来,吸管已经脱离散掉了,她在书包里又摸索了一会才找到,撕掉包装后,她吮了一口牛奶,感觉到干涩的喉咙终于有了一点舒服。
      鸡蛋壳被小心翼翼地剥开,即使已经冷了,但鸡蛋的味道还是很浓的,一凑近就可以清楚地闻到,她咬了一口,蛋黄便在舌尖上晕开,刺激着她的味蕾。
      
      她嚼着嚼着,眼泪就流了出来。她抹了抹眼泪,把剩下的大半只鸡蛋全塞到嘴里,拼命地嚼了起来。
      吞咽时一下子就噎住了,她吸了一大口奶,好不容易咽了下去,却还是有残渣掉到了气管里,身体本能地让她剧烈咳嗽起来。
      
      她咳着咳着,就哭了起来。
      压抑不住的哭声渐渐地在这块小地方里响起,不过是瞬间,她原本伪装的冷静便被瓦解,所有的一切不顺都扑面袭来,将她击得溃不成军。
      
      因为此时,也只有痛哭这一个选择,留在了这个仅14岁的女孩面前。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相信我,有名有姓还过了这么久都没死的一定不是炮灰了。
    其他配角们也是很重要的角色,只要塑造出来了就是我的孩子不是吗~
    大概是想写末世里面的复杂人性的,感情戏应该很少吧……大概(?)
    我想真正的末世肯定是很复杂的
    所以我们现在活得多好~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