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民国大佬的疯姨太[穿书]

作者:春如酒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6 章

      
      阮苏由他端详,心里在琢磨着该从他这里坑点什么。
      
      赵祝升十分懊恼,自己那天怎么就光顾着发脾气,差点错过这样一位灵动如画中仙女般的小美人。
      
      他单手架在车窗上,手指摩挲着下巴,摆出一副不够熟练的痞子姿态,嬉皮笑脸地说:
      “我认出来了,你是那位租客吧。砸店的事我真不好意思,可那混蛋骗了我的钱,又找不到人,不砸我出不了气啊,你说怎么办?”
      
      他信心十足地要借助店面的事,从阮苏这里占点便宜。不说睡觉什么的,起码赔笑喝几杯酒。
      
      没想到阮苏一点也不领情,板着一张脸道:“我不跟你说,你把你爸叫出来。”
      
      赵祝升被她的口气吓一跳,“哟呵,找我爸?我说小小姐,一个店面才多少钱?也配劳烦我爸出面?”
      
      “店面自然不值几个钱,可你知道自己砸得是谁的店吗?”
      
      他被她的眼神看得心里发慌,毫无底气地问:“谁的?”
      
      阮苏微微一笑,拍了拍他光滑的脸颊。
      “别问了,你担不起责任的,去找你爸出来谈吧。”
      
      他这下心里更慌了,怀疑自己真的惹到不该惹的人。
      怎么会呢?寒城所有大官大老板他几乎都见过啊,没听说谁要在南街开新店的。这女人看起来也面生的很,怕不是唬自己的吧?
      
      思来想去,他决定效仿那韩信,先忍受一时之辱,等确定对方是骗子了,再好好夺回面子。
      
      下定了决心,他对阮苏笑起来。
      “那行,小姐里面坐,我去请我爸爸。”
      
      阮苏带着小曼随他进入这栋西班牙式的大洋房,坐在客厅喝着红茶等待。
      
      赵祝升小跑着上楼去了,没过多久,楼梯处便传来成年男子喋喋不休的唾骂声。
      “说了不要你去不要你去,你非去!现在好了,又给我惹麻烦……天知道这次又得罪了谁,你以后安安分分在家呆着行不行?我不要你做事,供你白吃白喝行不行?”
      
      赵祝升连声答应,好说歹说把他哄下了楼。
      
      他理了理衣襟,拿出万年不变的笑容准备迎接贵客,看见阮苏后却是猛然一愣,然后两人都笑了。
      
      “赵老板,真是巧啊,又见面了。”
      阮苏放下杯子,微笑着站起身。
      
      赵祝升被这一幕弄得满头雾水,冲两人脸上看了看,问:“你们认识?”
      
      赵庭泽一巴掌把他拍到身后去,走向阮苏,伸手与她握了握。
      “你说是不是,上次在你家,这次在我家,哈哈。”
      
      阮苏瞥了眼他身后跌倒在地的赵祝升,示意问:“这位是贵公子?”
      
      赵庭泽与她已算熟稔,便没有客气,直言道:“狗屁贵公子,败家子惹祸精罢了。天天在家闲不住,尽给我惹是生非!”
      
      赵祝升爬起来,委委屈屈地不敢靠近,“我哪儿有给你惹是生非?明明是看你累的不行了,身为长子想给你分担一点,也给下面的弟弟妹妹们做个榜样。你倒好,天天骂我就算了,还在外人面前……”
      他看了看阮苏,没有说下去,别扭地哼了一声。
      
      赵庭泽毫不客气地骂他,“分担?我要是放手让你去分担,这家业恐怕用不了十年就败光了!你说说,你都做了什么?其他的我就计较了,你又对阮太太怎么了?害得人家找上门来。”
      
      “太太?这么小的太太?你是谁家的太太啊?”
      赵祝升被这个词吸引了主意。
      
      阮苏正要回答,赵庭泽又是一巴掌扇在他后脑勺上,声音极其响亮,仿佛在拍一个大冬瓜。
      “你个蠢货!我问的是这个吗?你到底对人家做了什么?”
      
      赵祝升简直要被他打成脑震荡,哭丧着一张脸道:“我也没做什么啊,就是之前租了个店面,付了三万块的订金,结果那老王八蛋收了我的钱跑路了,又跟她签了合同。我气不过,今天早上就带小汪他们去把店砸了嘛。”
      
      砸了嘛……砸了嘛……
      这么大的事,说起来轻飘飘?赵庭泽得亏是没有心脏病,不然非得被他直接气死不可,抓起鸡毛掸子就往他身上抽。
      
      赵祝升痛得吱哇乱叫,躲去茶几底下。
      
      阮苏万万没想到赵庭泽下手这么狠,与小曼站在一旁面面相觑,犹豫要不要拦一下。
      
      父子两个动静太大,惊动了楼上正跟朋友打麻将的太太王梦香,跑下来看清情况后,护住儿子破口大骂。
      “你个死东西,对自己儿子下手这么狠?要把他打死啊?不就是一间店面吗?砸坏了赔人家就是了,咱家又不是赔不起!”
      
      赵祝升见宠爱自己的妈妈来了,躲在她怀中有了底气,附和道:“就是啊,赔嘛!”
      
      赵庭泽落了下风,自觉在阮苏面前丢了脸,偏偏拿二人毫无办法,哐当一下踹翻了茶几,坐在沙发上不说话了。
      
      王梦香习以为常,让佣人过来收拾残骸,先宝宝长宝宝短的安慰了一顿亲儿子,然后才笑眯眯地看向阮苏。
      “段太太,您的名字我可是早有耳闻啊,真是百闻不如一见。”
      
      阮苏没什么兴趣跟这些贵太太们交朋结友,于是直接拿出了照片。
      “赵公子把我的店砸成这样,你们是不是该解决解决?”
      
      王梦香看了看照片,随手放在一边,“段太太希望怎样解决?赔钱?虽然我们这边没问题,但是段家最不缺的就是钱吧?”
      
      阮苏点点头,直截了当地说出自己刚刚才想好的答案:“我要赵公子亲自登门道歉。”
      
      这赵祝升分明是对自己有意思了,而毛头小子又最擅长缠人。等将来二人之间真真假假的绯闻传得满城风雨时,她不相信段瑞金还能无动于衷。
      
      他唯一介意的,不就是姨太太们给他戴绿帽子么。
      
      王梦香一口回绝,“那不行,虽说错在我们,可赵家在寒城也算是有头有脸的,只是砸了一家店而已,用得着阿升亲自登门道歉?他以后还要不要做人?”
      
      “他现在要做人,砸店的时候就没想到做个人吗?”
      赵庭泽又说话了,站起身道:“这事我来做决定,就按段太太说得做。阿升,你明天就去段公馆道歉。”
      
      王梦香瞬间变了脸色。
      “她是你谁啊?你这么听她的话?”
      
      赵庭泽知道太太一旦发起飙来什么话都往外骂,不好控制,忙让赵祝升送阮苏出门,自己留下来应付。
      
      王梦香嗓音极大,走出院门坐进车里,阮苏依然听到她用尖锐的声音骂赵庭泽——你这个狗娘养的!
      
      赵祝升回头望了眼家门,苦笑。
      “他俩老这样,很奇怪吧。”
      
      阮苏存了心让他纠缠自己,此时便多看了他几眼,微笑着问:“那你天天呆在家里,受得了?”
      
      “受不了也得受啊,我还得劝呢,谁让我是家中老大。”
      
      阮苏与他接触多了,越发了解他的痞性都是装出来的,内里其实傻乎乎,还特别单纯。
      对方在她眼中已然成为一条很好逗弄的小狗,她趴在车窗上嫣然一笑,露出几颗雪白的贝齿。
      “那你明天来吗?”
      
      赵祝升怔住,感觉心跳都漏了几拍,回过神连忙点头。
      “来,当然来!你喜欢什么?我买给你当赔礼。”
      
      “不用啦,那我等你哦。”
      阮苏挥挥手,让司机开车。
      
      汽车开出去很远,依然能够看见赵祝升站在路边的小小身影。
      
      小曼掩唇笑道:“我的天,这傻小子该不会是看上你了吧?要是被二爷知道,那可了不得。”
      
      阮苏捏捏她手感极佳的小圆脸蛋。
      “所以啊,你不想我又挨打,就什么都别说。”
      
      “想堵我的嘴呀?那你得贿赂我哦,至少十盘冰淇淋。”
      
      阮苏喊道:“停车。”
      
      小曼不解地问:“做什么?”
      
      她指指路边的西餐厅,开门下车。
      “不是要吃冰淇淋吗?现在就请你吃,喂饱你。”
      
      日落西山时,二人带着满肚子的奶油冰淇淋回到家。一回去她们就听见玉娇与小春鹃的卧室里不停传来抽水声,问了佣人才知道,原来是吃多螃蟹拉肚子。
      
      小曼乐不可支,跑去门外狠狠嘲笑她们一通才作罢。
      阮苏没有去,因为走廊的味道实在不好闻,等空气完全疏通了再上楼。
      
      夜深时,段瑞金回来了,车灯光从窗外照进来,照得满室明亮。
      阮苏竖起耳朵听他的脚步声,他没有在二楼停顿,直接去了三楼,显然今晚不用任何人伺候。
      
      阮苏深吸一口气,翻个身睡了。
      
      翌日她早早起床,穿上昨天吃冰淇淋时,在隔壁洋装店顺手买的粉色短袖印花洋装长裙,头发梳得整整齐齐,化了精致的妆,坐在桌边喝咖啡。
      
      姨太太们不到中午是不会起床的,因此第二个下楼的是段瑞金。
      他本要进餐厅吃早餐,看见阮苏愣了愣,状若无事地走进去,坐下时随口问:“不痛了?”
      
      阮苏笑眯眯地点头,为他倒咖啡盛粥,夹小笼包,就差没喂他吃。
      
      段瑞金问:“今天为何如此高兴?”
      
      “有吗?大约是因为天气好吧。”
      
      段瑞金望了眼外面阴沉沉的天,对她的话表示怀疑。
      
      饭吃到一半,仆人跑进来报告。
      “二爷,五太太,外面有位自称姓赵的小公子,说要求见五太太,当面跟她道歉呢。”
      
      段瑞金眸光一暗,看向阮苏,“赵公子?”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