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七个大佬的白月光

作者:北宫如如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三章风雨欲来

      千里之外,四面断崖包围的山庄里。
      
      慕云弈的药阁中。
      
      瘸腿小男孩双目紧闭,痛苦地蜷缩成小小的一团,在地上打滚,喉咙被超出忍耐极限的痛苦挤压出断断续续的、破碎的声音。
      
      全身冷汗涔涔,湿透衣衫,七窍不停往外渗乌紫色的血,污血模糊了他漂亮的面容。
      
      嘴唇乌青,整个身体都在无法控制地抽搐。
      
      这样的痛苦持续了整整两个时辰,瘸腿小男孩才逐渐平静下来。
      
      像死了一样躺在冰冷的大理石地板上一动不动,只有胸口轻微的起伏显示他还活着。
      
      又过了一个多时辰,他才艰难地扶着墙壁爬起来。
      
      “天黑了吗?为什么我的眼前一片黑暗?”瘸腿小男孩茫然自语道。
      
      慕云弈从外间走进来,随意地给他把了把脉,淡淡道:“不是天黑了,是你的眼睛瞎了。”
      
      “瞎……瞎了?以后我再也看不见了吗?”瘸腿小男孩身体在发抖,漆黑的眼睛中透出无助和恐惧。
      
      慕云弈淡淡道:“当初看在小黑白花猫拼死护你的份上,我把你从慕容符手中救下来,带到药阁,但药阁不留没有价值的人,你唯一的用处,就是当药人,给我的各种毒药配方试毒,今天是眼瞎了,明天说不定你就没命了,你还要留在这里吗?”
      
      提到小黑白花猫,瘸腿小男孩像是被利箭击中一般,一下地跌坐在地上,脸上露出痛苦的神色,慢慢低头,把脸埋进手掌中。
      
      肩膀在颤抖,手也在颤抖,有晶莹的液体从手指的缝隙间渗出。
      
      这静谧的空间中,无声的哭泣看起来分外愀然。
      
      慕云弈却毫不在意,欣赏着他的痛苦和挣扎,微微一笑,觉得十分有趣,但似乎想起了什么,又觉得十分无趣。
      
      良久,小男孩才抬头,眼眶红肿,嗓音微哑。
      
      “你明明知道,我没有选择。”
      
      “这是小猫用命给我换来的一线生机,我不能让小猫白死,我要活下去。”
      
      慕云弈轻嗤一声,毫不在意地走开了。
      
      眼瞎腿瘸、瘦骨支离的小男孩摸索着站起来,扶着墙壁,小心翼翼撞撞跌跌艰难走着,慢慢适应着这陌生的黑暗世界。
      
      无论如何,他都想活下去。
      
      想要活下去,他根本就没有选择。
      
      药阁好歹有一线生机。
      
      慕云弈身份超然,是山庄中最神秘最至高无上的存在。
      
      这山庄里人人惧怕他,见到他都战战兢兢磕头行礼,喊他“殿下”。
      
      他待在慕云弈的药阁试药,哪怕每天忍受非人折磨,承受毒药摧肝断肠之痛,但好歹没有别的人敢伤害他。
      
      外面,则是虎狼环饲,只要他一出去,就会被生吞活剥,死无全尸。
      
      人心之毒,更甚毒药之毒!
      
      他上次的反抗,伤到了大人物慕容符,给山庄的人带来了惩罚。
      
      山庄的人,已经不能再容忍他了。
      
      个个恨不得将他剥皮拆骨。
      
      他不明白,大家为什么这么恨他?他从小到大遭受的恶意到底是为了什么?
      
      他生到这世上,就是为了不停遭受痛苦和恶意的吗?
      
      可他从来没有主动伤害过别人啊。
      
      ……
      
      这个世界给他的唯一的一份善意,也随着小猫的死消逝了。
      
      他茫然地想,难道真像庄主说的,他是恶魔的儿子,他的出生,就带着不可饶恕的罪孽吗?
      
      你的痛苦都是罪有应得,你要恨,就恨自己的父亲。
      
      所有人都这么对他说。
      
      可是他的父亲是谁?在哪里?
      
      ※※※
      
      锦绣苑,草药课上。
      
      谢锦宁胸前的轮回珠,变得灼热无比。
      
      她捂着胸口,表情茫然,却有晶莹的液体从眼中流出来。
      
      阿药停止了介绍手中药草的药性。
      
      李麒关心地围了过来。
      
      “阿宁,你怎么哭了?”
      
      “我不知道,”谢锦宁茫然道,“莫名的,就很难过。”
      
      她再也无心上课。
      
      “今天的课先到这里为止吧。”谢锦宁对阿药道。
      
      阿药点了点头,收拾教学用的药草和医书,退了下去。
      
      谢锦宁坐在玫瑰椅上发呆,半天没动。
      
      李麒安静地陪在一边,只是担忧地看着她,却没有像平常一样闹她,他对谢锦宁的情绪很敏感,知道她这个时候,不想被打扰。
      
      良久,谢锦宁让红笺铺宣纸,绿绮磨墨,她执起画笔,开始在纸上专注地作画。
      
      李麒这才好奇地凑过来,看谢锦宁在画什么。
      
      谢锦宁画的是一个人像。
      
      确切地说,是一个七八岁大小男孩的像。
      
      画中的小男孩,拿着一条小鱼,想要喂给怀里的小黑白花猫吃,画中的小黑白花猫表情惊恐,动作挣扎。
      
      “郡主画的小孩,长得可真好。”红笺在一边惊叹道。
      
      “这是谁呀?”李麒的语气有些嫉妒,阿宁都没给他画过像呢,改天他也要一幅。
      
      画完,谢锦宁将毛笔放回笔架,摆正画像,注目良久。
      
      她想起了一些事情。
      
      ※※※
      
      画中的男孩是个小瘸子,为了给她抓回一条小鱼,被看守池塘的人扇了两个耳光。
      
      好不容易抓回来一条小鱼,她还不肯吃。
      
      ……
      别人叫瘸腿小男孩秦犬,小畜生。
      
      他很难过,说想换一个名字,翻开学堂的教材,嘀嘀咕咕道:“小猫,你说我叫什么好?”
      
      蹲在三条腿的旧木桌上咬自己尾巴玩儿的小黑白花猫抬头,瞄了一眼。
      
      瘸腿小男孩正好翻到《诗经》谷风篇的注解页。
      
      小黑白花猫懒懒地一抬爪子,盖在“泾水,其水清澈”的“澈”字上。
      
      你有一双清澈如水的眼睛,澈字,最配你。
      
      小男孩眼睛亮了起来:“这个字,我喜欢,以后我就叫澈,小猫,我有新名字了,谢谢你。”
      ……
      ※※※
      谢锦宁提笔,在画的旁边题了一个“澈”字。
      
      心里产生一个迫切的念头。
      
      “我要找一个地方,一个人。”
      
      “我不知道他是谁,但我一定要找到他。”
      
      ※※※
      
      当天下午,谢锦宁就把阿鹰、阿隼教的骑射课,改成了让阿鸽来教她山川地理图志。
      
      她向阿鸽请教,这个世界上有哪个地方,是四面断壁环绕的天坑地形。
      
      阿鸽摇了摇头,说三面断壁环绕的天坑地形是有的,但是四面断壁环绕的地形,他从来没听说过。
      
      谢锦宁有些失望,但没有气馁。
      
      谢锦宁开始重金搜集各种山川地理图志,翻看地理书藉,企图在现有的地理记载中找到四面都是断崖的天坑地形。
      
      然而一个月过去了,还是没有找到。
      
      定南王离开南疆两个月,南蛮不老实了,频繁试探着寇边,皇帝无奈,只得下旨让定南王回南疆震慑南蛮。
      
      和圣旨一起来定南王府的,还有一大堆赏赐。
      
      金银珠宝、绫罗绸缎、古玩字画、盛京城繁华地带的铺面地契……赏赐的物件种类繁多,全都价值不菲。
      
      甚至连小孩子玩的鲁班锁、九连环之类都有,不过是用金子打制的。
      
      论理,得到这样的赏赐,是个人就该眉开眼笑。
      
      定南王却沉默了。
      
      宣读圣旨的大太监留下圣旨和赏赐,就匆匆离开了。
      
      看着堆了满满一屋子的赏赐,定南王面色看不出喜怒。
      
      这次的赏赐,比起以往,重了一倍不止。
      
      这个世界上最了解宣仁帝的人,定南王无疑算一个。
      
      这样的封赏,让定南王心中浮现四个字——风雨欲来。
      
      深夜,定南王府密室中。
      
      定南王的心腹幕僚聚在一起,对今天皇帝的封赏发表看法。
      
      “送来比往日重一倍的封赏,只有一个可能,陛下心里有愧。”幕僚说出了定南王心中所想。
      
      “可是这两年,陛下并没有哪里对不住王爷,何须愧疚?”有人质疑。
      
      定南王呷了一口茶,垂眸不语,他心中有猜测,但这是他的主君,待他不薄的主君,他不能说出来。
      
      “也有可能……是陛下已下定决心,要做一件对不住王爷的事,但还没有开始行动。”有人迟疑着,说了出来。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