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傅的白月光重生了

作者:希昀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7 章

      北府今日热闹非凡,即便是雪天,也可看到不少下人从从容容,鱼贯出入。
      
      七公主年纪不大,贵为公主,也不是经常有机会出宫,所以来自己的外祖家的次数很少。
      
      裴太妃是北府老太君的幺女,这位公主外孙女可是放在心窝里疼的。
      
      裴晏三姐妹抵达待客的暖阁时,七公主还没到,她淡定地坐在一处并不显眼的位置,可大家还是一眼都看到了她。
      
      没办法,裴晏这张脸太让人深刻了。
      
      何况这几日她调戏当朝太傅的事,传的沸沸扬扬,她已然事众人的眼中钉肉中刺。
      
      “你怎么来了?”北府七小姐最小,十分得宠,她也不喜欢裴晏,遂大步上前来质问了。
      
      裴晏淡定擒着茶杯瞥了她一眼,兀自喝茶,看向窗外道:“自然是争取给七公主当伴读的。”
      
      暖阁内诸位小姐倒抽了一口凉气。
      
      可能吗?
      
      这人…脸皮怎么这么厚,她是不是该回去照照镜子?
      
      凭她?
      
      七小姐逼着自己平复怒火,冷笑道,“裴晏,你搞清楚,今日可是要比拼才学的,你肚子里有墨水吗?”
      
      嘲讽的笑声此起彼伏。
      
      裴晏冷冽的视线像是一道剑波划开了荡漾的湖水,
      
      “有没有墨水待会比试不就知道了吗?只是七小姐待会别哭才好。”裴晏哄小孩的语气。
      
      七小姐气的鼻孔冒烟,“让你嘴硬,待会就现形了!”大家等着看她笑话。
      
      不一会,外面有丫头禀报说是七公主凤驾到了门口。
      
      暖阁内静了下来,大家齐齐跟着北府三姑娘出去迎候。
      
      北府有七位姑娘,大姑娘和二姑娘已经出嫁,现在为长的是三姑娘裴枝,大家为他马首是瞻。
      
      显然裴许就跟在她左右,一副姐妹情深的样子。
      
      “今个儿她怎么来了?”裴枝边往外去迎接七公主边问裴许。
      
      裴许微微有些慌乱,苦笑着道:“她逼着祖母答应的。”
      
      裴枝知道裴晏的性子,也不多问。
      
      “昨个儿可是我费了心让祖母答应,让你参选的,我看四妹妹和七妹妹势在必得的样子,不过你也可以试试,万一成了…..”裴枝站定瞥了她一眼,“那是万好的事。”
      
      裴枝面露激动,感激不已,低声温软道:“妹妹一生一世记着姐姐大恩大德。”
      
      裴枝虽然处处堪为表率,可因着定了亲,府里并不准备让她抛头露面,也不适合进宫去。
      
      看样子是在府里四姑娘和七姑娘之间选,因着南府裴许有才名在外,裴枝帮忙说项,老太君也顺道让她来了,无非是热闹些罢了,裴枝也乐的做个人情。
      
      没多久,七公主被众星拱月般迎进了门。
      
      起先,七公主被带着去老太君上房行礼,后来才到了姑娘们聚会的暖阁。
      
      北府有两位夫人坐镇,七公主又带了两位女官,两位嬷嬷来,都是为了甄别人选的。
      
      诸位姑娘挨个上前给七公主行礼,裴枝跟七小姐裴茜是七公主比较熟悉的,四小姐裴双性子清冷,不常进宫,七公主并不是很喜欢她,可架不住她诗书琴画样样精通,所以裴太妃很喜欢她,希望她多教些自己女儿。
      
      若是单看七公主自个儿的喜好,人选恐怕早就定了。
      
      这种例子以前也有,后来皇后,也就是现在的太后便定下规矩,按照宫里的几项要求甄选。
      
      裴晏上前请安时,七公主狠狠剐了她一眼,那眼神似乎要吃了她似的,搞的裴晏莫名奇妙,就算自己恶名在外,也不至于这么招她讨厌吧,难不成是有过节?
      
      裴晏糊里糊涂的退一边落座。
      
      比试很快开始。
      
      一共有三项。
      
      第一项是以雪为题作诗,第二项是画画,第三项有些难度,竟是让人写策论。
      
      策论一旁是国子监的学子才做,可太傅要求严格,每次上课都会布置作业,尤其爱让人写文章,公主们都大为此头疼,所以这一项反倒是成了最主要的一项。
      
      这些娇生惯养的公主哪会写什么策论,所以裴太妃希望能选一个会写策论的伴读。
      
      “好了,你们可以坐下来答题了,这次策论的题目正是昨日太傅交待的作业,大家好好写吧。”七公主吩咐了一番。
      
      暖阁正中摆下了五张小案,除了裴家嫡出的裴双,裴茜,裴许外,还有两位是裴家的表姑娘,都是才华出众的人物。
      
      被叫出名字的一一落座,开始答题。
      
      裴晏见状,站起身来,淡声问道,“我也要参加,还请再摆一张小案。”
      
      众人吃惊地看着她,
      
      她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自己几斤几两难道没点数?
      
      众人不惜的说她。
      
      七公主顿时气笑了,“裴晏,本公主是找伴读,不是找玩伴,再说了,就算玩,我也跟你玩不到一块去!”
      
      裴晏言笑晏晏,“玩不玩得到一块去,得玩了再说,再者,我自信能当好公主的伴读。”
      
      七公主肉疼地看着她,最怕这种不知天高地厚的人。
      
      没事,逼退她就好。
      
      “好,那本公主出一道题给你,你答对,我就准许你参加。”
      
      “行啊,你说吧。,”要的就是这个效果,裴晏暗暗低笑。
      
      七公主脑筋一转,问道,“你可知‘留的残荷听雨声’是出自谁的诗句?”
      
      “李义山!”裴晏眼睛眨都不眨说道。
      
      “错了!”七公主顿时起劲,“你答错了。”她很得意,“不是李义山,是李商隐。”
      
      七公主骄傲地说完,忽然觉得暖阁内气氛不对劲,她笑容收敛,皱着眉环视一周,发现大家脸色有些尴尬。
      
      裴晏轻轻一笑,叹气道:“公主殿下弄错了,李义山便是李商隐,义山是他的字罢了。”
      
      七公主闻言脸色腾的一下涨红,顿时有些无地自容。
      
      她平日懒得读书,这也是昨日太傅教授的课程,她哪里去查资料,这才出了丑,她气急败坏地瞪了裴晏一眼,
      
      “本公主不过失误罢了,好了,不跟你计较,来人,给她摆案,让她答题。”
      
      到底是身份尊贵的公主,大家不好笑话,遂低头答题。
      
      因着第三题很难,暖阁内鸦雀无声,只有静悄悄的写字声及丫头的研墨声。
      
      可仅仅是一刻钟过后,大家发现裴晏卷起了宣纸,一副写完的样子。
      
      大家先是愣了愣,随即想着,应该是不会写,草草了事,早就知道她是这样的人,何必来此一遭呢,没得累着自己。
      
      大家心底嘲笑。
      
      继续静静等候。
      
      这边裴晏起了身回了自己的席位,喝茶吃点心。
      
      她暗自琢磨着,王慧纶看似一副高高在上,不可亵渎的样子,可实则内心很恶趣味。
      
      这题不是小时候他们俩闹着玩出的题吗?
      
      裴晏很是无语,这样糊弄帝王及王爷公主们真的好吗?
      
      她吃了一口红豆糕,默默腹诽了一阵。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