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星际直播养龙

作者:鱼之水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直A癌

      贺醒心想我当然知道,啃了我家的龙沸草我还能不知道吗?
      
      和家里两个崽比起来,沈眠手里这只体型像只九十多斤的巨型猫猫,身形修长,四肢粗壮,全身披着漆黑的鳞甲,因为是幼龙,轮廓还没有成熟,就连头顶本该杀伤力十足的两对犄角都弧度圆润,一点威慑力都没有。
      
      在沈眠已知的六大属中,并没有这种长相的龙,所以只能是没有公布3D影像的传说属。
      
      龙崽拼命往下咽龙沸草,眼泪吧嗒吧嗒往下掉:“我,我不是故意偷吃的,我给星币。”
      
      贺醒赶紧摸摸龙崽脑袋:“你叔叔呢?”
      
      “掉了,”龙崽摸摸肚子,“我没吃晚饭,我好饿啊。”
      因为太饿了,所以没忍住偷偷吃了很多龙沸草。
      
      贺醒:“……”
      不是说在港口掉的吗?怎么掉到育幼院来了?
      
      沈眠:“你认识他家里人?”
      
      贺醒点头:“我战友家里的小侄子,他来看我顺手把崽子揣出来了。”
      
      智脑那头的言涣听不到两人的交谈声:“贺醒?在吗?你看见我侄子了?他叫言潭,你别随便看见个黑崽子就说是我侄子。”
      
      贺醒当做没听见,拎着小龙崽:“你叫言潭?”
      
      小龙崽点头:“嗯。”
      
      那就对了。
      贺醒:“事实上,除了你族,真的没有这么黑的崽了。”
      
      言涣:“……”
      
      沈眠看看不断舔嘴巴的言潭,黑色的鳞片让小龙崽完美隐没在黑暗中,只有粉色的小舌头吧嗒吧嗒刷着存在感。要不是这小东西在田里塞了满嘴的翠绿龙沸草,沈眠还看不见他,只能靠呼吸声找:“我先带他去吃点东西。”
      生长期的小龙崽能吃得要命,捷安和路原上两节课就会饿,少吃一顿都饿得心慌。龙崽恐怕快饿疯了。
      
      贺醒单手抱起小龙崽,跟智脑里的损友打了个招呼:“别乱找了,你侄子在育幼院,直接过来吧。”说完挂断了通话,和沈眠一起带着小龙崽去厨房。
      
      言潭喝完两支营养剂,言涣也到了育幼院。
      
      沈眠看了看自己的智脑,监控里显示一位拟人形态的龙族正站在育幼院门外,使唤贺醒:“他到了,你去开门。”
      
      言潭躺在沈眠怀里,爪爪抱着沈眠的手臂。
      他连肚子都是黑色的,每一块鳞片都黑得半点杂色都没有。
      
      贺醒顺手在光滑的小肚子上摸了一把,这才出去给言涣开门。
      
      深夜来访的将军顾不上和上司打招呼,催着贺醒:“快让我进去看看言潭,有没有被伤到?”
      他来的时候看了地图,这片区域靠近没开发的荒地,言潭不知道有没有误入危险地区。
      
      贺醒往回走:“一点事都没有,就是啃了好多龙沸草,刚刚又喝了两支营养剂,撑到了。”
      
      言涣跟在他身后进了厨房,抬眼看到自己的侄子正躺在一位年轻人类腿上,肚皮朝天,被人类温热的手指轻轻摸着肚子,眼睛闭着舒服得后爪直抖,尾巴垂在地上,哗啦哗啦地扫着地面。
      
      言涣:“???”
      
      贺醒走过去的时候拍了下言涣的肩膀:“他可比你舒服多了。”
      
      言潭听到动静,费力抬起头:“叔叔?”
      
      言涣表情谜一样的欣慰:“我特别感动你还能记得你有个叔叔。”
      
      言潭委屈极了:“明明是你自己掉了。”
      
      小龙崽一咕噜翻起来跳到言涣面前,两只前爪比比划划:“你去洗手间,让我在包后面等你,然后你回来了,把包拿走了!我不要了!”
      
      言涣仔细想了想:“好像是有这么回事。”
      
      沈眠:“……”
      
      贺醒:“……”
      
      言潭抽抽鼻子,眼看就要哭了:“我在后面想叫你,但是港口龙好多,我差点被踩到一抬头你就不见了。我跟着你的空轨车飞了好久。”
      
      空轨车相当于地球上地铁,即便是常年保持警惕性的将军,待在空轨车里,也不会注意到后面跟个什么。
      事实上,大部分龙上车后基本都在玩智脑。
      
      沈眠懂了:糟心的成年龙日常忘崽。
      
      言涣蹲在言潭面前:“叔叔错了,原谅叔叔好不好?”
      
      言潭擦擦眼泪:“我吃了这个叔叔家的好多龙沸草和营养剂,你快赔钱吧。”
      
      言涣:“……”
      言上将面对家人的时候智商明显下降,沉思一会儿后,感觉上当了。
      
      发现死党在沈眠面前卖蠢,贺醒轻咳一声:“介绍一下,这是我战友言涣,这是沈眠,这家育幼院的院长。”
      
      言涣当然认识沈眠,他隔着星网“见过”这位院长很多次了。真人比直播间里的虚拟形象更俊秀,眉眼间压着隐而不发的锋锐。
      
      比起一个刚毕业就来做院长的大男孩,更像个雇佣兵,带着有一点不太规矩的肃杀气。这种人……看上去还挺危险的。
      言涣和沈眠握过手,言潭就开始往沈眠怀里扑。
      
      他喜爱沈眠偏高的体温。
      
      沈眠稳稳接住扑棱棱的小龙崽,言潭往他腿上一趟,翻开肚皮拍拍肚子,湿漉漉的黑色大眼睛望着沈眠。
      
      沈眠抬手放在言潭肚子上,龙崽立刻闭上眼睛,沈眠只是摸了两下,言潭抱着他的爪子渐渐松劲,然后四仰八叉地一瘫,睡着了,翅膀都耷拉着垂在地上。
      
      沈眠眼神慢慢软了,低声说:“不介意的话,我可以抱他到床上睡吗?”
      
      人怀里就这么大的地方,不够一只龙崽滚。
      
      言涣连忙开口:“当然可以,给院长添麻烦了。”
      
      沈眠:“没事。”
      
      贺醒低声说:“放我床上吧,我和言涣在楼下找个地方睡一晚。”
      
      沈眠抱着言潭上楼,先打湿毛巾给言潭擦了一遍,这才放在贺醒的床上,给言潭盖上被子,然后带门出去。
      
      刚刚下去拎了猪,他得去冲个澡,他洗完澡的时候,刚好看见贺醒两个站在房间门前,手指间还夹着一点火星,听见沈眠关门的声音,两只龙同时抬头看过来。
      
      沈眠的目光落在贺醒手上:龙族居然也有烟?
      
      贺醒的手下意识往后藏了一下,心里暗暗唾弃自己心虚什么。
      
      沈眠走过去,他穿了一身黑色的睡衣,在走廊并不明亮的灯光下,身上不易亲近的冷淡都被磨平了。
      
      在贺醒开口认错并且掐灭手里火星之前,沈眠低声问了一句:“还有吗?”
      
      “你抽这个?”
      贺醒在口袋里摸出一只金属盒,弹开盖子,露出一排白色的香烟。
      
      沈眠抬手的动作一顿:“不是烟吗?”
      
      贺醒:“是烟,但里面包的是金薄荷。”
      
      金薄荷对于龙就相当于猫薄荷对于猫,其中的物质会短时间内使龙族进入兴奋状态。对人类和龙族都完全无害,龙族的许多饮料中都包含这种成分。
      
      金薄荷经过特殊方式炮制后制成的“薄荷烟”放大了这种影响,对金薄荷没有抵抗力的幼龙吸完会原地拆家,因此帝国禁止向未成年龙兜售薄荷烟,在一定程度上保证了未成年龙的龙身安全,免于一顿爱的教训。
      
      沈眠虽然听过薄荷烟,但没见过实物,乍一看和普通的香烟没有区别,燃烧起来却带着橘子味的香气,并没有香烟的古怪味道。
      
      沈眠抽了一支出来,贺醒给他点上火,一手护着火苗,低声提醒:“有点冲。”
      
      言涣看着两人,慢慢眯起眼睛——难怪小维克说再不来劝劝,贺醒就该把孩子编出来了。他看贺醒薄荷烟没抽到一半,就已经开始上头了。
      
      第七军团的大元帅,给别的龙递支烟,什么时候亲自点过火?
      
      薄荷烟的味道闻起来人畜无害,味道和贺醒说的一样辛辣,余韵里却有芳香的气息。
      沈眠夹着烟敲了敲栏杆:“你们聊吧,我去厨房。”不知道这两个有什么要紧事要聊,他手上烟没抽完不能进卧室,索性去厨房准备早餐。
      
      冰箱里还冻着一只嫩嫩的羽亚龙,可以捞出来直接炖上,煲到早上就是一锅鲜嫩的肉汤。
      
      贺醒掐了烟,绕到沈眠另一边,侧身挡住风:“这么晚别去了,早上喝营养剂吧。我刚刚在和言涣说言潭的事。”
      
      听到龙崽,沈眠抬起眼睛。
      
      言涣揉着眉心,指间的薄荷烟缓缓燃烧:“院长也给我出出主意吧。”
      
      沈眠面无表情:“我没有什么主意,只负责养龙。”
      
      言涣笑了下,“院长也知道吧,我和贺醒都是传说那一属的。按说我们这一属,都是好勇斗狠的性格,但言潭不是。”
      
      “您肯定看出来了,他是个小哭包,娇气而且粘人。”
      不然在港口,按照一般龙崽的性格,早就张开翅膀飞起来,一路踩着其他成年龙的脑袋追上来了。
      
      沈眠夹着烟,“所以呢?”
      
      言涣:“我兄长对言潭的性格非常不满意。”
      
      贺醒补充解释:“他哥言昼,是个第一性别为男的直A癌。”
      
      言简意赅,非常中肯。
      
      言涣面对沈院长的视线,手一摊:“真的。他是想让我把孩子送到荒地附近,磨练磨练。”
      所以带孩子出来散心只是托词,真相是言昼嫌弃儿子没有男人气概,自己教不好,只能丢给同样任职军部且满身功勋的弟弟。
      
      沈院长低头吐出一口气:“……”
      
      言中将:“您想骂的话,我会暂时当个聋子。”
      
      沈眠:“他是不是脑子有病?”
      
      言涣:“……”
      嗯,果然是凶的。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更新来啦!感谢在2020-03-14 21:02:24~2020-03-15 20:59:4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叶秋辰、山有树木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小圣的多肉花园 39瓶;叶耶夜、岁岁如昨 10瓶;筱潇萧霄 4瓶;媛媛 2瓶;波霸奶绿要加冰、心动何九华、山岚起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