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乩之轮回三世只缘你

作者:孙筱妮sunny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生死相依

      北荒
      ‘斩荒’已经好几日没有来圣泉了,也不再用魔魇对付白夭夭,倒是给白夭夭一个喘息的机会,只是身上的经脉灵力全被麒麟玉封上,只要想冲破,那灼伤便是撕心裂肺的痛;‘斩荒’为了控制她的行动将她的脚踝用特制的铁链锁上,经过红莲业火淬炼的铁圈在白夭夭白皙的脚踝之上来回摩擦,数日,原本如莲藕般娇嫩的玉足早已面目全非,纵使白夭夭的父神之力再过强大,也顶不住这反反复复的伤害。
      白夭夭忍着背后的剧痛,艰难的抬起手臂,将手掌置于自己的小腹之上,心里暗暗的庆幸着还好孩子没事,若不是自己有孕,对灵力施展有所影响,自己也怕强行运气会伤害腹中的胎儿,也不至于落的如此下场……白夭夭抬头看向天空,满是黑雾形成的旋窝,死亡之气漫布头顶,看来自己如今想脱身已是无可能,但只要一想到紫宣如今一定在外面想方设法的救自己,心疼和担心与思念交织在心尖。
      再看向掌心里被自己禁制的九转生死结,红色的暗纹还深深的印在那里,还记得那日醒来满眼的猩红,她做梦都没有想到紫宣竟用了一夜的时间,半数修为洗髓换血的痛,该多痛苦才让他都不敢让自己见到,看似云淡风轻的他与千年前一样他抗下所有护她与孩子周全,如今她还是成为了他的负担……
      此时圣泉起了一阵异动,泉水慢慢形成一面凌空的巨大水镜,而上面呈现的画面却是让白夭夭这数日来努力构筑的心里防线一瞬间崩塌。
      “紫宣……千万不要……不可以……”白夭夭瞪大了眼睛,身体不受控制的向前挣扎着,完全不顾自己脚上的链子,泪水如断线的珠串,一颗颗的坠落与身上伤口溢出的鲜血融为一体。
      “真的很佩服你的紫宣上仙,都失了半数修为了,还能借着昆仑镜设阵对付我……我记得千年前他对付饕餮时用的好像也是这一招,真不知道这一次有没有那么幸运可以让他全身而退了。”‘斩荒’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白夭夭的身侧,居高临下的看着石台上苦苦挣扎的白夭夭。
      白夭夭看着水镜之中,紫宣利用昆仑镜将自己的元神与阵法连接在一起,昆仑镜的灵力短期之内强行将紫宣的修为提升至最大化,可此举只能一定会伤及本元,本就少了半数修为……他怎么能这样伤害自己,水镜中那个如嫡仙般的男子,背着众人大口吐着鲜血,那刺眼的猩红……一时间,情绪的激动导致眩晕感直冲白夭夭的灵台……
      ‘斩荒’看着白夭夭如此痛苦的神情,心中的目的已然达到,暗自起手直指白夭夭的眉间,黑色的魔气犹如吸血的虫子,迫不及待的钻入白夭夭的身体……
      “夭夭……好好做个梦,醒来之后所有的事情都结束了,我不会让你死的……麒麟一生只动情一次,你终是我逃不掉的劫!”‘斩荒’搂住白夭夭脱力的身体,轻柔的用自己的衣袖将她脸上的泪水拭尽,黑色的眸子满眼的‘柔情’看着白夭夭的睡颜,好久没有这样抱着你了,这一次你还是希望我输给他吗?我怎么可能输给他……
      许久,‘斩荒’抓起白夭夭的手,红色的暗纹刺痛了他的眼睛:“夭夭,你的紫宣上仙不是很在乎你吗?若是你死了,他又会如何?九转生死结……哼,而你只能是我斩荒的!”红莲业火的光芒在白夭夭的掌心闪烁着,嫉妒的火焰在斩荒的黑眸里越演越烈,紫色的异光再次从他的眼睛里泛出。
      “哈哈哈哈,斩荒,你也就这样的夙愿吗?你想要的一切我一定会给你,但是,夕颜!如果你知道你最爱的人被你亲手杀死,这种痛苦你受的起吗?哈哈哈……”邪魅的笑声再次响彻整个圣泉,‘斩荒’不屑的将白夭夭已被烧的面目全非的玉手与晕迷的身体扔在一旁。
      有些事情是该解决的时候了……,
      
      九奚山
      
      “噗……”一口鲜血猝不及防的喷在了圣洁的雪地之上,星星点点的犹如一朵朵红梅飘落,噬心裂骨的痛袭遍全身,随着那个女人的气息一点一点的削弱,只是再也感受不到。
      “紫宣……你怎么了?”
      “紫宣!”
      凌楚与小青原本是来给三日未眠的紫宣送吃食,自从昆仑镜设阵后,紫宣将自己的仙力提升便不眠不休的修炼,外人怎么劝也不见他停下,只能在给他送食物的时候才能让他休息片刻,方才走进红梅林便见到紫宣突然吐血跪在地上,赶忙上前。
      紫宣抬起自己的手,原本红色的暗纹如今已经消失不见,九转生死结怎么会没了……他的小白……先离开的应该是他才对,小白你到底做了什么,你怎么可以丢下我一个!
      “不会的……不会的……”紫宣发疯般的挣开凌楚的束缚,提起天乩剑便捏决消失在了九奚山。
      “怎么了,他怎么突然这个样子!”小青被紫宣这一反常的举动吓到,着急的问着身旁的凌楚。
      凌楚深吸了一口气,想起刚才紫宣抬手时光洁的掌心,紧紧的抓住小青的手臂说道:“九转生死结没了,那是共生结,如今生死结突然消失,紫宣却没有祭出自己的生命……小白可能……可能出事了!”
      “你说真的?你是骗我的对不对,什么消失了,小白,小白那么厉害怎么可能出事呢!不对,不对……不……”晴天霹雳般的噩耗让小青激动的倒在了凌楚的怀里……
      “小青……小青……”
      同时,北荒死界外,紫宣一次又一次的用天乩剑劈着封印的结界,一次又一次的被封印弹开,满身的伤痕也不见他停下……直到力竭,他跪在北荒结界前,豆大的泪珠滴落,带着满满的仇恨。
      “你知道我等这一刻等了多久吗?千年前我多怕就这样失去了你……”
      “我说过断桥之约定不相负,不管是千年前还是千年后,我答应你的都会做到!”
      “这一次,无论如何,我们都不要再分开了,好不好?”
      “我答应你,不管你是谁,不管你我如何,你若不离我便不弃,没有什么再能把你我分开,这是我紫宣许诺你的,就如这断桥之约一般,永不负你!”
      “除非黄土白骨魂飞魄散再无来世,我亦守你生生世世不离不弃,此生不负,来世亦不负……”
      我答应过你生死必相依,如今我便应誓,不留你一人孤单……
      一阵金光包裹,结界前只剩下一望无际的黄沙一片,写尽了悲凉……
      
      血月之夜,众人集聚在神魔之井前,暴风雨之前的预兆一片宁静,却不见紫宣的身影……
      “紫宣还没有醒吗?”白帝看着即将升起血月的天幕问着身旁站着的凌楚。
      凌楚微微叹息摇了摇头,那日韶炀上神将紫宣从北荒带回时,他便一睡不醒,直到今日临行前还不见其有苏醒的痕迹……
      “若是紫宣不醒,在这个阵,单凭你一人是没有办法对付的了‘斩荒’……血月之夜马上就要来了,难道我们就放任‘斩荒’在神魔之井为所欲为吗?若是他破了此阵,紫宣怕是再也……”白帝沉下心来静静的分析着,到了现在这个时候怕是只有他才是最冷静的那个……天帝自知是自己的原因才导致眼下的灾祸,便已自身仙力净化被波及的众人,万年修为也消耗的寥寥无几,百草仙君穷尽蓬莱仙草才得以救治;而青帝更是为救紫宣,如今还躺在蓬莱休养;也只有他看似无情的五帝之首白帝还能带着九重天所有的期望站在这里主持大局。
      “今日就算拼尽全力,也要阻止!”凌楚接着回答道,他庆幸着当初自己执意要与紫宣一同承担,并肩作战,便用了命格之力助紫宣摆阵;想起自己离开时小青不舍的眼神,也许过了今日,以后就再也见不到了吧……
      “他会来的……就算是为了颜儿,他也不应该放弃!”韶炀若有所思的说出这句意味深长的话……
      暮色中,魔气渐渐凝聚在神魔之井的上空,眼看着血月即将升起,可阵中却不见‘斩荒’的身影。
      “开阵的时候到了,师父,徒儿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韶炀上神……凌楚先行一步!”视死如归般的口吻,这个一直嘴硬心软的铁汉默默的守护着所有人。
      “凌楚过了那么久,你怎么还是如此心急!”一句熟悉的声音从背后响起,凌楚没有回头便知晓来者何人,数千年的时光他们一直彼此作伴面对一切危险困难,不曾退缩过。
      一双温暖纤细的手臂突然环过凌楚的腰,略带哭腔和撒娇的语气:“你怎么可以丢下我,你答应我的,不管什么时候都会让我待在你身边的,你怎么能撇下我一人!”小青跟随着紫宣的步伐穿过重重天罡卫来到凌楚身后,当着所有人的面从身后抱住他。
      凌楚回过头看着那个娇小的可人儿,明明自己很想寸步不离的陪在她身边,可到了这个时候他还是不愿她有危险,只得狠心舍下她在九奚山,至少就算自己有什么不测,她也得已保全。
      “我没有忘记只是你不该来这里,你帮不上什么忙,来了只是添乱,快回去吧!”凌楚擦拭着小青的脸上的泪珠,略带命令的口吻说着。
      “我不,我就要跟着你!你去哪我跟到哪,永远不离开!”小青坚定的摇了摇头,她知道也许这一次她不跟来就可能会后悔一辈子。
      “让她留在这吧……她在九奚山差点为了破你的禁制伤了元神,你不该丢下她的!”紫宣想起自己醒来时,雪地里那个拼命挣扎的小青,像极了千年前的小白,至死不悔……便出手帮了她,他不希望小青与凌楚之间也有遗憾。
      “保护好自己,我还欠你一个婚礼,等一切结束后回昆仑,我便娶你可好!”凌楚拨弄着小青被风吹乱的发丝,用着他从来没有用过的温柔语气微笑着说道。
      小青留着眼泪踮起脚尖在凌楚的脸上留下一吻:“好,我愿意!”不管什么我都愿意,就算你从来没有说过要娶我,可我这辈子只愿意跟随你……
      韶炀看着身旁的紫宣,数日来便没有见过他的脸上再有一丝的血色,几个时辰之前他还见他毫无生气的躺在床上,此刻一身白衣素袍,一尘不染,清冷的暮光为他撒上一圈银色的朦胧光圈,面上不带有一丝表情,孱弱的身影屹立在同样清冷的晚风中,淡然的眸光一直直视前方,似乎在等待着终结时刻的来临,只见衣冠胜雪眉眼如画的男子如交代遗言般对着自己说道,那神情像极了一个故人……
      “若是我倒下了,请一定要守好神魔之井!那是她最想保护的,你也是!”
      ……
      “你好好照顾她,别让她再受到一点伤害,以后只剩下你可以护着她了,别让她再卷入这三界的纷争中,也别再让她的‘父神之力’被别人觊觎了,隐去她圣女的身份,让她可以决定自己命运。”两人的身影再次在眼前重合……
      
      说罢,紫宣紧握着手中的天乩剑,冲进了阵法之中,凌厉的气势似是要震慑周围的一切生灵,这一次他是真的没有给自己任何退路,在他的心里,在暗纹消失的那一刻,紫宣就已经死了。
      凌楚也决绝的放开小青的手,紧跟着紫宣的步伐进入了阵中。
      “凌楚老矣,尚能战否?”熟悉的辞藻再次出现,只是如今再也不是当时的心境了……
      “这么长时间你还是一点进步都没有,可是还要再立约比过”
      “我已为你的破军命格留下生门,就是不知道凌楚如今的破阵功力是否退步!”
      “你……我始终还是没有比过你的算计!”凌楚感受着阵中的变化,原来他一早就想好了一切。
      “不,她希望小青幸福,而只有你才能让小青幸福!别再多一个人孤单了!”紫宣默默的说着,语气中的平淡也掩盖不了他内心的绝望,她都离开了,他也跟着她一起离开了……由心望去,尽是相思,爱早已随情深入了骨,走时只不过粉身碎骨罢了……
      等我,不管你在哪里,不管是生是死,你要的我都许你,你要我,我便去陪你;你要桃花,你的身边便应有我为你种满的桃花,我答应你的从始至终从未变过……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