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乩之轮回三世只缘你

作者:孙筱妮sunny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三星汇聚

      璇玑宫
      
      白夭夭看着手心里的桃花瓣与刚刚自己调息之后又显现出掌心的紫色莲花印记,心中思绪犹如蛛网来回交错着;
      就在方才她调息了整整十日的气息终于不再与自己的神识中肆窜……
      而就在方才她也才知道原来找了许久的贪狼格竟不知以何种原因封存在了自己的神识里……
      她缓缓的走到镜子前,镜子少女的身影即现,精致的脸庞犹如数万年前一样,自她脱离孩童身姿与稚颜,她的容貌就再也没有变过,在九奚山梦中的那个女子与自己长的一摸一样……
      之前一直听九重天的人说自己与白夭夭相像,但她仍然不相信会有人和自己如此一样无二,所以一直以为只是像;毕竟她的容颜是不可能复制的……
      数万年前的一日,她学会飞身决便兴高采烈的找父神讨赏,谁知施展时出了意外,跌了下来。那时的她灵力浅薄,总觉得自己与别的兄弟姐妹不同,不似他们生来便是仙身神识,修炼的不过是如何飞升上神;而她何谈仙身,连体内的灵力都是父神日日渡与她的;所以那日练习飞身决是她都已经5千岁后的事了……她昏迷之时,听到父神与她身旁说道:“你本就是我一半精血化作的精灵,若不是当初为了救她也不会用禁术练就血灵子,后来她走了你也回到了我的身边,没想到你竟沾上了她的气修的了自己的灵,如今她也走了,我知道你不是她但你也是我身上的一部分,对不起颜儿,是我自私的带你来这世上,只为我那卑微的思念得以寄托……”
      直到那时她才知道原来自己只是父神的一抹血灵,她从未见过母亲是因为自己本就没有母亲,她只是父神的一部分。
      但她从不恨父神,不恨自己为何生来没有母亲,为何自己没有仙身没有神力,试问就算什么都没有,谁也不能怨恨自己啊……
      白夭夭思绪回到镜中,现在自己身体里有贪狼格,手心里这个印记又与万象令相似,如果梦中的场景真实存在过,那么就证明我与白夭夭定有关联……九重天凌楚曾说过白夭夭是一尾白蛇,为了紫宣才散了灵珠……
      白夭夭忆起两千年前自己未修得神识,强行用父神之力聚紫微元神造封印反噬,元灵封闭一千多年,苏醒后父神之力已融进神识,不再只是一抹血灵之驱……恐怕那一劫便是这白夭夭这一世了……
      思绪与此,白夭夭不禁一抹苦笑,缘来缘去都是自己留下的罪孽!如今,贪狼格在手,三星汇聚近在咫尺……可要我如何对韶炀哥哥,对九重天解释这一切?还有他……我不记得所有东西,对他的念也许只是白夭夭留下的,难怪我对他如此熟悉……可我是夕颜,一个记不起所有与他相关的夕颜,甚至记不起身为白夭夭的我是如何爱他的……
      劫数终究是劫数,如果不是我,紫微哥哥也不会神陨,也就不会有他的七杀命格,也不会让他注定一身孤苦,经历那么多劫难……
      白夭夭失神般一步一步的走出大殿,手里始终攥着她从九奚山沾在衣物上带回来的桃花瓣,她瘫坐在宫外石桥边的小河前,河水缓缓流淌,脑袋里反反复复回忆着与紫宣相识以来的所有画面,神魔初遇,飞雪桃林,西湖,紫微山,九奚山,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情深……她始终想不通的如今对他的这份情思是她夕颜的,还是身为白夭夭的她留在她心里的……
      
      自小白知道白夭夭就是自己曾历过的一世生死劫后,便日日独处于璇玑宫内,一遍遍的弹奏着她与紫宣那里听到一遍便铭记于心的曲子,不知是借着旋律抒发情思;还是借着情思试图回忆起曾经的一切……
      一阵传音符透过旋律飘到了白夭夭的面前,白夭夭心里既是期待又有些许忐忑,她知道那是紫宣的传音,但她不知道该以什么样的身份面对他……思虑了数日,任凭她如何回忆可始终记不起,白夭夭和紫宣的故事,她像是一个局外人似的;千年情劫与她而言,她还只是夕颜。
      “妖族已被尽数魔化,在人间四处作乱,人心怨气导致魔气滋长,怕是要冲着神魔封印去。”
      该来的终究还是来了……小白听完紫宣的传音,收起面前的古琴,扫视了璇玑宫里所有的物件,一步步的向门外走去,像是在与这陪伴自己成长的一切告别。
      聪明如她,小白心里一直都知道为什么她如此轻易的就能承载父神之力,为何父神留下的封印总有残缺,独独少了她这一抹血灵……自上次神魔之井一战她便知道,她终究躲不过这宿命,只是后来因为紫宣,那个温柔的男子给了她想继续勇敢生命的希望……现在该还的这次她便要一次还个清楚,她欠父神的,欠紫微的,欠众生的……
      唯有紫宣……白夭夭欠你的,我……终究还不起你,如果一切可以回到原点,你是不是会更快乐一点!
      小白对着璇玑宫父神曾经的寝殿深深的磕了一头,“父帝,你且看着,颜儿一定不会让您失望的。”说完,便起身毫不犹豫的转身离开。
      
      神魔之井
      紫宣在传音与白夭夭前,早已接到天帝的命令,让他与凌楚二人协助韶炀上神死守最后一层结界,万万不能让这结界被魔物侵袭;当他们刚把凡间的事交与青、白二帝匆匆赶来结界前,韶炀上神已在此处布满了法阵,已抵挡从凡间涌来的魔魇……
      顿时间,原本安静祥和的神界禁地犹如地狱般被强大的魔气笼罩在黑暗之中,一不小心便会因为眼前幻想失去心智。
      “哈哈,筹备了那么多年,今日我看还有谁能挡我魔界重生!”神魔之井的上空出现一个神秘且诡异的声音,狂妄的气势伴随着一身黑色襟袍落在了韶炀、凌楚、紫宣三人面前。
      紫宣定睛一看不正是之前在神魔之井里的黑衣男子,不禁握握拳头。
      “煊墨,你还是忘不了!”韶炀未看清来者的脸庞,听着声音便已认出故人的身影,他又怎么会忘记天魔大战后,那个眼神里竟是戾气的少年,如今带着数万年的仇恨再次站在他面前;他也没有想到,当年因父帝的一抹不忍,竟造成今日这局面。
      “忘?怎么忘,如何忘,忘什么?这数万年我从不敢停歇,就是为了有一天我能打开那个破封印,回到本来就应该属于我的地方!”黑衣男子身体一怔,似乎很久都没有人叫过自己的名字了,久到快连自己也忘记这两个字是对他的称呼。
      “我就知道是你!”韶炀坚定的说道。“封印魔界是不得已,魔魇已经严重影响当时六界秩序,如果不及时阻止毕竟生灵涂炭!”数万年前天魔大战修罗场般的情景历历在目,犹如昨天才发生的事一般在韶炀的脑中忆起。
      “可笑,要不是你们这些虚伪又道貌岸然自诩高高在上的神,魔界又怎会走上魔化之路。”煊墨轻视的说着,这数万年的隐忍,今日他要一并讨回。
      “父帝当年留你一命,就是见你未被魔化,还尚存一息心智,如今你竟被心魔控制又走上当年魔尊的老路,看来是留你不得了!”韶炀说罢便操起早已布好的法阵,手持赤霄剑准备与这数万年的故人一决高下。
      “紫宣上仙、凌楚上仙你们定要护好结界,千万别让魔魇坏了这结界!”韶炀交代完身边的二人便飞身与黑衣男子纠缠在一起。
      紫宣与凌楚自知不是黑衣男子的对手,虽担心却也无可奈何……
      结界内打斗二人招式你来我往,似乎谁也没有讨到对方的甜头,僵持许久终是平手……而漫天的魔气笼罩着三界内的一切,阴森压抑的气息源源不断的涌向神魔之井……
      “紫宣,你看!”凌楚大惊指向神魔之井井口。
      紫宣顺着凌楚手指的方向望去,原本黑气缭绕的井口不再四散魔气,反倒结界内的一股股的黑气争先恐后的往井内钻去。
      看来这个叫煊墨的男人真的是有备而来的,紫宣心想着,再看到韶炀上神还在与煊墨纠缠,定是顾不上这异象,紫宣心思一沉唤出天乩,拭破指尖任由鲜血淋在天乩剑上……
      凌楚看破紫宣的想法,一手挡在紫宣面前:“仙骨化血,净化魔气,难道历劫飞仙这种好事可以有第二次吗?紫宣这可不是雷峰塔里那简简单单的魔魇而已……”他不会再任由自己的好兄弟胡闹下去。
      “难道你现在有更好的办法?你且看那封印,还能撑几时?”紫宣反问道,目光死死的盯着那似乎快被冲破的封印。
      凌楚一时也没有办法反驳,是啊……难道就眼看着封印被破,三界生灵涂炭吗?凌楚放下挡在紫宣面前的手,拿起自己的剑,打算与自己的好兄弟同生共死。
      此时,两道金光将凌楚紫宣二人手中的剑冲开,一道熟悉的身影突然站在二人面前,动作行云流水不带丝毫拖沓的将二人刚刚划破的手指用灵力治愈,一边施法嘴里也不忘念叨着:“你们两个这么不自量力,那天帝也真放心让你们二人前来……”
      她瘦了,满脸的憔悴,不见的这些日子,她可是伤还没好?紫宣看着面前自己心心念念的小白,满眼的心疼。
      “一个傻就算了,两个一起倒是更痴傻了!仙骨化血,亏你们想的出来!”白夭夭略带嘲讽的对着紫宣与凌楚说道。
      “上神且看,神魔封印怕是要撑不住了,无奈我们二人才决定出此下策。”凌楚虽已知道夕颜就是千年前的小白,但眼前得女子除了脸实在无法与千年前的单纯可爱重叠,面对时还是从心里尊为上神。
      白夭夭撇了一眼紫宣,没有让目光多在他的身上逗留,再看到正在激战的韶炀,她深知以韶炀哥哥的本事如若不是要苦撑结界,那黑衣男子根本就不会是他的对手,又怎至于苦战到现在?“看来此人已经将神魔封印摸的一清二楚了,这人只不过是在拖延时间,如此强大的魔气聚集,再耽搁下去,冲破韶炀哥哥的结界直指封印是迟早的!到时候韶炀哥哥自然会受其反噬,魔入神识!”小白说着手心也握紧了些。
      “此人几乎魔化了整个妖族,以魔气控制其小妖心火,使魔气借助心火在体内形成魔魇,用妖身承载魔气,这才有了现在的景象!”紫宣指着结界外漫天的黑雾说着,脑海里还是小灰在失去意识前对他求救的话。
      “来不及了……”白夭夭嘴上暗念了一句,转身对身后的紫宣与凌楚说道:“你们两个跟我到井口去!”
      三人瞬间来到神魔之井井口,只见白夭夭伸出手,摊在了神魔封印的上方:“把你们的手伸出来,将命格之力汇于掌心。”
      凌楚与紫宣对视了一眼,心中万千不解,难道缺一命格也可有用?
      “快呀,别耽误了,来不及了!”白夭夭见二人默不作声也不行动,心里焦急便严厉的催促道。
      二人一惊也不多想,乖乖的按照白夭夭说的照做了……
      三人掌心均汇起一个金色的光球由掌心缓缓向上升起在半空中……
      “七杀搅乱乾坤,破军纵横四海,贪狼阴谋阳论,三星目空一切,紫微星天命理,三星汇聚一气,万物俱变!”白夭夭口中默念着,待话音刚落,三个光球汇成一体,向神魔封印落去,只见一股力量将井口的三人震的身型向后飞去,连结界内打斗的二人都被这股力量打断,韶炀设下的结界也随之消散。
      白夭夭嘴角溢出一丝鲜血,担心的目光再看向神魔之井,她知道她成功了,同时三道诧异的眼神向她投来,一时间,眼神之中略显踌躇。
      “贪狼格,夕颜……你……”韶炀瞪大了眼睛看着白夭夭,惊讶的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口。
      “我……那个…”白夭夭支吾着,身旁那炽热的目光正死死的注视着她。
      就在方才白夭夭掌心的命格之力泛起时,紫宣便已经猜到了贪狼格的来处,虽惊讶但也在意料之中,现在心中那份喜悦已经涌上心头:原来贪狼格一直在她的身上,她想起来了?
      “小白?你真的是小白?”另一旁的凌楚见状也赶紧追问了起来,之前听紫宣的一面之词他还是不敢断定,而现在也只有夕颜就是白夭夭解释的通了。
      “我……我是夕颜。”白夭夭半响才艰难的回答道,她不敢去看身旁的紫宣,她害怕只要一眼,她就坚守不了本心。
      紫宣听闻脸上神色并未改变只是冷漠的补上了一句:“那你怎会有贪狼格!”声音里温度的骤降更厉过九奚山上得风雪,那不是一句疑问,更像是一种肯定的嘲讽,她竟不认他?
      白夭夭被紫宣这一句堵到心里像是被千万颗石头同时压住,无奈之下,她缓缓说道:“两千多年前我历神本之劫,元灵落入三界,再醒来时劫数已过,但历劫之事全然不记得了,直到前些日子,紫宣……上仙拿了一盏聚魂灯,应是灯内的原命格主人元神唤醒了我体内被封印的命格,所以……白夭夭是我元灵的一世,但我不是她,我……只是夕颜!”对不起,紫宣,没有记忆的夕颜没有办法成为你的白夭夭……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