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怪都会喜欢我

作者:碧红昔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容生02

      刚才的询问没有得到回答,那人便站在那里看着季予玫,继续询问她:
      
      “小妹妹,你在找什么?”
      
      他态度亲和,甚至于看出了季予玫的警惕站在原地没有再上前半步,显得没有任何攻击性。那种莫名其妙的熟悉和亲切感使得季予玫对他的警惕性在一点点降低。
      
      季予玫有些犹豫,她看了看已经黑下来的天色,终于开口道:
      
      “在找这样的珠子,还有五颗。”
      
      她从书包里拿出几颗木珠子来,放到手心里递给那个看:
      
      “大哥哥,你有手电筒吗?”
      
      如果有手电筒的话,她就能快点找到剩下的五颗木珠子了,也就能快点儿回家了。天已经黑了,再不回家,姥爷和姥姥都该担心了。
      
      也许是因为天色暗了许多,那人便上前了几步,低头看着季予玫掌心里刻着字纹的木珠子,而后笑了笑:
      
      “我帮你找吧。”
      
      说出这句话后,他便和季予玫分头往两个方向找去。当个季予玫努力睁大眼睛在地上寻找着的时候,她的背后传来了那个陌生哥哥有些清冽的声音:
      
      “我找齐了,一共五颗对吧?”
      
      有那么一瞬间,季予玫还以为是李真在背后叫她,但他们的声音分明是不一样的。
      
      背着书包的季予玫连忙起身,朝那男子小跑而去。
      
      那人只是伸出手轻轻的扶了下因为激动小跑而来的季予玫,避免她因为惯性而撞在他的身上。
      
      季予玫察觉不到这些小细节,她满心都是那人摊开的掌心中的木珠子,因为天色太暗了,所以她将脸凑得很近,才能数清楚那人掌心中的木珠子数量。
      
      一、二、三、四、五,一共五颗,而且这些木珠子也是她所熟悉的刻着字纹的模样。
      
      “谢谢大哥哥!”
      
      季予玫道了声谢从那人的手中接过珠子,就要装进书包后回家。却听见那人侧脸询问:
      
      “你不把它们串起来吗?”
      
      “我回家去串,这里太黑了,看不见。”
      
      季予玫下意识的回答。那人微微笑了笑,他伸出手指了指天空:
      
      “月亮出来了,你看,这里很亮。”
      
      季予玫下意识的抬头:
      
      漆黑的夜空中挂着一轮明亮的满月,月光把这里照得很亮,地上像是铺上了一层白霜。
      
      在看见天上那轮满月的时候,季予玫忽然惊觉:已经这么晚了吗?
      
      姥爷和姥姥会担心的!
      
      季予玫收好木珠子便要朝着家的方向跑,然而还没跑起来便被按住了肩膀,那人转走到她面前询问她:
      
      “串好珠子再走不好吗?坏掉的东西带回家会被责骂的吧。”
      
      季予玫努力想要挣脱那人按着她的手,明明没有多大的力道,却就是怎么也挣脱不了,也跑不出半步。她急得有些生气了:
      
      “你放开我!姥爷姥姥会担心我的!”
      
      白霜似的月光下,那人略微歪了歪头,乌黑细软的发从肩头垂下几缕,一同垂下的还有一段翠色的丝带。
      
      他俯下身,尽量与季予玫平视,随后那张眉目平和的脸上露出了清雅的微笑:
      
      “他们不会担心的。”
      
      季予玫正好望入他那双映入了月光的眼眸中,那双眸子好似一片温柔的湖,月光化作粼粼的波光融入其中。
      
      季予玫停下了挣扎的举动,只是背着书包愣愣的站在那里:
      
      “不会担心吗?”
      
      那人轻笑着,然后伸出手温柔的点了点她的额头:
      
      “你和哥哥待在一起,姥姥怎么会担心呢?”
      
      “我是你哥哥,你是我妹妹。”
      
      “玫玫,我是你哥哥容生啊。”
      
      他手指落在额头时的感觉有些微妙,季予玫感觉就好像刚才经过红枫树时不小心被树枝划过一样,很轻飘飘的感觉。
      
      那人拉着季予玫在花坛的边缘坐下,季予玫将背后的书包放到腿上,然后将原本装进书包里的木珠子全部拿了出来。那人不知从什么地方抽出了一条细线,然后就当着季予玫的面,一颗一颗的串着木珠子。季予玫只是安安静静的看着那串珠子一点点变成她熟悉的样子。
      
      很快,木珠子串好了,那人拉过季予玫的手,亲自帮她将这条木珠链子在她手腕上系好。季予玫将串好的木珠子放到面前仔细的看着,确实发现不出差别后才高高兴兴把书包背上,然后转头对那人道:
      
      “珠子串好了,我们回家吧!”
      
      那人带着笑牵起了季予玫的手,然后顺着她的话道:
      
      “是啊,玫玫,我们该回家了。”
      
      …………
      
      *
      
      傍晚已经过去了,太阳最后的余光也仅仅只能看清近处模糊的人影。今日学校的值班老师姓周,叫周学锋,他在确认了教学楼内的灯全部关闭后,便锁上了办公室的门,拿着手电筒和教案朝着校门口走去。
      
      在路过操场时,他只是像往常那样随意的向花坛那便看了看,便看见了花坛旁似乎有个人影。因为天太暗了,所以第一眼他还不太敢确认,毕竟已经这个时间了,天都黑了,学校里的学生和老师也都该回家了,身为值班老师的他理应是最后一个离开学校的。他心里认为是那些枯草堆在一起而形成的黑影,又有些担心真的有人没走,于是他脚下的步子偏离了原来的轨迹,朝着小花坛的方向走了几步。
      
      他向小花坛那边走了几步后,小花坛那边的人影刚好动了起来,像是在花坛边坐着的人忽然站了起来。那身影不高,看起来像是学生。
      
      周学锋脚下不停,还未走近便远远的朝那个身影喝道:
      
      “谁在那里?”
      
      他手中的手电筒也朝那个方向照去:
      
      “这么晚了这么还不回家?”
      
      待走近了,周学峰才发现那是一个背着书包的女孩,她像是听不见他说话一样,只是埋着头朝着小花坛深处走去。于是他加快的步子,赶到了那个学生的前面,拿电筒照着她有些生气的质问她:
      
      “你几年级几班的啊?这么晚了一个人在学校里瞎跑什么?不知道回家啊?”
      
      那原本低着头的女孩子忽然抬起头来,她没有看向周学峰,只是直直的看向前方某个方向,那目光让人心里有些发毛。当她抬起头来时,周学锋才发现这个女孩的额头上有个红点,像是在点“美人痣”的时候用多了墨水,导致“美人痣”变成了留流血的“血洞”,尤其像港片电影里那种被人一枪打中额头后留下的还渗着血的血洞。
      
      这下,周学峰心里也有些发毛了。还不等他想明白面前这小姑娘是人是鬼的时候,那小姑娘忽然开口说话了:
      
      “我不是一个人,我哥在带我回家。”
      
      忽然她偏过头看向一边:
      
      “这是我哥哥。”
      
      周学峰忽然感觉身体有些僵硬了,他拿着手电筒的手感觉都不像自己的一样,浑身都感觉有些发凉:
      
      因为这四周除了他和这个小姑娘以外,根本没有半个人影。
      
      周学峰觉得自己见鬼了,于是脚步略微后退了两步,打算趁着那个小鬼没发现的时候,赶紧离开。正当他的手电筒移开的时候,那小姑娘忽然惊叫起来:
      
      “哥哥呢?”
      
      …………
      
      *
      
      季予玫被“哥哥”牵着走的时候,忽然听到了身后有人在呵斥她,随后便是一阵有些晃眼的手电光。
      
      拿着手电筒的值班老师不知何时出现在了她的面前,观其脸色,似乎有些生气:
      
      “你几年级几班的啊?这么晚了一个人在学校里瞎跑什么?不知道回家啊?”
      
      她下意识的答道:
      
      “我不是一个人,我哥在带我回家。”
      
      她侧脸看向身边一直牵着她手的“哥哥”,向气势汹汹的值班老师介绍道:
      
      “这是我哥哥。”
      
      然而刚侧脸看向身边,季予玫便感觉自己的手空了,身边也没人了。与此同时,她发现周围的环境也变了,而大脑似乎有一瞬间的恍惚感:
      
      周围什么时候这样暗了?
      
      月亮不是已经升很高了吗?
      
      季予玫抬头看了看天空,才发现天才刚黑,月亮也还没升起来,四周依旧是暗沉沉的一片。她再低头看了看左手,手腕上的那串木珠子还像之前一样,仿佛断裂只是一场梦。
      
      眼看着值班老师就要生气离开,季予玫立刻背着书包,快步追上了值班老师:
      
      “老师,我是三年级二班的季予玫。”
      
      在她说出自己班级的时候,前面一直快步走的值班老师终于停下了脚步,随后拿着手电筒上线的打量她,脸色怪异。季予玫只当是老师因为她这么晚还在学校逗留而生气,有些羞愧的低下了头,争取一个认真严肃的认错态度。
      
      最后,值班老师像是确认了什么一样,舒了一口气,问她:
      
      “家在哪里?我送你回去吧。天黑了,你一个小姑娘多不安全。”
      
      …………
      
      好在都是同一个村子的人,即使住得不算太近但也算是顺路。周学峰送季予玫到家的时候,刚好看见拿着手电筒准备出门的老人。
      
      这一遇上,两位老人先向周学峰道了谢,再热情的邀请他留下吃一顿便饭。在周学峰拒绝后,两位老人也没强求,直接领着季予玫进了屋。
      
      屋子里客厅的餐桌上,姥姥已经做好了一大桌子的菜,只是都放在那里还没有人动过,只等着季予玫回来一起吃。
      
      季予玫背着书包站在面色不佳的姥姥面前时,有些踌躇,想着姥姥这么生气肯定会问她回来这么晚的原因。却没有想到姥姥只是看了她一眼,便让她放下书包先去洗脸。
      
      到洗漱台洗脸的时候,季予玫才发现自己额头上的“美人痣”花了,看起来像是正淌着血的一个血洞,有些吓人。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生枉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穿书后如何抢救世界观
    西幻言情世界,主血族。



    综武侠之笔诛天下
    不言的剑三文,质量有保障,cp唐无乐



    综武侠之君子九思
    不言的庄花的bg文,文笔超好的,而且庄花没有崩哦~



    晋江文栏特效代码
    如果有的读者也再写文的话,不妨去这儿看看吧,对我们的排版,字体和插图等很有帮助的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