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主自带锦鲤光环(快穿)

作者:秋水麋鹿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3 章

      南溪月这日早早就收拾好坐着马车来到皇宫,因要检查等一堆事情,其余参加宴会的人家也来的同样早。马车在宫门前排成长长的一条线。
      
      等走过宫里嬷嬷的检查后,南溪月跟其余的贵女被安置在花园中静静等待。太阳才刚刚升起,露水又重,贵女们站在青石板铺就的地上,冻得脚麻疼。因怕如厕,几乎都水米未沾。此时彼此都又饿又渴。
      
      而宫女们则手脚轻快训练有素的摆排桌椅。不多时,桌椅摆好,但贵女们还是没人敢坐。
      
      南溪月好奇的打量了一下参加宴会的贵女们,发现有那日在孝国公府见过的黄蓝二女。她连忙把目光收了回去。
      
      黄蓝二女也发现了她。她们的好友红女已经被定给了傻子,没有资格再肖想东河郡世子,被她们踢出了朋友圈。她们又重新加了个绿女作为新的成员。
      
      蓝衣女看了南溪月一眼掩嘴笑了一下,低声道,“说起来,我最近还听到了一个新鲜事。”
      
      她虽掩了嘴,但声音可不小,周围的贵女们纷纷竖起耳朵。反正现在离宴会还早,干站着不如听听八卦。
      
      黄衣女忙微问,“什么新鲜事?”她最喜欢听八卦了,实在是平日生活太单调,全凭别人的家长里短解闷。
      
      “花灯节上,东河郡世子送南溪月回家。”蓝衣女神迷兮兮低声说。
      
      “世子约她看花灯?”“你怎么知道?”绿衣女和黄衣女同时问道。其余贵女们恨不得把自己的耳朵贴在三女身上。
      
      “你们别急嘛!”蓝衣女故意卖着关子慢悠悠的回道,“我的伯娘是南溪月舅母的嫡亲姐姐。这事还是她告我的。哎,”她长长叹口气,“看来,南溪月还是有做世子妃的命。明明都退了婚,世子还能对她倾心。”其实原来版本不是这样,但传事通常都不会尊重原版,传到她耳里的时候,听到的就是这个添油加醋的版本了。
      
      “也许世子只是路过?”黄衣女很不想要这样的好事在别人身上发生,因此努力替王湛找借口。
      
      “醒醒,对方是谁啊?那是东河郡世子,那么矜贵的人。你见过他送哪个女人回过家?”蓝衣女撇一撇嘴。
      
      “可是,自从南溪月逃婚后,王府那边不是很厌恶她吗?”绿衣女又问。
      
      “那我就不知道了。也许世子本人不厌恶呢!”蓝衣女摆弄摆弄衣带,成功把嫉妒这种气氛散播至贵女们心里。
      
      一时,南溪月发现大家离她又远了点,形成十九人的大圈子,和圈子以外孤单单一个人的显眼景象。因此,等皇后娘娘偕同皇子皇族子弟来时,远远就看到了南溪月这棵遗世而独立的花。那么的亮眼,清新,如清晨第一株盛开的水灵灵的小花一样,开进了众人的心里。而旁边那一大片的花,挤成一团,谁看得清都长啥样?
      
      王湛瞥了一眼身旁看着南溪月跃跃欲试的皇子和彼此交流着“这个妹妹我可以。”的皇族子弟们,玄色的眸子沉了一沉。她怎么又来了?怎么这么喜欢凑热闹。
      
      待女官带着贵女们与皇后等人行过礼后,皇后赐座,南溪月终于小小的吐了一口气。微微的在地上跺了下站麻的脚。
      
      王湛瞥到她这个小动作,嘴角微微一勾。
      
      皇后微笑着将贵女们过了一遍眼,长相出众的仅有两人,一个是坐在自己左手下的遗世而独立的小花南溪月,一个是右排第三个张阁老家的张念双。虽然皇后格外看重牡丹这张签,但南溪月的家世也有点太差了,还是个孤女。
      
      皇后看着手里的贵女资料皱了下眉。
      
      底下的贵女不知皇后为何皱眉,纷纷露出些许不安。好在皇后很快调整好表情,示意女官宣布开宴。
      
      “这是御厨新制的点心,”皇后笑着说,“我在其中一枚点心里放了一颗粉色的东珠,不知哪个姑娘能吃到,就为今年花朝节的簪花使者,一会儿祭拜花神娘娘可上头香,必得花神娘娘的眷顾。”
      
      贵女们纷纷打量旁边桌案上放置的花型碟盘,里面有各色各样面团捏就的花面果,有牡丹,芍药,木樨花,白玉兰,应有尽有。但比起这些更让人看重的是簪花使者。上头香得花神娘娘眷顾只是个噱头,真正重要的是这个头衔。它之所以珍贵,是因为以前这个头衔只有公主们或者皇族能拥有。
      
      而今年,因为给皇族子弟们选妻才开设了花朝节。就算没被选上,吃到东珠这个绝世好运也够将来说亲了,谁不希望自己家未来的媳妇是个幸运鹅呢?
      
      皇后做了个请的手势,贵女们纷纷争相挑选自己觉得幸运的花形。南溪月慢了一步只能捡起盘子里最后剩下的那个橘子花面果。
      
      她拿起来看了两眼,轻轻的咬了一口,入口就是浓郁的橘子味。
      
      旁边已传来贵女们遗憾的轻叹。毛都没有!
      
      南溪月又咬了一口,迎着日光,一个莹润的圆东西露了出来。她抠了两下,一枚莲子大的粉色东珠落在手心里。
      
      “南姑娘得到了东珠。”旁边眼尖的女官高声道。
      
      众人纷纷侧目。这是什么绝世好运?在仅有的没有做手脚的花签里抽中牡丹,现在又吃到东珠。通过作弊进宫的贵女们纷纷露出嫉妒的眼神。
      
      而皇后娘娘则在微微颔首,虽然这家世不高,但是这运气是着实的好,可以给她六皇子做个侧妃。皇后没有孩子,一直把六皇子视为亲儿,这次选太子她很看好他。
      
      旁边的皇子们对南溪月的好印象又加深一层。夺嫡之争跟运气挂钩,身边多条锦鲤,运气也会变好。皇族子弟们则在想,这个妹妹,我真的可以的。
      
      王湛自南溪月选面果时就一直关注着,见她竟然捡别人挑剩的也能得个彩头,不禁想起花灯节那晚的转盘和银角子,嘴角轻勾,微微一笑。这运气真可以说是逆天了。
      
      女官将南溪月吃出的东珠用帕子擦拭过装进金盒里呈给皇后看。皇后捻起来笑道,“看来今年的簪花使者就是这位南姑娘了。果然人比花娇,运气也比旁人好点。”
      
      一时,最高的那棵合欢树下,临时搭建的花神娘娘庙已备好,在皇后亲自将面点和糯米做的祭祀之物供奉上去后。南溪月在贵女们冒火的目光中上了头香。
      
      许什么呢?就许希望花神娘娘尽快赐个如意郎君,好让我完成这个世界的终极任务吧。南溪月叩首心道。
      
      待她烧完头香,其余贵女们也依次许愿。
      
      王湛站在不远的花丛旁,看着南溪月俯下纤细的腰身,盈盈一拜,不由暗暗猜想她许的什么愿。但下一瞬,他微微撇撇嘴,对着花神娘娘还能许什么愿,她已经够漂亮了自不会许自己容颜变美这种愿望。那就只能是姻缘了。想到这里,他眼神微暗了暗。那日母亲知道他和南溪月逛灯市,气的发了好大脾气。
      
      他亦不知自己是怎么想的,一个逃婚的冲喜女,自病好那日他就没放进心里过。但是南溪月竟然以那么暴力的出场方式闯入他的眼帘。奇怪,是什么时候心开始动摇了?她在落雪亭里可怜兮兮的哭泣开始?还是灯市那晚躲在他身后的一瞬?
      
      花神祭拜礼毕,众人归坐。贵女们最喜欢的才艺表演开始了。除去东珠的眷顾,南溪月就没有拿的出手的才艺。所以她只能无视女官的暗示,假装听不懂什么叫牡丹先来。
      
      其余贵女们哪能放过这个好事,纷纷唱歌的唱歌,弹琴的弹琴,作画的作画。其中佼佼者自是陈阁老家的陈双念,她此次就是为了六皇子而来。誓要拿下这个全家看好的未来天子的心。
      
      但六皇子似乎只对锦鲤感兴趣。他托着腮一直兴致盎然的注视着南溪月。
      
      不争皇子争世子。一些野心没那么大,自始至终都是王湛粉丝的贵女们,极力表现着自己的才艺。但令人气愤的是,王湛的眼睛也黏在南溪月身上了。贵女们好不生气。难不成今日最大的赢家就被这个逃婚女全拿走了?凭什么!一些不甘心的贵女们看出南溪月似乎并无才艺傍身。于是坏心眼的纷纷提议要看簪花使者表演节目。
      
      皇后也起了兴趣,用鼓励的目光注视着南溪月。
      
      南溪月知道今天是躲不过了,只得站起来,硬着头皮说,“民女才疏学浅,唯一拿的出手的只有抽签了。”她仗着今日幸运值累计到了四十二分,决定赌一把。“请女官为我准备一个木箱,里面放上数百个纸团,只其中一个有字,其余都是空白就好。民女试试能不能从中抽出唯一那个有字的。”
      
      “吹牛,真以为自己是福神转世呢”某个贵女小声说,但是周围人还是听见了。一些贵女立刻掩唇而笑,另外一些则眼盯鼻,鼻盯口的装老实。
      
      不大一会儿,女官果然按南溪月说的将东西准备好,放在中间的一个桌子上。南溪月在所有人的注视下走过去,伸手进去随便捏了一个团子出来。女官打开,眼睛微微睁大,接着展示给众人看,果是个有字的。
      
      “是不是没搅匀啊?”有贵女质疑道。
      
      女官看了她一眼将团子揉好重新投入木箱,一顿摇晃,又伸手进去乱搅,接着请南溪月再抽一遍。
      
      南溪月又是随手进去一抽,女官展开,还是有字的。
      
      “是不是里面都是有字的啊?”又一贵女质疑道。
      
      这下女官不干了,她敛容正色道,“我服侍皇后娘娘十三载,从未徇私舞弊。更何况我与这位南姑娘并不相识,是第一次见面。姑娘如不信,那我就将纸团全部展开,已自证。”说必就抱着木箱将里面的几百个纸团全部倒出,旁边的宫女们连忙过来帮她一起拆。不大一会,几百张小方纸就铺在地上,仿佛鳞片一样在太阳的照耀下闪闪发光。
      
      那几个公开质疑的贵女们立刻面色惨白。
      
      “既然你运气这么好,那你会不会掷骰子?”皇后娘家的亲侄从怀中掏出两个骰子。
      
      皇后刚要斥责他胡闹,他就几步走到南溪月面前将骰子地给她。
      
      “我试试吧。”南溪月犹豫道。
      
      “我要两个六点。”男子说。
      
      南溪月随手往地上一丢,骰子滴溜一转,两个六点。
      
      “我要两个五点。”
      
      又是随手一扔两个五点。
      
      “哇,我要两个一点。”
      
      啪,两个一点。
      
      男子一脸懵逼,这踏马是赌神吧!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