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成仙

作者:白涞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章明鸾

      日子如水,自从上次向玄嗣讨要赤霄剑后,白苏就再未见过他,他不再来临云殿,白苏也不去平阳殿,所以就算是一墙之隔也在未会面,两人之间,终究连戏都难得做了。
      
      白苏思念父母心切,也不去管怄气的玄嗣,一边翻阅九重天上的书籍,一边将九重天上的地势格局都排查清楚,将来若是要跑也好知道方向。
      
      九重天幅域广阔,殿宇重重,楼阁无数,处处仙气浩渺,雾霭茫茫,白苏走了好些天,若是没有落葵的提醒还是会走错路。
      
      浮莲池是一座甚大的莲花池子,汉白玉制的围栏一眼望不到边,池中碧绿一片,碧绿的荷叶熙熙攘攘的堆积在一处,中间点着数抹或白或粉的千重莲花,仙风拂过,碧浪阵阵,花姿摇曳。
      
      池中有一座精致的小亭子,白苏逛到此处,见此处风景怡人,便带着落葵于亭中小坐。
      
      满池莲花香气郁人,望着亭外难得的景致,泡一壶香茗,白苏觉得这几天浮躁的心慢慢静下来了,不多不说,神仙住的地方就是好地方,这些景致就算是凡间的帝王也是没见过的。
      
      落葵见白苏难得心情大好,将一杯泡好的荷叶茶递到白苏面前:“上仙若是喜欢莲花,明日我可以带你去莲池瞧瞧,那里的莲花比这里多上好几倍。”
      
      白苏将茶放在唇边抿了一口:“莲池人多繁杂,还是这里清净。”
      
      话音刚落,池中忽然飞出两道黑影,白苏吃了一惊,好在落葵手疾眼快,伸手便将那两团黑影接住,伸开手一看,竟然是两颗已经熟透的莲蓬。
      
      一个娇滴滴脆生生的声音从莲池里传来:“是谁在那里?”
      
      落葵捏着两颗莲蓬道:“白苏上仙在此,何人在此喧哗?”
      
      池中的动静忽消,默了片刻,划水的声音响起,熙攘的莲花被分成两边,一个粉衣少女撑着一弯小船出现在两人面前。
      
      少女的衣摆处沾了些许淤泥,船篷着堆放着许多熟透的莲蓬,纤纤玉手撑着拿着船桨,见到白苏,眼中精光忽冒,眉开眼笑道:“果然是白苏上仙。”
      
      少女急忙扔了船桨,摘下一朵偌大的荷叶,将船篷中的莲蓬兜住抱在身前,足尖轻轻一点,便稳稳当当的落在白苏面前。
      
      少女抱着一捧莲蓬,对着白苏施礼:“白苏上仙。”
      
      一旁的落葵道:“原来是明鸾神女。”
      
      那厢的白苏一头雾水,见落葵提醒,急忙道:“是明鸾啊。”
      
      明鸾咧嘴一笑,十分豪气的将怀中的莲蓬往桌子上一放:“上仙,吃莲子,我刚摘的新鲜着呢。”
      
      白苏笑着拿起一颗剥开,却递给了明鸾。
      
      明鸾接过白苏剥的莲子扔进嘴中:“上仙不是在流云殿中修养吗?怎的到这里来莲花了?”
      
      “殿中待着烦闷,出来散散心。”白苏笑道。
      
      明鸾坐在白苏对面,手指飞快便剥好了一颗莲蓬,将圆滚滚的莲子递给白苏:“上仙,我能央求你一个事吗?”
      
      白苏接过莲子:“说来听听。”
      
      明鸾先是叹了一口气,而后道:“我今年九千九百岁,再有一百年就要飞升上仙了,可是我修炼不精,怕渡劫不过,到时候落得个灰飞烟灭的下场。所以我想问上仙,可有什么渡劫的法子。”
      
      如此,是来问白苏渡劫的方法了。
      
      正在白苏左思右想该如何诓骗这个女娃的时候,落葵忽然道:“渡劫乃是天道,如何躲得过,唯有勤加修炼方是正本,神女还是莫要寻旁门左道,好生修炼就是了。”
      
      落葵语罢,明鸾眼中光芒黯下去了,像霜打的茄子般:“只能如此吗?”
      
      见明鸾求救似的望向白苏,白苏虽心有不忍,但还是十分正派的点了点头,表示她很是赞同落葵的话。
      
      “明鸾,你又在胡闹什么?还不快回去修炼,川穹帝君知道了又该罚你了。”
      
      一个身穿黑甲的男子忽然出现,语气甚是严肃,却是笑着看明鸾。
      
      明鸾现下脸色本就黯淡,见是殷骄面色更苦,心虚道:“师兄,你今日不当值吗?怎么到这里来了?”
      
      殷骄看着桌上堆放的莲蓬笑意更深:“有人说浮莲池的莲蓬被人偷摘了,叫我来查看,没想到那个小贼是你。”
      
      明鸾拧着好看的眉毛,好像是要哭出来了:“浮莲池这么多莲蓬,少了一点又看不出来,师兄连这个也要管吗?”
      
      殷骄面色更喜:“这些年九重天太过清闲,我们没什么事做,只能管管这鸡毛蒜皮的小事了,你是自己去找川穹帝君受罚还是我领你去?”
      
      明鸾急忙起身,临走还揣了几颗莲蓬:“我自己去,剩下的留给白苏上仙,不留给你这个大坏蛋。”
      
      末了,明鸾又转过身看向白苏:“上仙,你回去告知玄嗣殿下,让他以后莫要框我了,上次我说要来看你,他说你身体不好在殿中修养,可我今日一见并无不妥,他不想我去找你就直说,玄嗣殿下和师兄一样,都是小气鬼。”
      
      语罢,便气鼓鼓的走了。
      
      白苏有些懵,她在流云殿里一直没人来拜访,都是被玄嗣婉拒了?
      
      殷骄很是满意的看着明鸾离去:“白苏上仙,好久不见。”
      
      眼前穿黑甲的男子有些眼熟,白苏想了想,原来是在浮玉山上见过。
      
      白苏回笑道:“好久不见。”
      
      殷骄自来熟的在白苏面前坐下,自顾剥了一颗莲蓬,慢悠悠吃了一颗莲子。
      
      明眼人都能看出来殷骄方才是在捉弄明鸾,也只有明鸾那个傻丫头会信。
      
      “玄嗣神君最近如何?”殷骄突然道。
      
      白苏已经很多天没见过玄嗣了,他到底如何白苏还当真不知道:“他应该过得还可以。”
      
      此话一出,殷骄愣了愣,旋即又笑了:“五百年前,我与白苏上仙也曾这样谈过话。”
      
      又是五百年前,白苏只能尴尬的笑笑:“我有些不记得了。”
      
      “无妨,所幸一切都是值得的,不是吗?”殷骄道。
      
      又是白苏听不懂的哑谜。
      
      “应该是值得的吧?”白苏将信将疑道。
      
      殷骄又与白苏闲谈了一会儿,说过来说过去左右离不开明鸾。
      
      殷骄现是三十六天将之首,师承川穹帝君,不过两万年前就已从川穹帝君处结业受了天职,一路做到天将之首,算是九重天上与玄嗣较为亲近的一个人了。
      
      明鸾的父亲和殷骄的父亲是多年好友,明鸾出生时,殷骄就已经是天将之首了,他第一次见到明鸾时,只觉得怎么有长得这样丑的孩子?皱巴巴的,像一只干瘦小猴子。
      
      在母亲的撺掇下,殷骄十分不情愿的抱了一下明鸾,小小的软软的一团,拿惯了兵器的他第一次觉得手足无措,手臂都僵直了,那个丑娃娃竟然还对他笑了,不笑还好,笑起来更丑。
      
      随着时间过去,明鸾越来越大,早已经没有了当年丑巴巴的样子,生得越发粉雕玉琢无邪可爱,殷骄实在不敢将她和当年的丑孩子联系在一起。
      
      因两家关系好,殷骄常常见着明鸾,明鸾没有兄长姐妹,自小就爱粘着殷骄,奈何殷骄是个五大三粗的汉子,受不了动不动就哭的小孩子,所以从小就爱捉弄她,为的是她能离自己远一点。
      
      明鸾是个认死理的孩子,就算是殷骄爱捉弄自己,她也十分愿意和他一起玩。
      
      但是近几年不同了,明鸾越来越大,似乎不喜欢粘着他这个兄长了,甚至还拜入川穹帝君门下,管他叫八竿子远的师兄了,川穹帝君门下有几个模样俊俏的小神君,整日围着好看的明鸾转,不知为何,殷骄很是怕自己欺负的妹妹被别人拐走。
      
      所以总是她走到哪儿,他就跟到哪儿,必要时还跳出来戏弄她一番,见她越生气,殷骄就越高兴。
      
      殷骄与白苏叙了一会儿话就回去当值了,白苏也乏了,让落葵将莲蓬收下回流云殿。
      
      看见远处一片荒山上立着一座孤零零的殿宇,白苏惊讶,指着那座荒僻的宫殿问:“那样偏的殿宇,是谁在那里住?”
      
      落葵似乎不愿意看到那座宫殿,急忙拉着白苏往回走:“那是禁地,上仙以后还是莫要多问。”
      
      见落葵神色异常,白苏也不好在问。
      
      回的流云殿时,白苏见到了很久未见的玄嗣。
      
      他还是穿着一身霜白的袍子,静静的看着院中长势颇好的梨树苗。
      
      准备直接略过他又觉不妥,正思考间,玄嗣已经到她面前,见落葵用荷叶包着许多颗粒饱满的莲蓬,笑道:“苏苏,你喜欢吃莲子吗?”
      
      玄嗣话音刚落,落葵就十分有眼力见的走开了,让两人单独相处。
      
      白苏有些乏:“这是明鸾送给我的。”
      
      玄嗣还想说什么,又突然止住了,停顿了片刻道:“前些日子明鸾准备来看你的,我见你精神不好就回绝了。”
      
      白苏点点头:“我知道了。”
      
      “苏苏,你总是敷衍我。”玄嗣忽然道。
      
      白苏皱眉,终于将目光聚焦在玄嗣脸上,他面上表情仍是淡淡的,带了一丝微不可闻的痛意:“玄嗣,为何你总要将我看作白苏?我早就说过我不是她,我也不想同你做戏,我不妨告诉你,我要回去,回相府,那里有我的亲人,有我的爱人,虽然比不上这繁奢的九重天,但是那里才是我的家,你就在这里同暮晴好好厮守终身吧。”
      
      玄嗣突然一把将白苏拥进怀中,白苏正要挣扎,玄嗣的气息就扑面而来,冰凉的湿意弥散唇齿被撬开,玄嗣在她唇中疯狂吸吮,白苏只觉得有些刺痛紧接着一种舒服的酥麻袭来,白苏只觉得体内的空气仿佛被他吸尽,连呼吸都是困难。
      
      玄嗣放开白苏的唇,紧紧的抱着她,唇齿在她脖颈间厮磨,留下一道淡红色的印记,他紊乱的气息喷洒在白苏的脖颈间:“真情还是做戏你感觉不到吗?”
      
      白苏拼尽力气推开玄嗣,怒目看着玄嗣。
      
      玄嗣离白苏几步之遥,眸中墨色流转,带着白苏参不透的晦涩:“苏苏,和我厮守终身的只能是你。”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