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主每天都在求死(快穿)

作者:离恨斋怜菡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二章

      何娘推开了门,一眼朝里头望去,却发现本该安坐在床上的新娘子此时却衣冠不整地站在一根柱子旁,头上的凤冠与红盖头落在不远处,地上还有一滩可疑的血迹,面色顿时微微一变。
      
      后头的侍女也看见了这副场景,一个个皆是惊呼出声。
      
      其中有一个侍女眼尖地发现了柱子上的血迹,不由惊叫道:“快看那根柱子!那是不是血?”
      
      何娘闻声朝着那根柱子看去,也发现了上面的血迹,脸色顿时越发难看,甚至于微微发青。
      
      新婚当夜,可新娘子却撞柱自杀,这是何等的丑闻!
      
      若是传出去……
      
      何娘眸光越发冷冽,身上仿佛笼罩了一层寒气,“王妃便这般不愿嫁进清王府?宁可撞柱自杀,也不愿成为清王妃?”
      
      “不是的!”小桃见何娘这么说,顿时急了,抢走顾霜之前开了口,“小姐……不,王妃并未撞柱自杀,地上这滩血是……是……”
      
      “是什么?”何娘察觉到小桃想说什么,不由似笑非笑地看向她。
      
      小桃咬咬牙,也不顾女儿家的羞涩与矜持,只闭上眼睛,不管不顾地往外说:“这滩血是小桃的月事所致!”
      
      “啊——”
      
      小桃此言一出,顿时引来了一片惊呼。
      
      何娘眯起眼睛,上上下下地打量着她,发现她身上确实有不少血迹,不由皱起了眉头。
      
      之前小桃在搀扶顾霜时,身上落了不少血迹,这会儿乍一看起来,倒还真像那么回事。
      
      她身后的那些侍女相互交头接耳,窃窃私语起来。
      
      “哎,这丫头说她月事来了呢,居然能出这么一滩子血……”
      
      “是啊,如今她竟还当众说出来,也真是不知羞。”
      
      “今日可是王爷与王妃的大婚之日,这丫头这般没有顾忌,可真真是……”
      
      “小桃,你可知罪?”何娘冷声开口,“今日乃是王爷的大喜日子,然你却拿这等腌臜东西来碍王爷与王妃的眼,如若冲撞了贵人,你可担待得起?”
      
      小桃‘扑通’一声在地上跪下,身子微微颤栗,却仍咬着牙,面色苍白地开口:“小桃知罪,还请何姑姑处罚。”
      
      “好!”何娘冷笑着应下,“既然如此,我便罚你……”
      
      “等等!”顾霜骤然截断了她的话。
      
      发话的人是清王妃,何娘不得不听,便只得停了下来,抬头朝顾霜看去。“王妃可还有话要讲?”
      
      顾霜微微笑了笑,而后淡淡道:“何姑姑当真信了小桃的话?”
      
      “哦?”何娘眸光微闪,随后微微挑眉,“不知王妃此言何意?”
      
      顾霜再一次笑了笑,伸手将额前的发丝撩起,那一抹印在雪白肌肤上的血红顿时落入了所有人的眼中。
      
      侍女们再度惊呼起来。
      
      顾霜淡淡道:“方才,我确实撞柱自杀了,至于原因,想必何姑姑再清楚不过,我就不再详细说明了。”其实她的额头本没有任何的伤痕或是血迹,现在额头上的血是她刚才趁乱抹上去的。
      
      何姑姑的脸色再次沉了下来。
      
      顾霜却不再搭理她,只朝前走去,伸手将小桃扶起。
      
      小桃的脸色比刚才还要惨白,一经顾霜搀扶,就惊慌失措地抓住了她的手,泪眼朦胧道:“小姐,您怎么能说出来!这种事若是传出去,定会对您的名声有碍!再说,若是王爷知道了您宁愿自杀也不愿嫁入清王府,更加不待见您,那可如何是好!”
      
      这本来就是她想要的效果呀。
      
      但看着小姑娘泪眼汪汪、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模样,顾霜也只能在心里叹了口气,伸手摸了摸她的头,温言安抚道:“好啦,不要哭了,这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小姐!”看着顾霜一副满不在乎的模样,小桃是真的急得快要哭出来了。
      
      “哦?本王倒是不知道,王妃竟这般不待见本王。”
      
      突兀地,一个清澈好听的声音响起。只是不知为何,那声音有些虚弱无力,似乎是声音的主人得了什么病症。
      
      何娘早已恭敬地转过身去,向着外面的男子行礼。
      
      “奴婢见过王爷。”
      
      隔着一扇门还有门前堵着的一堆人,顾霜看不到清王长什么样,只能听到他的声音。
      
      “既然王妃这般不待见本王,本王也就不进去了。”清王的声音淡淡的,语气也很平静,听不出喜怒。
      
      顾霜眨了眨眼睛,对小桃焦急的神色视而不见,一直没有开口说话,更没有依着小桃的意思向清王解释些什么。
      
      清王似乎也不需要她的回应,只自顾自继续说了下去。“王府内有一僻静处,名为静苑,环境清幽雅致,格外适合王妃休养。王妃不如前往此处,也不必日日见到本王碍了眼,如何?”
      
      当然是最好不过的啦!
      
      顾霜挑了挑唇角,眼眸微微弯起。
      
      小桃欲哭无泪地站在一边。
      
      她没理会小桃,只启唇轻声道:“多谢王爷成全。”
      
      女子的语气平静淡然,声音里还带着些属于少女的娇柔清脆,让君陌清一时有些晃神。但很快,他就回过神来,淡淡道:“王妃满意就好。”
      
      说完这句话后,君陌清就不再多留,只毫不犹豫地转身离去。
      
      待君陌清走后,何娘便直起身,面色矜淡地冲着顾霜微微点头,“还请王妃随奴婢来。”
      
      顾霜笑着点头。
      
      *
      
      君陌清说是让她搬到静苑休养,其实相当于变相的冷落,让她空有清王妃之名,却无清王妃之实。
      
      王府中的人捧高走低,早就看清了形势,远远地避开了静苑,就连指派前来伺候王妃的几个奴婢都来得不情不愿,脸上的不耐烦格外明显。
      
      顾霜倒是安之若素。
      
      反正她身为王妃,就算不受王爷待见,但王府里的人也不敢饿着她冻着她,虽然都是些粗茶淡饭,送来的衣物也多是些样式陈旧、粗制滥造之物,但有的吃有的穿,顾霜已经很满足了。
      
      但小桃却为此忿忿不平。在她看来,自家小姐自小便锦衣玉食地被娇养长大,此时却遭受这般待遇,总觉得自家小姐委屈坏了。
      
      “若是在丞相府,谁敢这般怠慢您?”小桃嘟着嘴,一边为顾霜做着新衣(她实在对那些送来的衣物忍无可忍),一边愤懑地抱怨,“若是有人胆敢这么做,早便被老爷撵出去了!”
      
      顾霜眨着眼睛,好奇地看了小桃一眼,“我在丞相府这么受宠?”
      
      小桃抬起头诧异地看了顾霜一眼,“小姐,您在说什么啊?老爷素来公平,除了对嫡出的大小姐格外疼爱之外,对府中庶出的小姐们从来都是一碗水端平,甚至该有的待遇也不比大小姐差多少,绝不许下人们怠慢,您又不是不知道,怎么……”
      
      顾霜摸了摸自己的额头,随后理直气壮道:“我之前撞了柱子,对往昔的记忆有些模糊了。”
      
      小桃手中的针线立时一停,而后着急忙慌地朝顾霜看去,“小姐,您没事吧?您还记得什么?还记得小桃吗?”
      
      顾霜伸手摸了摸她的头,笑眯眯道:“我当然记得小桃啦!我也记得我是丞相府的小姐,可是不知为何,在丞相府里生活的记忆,却总觉得有些模糊了,就连为何会嫁进清王府都不知道……”
      
      小桃不知想到了什么,突然一扔手中的针线,朝着顾霜扑了过来,泪眼汪汪道:“小姐!我苦命的小姐啊!都是老爷太过狠心,为了不让大小姐嫁入清王府,竟挑了您嫁进来为清王爷冲喜!如今……如今您竟还遭了这般噩运……呜呜呜……”
      
      冲喜?顾霜捕捉到了这个关键词,又想起之前清王那有气无力的声音,忍不住眨了眨眼。
      
      难不成是清王病入膏肓,随时能撒手人寰,原主的丞相爹心疼自己的大女儿,不愿让她嫁给清王这个病秧子,于是就让她嫁了进来?而原主得知了这个噩耗,百般抗拒,最后在新婚之夜撞柱自杀?
      
      正想着,小桃还在抽抽噎噎地哭着,继续说道:“说来说去,也怪清王爷,也怪大小姐。若不是清王爷对大小姐一见倾心,也不会去向陛下求亲,陛下也不会下旨赐婚,老爷也不会为了不让大小姐嫁进来,将您推入了这个火坑!清王爷本就因换了新娘而对您百般不满,如今又知晓了您撞柱自杀的事,便更加不待见您,竟将您贬到了这等荒凉之地来!呜呜呜……我可怜的小姐啊……”
      
      这小姑娘,年岁不大,眼泪倒是多,多愁善感地很,也不知她究竟哪里来的那么多水分。
      
      顾霜看着小桃抽噎不止的模样,忍不住再次叹了口气。
      
      “好啦,”她伸手抹去小桃脸上的泪水,神色微微柔和下来,“别哭了。再哭就哭花脸了,眼睛还会肿起来,就不漂亮了。”
      
      “小姐!”小桃感受到顾霜指腹的触感,知道她在为自己擦眼泪,顿时感动地无以复加,“您对小桃越来越好了!”
      
      顾霜顿时啼笑皆非。稍微摸一下她的头,帮她擦一下眼泪,这就是对她好了?小姑娘倒是单纯地很。
      
      却听小桃继续低低说道:“从前,您从来不理会小桃的……还会嫌弃小桃一直哭,让小桃出去,免得吵到了您呢。可是现在,小姐您不但没有嫌弃小桃,还帮小桃擦眼泪……”
      
      顾霜不由微微一怔。
      
      小桃抬头,吸了吸鼻子,泪眼朦胧道:“小桃私心作祟,一直想着,要是小姐能一直这样就好了……”
      
      傻丫头。
      
      顾霜心想。她哪里对她好了?所有的一切温言细语,其实也只不过是为了从她身上获取信息,得到这个世界的情报罢了。
      
      但……
      
      不知想到了什么,顾霜微微沉下眼眸。
      
      “小姐?”小桃总算是哭够了,抬头却发现顾霜一副神思恍惚的模样,不由担心地出声唤她,“您怎么了?”
      
      “没什么。”顾霜弯起眼眸,看着她微微笑了起来。
      
      见自家小姐冲着自己笑,小桃也忍不住露出一个赧然腼腆的笑容。
      
      “好了,继续做衣服吧。”顾霜微笑道,“我可还等着你为我制的新衣呢。”
      
      “嗯!”小桃顿时满脸幸福喜悦地点了点头。
      
      等小桃再次沉浸在缝制衣物中时,顾霜便微微侧头,拿起了梳妆台上的一面铜镜,细细打量起来。
      
      铜镜有些模糊,但还是不掩镜中人的一副好样貌。
      
      镜中人尚还是个不过十五六岁的少女,却已生得一副花容月貌。只见她眉如翠羽,唇若点朱,肌肤胜雪,皓齿明眸,顾盼生辉。
      
      这般的好样貌,确实是一颗值得好好培养的棋子。
      
      顾霜将铜镜放回原位,随即微微笑了起来。
      
      所谓的待遇丰厚,其实也不过是为了培养棋子,等到这些棋子全部长成之时,便是把她们嫁出去,为己谋利的时候了。
      
      至于丞相的那个大女儿……
      
      听小桃说,大小姐乃是嫡出,很是得丞相疼爱,这就让顾霜有些琢磨不透丞相是真爱这个女儿,还是只是在培养又一颗棋子了。
      
      不过有一点,她倒是很清楚的。
      
      听说清王对丞相府的大小姐一见倾心?
      
      顾霜的眸中微微闪过一抹异光,脸上也浮现出几缕似有若无的笑意。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这一章带来的是傻fufu的小桃,大家欢迎(?)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黎熙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