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水

作者:朝燦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21 章

      剧院效果很好,音乐剧也无可挑剔,从配乐到演员的台词功底都是大师级别。
      但裴灼没有仔细听,他在悄悄看陆凛的手。
      男人看的入神,左手搭在椅靠上,修长的手指放松散开,骨节分明。
      裴灼突然想起了《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

      “序曲开始的时候,灯光熄灭了。”
      “你的面容我看不到了,只感觉你的呼吸离我很近,就像当年那个夜晚那样近。”
      “你的手支撑在铺着天鹅绒的栏杆上。一种强烈的欲望不断向我袭来,让我甚至想俯身卑躬屈膝地亲吻它。”

      他能感觉到陆凛的呼吸,也感觉到自己在一点点沉沦。
      真喜欢一个人的时候,哪怕他坐在那里什么都不做,都可以让自己越陷越深。
      裴灼出神的看着黑暗中男人的手,耳边乐声逐渐淡出,却能听见那本书里茨威格写下的每一个字。

      “我耳边的音浪起伏越厉害,我的欲望也越狂热。”
      “第一幕一结束,我就求着我的朋友带我离开。”
      “在黑暗中你如此生疏,却又如此贴近的靠着我。我再也忍受不住了。”

      他微不可闻的叹了口气,侧眸望了一眼陆凛,继续看台上的表演。
      一整场都心不在焉。

      约会结束之后,他们短暂聊了几句就在停车场分别,开车回家时都有些走神,后悔没有再碰一碰对方的手。
      明明出发前心里想的无比周全,连见面第一句话都反复排练了好几遍。
      可还是没有发挥好,总感觉缺了点什么。

      裴灼回家以后本想主动约他一次,却被裴爸爸连拉带拽的去了英国。
      一家人在国外度假七天半,完事刚好回来过个年。
      他们下飞机的时候已经是腊月二十九,连机场都四处贴着喜气洋洋的装饰品。
      “这回过年就在家里吃,”霍姨任由老公帮自己推着箱子,理着丝巾道:“小灼喜欢吃饺子,我多包一些,还有鹿鹿喜欢的酱肉和卤鸡……”
      霍鹿插嘴道:“我爸飞机上就嘀咕着想吃炸酱面。”
      “不能吃。”霍姨摇头:“医生说了,他要控制碳水摄入,不能这样。”
      裴灼握着手机开了又关,一时间不知道该不该给他打个电话。

      陆凛知道他去了英国,最近也有过联系,但比在学校那会儿的热络要淡上许多。
      先是英国那边的亲戚一个接着一个过来拜年,回来了又要帮家人忙活大小事情,根本找不到空当多粘他一会儿。
      裴灼光顾着想些乱七八糟的,脚下没顾着路,差点连人带箱子摔一跤,被霍鹿一伸胳膊搂住了:“哥你是不是缺钙!慢点慢点!”
      “……这箱子滑轮不行。”裴灼皱眉:“我以后换一个。”
      “你看着点路,别怪人家箱子。”霍鹿瞧见爸妈在专心说话,凑到他耳边悄悄道:“好几天没见着人,想他了吧?”
      裴灼横了她一眼,正经道:“我不是这种人。”
      转头又继续想要不要拿出手机,给他发条微信。
      刚才光顾着想你,差点摔一跤。

      几个字在脑海里过一遍,都带着些撒娇的意味。
      裴灼回过神,突然就想起来当初惨遭拉黑的那个苹果男。
      合着不是因为肉麻,是自己压根就不喜欢他。

      大年三十那天,全家人起了个早,先去给亡人扫墓上香,陪她在雪里多说一会儿话。
      墓地选在很僻静的地方,附近几处墓穴的家属也很有教养,不会把灰烬弄得到处都是。
      裴宏川看着亡妻的照片眼眶发红,一个人念念叨叨着和她说了好久的话,伸手把墓碑上褪色的字迹擦了又擦,擦干了眼泪才招呼远处的亲人们过来。
      裴灼每个月都会来看一次妈妈,因为是年三十的缘故,给她带了一碟自己亲手包的饺子,跪下来道了一句妈妈放心,新年快乐。
      霍家母女帮着他们把附近的台阶用抹布清水擦干净,把新买的几盆玉兰花在两侧摆好,一起鞠了三个躬。

      再开车回家的时候,太阳也渐渐从层云中脱出来,在天上径自明亮灿烂,晒得人心里都亮堂堂的。 
      长辈开始准备年夜饭,忙活着理菜剁肉做卤水,霍鹿把音响一开拉着裴灼大扫除,满屋子回荡着新闻三十分的播报声。
      院子下头有小孩在玩烟花棒,个个穿的像小棉花团子到处乱蹦,笑声清脆可爱。新闻里的主持人也带着笑意,开始讲各省各地的年俗,偶尔穿插几句歇后语逗个趣。
      裴灼擦完窗子把纱布洗干净,听见霍鹿在哼歌。
      他擦了擦手,给陆凛发了条新年快乐。
      对方很快回了过来,像是在等他。
      新年快乐,裴老师。
      祝你年年快乐,岁岁平安。

      等年夜饭吃完,一家人都窝回沙发上看春晚,碟碗全都扔进洗碗机里让它们自行解决。
      “今年春晚不好看,”裴爸爸每年都这么说:“这小品没意思。”
      他和霍姨的手机都亮了又亮,全是来拜年套近乎的无聊短信。
      裴灼靠在旁边看了一会儿舞蹈大联欢,转身去书房打电话。

      这是他第一次跟陆凛主动打电话。
      老师因为工作原因,其实都很怕吵。
      平时如果电话响,百分之六十是因为两个班的家长CALL过来问东问西,成绩不好要担心什么时候上去,成绩好更要担心生怕滑下来。
      另外百分之三十是领导和同事,不是为了换课就是为了种种加班和文件,即使是节假日也没完没了。
      裴灼一直和陆凛保持文字联系,可今天实在想他。
      他听着电话那边的等待音,心里砰砰直跳。
      外面有人在放礼花,砰的一声接着又一声。
      电话嘟嘟了两声,很快就接通了。
      “裴老师?”
      “是我。”裴老师忽然不知道该怎么往下说:“我……”
      “我想你了。”陆凛低声道。
      “好久没有见到裴老师了,也不知道你有没有想我。”
      对方明明是很内敛的一个人,今天直白的都不像他。
      “我……”裴灼捂着电话,感觉自己掌心都在发烫:“嗯……”
      男人笑了起来,声音很酥。
      “原来裴老师也在想我。”
      裴灼感觉自己这会儿完全是被他牵着走,转移话题道:“陆老师吃过年夜饭了吗?”
      对方顿了一下:“吃过了。”
      裴灼又问:“吃的什么?”
      “……”
      “那就是没有。”裴灼知道他不善撒谎,扬长了声音悠悠道:“你想不想尝尝我煮的乌鸡汤?”
      陆凛怔了一下:“裴老师还会煲汤?”
      “其实我还包了饺子,不过包的很丑,今年总算进步了一点点。”裴灼握着电话靠近窗外,看外面下雪了没有:“我煎一锅给你送过来,好不好?”
      对方沉默了一会儿。
      “其实我该拒绝的。”男人轻声道:“大年三十,让你出来跑一趟不好。”
      “可是我想见见你,见一小会儿都好。”

      于是裴灼高高兴兴的煎饺子去了。
      他难得下厨,搞得先是霍鹿扒在门口看,然后裴爸霍姨都过来看。
      “哎哎哎煎饺子你少放点水!”
      “葱等会再放!”
      裴灼全程忍不住笑,捂着嘴站那煎饺子,煎着煎着又开始乐。
      “这一看就是在谈恋爱。”裴爸啧了一声:“碰着中意的人了,大过年的还出门啊。”
      霍姨推了他一把,转头帮裴灼关小火,温声温语道:“晚上不回家也成,你一定要注意安全啊。”
      “回来的,”裴灼把煎饺放在盒子里装好:“等会就回来。”
      霍鹿帮忙递袋子,关门时冲着他眨眼睛。
      “见到你那桃花树,帮我跟他说声新年好。”

      裴灼接了定位,端着饺子去找他。
      他其实是挺有分寸的一人,但临时计划有变,跟着家里人去英国一度假,关系被强行降温好几天,今天突然就上了头。
      陆凛守在小区门口,见他来了,有些拘谨的接过保温盒说了声谢谢,带着他往里走。
      明明两个人在电话里都挺上头,真见面又近乡情怯,跟上班那会儿似的憋着说不出话来。
      前后脚开了门,裴灼探头进去瞧了眼。
      果然冷冷清清的,餐桌堆着杂物,茶几上只有一个青岛啤酒的易拉罐。
      “嗯?”他转头看陆凛:“陆老师的年夜饭呢?”
      陆凛实话实说:“喝了一杯冰啤酒。”
      裴灼帮着把餐桌上的教辅杂书文件夹清理出来,接过保温盒给他看自己带的东西。
      暖黄的小台灯照着食盒,也照的两个人很暖。
      “这是茴香馅儿的饺子,这是乌鸡汤。”
      裴灼一样一样的把东西往外拿,轻声细语的跟他讲:“过年就要吃点好的,对你自己也好一点……”
      陆凛突然俯身亲了一下他的脸。
      裴灼停住动作,也不好意思说什么,低着头慢慢道:“今天是过年,你可以再亲一下。”
      陆凛很听话的站近了些,又亲了亲他的脸。
      唇是温的,脸颊是软的。
      “陆老师,我等会还要回家。”裴灼看向他,心里觉得意犹未尽:“趁热吃吧。”
      男人很听话的坐下来吃饺子,裴灼推一碟醋过来,他就蘸醋。

      裴灼撑着下巴看他吃东西,心里百转千回绕了好几圈。
      他知道自己要是过去吻他,今晚就能欢愉达旦。
      但是陆老师,我想要的不是这一晚。
      我想要你深深的喜欢我,要你戒不掉我。

      等饺子吃完,陆凛去厨房把保温盒洗干擦干,拿袋子装好了才递回裴灼手里。
      两个人散步出了小区,街道上空无一人,只有拜年的横幅广告在变幻着光。
      陆凛见着裴灼坐回车里了,才想起来道:“裴老师,饺子很好吃,谢谢你。你路上回去注意安全。”
      说话一句接着一句,就是舍不得他走。
      裴灼点点头:“嗯,新年快乐。”

      等车在街道尽头消失不见,陆凛才搓了搓手,哈了口气转身回家。
      快活的像个小孩子。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