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宠

作者:黎夕酒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4 章

      看和安不说话,碧锦再接再厉,将画轴平铺在了和安面前,务必要让自家主子好好看看这些英才。
      
      画中男子或风度翩翩,或英武不凡,气质不一,各有千秋。
      
      和安本想生气碧锦自作主张,待瞅清楚其中一张画像时却愣了愣。
      
      这人,她认识。
      
      画中人棱角分明,鼻梁英挺,剑眉斜飞,侧脸完美而又无可挑剔,眼中仿若有星子在闪动,薄唇轻抿透露出几分严肃。而这俊美又大气的公子乃当朝戚将军之子——戚玄。
      
      和安对他有影响全来自于自己那个梦。戚玄此人真真是个热血男儿,将他父亲——天云朝的猛将戚将军学了个十足十。父子二人如出一辙的勇武。
      
      只是他的投军之路其实走的颇为不顺,他的娘亲,戚家夫人一直是他从军之路上最大的阻力。想来这位夫人应当是被自己夫君将脑袋别在裤腰带上征战的几十年吓怕了。
      
      所以对于她的儿子,她从一开始就打定主意绝不让他从军。
      
      不过戚玄心心念念想要上战场,母子二人扯皮许久,最终还是让戚玄寻着机会接了他老子的班儿。
      
      但皇室有着自己的私心,为了避免公主白白守了活寡,所以本朝并不允许尚了公主的驸马征战。
      
      像戚玄如此有胆识有志气的男子定不愿屈居在这云京城中,应当也不肯尚公主。
      
      想来把画像送进宫来,是这戚玄的娘亲的主意。
      
      也不知这位雄心勃勃的武将之子该如何懊恼。
      
      她在这里发愁如何婉拒母后替她选婿,那将军府中戚玄的心情应该与她也差不离。和安想着想着,竟觉得有些好笑。
      
      碧锦见和安盯着这张画像看了许久,还以为主子对这画像上的公子有意,于是她也仔细凑过来瞅了瞅。
      
      看着看着她便赞叹道:“公主,此人的确不错,看起来气度不凡。也不知是哪家公子?”
      
      碧锦又看了看画像底部的一行小字,然后抬起头来对和安狭促道:“这是戚将军之子,看起来十分正气。而且戚将军府上只有一位夫人,并未纳妾,想来家风良好,这戚公子应当也是个会心疼人的。”
      
      停了停,碧锦总结道:“奴婢觉得这位公子配您倒还真不错,必定能举案齐眉,琴瑟和鸣。”
      
      和安被碧锦一通话弄得啼笑皆非,这短短时间内,碧锦竟连她的婚后生活都安排上了。可若她真选了这位公子,断绝了他沙场征战的念头,怕二人不会琴瑟和鸣,反而要磋磨成一对怨偶了。
      
      和安忙止了碧锦的话:“快别说了,你这丫头,乱点鸳鸯谱的功力倒是深厚。若这位公子的目标是像他父亲一般做个大将军。你家主子选了他不是绝了人家的前程?且本宫也并未看上这位公子,刚才不过是在想些事罢了。”
      
      听她这么说,碧锦又仔细看了看戚玄的画像,发现果然英气勃勃,看起来是个有大志的。碧锦敲了敲自己的脑袋,叹了口气,绝了选这位戚公子的心思。
      
      接着便把放在这副画像上的眼神挪开,又开始给和安物色新的人选。
      
      和安看她认真的像个一百多斤的孩童,也不搭理她。碧锦爱怎么替她挑选都无所谓,反正最终做主的还是她和安。她现下发愁的是如何打消母后为她选婿的念头。
      
      这还真是个难事……
      
      太后替和安选婿的消息最终传到了穆离耳朵里。
      
      “听说母后在为和安选婿?”
      
      李公公正在为皇上斟茶,突然听到这么一句,倒茶的手猛地一抖。
      
      逆着光,他没法看清皇上的表情,便只好如实回答到:“是,皇上,太后娘娘近些日子的确在为公主物色人选。”
      
      穆离抿了抿唇,表情莫测:“怎么如此早?”
      
      李公公皱了皱他充满褶子的脸,有些摸不着头脑,老眼中也透出来几丝疑惑。早吗?好像也不早了。公主今年已过了十八,按理来说也是得择婿了。
      
      但是皇上说啥就是啥,李公公也不敢反驳,便又喏喏地开口道:“公主毕竟尊贵,太后娘娘许是打算好好的挑拣挑拣。”
      
      他这话一出口,穆离的手顿了顿,书写的笔尖停了下来。
      
      一滴墨顺着滴在了案桌洁白的宣纸上,晕染出一块淤黑。
      
      李公公忙又给皇上换了一张宣纸。穆离将笔放在一旁,盯着那空白的纸出起神来。
      
      如今李公公实在是捉摸不透皇上的心思,若说他讨厌和安公主,好像也没那么讨厌。但若说他喜欢公主,又总是想出些奇奇怪怪的招来折腾公主。
      
      李公公摸不准,也不敢打扰皇上,便脚步无声的慢慢退了出去。
      
      和安,和安。殿中没了旁人,穆离慢慢咀嚼着这两个字,语气中不知是无奈还是感慨。
      
      过了许久,他突然紧紧捏起拳头,紧盯着旁边的食盒。除了锄地的第一天和安的食盒缺席了,后来她又开始风雨无阻的给他送食盒。
      
      穆离掀开食盒,将最底层的桂花酥拿出来一块,轻轻放在嘴中。这桂花酥做的很好,一层层的,入口即化。只是不知为何,明明是甜蜜的滋味,却生生让他品出了几分苦。
      
      而一想到那女子要嫁人了,他这心口竟也莫名堵的慌?
      
      还没等和安想出来如何婉拒选婿,便到了一年一度的登高节。
      
      这一天,天子会领着皇亲贵族,百官会带着自家亲眷,所有人都要登高望远。
      
      天云朝这习俗,是由本朝的开国皇帝宣启帝定下的。他曾经说人的眼见来源于自己所处的地位。掌握的权柄越大,应该做出的贡献也就越多。
      
      所以他在位时,经常登临山顶。若碰到天气好的时候,就可以极目远眺,将这天云朝的大好河山尽收眼底。若碰到多雨多雾之时,置身苍茫云海间,又是一番别样感受。久而久之,天云朝便有了登高节这一节日。
      
      而宣启帝的确是雄才大略,他在位之际,是天云朝版图最辽阔的时候。彼时四方来贺,番邦小国皆俯首称臣,年年进贡。
      
      但盛极则衰,自宣启帝之后的各位君主皆是只有守成之能,没有开拓之才。但这治国也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久而久之,天云朝国力就渐渐衰微,边疆小国也开始蠢蠢欲动起来。
      
      至于皇位,也一代代传到了如今的皇帝穆离手中。
      
      登高节的白天,贵族们在山顶之上流觞曲水,畅怀胸中之感。待到了晚上,皇宫之中还会设宴款待皇亲大臣。
      
      这天一大早,和安便从床上爬起来让人服侍着梳洗打扮。登高节要登至山顶,通往山顶之路崎岖,还需众人步行一截路。
      
      所以和安所穿乃石榴红色的窄袖短衣,梳的也是轻便的倭坠髻。
      
      只她刚穿好衣服,梳好发饰,碧锦突然捧出一套红宝石头面。
      
      看到这头面,和安似笑非笑的看了碧锦一眼。昨日,母后差宫人送来了这套工艺精细,奢华富贵的头面,让她务必今日戴个齐整。
      
      和安一猜便是自己几日里来装的不言不语让母后着急了,所以她老人家今日下了心让她打扮打扮,然后好好相看相看那些公子。
      
      但母后上了年纪,腿脚也不如年轻人利索,今日是不去这山顶的。和安本想装聋作哑将这头面先束之高阁,没成想,碧锦倒巴巴给她拿了出来。
      
      碧锦双手捧着头面,手心还微微出了些汗。
      
      她也是因着自家主子这些日子的不上心开始着急了。梦中那个陆鸣是坏的,但她家主子终究要选个人家嫁了。现在不挑,到时候都被别家闺秀挑走了,难不成要让她家顶好的公主挑人家剩下的?
      
      这宝石头面如此好看,戴在公主头上能让人心都酥了。到时候她家公主一出场,必定能够艳压群芳。至于其他闺秀,自然哪凉快哪待着,等的她家公主选好了,才有她们挑的地儿。
      
      瞅着这宝石的头面,和安觉得若自己戴了整套怕是连脖子都要折了。但看着碧锦期冀的目光,和安还是挑挑拣拣,将耳坠、额饰、项链和手串戴在了身上。至于那些钗、簪、臂钏、梳篦之类的,她这小身板儿实在是承受不住。
      
      见盒中还剩许多,碧锦刚想开口,却被和安一个眼神给堵了回去。
      
      一看她还想说,碧锦立刻抛出一个我意已决的眼神。她这亲亲侍女絮叨起来也厉害的很,得早早止了她的话茬。
      
      见公主铁了心不想再戴了,碧锦只得叹了口,默默将剩下的收了起来。
      
      小侍女心里苦啊!
      
      到了辰时,浩浩荡荡的皇家车马队准备妥当,开始向着山中进发。所到之处,烟尘滚滚,马蹄声声,自有一派皇家气度威仪。
      
      行了大约一个时辰,马车便停了下来,接下来的路崎岖难行,得众人走路登顶了。
      
      一下了马车,碧锦便眼疾手快地将和安扶住。
      
      她知晓自家公主的身子骨,又娇又软。这路虽不长,也得走的她气喘吁吁。
      
      碧锦本做好了必要时刻拖着和安上山的打算,没成想今日公主却变了个样儿。走了好大一会还不见喊累,精神头十足。
      
      和安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变化,想到这些日子不时去竹林锄地,和安就明白了她这改变的由来。
      
      思及此,和安眼睛弯了起来,嘴边也带上一丝笑意。原来穆离让她种田,竟还有这样一个好处。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穆离:发现我的良苦用心了咩?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