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后他还在跑路

作者:苏怀荒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八章

      沈观也听见了这话,心里倒不觉得有什么奇怪,小晚心思成熟不似常人是他早就看出来的事情。
      但也因为这句话,他看着萧雪满怀中那个小小的背影,才有些特别的、说不出来的感触。
      
      他之前一直不觉得萧晚和秦楼像,毕竟长地也不像,性格也不像,当然,除了那被遗传的火系灵力,可就在这时候,才清楚地那确实是萧雪满和秦楼的孩子,他是有双方的血脉的,深入骨髓的血脉。
      
      这样并不是有什么不好,萧晚迟早也是要站在大陆顶尖上的人,真要他单纯可爱像个普通孩子那反而是害他,萧雪满多少意识到这一点,但实际行动上还是宠地不行,还把自家崽崽当个亲亲宝贝,萧晚在他面前,自然也像个娇憨的普通孩子,黏糊糊有十分依赖,这并非是假装,只是这样的情绪大约只有萧雪满能看到吧。
      沈观觉得自己勉勉强强也有这样的待遇,但那是因为他作为萧雪满的朋友存在着,讲明白了,那时沾了萧雪满的光。
      
      教室外面传来急切的敲门声,大概是那之前被推出去的老师觉得不对,回去叫来了校领导。
      
      “今天的事情,半个字都不准对外说,听懂了吗?”
      洛会长抱着女儿,把脸上的血迹擦掉,头都点成拨浪鼓了。
      
      对付欺软怕硬的人,倒也真是简单,只要比他手段更硬,他便不敢再做什么了。
      
      萧雪满挥了挥手,办公室内所有的东西都恢复原样,之前因为动用灵力遍地飘飞的纸张也一张一张叠好了,规规矩矩放在办公桌上,和原来的没两样。
      
      沈观把昏倒在一边的男孩子拎了起来,放在一边的椅子上,不一会儿,那办公室的门便被推开了。
      
      萧雪满抱着儿子站在一边,沈观靠着墙,其余三个人……看着好像也没什么伤。
      
      沈观那边本来就是只会有被火烧的疼痛不会造成损害的,那男生身上干干净净,因为被控制行动,连衣服都没怎么乱。
      挖灵核这事情同样不会造成外伤,洛茵茵又被她父亲抱在怀里,在外套包了个严实,看不出有哪里不对,至于洛会长,他只是目睹而已,流下的血泪被他及时擦掉,表面上也看不出什么问题来。
      
      校领导冲进来之后,左看看右看看,好像没发现自己想象中的那种血腥场景。
      
      萧雪满倒是老神在在,面色如常:“我们已经私了,没事了,洛会长,您说是吧?”
      
      洛会长连连点头,他开口的时候,嗓音有些不正常的沙哑:“是的是的,是我们这边的错,已经向萧晚同学正式道歉,这事情就算过去了……吧?”
      
      他讲最后一句话的时候,朝萧雪满那边游移不定地看了一眼,看见他轻轻点头,才松了一口气。
      
      那双方都这样说了,学校这边也不好再说什么。
      
      今天上午的时间都因为这破事消耗地差不多了,萧雪满抱着孩子回了客栈,又仔细检查了一下他身上的伤口,确定已经没有大碍了,叹了口气,对自家小孩也严肃起来。
      
      “你呀,在学校需要和人硬碰硬吗?我就在这里,受了委屈直接回来叫我好了。你现在不是天下第一,对方的灵力比你强是事实,这回是在学校,还能是小打小闹,往后出了外面,许多人哪里会留手呢?
      君子能屈能伸,形势不对的时候忍一时不算什么,保护自己最要紧,知道了吗?”
      
      萧晚知道他有些生气,就抱着他的脖子不撒手,头往他怀里蹭蹭,又把自己往里面拱拱,像个刨食的小猪崽。
      “撒娇也没有用,”萧雪满嘴上这样说,心里还是软了半截,“听到没有?”
      
      “知道啦,”萧晚接着蹭,认错态度良好,“我以后不会了。”
      萧雪满心才完全放松下来,抱着儿子又上下看了好一阵子,这事情才算过去。
      
      “晚上想吃什么?”他严肃完之后又变成一个温柔的傻爸爸了,“给你做小奶糕吃行不行?”
      萧晚在这时候总是嘴甜的,软乎乎地附和:“爹爹做什么都好吃,做什么我都喜欢哒。”
      
      萧雪满今天心疼他,今天也没叫客栈送餐来,自己准备出门去买些东西做好吃的。
      沈观不会做菜,就不去帮倒忙了,房间里就剩下他和小晚两个人。
      
      他有些忍不住,便开口问了一句:“小晚真的不害怕吗?若是学校里的人不好,我们换个地方也没关系的。”
      
      “为什么要换?”萧晚歪着头看着他,“这里很好啊,老师讲课讲地不错,我挺满意的。”
      特别是讲文化课的几个老师,人很和蔼,懂的东西也很多,萧晚在理论知识上一旦有什么问题都会去问,基本能得到非常详细的解答。他刚从十七重天出来不久,对整片大陆很多东西都不够了解,便像海绵一样汲取这知识,霜风城学院所提供的这些正是目前的他所需要的。
      
      且今天的事情发生之后,他就更不应该走了。
      
      “他们都不敢说出去的,洛茵茵因为这件事,以后也不会对我怎么样了,学校里的那些人基本上是跟着她的,她都不敢,别人都更加不敢了。”萧晚看得清晰,“就算换了个其他学校,像洛茵茵这种人又不会消失,若是再遇到一个更讨厌更麻烦的,事情又要再来一次,就算爹爹不烦,我都已经烦了。”
      
      他从不为这些人改变自己要走的路,何况是已经解决的人。
      叫爹爹在关键时候放过洛茵茵,并不是因为恻隐之心,而是觉得真的把事情闹太难看风波就很难平复,这样刚刚好,那边不敢闹事,他就可以安静学习了。
      
      沈观听完,就不说话了。
      
      晚上,萧雪满弄了香香甜甜的小奶糕,萧晚乖乖地坐在桌子上,吃了很多,最后还打了一个软软的饱嗝。
      萧雪满给他揉着肚子,萧晚便舒服地像是一只奶喵,他眯着眼睛懒了一会儿,然后又凑上前去,和萧雪满咬耳朵。
      
      “爹爹,”他道,“给你看一个小东西。”
      “是什么呀?”
      
      萧雪满本以为是儿子给自己准备了什么小礼物,没想到萧晚伸出手,他手上亮起火系的红光,两三点小火球从他手上一下子闪了出去,砸向了桌子上一朵装饰性的鲜花,鲜花遇上火便很快烧焦成黑色,但小火球并没有熄灭,萧雪满看着那火球渐渐变了颜色,从火系的红色变成了木系的绿色,那烧焦的鲜花又因为这绿色的生机,渐渐恢复了原状,又变成了娇艳欲滴的样子,整个过程不过十来秒。
      
      萧晚升为灵者之后,因为体内双系灵力的关系,他没有注重升级的速度了,到目前是灵者二阶,相对于刚解封时候飞一样的速度确实已经放缓许多。
      
      一般小孩在这个阶段,已经开始学习最基础的灵书,火系是小火球术,木系就是回复术。
      
      但萧晚这一手,并非是在学校学到的,毕竟学校的修炼课并不适合他,他每次都在划水,而且,学校也不会教给他火系的灵术,沈观虽然也是火系,但是他是妖族,在最初的修炼路径和萧晚不一样,教不了他。
      
      萧晚这个是刚学的,今天上午,那个男生出手的时候,萧晚不仅没有站着挨打,他还仔细感受了一下对方的灵术,从发出到控制。自家爹爹来的那时候,教训洛家父母的情况他没看到,但最后那个用木系灵力收拾残局全部归回原位的手法他看得清楚,在萧雪满做饭的时候,他就试了试。
      
      萧晚也没练习多久,只是学会了之后就忍不住给自家爹爹看看求表扬:“我厉害不厉害?”
      
      小火球术没什么奇特,木系对普通鲜花的恢复也是算是基础,灵者二阶做到这些可以说是不容易,但也算不了多优秀。
      萧晚不一样的是他能同时做到这两者,且他过于快捷敏锐的学习速度,以及对自身双系灵力的控制程度明显日加精进,所以萧晚确实没必要急着释放体内被封印的灵力,先打好基础再说,保质更重要。
      
      “很厉害,”萧雪满眼带爱心给他鼓鼓掌,“小晚最厉害了。”
      
      现场大概只有沈观会想很多了,不过看多了这父子俩的不寻常之后,他也冷静下来,有了更多平常心了,也衷心希望在这地方,不会再有不长眼的撞上来了。
      
      与此同此,在及十六重天滞留已久的秦楼,已经渐渐开始怀疑雪满根本不在这里。
      
      十六重天的压制比十七重天已经轻很多了,虽然身上疼痛依旧存在,但先前已经吃过苦头的秦楼在这时候也未把现在的情况当一回事。他先去了萧晚交换学习过的柏雪城,没有找到人,之后又赶去了很远的木叶城。
      
      之所以把第二个地方定在这里,因为他与雪满在这里有些回忆,虽然心里知道不太可能,但他还是去他们之前住过的地方看了一眼。
      
      不过秦楼自己也没想到,十六重天对自己的崇拜会狂热到这个程度,他曾经住过的木叶城情况就更加严重。
      这里绝大多数人都没见过他的样子,只是被传奇的故事影响而已,秦楼看着街中心各种各样的自己的雕塑,心里没有一丝波澜,这里没有一座雕像像他,就算秦楼把斗篷扯开,这里崇拜着的人估计一个都认不出他。
      
      有点讽刺的是,他当时在木叶城的时候,没有在这里的人身上受到一点可以称之为善意的东西,现在倒有这么多莫名其妙的狂热。
      
      但十六重天有一点好,他是从这里遇到萧雪满的。
      
      他深刻地记得那段时间发生的事情。很久以前,他还住在木叶城的森林外面,被人恶意报复,好几天里猎到的猎物全都被其他的队伍抢走了,许久没有进项,秦楼实在没有办法,便晚上冒险进了森林。
      
      晚上确实没有队伍和他抢了,但他遇到了更强的野兽,好不容易杀死对方,却也落了个两败俱伤的结局,他闭上眼睛的时候,觉得自己就算不死,也是重伤。
      他那时候,说是不怨不甘,那是不可能的。
      
      再醒来的时候,秦楼意外地发现自己被救了起来,已经在自己床上躺着了,身上那许多恐怖的撕裂性的伤口,大多已经愈合,旁边放了他猎来的猎物,值钱的骨头牙齿和皮毛都被处理好了,分类整齐地摞好了。
      
      不远的木椅子上,坐了个少年。
      秦楼只看到他的背影,他的头发用绿色的藤蔓稍微束了一下,但还是很长,一直垂到脚踝,似乎是听到动静,他回头看了一下,便与秦楼睁开的眼睛来了个四目相对。
      这是个很漂亮的人,木叶城那些出名的美人不及他十分之一,世上若有精灵,大约就是这个样子。
      
      秦楼身上伤虽然好了,但他身上穿的衣服已经破烂地不成样子,在这样的人面前,他有些下意识地把狼狈的自己往后面缩了缩。
      
      “你是谁?”他带着警惕问,“为什么救我?”
      
      “我是萧雪满,”眼前的精灵少年朝他笑笑,“别紧张,我很早之前就认识你了。秦楼,你本不该在这里经受这些的,来与我做个交易吧?我让你做大陆第一,往后,谁也不敢再欺负你。”
      那个时候,秦楼是不信的,他就被命运折磨了太久,不会再相信这种虚无缥缈的承诺,但他张了张嘴,看着这张脸,硬是没说出什么带刺的话来。
      后来,萧雪满还真的做到了,只是他们两个却走散了。
      
      他们之前在十六重天住过的小院子,因为他修炼时候的第一次爆发已经被烧成了灰烬。他和雪满很快便接着往上走了,也没想过再回来。
      
      他再回到原址的时候,发现上面盖了一座可称得上是金碧辉煌的宅子,写了帝君旧居,还有不少人膜拜参观,秦楼自己看了也觉得荒谬,他抱着一丝希望在城里问了几天,没有人见过萧雪满,他不在这里。
      
      就在他准备离开这里去下一座城的时候,在城门口却被人拦了下来。
      
      是个老人,拦下他的时候,脸色有些不安。
      “我……我已经看了您几天了,您、您一进城的时候,我就发现了,只是不敢相信,”那老人讲话的时候非常紧张,以至于有些控制不住的结巴,“帝君,秦、秦楼,是您吗?我是、我是那个时候和你做生意的皮料商,您还记得我吗?”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