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零之男主的炮灰前妻

作者:文房二宝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顺手救人

      江佟彤不知道她发现了什么,跟着蹲了过来,只看见几株绿草下面,铺了一层像是木耳又像是海带的东西。江佟彤挠了挠脑袋,眼睛露出惊喜:“这是,这是地皮菜!”
      
      她以前跟同事下馆子吃过这东西,地皮菜在现代可是个稀罕物,不过这个炖五花肉真地特别香,炒鸡蛋也特别好吃。江佟彤只要一想起曾经吃过的美味,口腔内就忍不住分泌唾液出来。
      
      楚小妹诧异地看了江佟彤一眼:“大嫂竟然知道?”
      
      “嗯,在书上见过!”江佟彤随便编了句谎言,事实上,她是在饭店菜单上的图片里见过。
      
      “读书多真好,连这种野菜也见过!”楚小妹眼里露出羡慕的神色,手底下动作却不停,将这一片的地皮菜都弄到了竹篓里。
      
      江佟彤摸了摸鼻子,很想说这个跟读书绝对没啥关系。不过当她看到小妹眼里的渴望,她住了嘴。在她那个时代,读书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可是在这个时代,尤其是农村,想读书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她记得楚白杨好像也只读到了初中。
      
      “小妹喜欢读书么?”江佟彤跟在楚小妹身后,轻声问道。
      
      楚小妹走在前面,拿一只竹竿开路,没有说话!她的眼睛盯着脚下的路,思绪却飘远了。咋不想读书呢,读书的那些日子真好啊!天是蓝的,云是白的,连走路的时候风都是顺的。可是在楚山村,除了红梅姐,像她这样能够读到初中的,已经是她娘疼她了。
      
      如今她又断了一条手臂,成了家里的累赘,更是不敢再想其他。
      
      江佟彤看着沉默的楚小妹,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堵得难受。她的心里渐渐地升起一个念头。
      
      两人下了山,在拐往楚家的一条弯路上,江佟彤耳尖得听到一声呼救声。
      
      “小妹,你有没有听到有人在呼救?”江佟彤问道。
      
      楚小妹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并没有听到什么声音,她茫然地摇了摇头:“没有吧!”
      
      江佟彤再听,这一会也没有声音了。
      
      “也许是风声!”楚小妹说道,“这一片是竹林,有大风吹过时,竹林就会发出一些奇怪的声音。”
      
      “也许是吧!”江佟彤点了点头,可能是自己听错了,她没有再说话,跟着楚小妹继续往家里走去。
      
      走了没几步,江佟彤再次停下了脚步,她再次听到了“救命”的声音,这一次楚小妹也听到,两人互相对视了一眼。
      
      “过去看看吧!”江佟彤说道。
      
      “好!”楚小妹点了点头。
      
      两人将手里的竹棍握紧了,循着声音往竹林里走去,越往里面走声音越清晰,江佟彤扶了楚小妹一把:“小心点!”
      
      终于看到人了,一个穿着蓝灰色衣服的男子正压在一个女人身上,呼救声正是从那女人嘴里传出来的。
      
      从江佟彤的角度,还能看到男人裤子后面缝着的几块补丁。她和楚小妹对视了一眼,两人拿着棍子对着那男人就是一顿乱敲。
      
      男人正欣喜自己的目的即将得逞,冷不防被人劈头盖脸打了下来,慌忙从女人身上下来,往旁边一滚,躲开敲下来的棍子。
      
      江佟彤这才看清楚男人的脸,男人头顶光秃的地方,结着黄色的圆形痂,三角眼,一口黄色的牙,看起来十分的恶心。
      
      江佟彤本能地颤抖了一下,她记得,原主就是差点被这个叫癞子的男人给侮辱了,被楚白杨恰好救下,才嫁给了楚白杨。
      
      “癞子?”楚小妹出声道,“你在这里干什么?还不赶紧滚!”
      
      癞子那阴恻恻的三角眼并没有看楚小妹,而是看到楚小妹身边的江佟彤。他先是愣了一下,然后立刻想到楚白杨。那个男人如钢铁一般坚硬的拳头锤在他的身上,即使现在想起来,他还觉得身上隐隐作痛。
      
      癞子的瞳孔紧缩了一下,很快就恢复了正常。他看了地上躺着的女人,咧着一口黄牙笑了:“是小妹呀,都是误会,是这个女人先勾引我的!”
      
      “你胡说!我今天下工回来,你看见我一个人落单,把我拖进了竹林的!”郑文静这时候也站了起来,躲到了江佟彤和楚小妹身后,听到癞子颠倒黑白的话,一脸怒容。
      
      “行了,你赶紧走吧!”楚小妹不耐烦地挥了挥手。
      
      癞子想到楚白杨,心里先就怕了,此刻听到楚小妹这样说,赶紧提着裤子走了。
      
      郑文静这时候却瞪着癞子:“你不能走!我要抓着你去村支书那里讨公道!”
      
      癞子停了下来,用那双三角眼将郑文静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遍,咧着嘴笑道:“行啊!要讨公道,我陪你去!正好我还缺个媳妇,我看你就不错!”
      
      “你!无耻!”郑文静气得身子都抖了起来。
      
      “行了,癞子!你要是再不走,一会我哥该来找我和嫂子了!”
      
      癞子不想跟楚白杨对上,他那双那三角眼在郑文静身上扫了眼,阴恻恻地笑着走了。
      
      癞子走后,郑文静一下子坐在地上哭了起来。江佟彤看着她的样子实在是可怜,叹了口气,蹲了下来:“好了,别哭了!这不是人没事么?”
      
      “对不起,我也不想哭的!我就是太害怕了,要不是你们来,我只怕……”郑文静没再说下去,又捂着脸“呜呜呜”得哭了起来。
      
      “唉,别哭了!你想让村子里的人都知道你发生了什么事情?你这样哭肿了眼睛出去,人家一看就知道不对劲了!”江佟彤耐下性子劝道。
      
      听到这话,郑文静停下了哭声,强行的停止让她忍不住打了个嗝。虽然眼睛还湿漉漉的,还不时地打着哭嗝,但好歹总算安静下来了!
      
      平静之后,郑文静看着江佟彤和楚小妹,有些不好意思:“那个,刚才谢谢你们啊!”
      
      她刚才喊出要去找村支书讨公道,不过是气怒之下的胡言乱语。她知道这样的事情,她只能认倒霉,否则传扬出去,癞子固然讨不到好,但是她自己同样名声也毁了。
      
      江佟彤和楚小妹陪着郑文静,直到她的脸上看不出哭过的痕迹,三人才从竹林里走出来。将郑文静送到知青点门口,这才离开。
      
      回去的路上,江佟彤突然想起书中描写的一个情节,一个女知青被癞子轻薄后,跳河自杀的事情。她想起刚才的郑文静,震惊了。郑文静不会就是那个被癞子轻薄后,跳河自杀的女知青吧?
      
      没想到书中的这个情节竟然被她给碰到了。想到自己随手救了一条人命,江佟彤心里又是感慨又是庆幸。
      
      回到家里,在门口恰巧遇到了隔壁张婶:“小妹,回来啦!哟,白杨媳妇也回来啦!”看着江佟彤身上跟楚小妹一模一样的背篓,张婶一脸惊奇。
      
      身为邻居,她自然知道楚家的情况。这个白杨媳妇可不是什么省油的灯,白瞎了白杨那样好的人才。
      
      江佟彤对着张婶笑了笑:“嗯,回来了,和小妹上山找了点奶浆菌和地皮菜,张婶,我给你拿一点!”
      
      “那倒不用了!”张婶客气道,心里却道,嗐,这个白杨媳妇咋回事,咋突然这么客气了?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要的,我给您抓一把!不是什么好东西,就是点野菜,吃个新鲜!”江佟彤笑道。
      
      “那行,那我就拿一点!”见江佟彤执意要给,张婶便没有再客气,这些东西山上就有,不是什么珍贵的东西。
      
      到了家里张婶还跟婆婆说,“楚家的那个大儿媳真地变了,刚才还给了我一点奶浆菌和地皮菜,可真是稀奇!以前见咱们,可都是眼睛朝上,从来不带搭理的。”
      
      “许是想明白了!想想也是,孩子都生了,在这里扎下根了,还能跟从前一样?”张家婆婆说道。
      
      回到家里,江佟彤和楚小妹把摘来的奶浆菌洗干净,地皮菜去泥沙。姑嫂二人忙活了好一会儿,才把东西洗干净。
      
      楚小妹把火生好,在锅内加入一点油,待油热后,将蒜瓣倒入锅中爆香,然后把奶浆菌下进去炒,锅里很快就传出了奶浆菌的香味。
      
      待到菌子熟的差不多了,楚小妹将切好的青椒丝放入进去,翻炒几下,一道美味的炝炒奶浆菌就出锅了。
      
      “小妹,你的手艺真好!”江佟彤忍不住赞道。
      
      楚小妹还不习惯江佟彤这样时不时地夸赞她,有些害羞,脸都红了:“我这不算啥,我哥那手艺才叫好呢!”
      
      江佟彤想到楚白杨做的酸辣兔肉和豆角焖面,忍不住吞了吞口水。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小天使“我心飞扬”的营养液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