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一心只想赚钱

作者:孤猪一炙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六章 牢狱之灾

      
      姜云成诧异,“晓蝶,你这话的意思是……”
      “姜大人,之前那些事情,几次三番,都让温如意躲过去了,你觉得是巧合吗?”
      “如果不是巧合,那你的意思,温如意想办法避开了这些事。”
      “不然呢?我就不信一个人能命好到这个地步。姜大人,只怕你的手段可能还不如你的夫人。”周晓蝶冷笑,“也不知道我几时才能进你家门,最好别等到我七老八十吧。”
      “……晓蝶,我一定会尽快的,你放心。”
      
      这天,温如意约了崔莹喝茶。
      温如意本和崔莹关系普通,不过是去年忠德伯爵夫人寿宴,办了个小型家宴,请了在鄞县的官家夫人和贵家女子去赴宴喝茶。
      而崔莹无意看到温如意的荷包,觉得她的荷包绣花奇巧不同于常见花样,就夸了温如意几句。
      温如意先前并没有攀附的意思,崔莹本人也很高冷,两人此后并没有往来。
      不过,重生后的温如意却有了心思,多一个朋友多一条出路。伯爵府虽然向来低调,但是在鄞县地位不低,她若是和崔莹成了好友,以后找出路或许也轻松些。
      “你的绣样,就是和别人不同,咱们鄞县最好的绣房,也拿不出你这么新奇的花样。”
      “这是我自己想的绣样,就是不想和普通绣花一样,才想些与众不同的。不过,我这绣工就差远了。”
      其实温如意并不是一个出色的人,她娘家是鄞县某镇的小商贩,她从小帮着父母打理店铺,做生意的门道知道一二,读书女红却不怎么样。
      崔莹是个口直心快的人,她立即扑哧一笑,“确实不怎么样,不过,我有了你这绣样,再去城里铺子找个出色的绣女帮我做成成品,不管是衣服上绣花,或者是手绢、香囊,扇子,一定是这城里的独一份。”
      听崔莹这么说,温如意顿时来了主意。
      “这倒是一门好生意,若是我出绣样,再找绣女,是不是可以将成品高价卖出去?”
      “……真是掉进钱眼去了。你这样虽然听着是一门好生意,可若是东西多了,你的绣样也就普通了。如果满街都是你的花样,那我也不要了。”
      “若是我只卖像你这样慧眼识金的人呢?而且不论是荷包或是香囊,每个花样只用一次呢?”
      “这倒行得通。你若是做得成,我愿意买些中心意的。省得我自己再去找绣娘,费事。”崔莹又有点疑惑,“姜夫人,你这是缺钱用吗?姜知县家里,苛待你到这个地步,真的是不把你这个正妻放在眼里了?”
      “……也不是,我就是一时兴趣。”温如意含糊的说着。
      崔莹盯着她,“你不说,我也知道,前几日你家闹的那点事,我也听说了,姜大人找了一个外室?”
      温如意眼圈发红,低头不语。
      “姜夫人,你是太好说话了,这姜云成也太不像话了。你这般软弱,以后怎么过日子?”
      “我娘家势弱,我不肯又如何?”
      崔莹一时语噎,“那,那你这样放任姜大人下去,以后家中就没有你的立足之地了。我听说姜大人之前迎进门的妾侍柳氏,也不是好对付的。”
      “我也只有走一步,看一步了。”温如意叹气说。
      “对了,差点忘记了,这有一封信给你的。”崔莹说着拿出来,“是甄凡语让我转交给你的。”
      “……甄大人?”温如意诧异了。甄凡语和崔莹是认识的?
      “嗯。他……其实是我远方表哥。”崔莹犹豫了一下说道,“不过,我表哥不喜欢别人知道我们的关系。我父亲又一向低调,所以外人并不知道我们原是亲戚。”
      温如意点头,“我不会说出去的。”
      崔莹盯着信,显然好奇里面的内容,也好奇甄凡语和温如意的关系,不过她并没有多问,看来是甄凡语叮嘱过她了。
      辞别崔莹,温如意刚上轿子,便拆开了信。
      信中,甄凡语言语很简单,提醒她要注意周晓蝶。信里说前些日子,姜云成私会周晓蝶的事情被撞破,周晓蝶已经对她产生了怀疑。其他的倒是一字不提。
      温如意还以为他会再次提及关于交易的事情。
      那么,甄凡语就这么好心的提醒她?而且还是通过崔莹之手?
      他和崔莹是亲戚,果然来历不凡,这样一来,证明了他有能力达成他交易的条件。而且崔莹又和她交好,通过崔莹之手送信,温如意对甄凡语更是信了几分。
      所以,即便甄凡语一字不提交易的事情,却能让温如意生了几分心思。
      只是……既然知道注定姜云成和周秦是要赢的,她是不会冒险去和甄凡语方合作的。
      至于周晓蝶……
      不管周晓蝶想要做什么,她只能小心应对。
      ……
      几日后,温如意的父亲和继母上门探望。
      前两年,因为姜云成成了知县,温父便想着通过姜云成,搬到鄞县,混个衙门小吏当当,也比做个小商贩强些。
      温如意拒绝了父亲,毕竟姜云成本来就没什么靠山背景,若是刚上任知县,就给岳父某福利,她怕姜云成被人诟病。
      结果,父亲继母埋怨她忘恩负义,不再搭理她。
      今日父亲继母忽然来拜访,让温如意不安。
      “如意啊,若是没有事情,我和你父亲是不会来麻烦你,但是现在,家里确实一点办法都没有了啊。”继母一改往日对她的不待见,此时反倒是有些真心实意哭求的意思。
      “父亲,母亲,你们慢慢说,到底发生了什么?”
      温父唉声叹气,继母这才开口,“是你弟弟。他出事了。”
      这位弟弟,和温乔欣一样,是继母所生,今年才十四五岁。先前,父亲送弟弟温乔生到象山县医馆当学徒,温如意也帮着打点一二。
      “弟弟怎么了?前几天我还让青玉去探望他,青玉回来说弟弟在医馆勤奋学习,医馆大夫们都夸他的。”“哎,你弟弟本来是个谨慎的性子,也不知道怎么的,昨天竟然打了去看病的病人。而那个人,竟然是知府家的公子哥。虽然打得不重,只是面上受了点轻伤,可那人是知府公子啊,他立即就报官,让官差把你弟弟带走,下了衙门大牢,我和你母亲知道消息,赶紧去探望,结果竟然不让探望,我又问衙役你弟弟的情况,说是伤了知府公子,不管如何,先得关上一阵子后审理。”
      温如意听了父亲的话,心里咯噔一下。
      莫非,这就是周晓蝶的计策,俗话说,民不与官斗,斗也斗不过。她之前还是跟家里这些妇人勾心斗角,老妇人,柳氏那些计策都是冲着她来,她勉强应付。
      如今,周小蝶凭仗着父亲的身份,把她家里人扯进来,她如何能斗?
      象山知县押着弟弟不放,自然是周知府授意,她若是想保弟弟平安,除非让周知府不计较此事。而唯一的办法……
      那就是随了他们的心愿。
      看来,他们已经不耐烦了,不想用一些不痛不痒的办法对付她了。
      “女儿,父亲想来想去,唯一的办法就是让女婿去向周知府求情了。你弟弟打了知府公子,我等小民想要去找知府大人赔罪,见面都是没办法的啊。”
      继母也擦着眼泪,“如意,若是母亲以前有不对的地方,母亲跟你赔罪,可你弟弟是家里唯一的儿子,若是他出事了,咱们家就完了。”
      “是啊,女儿,你得赶紧去找女婿说说啊。”
      温如意心里空落落的,她知道,若是她去找姜云成求情,必然得拿出筹码,而她的筹码就是放弃正妻之位。
      可这样,即便是救了弟弟,她该怎么办?
      现在当个正妻都这么委屈,将来降为妾,姜家人,还有周晓蝶会怎么对付她?
      “父亲,母亲,你们先去客房休息,这件事,我来想办法。”
      “女儿啊,你的尽快,那衙门地牢是什么地方,你弟弟昨日进去,已经一日,也不知道什么情况啊。”
      “我会尽快的。”
      
      老夫人院。
      “母亲,这次我们可以放心了。不管温如意是否知道我们的打算,她这次也可奈何。”姜雪霏得意洋洋,想到之前自己在温如意那里受到的委屈,更是爽快。
      “是啊,还是周小姐有办法,让温氏的弟弟进了衙门大牢,这下,温如意再狡猾,也无计可施了。”
      “母亲,刚刚我来你这里之前,听说温如意在见她的父母,你且等着,要不了多久,温如意就得去求哥哥。”
      姜老夫人笑着点头,“若不是那温如意这么不识抬举,非要和我们对着干,也不至于到今天这步。她早早的听话,早早的做了妾,给周小姐让了路,不就没事了吗?”
      “可不是。我就说嘛,她上次从象山回鄞县怎么就中途改道,一定是知道了什么。”想到这事,姜雨霏就来气。
      “对了,女儿,上次因为那事,让你夫君丢了面子,他还在生你的气吗?”
      “母亲放心,张德现在知道我哥哥不久就要做知府的女婿,不敢再给女儿脸色看了,对女儿好得很呢。”
      “那就好,女子,只要娘家好,总能过得好,那温如意,娘家小门小户的,咱们自然不要她。”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