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人难为(穿书)

作者:沐羽云歌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三章

      一个脆生生的童声从人群后方传来,众人抬眼望去,只见一个小小的人儿穿过人群空隙,慢腾腾地挪到前头。
      
      “是我见祖母的珠钗好看,拿来玩耍,后来放在食盒里,忘记取出。”
      
      魏小婉轻声细语的叙说道,一幅懊恼状。
      
      韩氏看了一眼魏修,见他皱了皱眉也没吭声,这才板着脸训道:“胡闹,即是拿去玩耍,怎能不支会一声。”
      
      “女儿错了。”
      
      “罚你回去将三字经抄十遍,禁足一月。”
      
      韩氏转头朝老太太询问道:“婆母,你看......”
      
      老太太伸出手摆了摆,道:“东西找回来了,也不是什么要紧的事,我看禁足就不必,罚抄一下三字经,让孩子记住就行。”
      
      魏小婉瞪圆眼睛,怎么跟之前说好的不一样呢,抄书还不如打她手板子呢。
      
      刚才众人的视线都放在场中,浑然没人发现魏小婉跟老太太咬了大半会儿耳朵。
      
      她本以为她是拿了“免死金牌”的,结果就这么被老太太卖了,难道她刚才还说得不够清楚?
      
      老太太既然已经开了口,那此事便算了结。
      
      众人散去,各自回屋休憩。
      
      魏小婉就没这么轻松了,她只能搬出她塞在最里边的唯一一套笔墨纸砚,祭出她那一□□爬的毛笔字。
      
      柳姨娘平日里闲暇时就会教女儿识字,有时魏修过来也会手把手地教魏小婉写字,但魏小婉这一手字,奈何就是练不好。
      
      柳姨娘仿佛已经跟魏小婉这一手字较上劲了,每天都要让魏小婉临摹几个字给她看,太难看的话还会训斥她几句,克扣她的零嘴。
      
      但在魏小婉看来,这毛笔字跟持笔人的手劲委实有很大关系,她也想写好啊,但奈何这小手上没劲啊。
      
      久而久之,她也有点气馁,每次写完都把这套笔墨纸砚塞到不起眼的角落,以达到眼不见心不烦的效果。
      
      魏小婉识字,二夫人韩氏是知道的。只因柳姨娘最喜炫耀,每次去问安时都要夸耀一般,岂料与魏小婉同岁的魏衍都已经快背完百家姓。
      
      柳姨娘从韩氏口中得知这个消息时尴尬得不行,恨不得让魏小婉把千字文吞下去。
      
      不得不说,魏小婉最近的闲暇时光少了很多。
      
      如今还要被罚抄书,任谁都不会乐意的。
      
      “姑娘,那钗子真的是你放进去的吗?”
      
      兰香进来给魏小婉添了灯油,借机问道。
      
      魏小婉收起笔,摇了下头,“不是我放的,我也知道不是兰香你放的。但这事总得有人承认,我是老太太的孙女,又还小,我认了总比兰香你认的好。”
      
      魏小婉说完,良久不见兰香说话,待听到一阵阵的抽泣声,方诧异地转过脸来。
      
      只见兰香止不住泪水,声音哽咽地说道:“谢谢姑娘。”
      
      在魏府里,说话份量最高的还不是老太太。
      
      魏小婉还有个祖父,这些年来痴迷修道,常年不在府中。
      
      祖父在京城南边的白云观中辟有别院,若不是出去云游,便住在此地。
      
      魏玉堂已经好几年没见父亲了,此次回京若是还见不到,就不知道又要等到何年。
      
      无论如何,她都要去一趟白云观的。
      
      白云观香火兴盛,时人传言颇为灵验。此次郞君出任西北,她也想上山给家人祈愿护佑平安。
      
      想到近几日天气正好,她劝老太太一起上山,就当纾解纾解心绪,看看沿途景物也好。
      
      老太太犹豫了片刻,点头答应下来。
      
      老太太即要上山,跟前自然不能没人侍奉,儿媳自然是要跟去的,还有那些小的也不会落下。
      
      因休沐那日,大儿子有事出访,便让二儿子魏修去安排一应事宜。
      
      本来魏小婉听老太太要去白云观,心里也没掀起多大波浪。
      
      因为二夫人韩氏每次出门都很少带上她,所以她对这次出门也不抱太大希望。
      
      直到今夜魏修过来,见她还在乖乖地临摹字帖,蹲下来摸了摸她的小脑袋,道:“婉婉想不想去看祖父?”
      
      对于祖父,魏小婉没什么印象,不存在想不想的。不过出去看看外间的景物,她肯定是很乐意的。
      
      魏小婉思索了一小会,转过头来朝魏修点了点头。
      
      “那明天爹爹带你去。”
      
      魏修又捏了两把魏小婉的脸颊,露出一抹温和的笑意,眼睛里却透着一股失意的神伤。
      
      次日一大早,魏修派人来接魏小婉时,她还迷迷糊糊的。
      
      等马车踏出魏府大门,魏小婉才有一丁点实感,她真的出来了。
      
      魏小婉瞧了眼自己旁边正闭上眼睛假寐的魏修,活络开了心思。
      
      她不动声色地侧着身子,轻轻掀起马车窗帘的一角,抻着小脑袋,观望车窗外的景物。
      
      今日恰巧赶上集日,街上人头攒动,马车时走时停,仅出城这一小段路子,竟用了大半个时辰。
      
      “刘安!”
      
      魏修突然出声唤人,吓得魏小婉赶紧端坐回来,好在魏修也未看她,在听车外的长随刘安应声后,敛眉问道:“即便人多也不该耽搁如此之久,前头可是发生了什么事?上去瞧瞧。”
      
      “回老爷,刚问过了,说是前头一群公子哥起了冲突,城门令正在处置。”
      
      车外响起刘安不急不缓的声音。
      
      过了一会,马车又开始咕噜咕噜地往前走。
      
      靠近城门口时,外面传来一阵喧哗。
      
      “你大爷的,王逊,有种过来,看我打不死你。”
      
      一个声音气急败坏。
      
      “冯小狗,过来呀,来咬我,来啊。”
      
      另一个声音带了点骄狂和讥讽。
      
      接下来就是各种不堪入耳的叫骂声此起彼伏。
      
      一阵微风自城门洞中拂来,带起了魏小婉对面的车帘,外边的景物瞬间一目了然。
      
      只见外间的几个少年被一群军士按住,或贴墙,或着地,表现好点的还能囫囵站着。有一个挣扎比较狠的,直接被贴地放平,这手法倒是挺专业的。
      
      “别按,别按,嘴里进沙了。”被放平的那位着急地叫嚷了两嗓子。
      
      不知是不是休沐日的关系,去白云观的马车委实不少。
      
      马车只能到达半山腰,剩下的路程路窄且陡,车马上不去,只能换乘道口等待租凭的轿子,不然的话就只能徒步上山。
      
      魏府众人下了马车,换乘了等在道口的轿子上山。
      
      魏小婉年纪小,自然不可能单独一顶轿子。
      
      她被魏修抱在怀里,伴着轿子一颠一颠的,感觉十分新奇。
      
      对于住在白云观里的这位祖父,魏小婉印象中只见过一次,只知道他是景熙二十九年进士,曾经官至三品,后来不知因为何事被贬黜到南疆边地,后因身体抱恙而致仕,自此沉迷修道。
      
      虽然时隔很久,但魏小婉还是记得这位祖父的样貌,与她爹爹有七八分相似。
      
      众人进了院门,候在门口等待小斯通报。只听正厅传出一道爽朗的笑声,随后听到一个腔圆顿挫的老者声音:“无碍,让他们进来吧。”
      
      小厮急冲冲地跑出来,请了众人进去。
      
      厅上坐了两位穿着道袍的老者,一位白发苍苍,仙风道骨,有如世外高人。
      
      另一位虽然装束一样,然则终归沾染了些世俗之气,白发红颜,相貌与魏修相似,这应该就是她的祖父。
      
      果然,众人纷纷向他行了礼。
      
      祖父魏昭挥挥衣袖,“起来吧,这就是号称“相人无数,卜算无漏”的虚衍真人,快快过来见礼。”
      
      众人又朝仙风道骨的老者行了一礼。
      
      “不敢,不敢,师弟言过了。”
      
      虚衍真人捋着颌下的白胡子,微微摇了摇头。
      
      魏府众人行过礼后,方在两旁坐下。
      
      魏昭环顾了一周,对着虚衍真人笑道:“师兄,择日不如撞日,你看看我这些孙儿如何?”
      
      魏小婉闻言好奇地瞪大眼睛瞧了那虚衍真人两眼,此时所谓的仙风道骨已经荡然无存,只留下一股子神棍的风采。
      
      以前见过的神棍要钱,这位可能会要命。
      
      前段日子,她才从一群小丫鬟那儿听来一段小料,约莫是以前那丫鬟村里有个小孩,被一个和尚指成祸星,以至于整家人都被赶出了村子。
      
      这还只是听说,没想到这么快就咕噜一下子出现在自己眼前,魏小婉又惊又怕,瞧着祖父对这人的敬重程度,她丝毫不怀疑,若是有谁被指为不祥,下场绝不会比那所谓的“祸星”好多少。
      
      她抖了个机灵,躲到魏修背后,轻轻掀起他宽大的衣袖盖到自己头上,把自己罩得严严实实的。
      
      虚衍真人慢吞吞兜了一圈,仔细瞧了每个孩童的面相,捋了一把那长长的白胡子,揪下几条胡须来,百思不得其解,“本是盈缩之相竟有一道福禄之兆,却无因缘楔子,怪哉,怪哉。”
      
      “贵府孙辈都在此处否?”他回头询问。
      
      魏昭不知虚衍真人为何有此一问,但他为了今日这次相面,是已吩咐要把孙辈全部带上的,便点了点头,道:“全在此处。”
      
      “无根之福,如空中楼,无因之果,闻所未闻。不对,不对,错矣......”
      
      虚衍真人揪着胡须,时而摇头,低眉苦思,径自走了出去。
      
      魏昭见虚衍真人嘀咕了几句就往外走,忙起身唤道:“师兄.....”
      
      去者无心回顾,几息之后,便不见了踪影。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