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人难为(穿书)

作者:沐羽云歌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二十章

      “柳姨娘出事了,五小娘子让二爷去瞧瞧。”
      
      茗叶伏在魏获耳边,又大声地重复了一遍。
      
      “出事...能出什么事?哦...我知道了...那小丫头片子...又想骗我...她...怎么不去...”
      
      魏获撅起嘴,把茗叶一把推开,晃晃悠悠地要朝自己的一听轩走。
      
      茗叶都快急哭了,二公子这是听明白了还是没听明白?
      
      他赶紧跟上去,只好招呼烟扣,把魏获一路硬拽到梅花院去。
      
      梅花院院门紧闭,只能听到一个女子的叫声自院内传出来。
      
      魏获听了,惊出一身冷汗,倒又清醒了几分。
      
      他晃晃悠悠的疾走过去,飞出一脚,将院门踹得大开。
      
      “谁在打我姨娘,找死是不?”
      
      魏小婉自午后写到晚上,夜幕已落,看管她的“贴心”女使还给她掌了灯。
      
      她饿得有些眼花,仿佛已经成为一个莫有感情的写字机器,手不住地抖动着,笔下的字也时大时小。
      
      终于落下了最后一笔,魏小婉长呼出一口气。
      
      她把毛笔驾在笔架上,拍了拍手,抬起眉眼,朝门口喊了一声:“写好啦。”
      
      立时便有女使进来,稍微瞧了几眼书桌上的纸张。
      
      “即如此,姑娘可以出去了。”
      
      女使点点头,微笑地朝魏小婉说道。
      
      魏小婉起身,绕过书桌,往门口走两步,忽的想起什么,又转身折了回来。
      
      “姑娘,这是要做什么?”
      
      女使见魏小碗步态轻盈地又走回来,不免疑惑。
      
      待看到她走到魏二老爷每天精心打理的那盆花草前面,轻轻抱起时,急忙出声制止,“姑娘,不可!”
      
      “我看爹爹这盆花挺好的,我抱出去给它晒晒月亮。”
      
      魏小婉一本正经的胡扯。
      
      见女使就要上来,魏小婉忙往后退一步,制止道,“我现在饿的手脚发软,指不定就摔了。”
      
      莺竹在书房门外等了半天,问旁人,只说魏小婉被二老爷扣在里面,具体情况也不清楚。
      
      此时见魏小婉端着一盆花草从里面走出来,不由惊喜的迎上去。
      
      “姑娘,你没出什么事吧?可挨打了?还是挨罚了?莫不是老爷让你抄书吧?”
      
      就不能盼着你家姑娘好?
      
      魏小婉给了莺竹一个深深地眼神,也没搭理她这些浑话。
      
      “姨娘怎么样了?”
      
      魏小婉问出她担心了一个下午的问题。
      
      “姨娘被罚了好几大杖,后来二公子回来闹了一通。现下已经寻过大夫,大夫说静养一段时间就能好。”
      
      魏小婉心下松了口气,望一遭四周,趁没人注意,带着莺竹拐过个弯。
      
      小心翼翼地绕到书房侧面的一个角落,将那盆花草置于地上。
      
      “姑娘,这不是老爷书房的那盆花么,你将它拿出来做什么?”
      
      魏小婉气呼呼地回道:“让他找去。”想了想又补了一句,“让他也着急着急。”
      
      莺竹挠挠头,听得不甚明白,还没回过神,就被魏小婉拽着拉走。
      
      魏小婉用过些许饭食,打着灯笼去了梅花院,看望柳姨娘。
      
      这时才弄清楚,原来柳姨娘托人出去放印子钱。
      
      印子钱这事,若是放在五十年前,只要不出人命案子,自然是一桩不怎么显眼的事儿。
      
      但前些日子,沈先生才给魏小婉他们科普过一些当朝刑法,还专门说到了前朝废太子旧事。
      
      堂堂一介太子因这事被废,那就很不一般了。
      
      纵然,溃堤之穴,非一日之成。
      
      太子被废自然不可能单单因为这一个原因。
      
      然则,架不住不了解内情的人由此事以讹传讹,以至于刑部臣工对此也不敢稍加懈怠。
      
      放印子钱这种事儿也就不断地被扩大化,一旦事发,就要被重咎。
      
      魏小婉如今想起前朝废太子之事,总有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熟悉感,好似在哪儿见过或听过一般。
      
      她如同老僧如定般,陷入了深深的沉思。
      
      “婉儿...婉儿...”
      
      柳姨娘侧卧在榻上,伸手轻轻拉了拉坐旁边的魏小婉。
      
      “啊?姨娘...你说你说,我在听......”
      
      魏小婉回过神来,冲一脸哀怨的柳姨娘道。
      
      柳姨娘掏出手帕,擦去眼角上的泪水,絮絮叨叨地接着往下说。
      
      “我原先想着,多存点银子,以后你出嫁或你二哥哥考科举,都能添点一二,也不必被家里束缚手脚,你常妈妈就说认识街上那放印子的,十两银子放出去,足月就能生息三两......”
      
      说到这儿,柳姨娘停顿了一会儿,又抹了抹眼角。
      
      “左右这银钱闲着也是闲着,我就把手头上的都给了常妈妈,让她寻人放出去。才拿了一次生息,你爹爹这个没良心的,就知道啦......”
      
      柳姨娘抽噎了几声,说话声音有些发颤。
      
      魏小婉费神听了半响,蹙眉问道:“那常妈妈呢?”
      
      “你常妈妈被万芳园那位,押到庄子上去了。”
      
      说到这事,柳姨娘更加伤心了几分,泪珠子止不住地往外掉,又换过一张帕子,掩面停顿了好一会儿。
      
      “你常妈妈自小就跟着我,哪里适应得了庄子上的那些粗使活计,可怜她年纪大了,身子骨也不好,如何活得下去?你爹爹那个心狠的,一点都不顾念旧情。”
      
      说着说着,柳姨娘又开始埋怨起魏二老爷。
      
      魏小婉听她念念叨叨,不由得有些头大。
      
      只能把印子钱的刑罚给她普及一下。
      
      柳姨娘听罢,目瞪口呆,喃喃道:“怎么会这么严重,没人跟我说呀。”
      
      这会儿,她又开始连连自责起来了。
      
      好不容易安抚好柳姨娘,魏小婉才起身回万芳园。
      
      为什么这么着急地把常妈妈押走?
      
      魏小婉心里一团乱麻,有时好似抓住一点头绪,转眼才发现只是一缕空气。
      
      她敛下眼眉,心神不属地随着莺竹往前走。
      
      一阵清风吹过,灯笼中的烛火闪了几闪。
      
      莺竹微微侧身,将提在手中的灯笼往回收,还不忘提醒身后的魏小婉。
      
      “姑娘,小心脚下,起风了,灯笼照不远。”
      
      魏小婉回神瞧了一下那被风吹得微弱些许的烛火,点点头,小心注意起脚下。
      
      第二日早上,众人到永福堂问安。
      
      也没见到老太太,李嬷嬷客气地请了众人回去。
      
      只说老太太还未起身,让她们不用等。
      
      众人闻音知意,不便停留,起身往门外走。
      
      周氏走出几步,停在门廊下,远远地瞧着渐行渐远的二夫人韩氏。
      
      忽地冷冷的笑了一声。
      
      跟在她身后的管事女使李升家的,微笑问道:“夫人可是想起什么有趣的事儿?”
      
      “你说说,这年头,以嫉妒而毁夫家的女子能有几个?”
      
      周氏兀的没头没脑的问了一句。
      
      李升家的似乎也不惊讶,笑了笑,避而不答,只是说道,“所以,还是要由夫人来掌管魏家啊。”
      
      周氏回首瞧了李升家的一眼,扬扬手,淡笑道:“若只是在她院子里,任她怎么打理,我自是不管,可现如今竟还要带累官人......且走着看看吧。”
      
      她语气中带着一丝淡然。
      
      但听在李升家的耳朵里,却已经不由得有些惶惶。
      
      听闻魏获醉酒闹事,也挨了魏二老爷的一顿鞭子。
      
      魏小婉刚进门,就瞅见魏二公子直哼哼地趴在榻上涂药。
      
      烟扣颤巍巍地在魏获的背上涂抹膏药,转头瞧见魏小婉突然进来,不禁手上一抖。
      
      “嘶~,轻点。”
      
      魏获出声骂骂咧咧的,回首看见魏小婉,如见了鬼一般,瞬间就要爬起来。
      
      不小心拉扯到背上的伤口,痛得直咧嘴。
      
      “你怎么进来了?”
      
      魏获皱着眉头,扯过衣裳,将自己的上半身盖住。
      
      见魏小婉还直愣愣地盯着自己,气地涨红了脸。
      
      “羞不羞?还不出去?”
      
      魏小婉“哦”了一声,慢腾腾的挪出房去。
      
      待魏获换好衣服后,才又走回房里。
      
      只见魏二公子换了一身月白色圆领袍,身子略显修长,远看就是一个临风玉树的翩翩公子。
      
      但这人吧,禁不住近瞧。
      
      只因他总会有意无意地在嘴角扯出一抹坏笑。
      
      让人瞧一眼,就觉得不是什么好人,可惜了远观的那一份美感。
      
      “你还有没有规矩?进来怎么不着人通禀?”
      
      魏获绷紧了脸色,气势汹汹地教训起魏小婉。
      
      “门口没人。”
      
      魏小婉双手交握在腹前,视线垂向地面,听魏获语气严厉,一时顿觉委屈,撅起小嘴,喃喃道,“你以前到我住处,不是也从未通禀吗?”
      
      “什么...什么以前,那是小时候,我现在何时这样过,嗯?”
      
      魏获横了魏小婉一眼,顿了顿,又放软语气问:“你...来...有什么事?”
      
      “听闻二哥哥被爹爹罚了一顿鞭子,我来看看哥哥屋里还有没有药膏,没有的话,我那儿还有一瓶金疮散,可以拿来给哥哥先用。”
      
      魏获一听,语气又软了几分,“不必,我这儿还有,你那些留着自己用吧。”
      
      这话怎么听起来怪怪的,魏小婉还未来得及细想,又听魏获问道。
      
      “我刚被老爷罚了禁足,还没来得及去看姨娘,姨娘可有大碍?”
      
      魏小婉摇了摇头,“姨娘好多了。”
      
      魏二公子颔了颔首,轻挪了几下脚步,在榻上缓缓坐下,突然想起一事,十分不解。
      
      “我听茗叶说,是你让他到天香楼找我的,你怎么知道我在天香楼?”
      
      他挑起眉目,疑惑地瞧向魏小婉。
      
      魏小婉迟疑了片刻,瞅见魏获旁边的烟扣朝她挤眉弄眼的,不得不打了个哈哈,“我...我猜的呀,怎样,是不是很准?”
      
      猜个屁,这事说来话长。
      
      总之就是之前托魏二公子带点外面小特产的时候。
      
      左等右等,都没等来魏获的音讯,激起魏小婉的执着和好奇心。
      
      在一个“无意”的清晨,她“无意”地遇到回来给魏二公子取些衣裳的烟扣。
      
      她又“无意”地盘问了几句,还“无意”地对烟扣进行恐吓,总算掏出点有意思的事情。
      
      烟扣惊慌失措下,还说漏了嘴。
      
      就这样,魏小婉多听说了一个十分有趣的“炮仗”。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