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种菜全星际第一

作者:西大秦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8 章

      见小孩睁大眼睛没反应,苏久久挠挠头:“门前大桥下游过一群鸭?”
      
      这是言奇那个家伙最喜欢哼的一首歌,据说末世来临时他就在幼儿园里学唱这首歌,于是印象格外深刻,后来就常常把这首儿歌的调调挂在嘴边。
      
      小孩儿歪着头,一脸古怪地看着她:“……鸭?”
      
      声音不是清脆的童音,而是混合了一丝沙哑生涩,似乎不常说话,也似乎是太久没喝水了。
      
      苏久久盯着他的眼睛,确定这不是她认识的人,就泄了气。
      
      不过这张脸真像缩小版的言大炮啊,会不会是他流落在外的儿子?比如他很早来到这个世界,然后生了个儿子?
      
      她乱七八糟发散思维,回过神来发现自己把小孩儿晾得太久了,就让他脱衣服,要给他洗澡。
      
      不管是不是言大炮,还是言大炮的儿子,还是纯粹的陌生人,都已经把人带到这里了,就不能丢开不管吧。
      
      小孩儿抿了抿嘴,眼神闪了闪:“我、我自己洗。”
      
      “不行,我也先给你处理一下伤口,快脱,乖。”说着就给人脱衣服。
      
      其实那衣服根本就是布条了,很容易就弄下来了,一转眼小孩儿就光溜溜地站在她面前了,根本反抗无效。
      
      “啊,你没穿内裤的呀!”苏久久就吐口而出。
      
      小孩儿一张脸就涨红了,努力地背对着她,然而脖子也红了。
      
      苏久久也发现自己说错话了,不是没穿内裤,而是根本没有吧,五六岁的小孩儿也是有自尊心的,她不再说话,用温水给他把伤口冲干净,然后喷上药雾,伤口就覆盖上一层药膜,既促修复,又防水防灰尘,极其方便。
      
      最后他身上就几乎被药膜覆盖遍了,苏久久才放他进浴缸,这小子一进去就坐水里了:“我可以自己来了。”
      
      好吧,还害羞呢。
      
      苏久久就叮嘱他赶紧出来,自己想出去了。
      
      出去的时候还一脸思索,看到苏爸爸就立即恢复正常,只是叹息:“这小孩子真的好可怜。”
      
      仿佛只是真的同情人家小孩。
      
      十八岁的女孩子,同情心泛滥也说得过去,原身本来就是很善良的一个人。
      
      苏爸爸松了口气,隐晦地提醒:“有同情心是好事,但也要看场合。”他真担心周顿因为下不来台而迁怒。
      
      苏久久脸上就有些抱歉,她是有些莽撞了。
      
      过了一会儿,小孩儿也出来了,他头发湿漉漉的,穿着干净整洁的衣服,因为太过瘦小,衣服显得有些空荡荡的,但洗干净后的那张脸,真的更像了。
      
      苏久久叹了口气,看着这张脸,自己真的没法无动于衷啊。
      
      正好周顿的人来提醒可以吃饭了。
      
      苏久久就牵起小孩儿的手:“走吧。”
      
      小孩顿了顿,把手伸了过去。
      
      这场饭是周顿这个东道主招待粮食商父女的,因为小孩儿的出现,桌上就有了几样孩子适合吃的东西。
      
      细细的土豆泥,拌了香油的嫩滑的蛋羹,还有汤面。
      
      饭桌上周顿和苏爸爸谈生意,苏久久就盯着身边的小孩儿吃饭,他手虽然小,但拿筷子稳稳的,吃得也很得体,是个很有教养的孩子。
      
      那边生意谈完了,苏爸爸为苏久久的莽撞表达歉意,主动把价钱又往下压了压,最后以低于市价两成半成交,双方都对这个价钱很满意。
      
      周顿看苏久久的目光也更温和了:“苏小姐很喜欢这小子,你是高属性者,本身也已经成年,有家长准许,领回去当弟弟倒是可以,可惜领养程序还要过一段时间才有可能开放。而且这小子有妈,不是孤儿,一开始也轮不到他,不过他妈要是同意,领养他的人又是经济比较宽裕的,倒是好说,政府是很鼓励这种事的。”
      
      这就是提点了。
      
      苏久久一愣,领养吗?她倒是没想到这个,她也是刚穿越过来,还是别人家的孩子呢,领养别人是不是不妥当?但留他在这,也不太好吧?这事要不要管到底?虽说有偷抢行为,但也情有可原,这么小还能订正过来,但继续放任他在这样的环境里,就很难说了。
      
      小孩儿突然停下筷子,抬头看着苏久久:“姐姐要领养我吗?”
      
      他第一次说这么长的话,苏久久默了默,摸了摸他的头:“我觉得和你很有缘,你想跟我走吗?”
      
      小孩儿还没说话,外面就闹起来,说是一个女人过来找孩子,那女人就是这小孩儿的妈了。
      
      小孩儿看着外面,表情没有什么变化,就是没有表情,眼珠子都是淡淡的,苏久久觉得这根本不是一个小孩儿该有的神情,这都被折腾成什么样了。
      
      小孩儿突然看向苏久久,弯了弯嘴角:“我还要陪着我妈妈,她不会舍得我离开的,姐姐,今天谢谢你,再见。”
      
      说着他就站起来跑了出去,将外面哭哭啼啼闹腾不休的女人拉走了,似乎是不想让人看到这糟糕的场面。
      
      苏久久只看到一个疯疯癫癫模样的女人被拉走了,眉头皱了皱,又不好说什么。
      
      她转头问周顿:“周长官,回去后我能给……霍寄点东西吗?”
      
      “当然可以。”周顿笑眯眯地说,“安置区需要你们这样的善心人士,我保证东西会完完整整交到他手里。”
      
      苏久久这才安心。
      
      而另一边,才到人腰高的少年把看起来疯疯癫癫的女人拉回来住着的破屋里,门一关上两人就同时收手了。
      
      那疯疯癫癫的女人也不疯癫了,撩开头发,露出一张灰扑扑却五官精致的脸,看着小孩儿冷笑:“一会儿没看到,你这是攀上谁了?想离开这里丢下我,休想!霍,你要记得自己曾经的承诺!”
      
      小孩儿看也没看她,走到一边角落,正要像往常一样就那么坐下,但看到身上干干净净的衣服,他就停住了,听着女人尖锐怨毒的声音,一向冷淡木然的心绪突然就不稳定了,一股烦躁直往上冲。
      
      他冷冷回头:“闭嘴,我是答应过母亲要照顾你,但我不是你的奴隶,你再折腾,大不了一起死好了!反正我烂命一条,死了也不可惜,有姐姐你相陪,我也安心了。”
      
      女人脸色大变,表情惊疑不定,一直以来他就像一个没有感情的木偶,什么都不在乎,连他自己的身体也不在乎了,就那么扮演着一个麻木的五岁小孩,自己说什么,他都照做,没想到他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
      
      女人眸色变化,好一会儿才软下来:“再忍一忍,困难只是暂时的,一年观察期后,我们就能成为合法公民了,到时候再想办法和大哥会和,就安稳了。”
      
      小孩儿耻笑了一下,也不戳破她的幻想,哪有那么简单?
      
      突然小心翼翼的敲门声响起,一个男人清润的声音响起:“小薄?”
      
      女人眼里光芒一亮,连忙用梳子理了理自己的头发,摸了摸脸,才走过去开门,外面长着一个瘦弱的男人,那张脸倒是长得不错,鼻梁上架着一副眼镜,看起来白白净净文质彬彬,在大部分都灰头土脸的时候,他这份白净显得尤为特别。
      
      他先是上下看了看女人,见她没事才松了口气:“听说你去了长官那里,我担心得不得了,还有小霍,也没事吧?”
      
      男人看向小孩儿,小孩儿又恢复了一脸麻木。
      
      女人连忙说都没事,男人就局促地说:“是我妈,饿得都爬不起来了,我想问问你们这还有没吃的……”
      
      “有有,还有,我拿给你!”
      
      男人笑得一脸不好意思,又看向小孩儿身上整洁的衣服:“小霍今天听说是遇到好人了,换了这么一身齐整的衣服回来,像我们家两个小的,一天到晚光着屁股到处跑……”很叹息的样子。
      
      要是往常,女人就叫小孩儿把衣服拖下来了,但想到刚才小孩儿的话,她就有些支吾,小孩儿给了她一个毫无温度的眼神,她瑟缩了一下,就不说话了。
      
      男人的话没有人接,他脸上有些尴尬,拿了吃的就走了,转过身脸上的表情就变成了羞怒。
      
      屋子里静了下来,女人的肚子开始咕咕的叫,她纠结了一会儿,说:“小霍,我饿了。”
      
      小孩儿根本不理她,他答应过要对她千顺万顺,处处周到,但今天他一点都不想那么做了。他这连自己都觉得无比厌恶,无论怎样糟践都无所谓,甚至恨不得立刻毁掉的身体,今天有人细心地给清理了,上了药,他忽然也觉得这身体变得珍贵了起来,他想好好护着它。
      
      破碎的窗外,远处天际,一架飞碟远去,他知道那是她离开了,他看了许久,才低下头喃喃道:“苏久久……吗?”
      
      ……
      
      “苏久久?”徐淮看着下属。
      
      “是的,催生出玉玲珑的是一个叫苏久久的女人,今年十八岁,是恰恰市南郊大苏农场所有者的独生女……”下属呈上了苏久久的档案,
      
      徐淮看着档案一脸深思,一个平庸了十八年的人,脑子被磕破了一次,突然就成了高属性者?
      
      这种例子不是没有,但很少见,但看到苏家祖上那位大师,他不由点头,苏家人的血脉里是有着这个潜力的。
      
      他让人下去,自己抱起床头那盆玉玲珑,昨晚他把这盆东西放在床头,一晚上过去,本来洁白如玉的四颗果子变得黯淡了几分,好像沾染了灰暗的气息,与此同时,自己却感觉身体轻松了不少。
      
      这代表了什么?他有点不敢去想,又控制不住那么想。
      
      “苏久久。”这个人真的是他的希望吗?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