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后宫搞养殖

作者:殿唐雪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摘花换酒钱

      
      邺子聿听得声响,眸子猛地一寒,穆姜也是惊得浑身缩起,眼见着邺子聿就要过来,方才的橘猫蹭的一下从后头窜出,一跃跳上了邺子聿肩头。
      
      橘猫救了穆姜一命,邺子聿同顾嘉禾没有在园中再做停留,两人很快离开,穆姜在石头后面又是躲了一会儿,确保一个人都没了,方是抱着坛子回去。
      
      她今日出来,着实是开了眼界,也粉了一对CP,心情别提有多美。
      
      回到墨池轩后,也才是辰时,两个丫头也醒了。
      
      她将坛子放好,烧水煮了米粥,外加一人一颗白水煮蛋,昨晚上还剩一半面团,她取出放上猪油和葱花,随后用擀面杖杆成圆饼,做了十多块芝麻葱油烧饼。
      
      待到三人吃完,便开始了今日份的工作。
      
      昨日杂货屋还未曾整理完,她叫两个小丫头将分类好的布匹,烂被褥和破凳子都搬到了院子里头。
      
      布匹发黑发霉了许多,她拿了剪刀叫湘儿全都剪成条状,剩下的烂棉絮用水简单清洗后放在太阳底下晾晒。
      
      昨夜天放晴,今日太阳大好,照着这般日光棉絮晒个三四日后可以和布条一起塞到兔窝里头,给兔子取暖。
      
      剩下的木头有长有短,碎的短的拿了晾晒干,可以堆在一旁当做柴火用。大的则是放到了一边,等着以后空闲了,可以用来做些东西。
      
      杂货屋收拾出来后,穆姜在里头用废弃的门框搭建了一个小屋,并将小屋分成十八个格子,将公兔和母兔单独放在格子里头。
      
      今日捯饬这些,等弄完已是未时,午饭都是忘记了吃。
      
      早上做的烧饼还有,穆姜简单煮了姜糖红茶泡饼吃,吃完她让两个人把院子里收拾下,这便拿着昨日剪的腊梅出门去了。
      
      王府有好几个侧门,挨着墨池轩就有一个小侧门,因这边偏僻,侧门常常没有小厮看守。
      
      穆姜出了侧门没走多久便是来到大兴城的市集,这里不愧是京都,市集十分繁荣昌盛,每一个区域都有明确的分工,东街专卖蔬菜瓜果,西街则是家禽肉食活物,南街是一条艺术街区,里头杂耍表演唱戏算命比比皆是,至于北街,那是一条花街,从街头到街尾,一共有乐坊十家,青楼十家,赌坊七家,酒楼五家及其他大大小小供吃喝玩乐的小娼馆。
      
      穆姜提着梅花,一路直奔南街,南街这边属于文人街区,儒雅的公子哥儿有不少,他们手中大都拿着折扇,一步一步慢悠悠的踱着步子转悠。
      
      这边卖字画的不少,不远处便有个妙龄女子在卖自己写的字画,引了不少公子哥儿过去。
      
      穆姜没有凑过去,她挨着卖字画的那一圈转悠了一会儿,最终在一家不起眼的字画摊子上用十文钱买了十三张草纸,随后找了个空位子,将腊梅从篮子中取出。
      
      她今日还带了修剪花枝的剪刀过来,出门前还剪了一些树枝。她将腊梅一根根修剪好,四根梅花配一根枯树枝再用草纸包裹好,弄成花束插到带来的破瓶子里。
      
      这些瓶子是昨天收拾杂货屋时收拾出来,瓶子没有一个完好,不是破了口,便是破了底。可这样的破败配上含苞待放的腊梅,别是一番风味。
      
      穆姜插好五束腊梅花时,便有好奇的公子哥儿停留在原地。
      
      “一百文钱一个。”
      
      穆姜没等公子哥儿开口,便是笑意盈盈的开口。
      
      “……如此破败,要的恁贵?一斗米不过十文钱,便宜些吧。”
      
      这公子哥儿瞧穿着打扮不是个穷人,但也不是富人,他身上穿着锦织绸缎,上头却没有绣花,一百文与他而言不多不少,穆姜微微仰头,又是包好一束花。
      
      “正是因为破败,才是要的贵,如此叫做创意,无法便宜。”
      
      穆姜学过一年插花,这梅花插得虽说不上多好,但也不错。她瞧那公子哥儿犹犹豫豫,也就懒的再搭理。
      
      会买的人终究会买,不会买的,你说什么也都不会买。
      
      果不其然,那犹豫不决的公子哥儿踟蹰些许便是走了。好在这大兴国有钱有趣的富家子弟不少,她这梅花包的奇特有趣,等她包好所有的梅花,便来了一对年轻男女买了两束。
      
      “一百文一个?”
      
      穆姜继续低头包剩下的花枝,头顶响起一柔柔弱弱的女子声。
      
      “是,一百文一个,一百八十文两个。”
      
      穆姜习惯性的抬头,便瞧见一张绝世无双美若天仙的脸。
      
      顾嘉禾?
      
      眼前这“女子”不是别人,正是顾嘉禾。
      
      顾嘉禾头戴幕离,一只柔美的手轻掀幕离珠帘,另一只手则是抱着一只雪白的兔子。
      
      穆姜瞧见他有些许惊讶,顾嘉禾现如今的说话声音同女子无异,甚至是比女子还要娇媚,穆姜有那么一瞬间,还以为眼前的人不是顾嘉禾,只是同顾嘉禾长的一样。
      
      “要两个。”
      
      顾嘉禾又是轻轻说道,这一次穆姜听的仔细,顾嘉禾这是故意压低着声音用嗓音在说话,若不是她特意观察,真听不出来顾嘉禾是男人声音。
      
      穆姜暗暗挑起眉头,顺着顾嘉禾的肩头往后去看,不远处停着一辆马车,邺子聿就站在马车边。
      
      邺子聿在往这边看,不过穆姜所在的位置刚好被顾嘉禾挡住,所以邺子聿并未瞧见穆姜。
      
      穆姜瞧到这,暗暗的挑起眉梢,这一对男男还真是……够恩爱的。
      
      “小娘子,我不要你的钱,我想要你怀中的兔子。”
      
      穆姜嘴角升起笑意,一对眸子盯着顾嘉禾怀中的兔子去看,这兔子又是断了一条左前肢,而且肚子圆滚滚,瞧着不用多久,就能生小兔。
      
      看来这只兔子是邺子聿送他的,这两个大男人对母兔子还真是情有独钟,每一次都还要把人家兔子腿拧断,也不知道搞什么。
      
      “兔子?”
      
      顾嘉禾身上的钱就要掏出,他听得此言,面上有些疑惑,同时回首朝着邺子聿那边看去。
      
      “对,兔子。”
      
      穆姜点头:“我用五束梅花同你换,一束一百文,五束便是四百六十文,换你一只兔子不亏的。”
      
      “可……”
      
      顾嘉禾有些许犹豫,他下意识的抱紧怀中兔子,眸子望向邺子聿那边。
      
      瞧他那如水的眼神就能看出,这兔子是邺子聿送他,让他把兔子送出来,这心下想必是不舍。
      
      “怎么了?”
      
      顾嘉禾才是回头,邺子聿便快步走了过来,生怕顾嘉禾会被欺负一般。
      
      邺子聿离着这边并不远,不过十多步便走到,他正欲开口询问,待瞧见卖花的人是穆姜,眼眸如海带着寒冷:“是你?你为何在这处?”
      
      “燕王殿下好,奴婢在这处卖花换个酒钱,奴婢是大厨房外聘的送货丫头,府中并未说丫头不能出去卖东西。”
      
      穆姜见邺子聿冷着脸,知晓他心中不悦,这便是弯眸赔笑。
      
      外聘的丫头,这种事情是穆姜胡诌,她也不知自己如此胡诌能否骗过邺子聿。她觑着眸子去瞧邺子聿面上表情变化,见他并未起疑,心下便是安心些许。
      
      “阿聿,我看上了这些梅花,可这位姑娘想我用兔子去换。”
      
      顾嘉禾似乎很是喜欢穆姜弄得这些梅花,他起了身,眼眸含着无限柔情,纤长手指轻轻去扯邺子聿衣袖。
      
      这亲昵的小动作……穆姜挑着眼珠子去瞧,口水险些都要流下。
      
      “就这些梅花有何好的?我院中一整片的梅园,你喜欢我把整棵树送你就是。”
      
      邺子聿斜着眼眸去瞧穆姜,穆姜当做没看到,依旧笑眯眯的。
      
      “不一样,我喜欢这梅花如此包装,你看这些瓶子,破的各不相同,十分有韵味,你不觉得很美很奇特吗?”顾嘉禾又是柔柔说出声。
      
      “哪里奇特?不就是一张破纸包着几株梅花插在一个破瓶子中吗?”
      
      “燕王殿下,您说的对,您家这位小娘子说的更对,这里头的每一束梅都是平庸的却又都是独一无二,就像这人,每一个人都生着两只眼睛一个鼻子一个嘴巴两只耳朵,可凑在一起却又各不相同。”
      
      论道品味,很显然这位燕王殿下不如顾嘉禾风雅。说到胡侃,穆姜自觉邺子聿说不过她。
      
      “嘴巴倒是挺能说,你这花……本殿园中摘得吧?”
      
      “被殿下发现了。”
      
      穆姜并不隐瞒,她说到此,甚至是起了身毕恭毕敬的同邺子聿作了个揖:“殿下是风雅之人,不会因此恼怒砸了奴婢的摊子吧?”
      
      “……罢了,多少银子,本殿全要了。”
      
      邺子聿脾气好像还不错,毕竟外界传言他是个见到漂亮女人就走不动的主儿,不管这传言真不真,当着这市集上这么多人,邺子聿也不会做出砸摊子这种事情,穆姜就是了解这一点才敢如此放肆。
      
      邺子聿自腰间解下荷包,从中拿了一两银子。
      
      “殿下,我只要小娘子怀中的兔子,您的银两奴婢万万不敢收。您若是不想让小娘子用兔子来换,您可以告诉奴婢,您这只兔子是从何处买来?奴婢近日丢了兔子,十分想念,也想买一只养养。”
      
      穆姜瞧这天色离放黑还有一个时辰,今日既是出来了,总不能只简单卖个花。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等以后嘉禾嫁过来,穆姜的乐趣除了种菜养兔还有调戏嘉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