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护身符

作者:世侩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离开

      傅庭国认识江枫,鼎鼎有名的大律师,听说A城好几个大案子都是他拿下的,因此认识不少A城的大人物,他敢这么说,心里一定是有底数。
      
      他哼哧两声,坐在一旁的沙发上没再开口,斐仪伸手想去拉斐然,被闻远一把推开,闻远护着斐然退后两步,面色冰冷的看着眼前的人。
      
      斐仪尴尬的笑了两声,她两头看看,站立难安,“江律师,这是个误会,然然这孩子也不知道最近和哪些不三不四的人学坏了,我们也是担心,所以才找她聊了几句,结果孩子嘛,都不听劝,自己从楼梯上滚了下来。”
      
      闻远掀开眼皮,目露嘲讽,“哦?不三不四的人是谁?”
      
      少年语气,三分带着笑意,傅庭国一愣,继而站起来,怒不可遏的就要伸手打过来。
      
      “好啊,原来是你这个臭小子,看我今天不好好收拾你。”
      
      江枫拉住他就要打下来的手,将人甩在一旁,两个大男人顿时跌倒在沙发上,撞碎了一旁的花瓶。
      
      斐仪惊呼出声,屋里的傅娇娇连忙跑出来,她担忧的看了眼傅庭国,刚想跑下楼,就看见一旁的闻远。
      
      她猛的睁大眼,心跳的飞快,闻远怎么会来这里?
      
      闻远上前一把将二人拉扯开,又把傅庭国砸回沙发里,傅庭国的头撞到了手表,忍不住哀嚎出声。
      
      斐仪连忙上前查看他的伤势,傅娇娇跑出来,脸颊通红,“闻远,你怎么来了,这是我爸爸,你们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斐然拉住还要动手的闻远,示意他别冲动。
      
      斐仪扶着傅庭国坐起,眉毛都快飞起来,“好啊,叫闻远是吗,我明天就去和张主任说,看看你们学校出了个什么流氓一样的人。”
      
      张主任是系里有名的秃头张,他的头发秃了有一半都是七班的功劳。
      
      闻远扯扯嘴角,一脸不屑,“嗯哼,你大可以去试试,看看秃头张会不会听你们说的废话。”
      
      傅娇娇连忙开口,“不会的,闻远,肯定是有什么误会,我会帮你和我妈妈说清楚,你是不是听了什么不该听的话?”
      
      她偏头看向斐然,目中之意不言而喻,闻远这才注意到她的存在,他挑挑眉,语气冰冷。
      
      “你谁?我们很熟?”
      
      傅娇娇脸色一阵青白,“我是傅娇娇,我们在大礼堂…见过…”
      
      “不认识。”
      
      闻远言简意赅的结束谈话,他扶住斐然,将人几乎摁在怀里,隔着夏日薄薄的衣裳,斐然能清晰的感受到少年灼热的心跳,她不安的动了动身子,又被人一把按了回去。
      
      傅娇娇抓紧衣摆,面上一阵扭曲,斐然怎么和闻远走的这么近了。
      
      闻远看向一旁的江枫,“江叔,我们先去医院吧,其他什么的都等斐然的检查结果出来再说。”
      
      江枫不愿意和傅庭国一家再闹腾,他点点头,去外面把车叫好。
      
      斐然撑着脚刚想爬上楼,就被人一把抱起,闻远抱着她,面不改色,“哪个是你的房间?”
      
      “你…你先放我下来…”
      
      身后傅娇娇嫉妒的目光几乎化为实质,闻远像是什么都没听见一般,长腿一迈,就将斐然带上了二楼。
      
      斐然浑身因为惊怕都开始发热,她挣扎的下地,闻远见门口贴了一只小白兔,心里猜测着可能到了目的地,他松开手,将人慢慢放了下来。
      
      刚一落地,斐然就迫不及待的打开门跳了进去,隔着小兔子的门扉,她涨红着脑袋看向闻远。
      
      “我收拾一下,你让江叔叔等等我。”
      
      两人分明没有见过几面,闻远却觉得自己仿佛魔怔了一般,看着她红红的脸,就忍不住想上前捏一下,心底的小人在欢快的舞跃。
      
      “知道了”,他绷着脸背着手捻了捻手指,又补充道,“别把门锁上,有什么事方便点。”
      
      斐然点点头,将门轻轻合拢,留出来的缝隙,可以看见房间里水蓝色的窗帘。
      
      艹,真听话,闻远深呼吸两口,将视线投向远处,才把心里那些莫名其妙的东西压了下去。
      
      傅娇娇正在楼下跟斐仪解释闻远不是坏人,听着母女两的对话,闻远讽刺的勾了勾唇角。
      
      他微微上前,大半个身子露在楼梯外,居高临下的看着底下的人。
      
      “喂。”
      
      傅娇娇听见他的声音,见闻远果然在叫她,整个脸都红扑扑的,她微微抬头,眼中带着希冀。
      
      “嗯,怎么了?”
      
      闻远嗤笑一声,满意的看着斐仪的脸色随着他的话越来越精彩,“学校里那些流言都是真的,这个学校真有我家一点贡献,所以你们一家得当心点了。”
      
      傅庭国嘴角一抽,几次三番都想骂回来,硬生生的被斐仪带回屋中,傅娇娇垂下头,目中又羞又恼。
      
      斐然的东西并不多,她把重要的挑挑拣拣,也就只有两个小箱子左右,江枫一把上前,将两个小箱子拿了上去。
      
      闻远扶着斐然往车上走,一旁傅娇娇咬咬唇,小跑上前,她冲着斐然说话,视线却不自觉的看向一旁的闻远。
      
      “斐然,我爸妈今天也是气话,你别往心里去,可是你不要忘了她们以前对你多好。”
      
      “闭嘴。”
      
      闻远皱皱眉,脸上满是不耐,他把车门打开,将斐然几乎是半抱着搂起。
      
      斐然身子又猛的腾空,她惊慌失措的抓紧闻远的衣服,语气上扬几分。
      
      “闻远,我能走,你放我下来。”
      
      江枫刚和司机说好目的地,就见闻远不顾斐然的反对,将她轻轻放进了座位里。
      
      “江叔,我坐后面吧,你在前面给司机指路。”
      
      “啊…好…”
      
      江枫下意识顺从的上前,坐到位置上一脸疑惑的回过头。
      
      斐然耳朵通红,几乎将整张脸埋进头发里,闻远直接迈进座位里,合上窗坦然的看向江枫。
      
      “江叔,怎么了?”
      
      “啊…没事…”
      
      江枫木讷的摇摇头,心里总觉得哪里有点怪异。
      
      傅娇娇目睹了一切,眼角彻底通红起来,凭什么…凭什么谁都对斐然好,她握紧双拳,面上满是憎恨。
      
      没了斐仪和傅庭国的阻拦,车子很快就开动起来,斐然看着慢慢向后倒退的灯光,微微合眼,将满心的疲惫压了进去。
      
      活了四世,她才真真切切的体会到了什么是孤独无依。
      
      她心里正出神,一阵温凉覆在了她的脚腕上,像是冬日里的暖炉,舒服的让她忍不住喟叹。
      
      斐然猛的睁开眼,将脚不自觉的往后挪,却被闻远按在原地。
      
      “别动,我看看是不是伤到了骨头。”
      
      江枫听见动静回了头,“然然,让他看看,这小子打多了架,有经验的很。”
      
      斐然不好在动,闻远的手在伤口的红肿处细细抚摸,片刻后,他收回手,一脸若无其事。
      
      “还好,只是扭伤。”
      
      江枫这才放下心来,斐然偏过头看向一旁的窗户,连忙将脚收了回来。
      
      闻远靠在座椅上,闭上眼睛像是累极了,没了视线的焦灼感,斐然才舒坦几分。
      
      闻远将手枕在脑后,五指微微摩挲,片刻后唇角轻轻勾起。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