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零炮灰女配的锦鲤日常[穿书]

作者:安萧苏苏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四章

      见万幸晕过去,赵建国一惊,连忙把手贴在了她鼻尖。
      感受了一会儿,发现万幸还有气,这才松了口气。
      
      不过小孩儿身上滚烫滚烫,脸上黑黝黝一层灰都藏不住底下的红,赵建国回过头,喊道,“老孙头呢——老孙头在不在!快来看看孩子啊!”
      
      屋门没关,乡亲们都在看热闹。
      有些人见门口站不下了,爬上墙的都有,坐着在那看着闲聊天,村里有胆大的小孩子,更是冲进来了好几个,在万幸边儿上好奇的瞅她。
      
      有个和万幸玩的好的小姑娘,奶声奶气的站在边上问,“小宝这是咋了?她咋不起来跟我们玩了?”
      “别摸她!”一边小男生抓着小姑娘的手,神秘兮兮的凑近她耳朵,“小宝吃了耗子药,我妈说吃了耗子药人就死了!”
      小女孩儿懵懵懂懂的,但是也知道耗子药是什么,不由往后退了退。
      小孩儿说话的功夫,看热闹的村民里也传来了一阵阵的喧哗。
      
      老孙头本来就没走多远,就在桥上揣着手等。
      他等着万家那几个人抬着万幸出来,再好好的骂他们丧尽天良。
      
      不给孩子看病,连两分钱的看诊钱都要昧下来,黑心眼,烂心肠!
      当年养万幸的时候,那襁褓里的一百块钱村里可是人人都知道,都被王秀英给拿走了!
      
      是以,赵建国在里面刚一喊,就有那听见说孩子没事儿的村民追他去了。
      
      刚巧有人眼尖,在树底下看见他,连声说,“孙老叔,快来,万家那个小宝丫活了,药丸子咳嗽出来了,你快去给诊诊,看能活不能!”
      毕竟关系到人命,孰轻孰重乡亲们还是知道的。
      看热闹归看热闹,可不能光看不帮忙啊!
      
      乡里乡亲的,老孙头也不能不给他面子,慢腾腾的被人拽了进去,在大门口享受够了注视,这才走到了万幸家里头。
      
      万幸已经被放到了炕上。
      
      北方冬天的炕头很暖和,没一会儿,她的手摸着有些热乎气了。
      
      人命关天,老孙头也不敢马虎,顾不得损人,先把老二那婆娘放在了脑后,仔细瞧了瞧万幸的样子。
      万幸虽然脸发红,但是至少呼吸强劲,和一般熟睡的小孩没差别,就是因为发烧,身体摸着热了点。
      
      过了会儿,他对着赵建国说,“我瞧着是没啥大毛病了,就是发烧,小孩子,头疼脑热的常见。我给开点药,吃了之后发发汗,很快就能退烧。”
      
      赵建国愣了愣,下意识的看向了站的远远的万忠军和他媳妇。
      俩人一个低着脑袋看脚尖,一个撇着嘴不当一回事。
      
      当下皱了皱眉,刚要答应,张敏静就抢先答道,“好,等会儿就让老二媳妇去买。”
      
      赵建国回头看向张敏静,只见张敏静坐在土炕角落,一手撑着拐杖,一手扶着床,看上去很有大家长风范。
      
      被突然点到了名字的老二媳妇一愣,听清楚了之后怪叫了一声,“凭啥我去!我下午还得上工挣工分呢,老四家的去不行吗?她又在家啥都不干!”
      这话一出,在场陡然安静了一瞬间。
      王秀英四下看了看,脖子一缩,心知说错话了。
      
      老四媳妇虽然是没啥事,可那是因为她怀了孕了。
      老四万报国今年27岁,大前年才刚刚讨上媳妇,这不,刚刚才怀了第二个,眼见着要生了,这肚子还大着呢!
      老四听见王秀英这么说她媳妇,就抬眼看了过去,年轻的脸上是藏不住的怒气,“嫂子,你说的这是什么话?”
      
      这话的意思,不就是说她媳妇仗着自己怀孕了,在家里好吃懒做?!
      真正好吃懒做的是谁?
      
      张敏静也沉声道,“老二媳妇,老四媳妇可都快生了,让她一个大肚子的孕妇,一个人上镇上去买药,出了事,你担待得起?!”
      心知理亏,王秀英撇撇嘴,只小声嘟囔,“那凭啥就是我去?”
      不过她瞧见自己身边的跟个闷瓜蛋子一样的男人,再瞧瞧那个知道护着自己媳妇的老四,心下顿时觉得不平衡,抱着胳膊靠到了柱子上。
      
      都怪那个天杀的万幸,要不是她,自己怎么会受今天这委屈?!
      
      不过她还是不甘心的探出了头,说,“那咋不让老三媳妇买,反正她在镇上上班,正好顺路!”
      
      不过这一次,也没人再跟她讲什么,老三抬起脸盯着看了她一眼,又默不作声的把头扭开了。
      张敏静脸一拉,“给我闭嘴!”
      
      王秀英给吓了一跳,反应过来就要吵吵,被旁边的万忠军给扯着胳膊,压低声音按住了。
      这一下,王秀英更是不满,咬牙切齿的看着这屋里的一圈人,恨恨的一跺脚,扭脸出门去。
      好好好,都欺负她!这一家丧良心的,都欺负她!
      
      明明她才是累死累活拉扯万幸长大的人,就算没功劳,那也有苦劳吧。
      凭啥万幸那野丫头吃了个耗子药,全家人都得围着她转?
      不就是个丫头片子?还不是亲生的!
      
      从他们石桥大队到最近的镇上,少说有十几里地,她一个人,一来一回净耽误事了,一个下午,能少挣多少公分了!
      这个赔钱货,害人精,扫把星!
      想到这里,王秀英越想越难受,砰的一声把门踢上了!
      
      而屋里面,六岁多的万金凤吃饱饭之后还在床上呼呼大睡,门的声音都没能把他们吵醒。
      王秀英看着,再看着旁边躺着的万金龙,突然气不打一处来。
      
      老娘都快让人气死了,没良心的东西还在这睡觉。
      要不是旁边还有三岁的小儿子也在睡,她怎么都要把万金凤给叫起来,让她去买药去。
      丫头片子果然都是没良心的,一点都不知道大人累死累活的苦处。
      
      *
      
      屋里人渐渐散了,老太太坐在床头,打量了一下这屋里。
      这是三房的屋子,干净、整洁,三儿媳妇是个有文化、又漂亮,又能干,还很有出息的人。
      
      当年她作为可教育的子女下乡当知青,看上她的大小伙子一排接着一排,可她三儿媳却谁都没看上,更是最后挑了自家这个哑巴老三。
      俩人过了不久就领证结婚了,相处的也算是和睦。
      
      后来没过多久,三媳妇家里就平反了。
      
      她父亲作为教师恢复了原职,继续担任初中教师,母亲也是城里棉纺织厂的工人,也因此恢复了本来的职位,待遇相当的不错,还有城里户口。
      他们家也知道大概是留不下来人,毕竟当初的知青都一个个的哭着喊着要回城,绝食的、游街的都有,不少女知青,宁愿把孩子溺死,都想回城里去。
      
      当时为了不耽误老三媳妇回去,老三甚至背着她,去大队上拿了离婚证明。
      可老三媳妇最后也没签字,而是把离婚协议撕了,要跟着老三继续过日子,还生下了一个男孩。
      
      现在三媳妇在镇上有工作,她亲家又只有一个孩子,心疼女儿,特意给女儿买了一辆自行车,后来还又贴补了好些的嫁妆,还一直帮衬着老三,在城里找大夫,想给老三看病。
      亲家有本事,这在村子里,可是提出来就很有面子的一件事。
      
      三媳妇是个心好的,平日厂里发了什么东西,也都给家里贴补着,什么时候能吃到肉了,也都想着家里的孩子。
      就连她爸妈特意让人捎过来的吃食和麦乳精,也都不吝啬,对待几个孩子也一样的好,不愧是大户人家的姑娘。
      
      现在这个时候,三儿媳还在上班,没有回来。
      
      再看着躺在床上,人事不知的万幸,张敏静的眼皮耷拉下来,表情凝重。
      
      万幸,不能再让二房养着了。
      如果能把她交给三房养,一是对大队有个交代,二也不用担心以后万幸的安全问题。
      
      *
      
      万幸迷迷糊糊睁眼的时候,才发现外面的天都黑了。
      
      冬天的天黑的早,想要早点收工回去吃饭,就得赶紧卖力的干活,否则干一两个小时,还不抵天黑灯油的钱。
      
      屋里亮着一个小灯,豆子大点的灯光照亮了一小片天地。
      万幸借着灯光一看,才发现有人正在给自己擦洗,而且身上也完全没有了黏腻的感觉,也不觉得浑身上下都痒痒了。
      
      见她醒过来了,坐在床边的女人就笑了笑,关切道,“醒啦?”
      万幸瞪大了眼睛,没说话,正好万中华进屋,搬了一个小桌放在炕上,后面还跟了一个三岁大点儿的小豆丁,虎头虎脑的迈着小短腿,怀里还抱了一个盆子,里面放着红薯和窝窝头,跟一小碟咸菜。
      
      这一下,万幸大致也能分辨出眼前的这个是谁了。
      于是她坐起来之后,虚弱又小心的笑了笑,小声的喊了声,“三婶……”
      
      这个坐在她对面的人,正是三房媳妇,陈晓白。
      陈晓白见万幸这小心翼翼的模样,叹了口气,又继续拉过了她的手,给她擦了擦,说道,“来,坐起来,先吃饭吧,啊。”
      
      万幸吞了吞口水。
      小孩儿身体本来饿的就快,何况万幸本身就是经常被虐待的一个孩子,吃不饱饭更是家常便饭。
      她晌午第一次醒过来的时候,就觉得很饿,而且还不是饿了一顿两顿的那种饿,整个胃里都火烧火燎的,泛酸还想吐,可惜她醒过来才没一会儿,就又晕过去了。
      
      此刻就算是放在面前的只有窝头和红薯,那也都是人间美味了!
      
      但是该有的人设还是不能崩的。
      原书里的万幸,其实在这个年纪的时候,还是一个懦弱、内向、又自卑的一个小孩子,而陈晓白又时常会留点东西给她吃,对万幸也熟悉。
      
      于是万幸不好意思的缩了缩手,眼巴巴的看了一眼饭桌,把自己缩成一团,道,“我、我不饿……”
      毕竟好歹上一世也是在贫苦地区的孤儿院长大的,见多了小孩子卖可怜是什么样子,所以这对万幸来说简直是手到擒来,根本都不需要时间准备。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二更~
    谢谢大家支持,来晚了一点很抱歉,留言还是送二十个小红包。
    *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陇川 4个;云柔 1个;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抱错[重生]
    我想吃你这个鸡!



    结婚后他变坏了[重生]
    结婚之后,老公变坏了QAQ



    和前男友分手之后见鬼了
    收妖捉鬼铲屎喂粮小甜饼



    读者他哭声沙哑[穿书]
    读者他……哭声真的很沙哑



    再婚[重生]
    自闭闷骚受X面瘫闷骚攻



    久伴比情深深情
    他爱你,并不是只爱你。



    无常成长手册
    愿你一世长安



    儒将[古穿今]
    开国将军X总裁病晚期凶残攻



    八荒之上
    扶颂神君就知道,他的烛烨上神,不会就这么轻易丢了。



    偏锋[重生]
    重来一次,剑走偏锋。



    上将府的小老板
    位面小老板穿越上将府当将军媳妇顺便清除敌军的爽文



    重活异世好追夫
    重活一世,我必定不负你情义。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