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兰宠妃

作者:烟花赏期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生不如死

      憋了许久的暴雨终于倾盆而下。
      哗哗哗的大雨冲刷着道路崎岖,怪石成堆的乱坟岗。
      被暴雨和成稀泥的土坑里,安丰年轻美好的容颜被就此掩埋,须臾就和其他陈年枯骨混淆在一起。骨血归于尘土,面目全非,就像无数从汉宫抬出来的宫女和公公一样。
      
      而蜗居永巷的其他楼兰人,正精疲力竭地倚靠在冰冷潮湿的土墙边,怔怔地盯着从屋顶漏下的无数细小雨流。
      所有的锅碗瓢盆都被拿来接水了,可这破屋里泛起的浓重霉烂气味,也像个万人坑一样令人作呕。
      
      送别了安丰,他们才渐渐意识到活人面临的困境,并不比死人好多少。安丰死了,他们寄予希望的能飞上枝头的凤凰死了。而他们都被困在这个暗无天日的永巷里,等待着生不如死的慢慢腐烂。
      这才是万念俱灰。
      
      没有人还会再想到太子刘据。成也萧何败也萧何,是他拯救了他们,也是他导致他们被重新推入困境,而且还赔上了一条命。
      而刘据的心里,确实也不好受。此时他和他们一样,也是怔怔地凝视着博望苑的院落被瓢泼大雨冲刷着,也几乎万念俱灰。
      
      事出突然。
      清晨他被父皇急召去了宣室,看到父皇脸色不好,以为发生了什么紧要的军情,于是出言宽慰,希望能陪父皇一起解决国事。没想到却被没头没脑地训斥了一顿,矛头甚至直指他收容楼兰王子的使节团。
      
      他在殿前跪了好一会儿,几个好心的大臣假意斥骂,暗中解释了事情的原委,他这才知道楼兰王竟然给匈奴右贤王送礼贺寿。
      这件事刺激到了父皇无上的权威和大汉天子的尊严,一向看不上楼兰王做墙头草的父皇咬牙切齿地要和楼兰人一刀两断,并立即派羽林军去博望苑,把楼兰王子一行人统统带走,送去永巷为奴。
      刘据知道父亲盛怒之下无法辩驳,只得垂头丧气地去找母后商量。此时卫子夫已经从吴良娣那里得知了朝上的变故,待和刘据再次证实了,更是大惊失色。
      
      “皇儿,兹事体大,你万万不可掉以轻心。”卫子夫立刻屏退了左右,郑重告诫。
      “母后,父皇已经处置了楼兰王子,难道还有比这更严重的事情?”刘据毕竟天真了些。
      卫子夫叹气,“这楼兰王子一行人来了大汉以后,你父皇本来就瞧不上他们,借机送去马厩了。后来你力排众议,主张善待楼兰人,和楼兰国邦交友好。你若是成功了,就是创下了功业,为将来继承皇位铺平了道路。可你若是看走了眼,那么在你父皇心里,这不就是等同于和外贼勾结吗?”
      
      卫子夫的一番话惊醒了刘据,他素来胆子不大,吓得连连摇手,“母后,您可要为儿臣作证,儿臣并无他意,只是以为,只是以为楼兰人可结交而已。”
      “皇儿,你母后我岂不了解你。”卫子夫幽幽地说,“为今之计,你首先要自保,和楼兰人彻底断绝关系,至少要让你父皇相信,不是你有异心,而是你过于善良,被狡诈的楼兰人蒙蔽了。”
      
      母子俩密谈还未结束,宫女禀报,安丰姑娘前来谢恩。
      刘据的脸都白了,“母后,那她,那她怎么办?”
      “咳……”卫子夫无奈地闭上了眼睛,“舍卒保帅。”
      
      她让刘据留在她寝宫内别出去,她自己去应对了毫不知情的安丰。不过几句话的盘问,她就命人施了杖刑,随即把奄奄一息的安丰也丢去了永巷。
      那一下一下的杖刑缓慢而沉重地敲打在那个年轻姑娘的身上,也敲打着左右的眼线:无论是皇后还是太子,已经下定决心和楼兰人划清界线,他们母子对大汉王朝和大汉天子忠心不二。
      
      只有忠心,才能让天子打消疑心。
      所以这个姑娘,非死不可。谁让她心比天高,勾搭太子;谁让她来自楼兰,那个风吹草动就会随便倒向的懦弱王国。
      
      暴雨飞溅到窗棂上,也飞溅到了刘据的脸上,混合着他的眼泪,一起从失魂落魄的脸庞滑落。
      他脑海中反复回响着母后处理完安丰后,气定神闲地回到寝宫,却只用一句话来宽慰他,
      “皇儿放心,母后特意着人重重打断了她的盆骨。她即使命大能活下来,也绝对不会怀上你的骨肉。以绝后患!”
      
      这句话像刀子一样捅到了刘据心里,让他在暴雨时分夜不能寐。
      他忘不了最后一次看到安丰时,她的面容依然被温柔的笑意渲染得明亮。
      他想象不出遭受杖刑后的她,变成了怎样的一副模样。
      
      眼泪不间断地流淌着,趁着暴雨不停,痛痛快快地流淌着。
      可这眼泪不全是为了安丰而流,也为了他自己。
      刘据开始疑惑,自己到底在父皇心中是什么地位。既然立他为储君,难道不是相信他的能力,并预备把大汉江山将来交托给他吗?
      为什么,区区一次邦交失败,就惹起父亲的疑心,以至于母亲要狠下心肠来当庭杖刑一个可怜的异族女子,像逼真的表演一样做给父亲看。
      而更令他疑惑的是,此后他该如何自处。
      
      暴雨下到半夜,才渐渐停歇。
      羌裕的呜咽声也沉寂在浓重的困倦中了。
      这一天,从进了永巷就水米未进,加上安丰一死的巨大打击,小女孩身心俱疲,两只细弱的手臂紧紧环抱着身畔的独孤稔,神经过度紧张,唯恐她也突然遭遇不测。
      
      “阿稔姐姐,你不要离开我。”羌裕含着泪一遍遍重申,“如果你也要死,我就跟你一起死了吧。我不想一个人孤零零地活着。我们一起死吧。”
      独孤稔把她的小脑袋搂在怀里。这孩子是受到刺激太大了,念念叨叨着去死,似乎她们一定都会死似的。
      
      可她们,真的都会死吗?她心底也浮起这个问题。旋即,苦笑了。
      如今的她们,即使活着,又比死好了多少。
      大汉的繁华,大汉的平和,大汉的强盛,都不属于她们;她们在大汉,始终是不得信任的异乡人。所以,该怎么活?
      
      一片混沌的脑海中,这个问题如一丝不甘心的怨气,蜉蝣在无天无地的黑暗中。
      该怎么活?
      盛宴招待王子的汉帝,宴后即翻脸;初次见面温柔可亲的卫皇后,转眼就打死了安丰;口口声声说会保护他们的太子刘据,在他们出事时却不知躲哪里去了。
      
      这些人根本不可信,可笑的是楼兰人却如此天真幼稚,一次次地以为
      只要真心真意地对待他们,就会得到同样真诚的回报。
      可他们都错了。大错特错了。
      
      谁都在利用他们,谁都不会在乎他们的生命,只是她们的利用价值,哪怕是死了的价值。所以安丰才会死,所以他们不能再傻乎乎地任由别人利用。
      在这个尔虞我诈的世界,他们只有学会怎样融入这张利益的大网,才有可能依仗残存的利用价值,维持自己的生存。
      
      她的眼睛在黑暗中倏忽一亮,又黯淡下去;又接着亮起来,明明灭灭,像摇曳风中的烛光。
      这一整晚她都没睡,一会儿想到南宫诀,楼兰王,一会儿又想到汉帝以及只是表面和谐的汉室皇宫。
      她原本清澈纯净的眼眸,渐渐渗透出冷酷和狠戾。
      
      永巷的日子,单调枯燥又劳累。
      第二日开始,管事宫女就给他们分配了杂活干。许是得到上头的指令,管事对尝归基本上不予理睬,任由他干或不干,但对其他人就不客气了。知道他们也是些平民,动不动就破口大骂,甚至拳打脚踢。
      
      所有人都无精打采,觉得多活一日少活一日其实没什么差别。安丰面目全非的尸体始终在他们眼前晃荡,打压着最后一点求生的欲望。渐渐的,他们都和其他女囚一样,都变成了麻木的行尸走肉。
      在毫无生机的永巷里,独孤稔总是抬头仰望。
      
      永巷高高的围墙阻拦了渺小的视线,抬头看不到长安的繁华富贵,只有围墙圈起的一片天空,依然湛蓝。这是永巷唯一的风景。
      倘若不是晴天,而是阴雨天或者多云的日子,那么从天上到地下,都是灰沉沉的一片,没有天地的边界,也没有四季更迭。
      
      那片蓝天,让独孤稔不断想起家乡。可家乡并不如记忆中那么美好。如果家乡没有匈奴人,而是有一个强悍的国王,他们何至于沦落至此。
      所以有时想到这里,独孤稔又不憎恨汉帝。他只不过是在尽力保护自己的臣民,对任何可疑的异邦人都不遗余力打击。换成汉人的角度,应该会很爱戴这样的皇帝。
      可惜她是楼兰人,没有这样强大的皇帝的保护。
      所以要靠自己,要寻找出路,要突破。
      
      某日下午,独孤稔在晴朗的蓝天和阴暗的永巷背景中,突然瞥见了一抹不同寻常的赭黄色,隐约还有一个熟悉的声音。她灵敏地溜到了门口去张望,正看到一个微胖的身影在吆喝几个永巷的管事嬷嬷。
      她睁大了眼睛,“李卓?李公公?”
      
      李卓听到叫喊声,本能地回头张望,看到她,愣了一下,立刻扭过了头,一言不发拔腿就要离开。
      但独孤稔的发现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尝归也赶过来,看到李卓正要离去,悲怆地大喊一声,“李公公,往日我可善待于你啊!”
      
      这话像一只无形的手,硬生生地拉住了李卓。他颇感尴尬。
      当日在博望苑中,尝归等人感恩太子殿下的出手援助,对他身边人也爱屋及乌。尝归从楼兰带来的许多珍宝,不少都贿赂了李卓。所以安丰有意接近殿下,引起吴良娣不满,李卓才会为他们解围。可后来事情发展超乎预料,楼兰王一折腾,连太子殿下都自身难保,谁还能顾得上楼兰人。
      
      但李卓入宫几十年,深谙为人处世之道,凡事都会给自己给他人留点余地,不做赶尽杀绝的事。这人算起来也是良知尚存。他既然得了好处,如果就此翻脸不认,只怕给自己将来留下祸患。
      想到这里,李卓叹气,慢慢转过了身。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