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兰宠妃

作者:烟花赏期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华夜之初

      在楼兰,最近的十年里,年满十四岁的少女,只要不是长得丑绝人寰或者天残地缺,十之八九都会被楼兰王看中,带入宫里做妃子。尽管他今年已经年近古稀。
      
      昨天,是独孤稔十三岁年华的最后一天。
      早上,她也起了个大早,高高兴兴地做完了家务,到海子边玩耍。因为每年生日,母亲都会做鲜美的羊杂汤、金黄色的油煎小鱼和混杂着糠麸的烙饼,用平民家的丰盛晚餐,庆祝她成年。所以她昨日早早地到了海子边,自己用兜子捞些小杂鱼带回家去。
      她并不知道,她在海子边多待的一个时辰里,碰到了出来散步的老国王。他坐在轻纱覆盖的马车里,只带着随身的侍从,也到海子边来享受美丽清凉的空气,顺便查访传闻中在海子边长大的贫民女孩们。隔着茂密的芦苇丛,他远远地看见了这个已经标致俏丽拔尖的女孩。
      
      楼兰的女孩子,像草,像芦苇,一阵晨风,一阵雨露,眨眼间就会从发辫乱糟糟的小傻妹长大成青春活泼的少女。楼兰王总觉得也许是自己老眼昏花老态龙钟了,似乎没过多久,就会看到一个挺拔如红柳的少女冒出来。
      他崇拜这种强大的生命力,因而极为享受对青春少女的采撷。所以最近十年,他越来越频繁地纳妾。
      
      于是昨天傍晚,独孤稔刚刚坐上餐桌,王宫的使者也来了,站在她们简陋的棚屋前,淡淡地吩咐了几句,就趾高气扬地离开了。
      母亲是世俗的,并不认为这样的命运安排有什么不妥:在楼兰,王的命令高过一切,稔只是个普通的女孩子,能进宫吃香喝辣,这难道不是非常美满的人生方向吗?
      不过,楼兰的百姓却也很清楚,楼兰王不仅老迈好色,而且还十分懦弱。最近的十年里,楼兰王纳入宫中的那些年轻王妃们,通常会莫名其妙地消失。尽管楼兰王频繁纳妾,后宫的妃子却所剩不多,大多是些不死不活的残花败柳。
      人们纷纷私下传言,是匈奴人来王宫抢劫,不仅抢钱抢物还要抢人。而楼兰王都不会阻止他们抢走那些最标致最可爱的年轻妃子们。
      虽然大家没有亲眼目睹过,但这些年轻的王妃们,自从进了宫后,确实就生死不明了。
      
      看到阿伽的脸色变了,独孤稔不安地低下了头,仿佛他刚刚把一碗鲜鱼汤一般纯美的情感端到她面前,她却毫不留情地把这情感弄馊了。
      “阿伽,”她有些不安,“我,今天就满十四岁了……”
      四周甜美清凉的空气瞬间冷了下来,凝固成迟滞笨重的脓浆似的。阿伽觉得透不过气来:他似乎看到一排排无形的刀片,在无情地割裂这个国家和臣民,这样噩梦般的场景却久久萦绕不散,那操持刀片的人,是那些魔鬼般的影子——匈奴人!
      
      如果没有匈奴人,这老朽如枯木的国王何至于此;如果没有匈奴人,他们这些青壮男子何至于被压迫得连心爱的姑娘都留不住。
      “不!”他痛苦地低吼着,“不,我不许你去,我不许你去!”
      独孤稔抬头望着他,期待地望着他,可是阿伽的反抗声,却渐渐低了下来。因为他虽然一时激愤,却并没有真正的办法留住她。
      独孤稔淡淡一笑,并不介怀。随后,她踮起脚尖,在他的下颌处轻轻吻了一下。
      然后,她转身走了。留下他独自粘着满身草叶神伤。
      
      这是她在楼兰海子边最后一次自由嬉耍。像蝴蝶一样曼妙的身影,今天过后,也许不会在楼兰海边出现,也不会再轻盈地奔跑在芦苇丛中,掬起清亮的海子里的水梳洗。像鱼儿一样自由的生活,从此戛然而止。今晚,她将被送进王宫,做楼兰王的新宠妃。
      这就是她的命。
      她虽然知道前程未必光明,却也无从实实在在地抗拒。所以,只好认命。
      她毕竟只有十四岁。她并没有想得很明白。
      
      走了好远,身后的少年忽然放声大吼,“总有一天,我会来带走你的。记住我,等着我!”
      独孤稔站住,轻轻点头作为回应,并不停留,继续朝家的方向奔去,走出了少年的视野。
      她还只有十四岁。而今天是她最后依恋家的日子。
      
      平民的女孩子,一碗鲜美的汤羹作为早点,就可以打发掉她作为女孩儿的最后一天。
      妈妈也是平民,无力改变任何事。尽管她忧虑,稔的青春年华会从此给那个老迈的国王陪葬,运气不好还会碰到匈奴人,可她也祈祷,或许独孤稔因此能一辈子吃上饱饭,也不失为可靠的选择。
      所以妈妈没有任何悲伤,少言寡语地为她梳理了长发,收拾了几件平日穿的衣服,又包了三个亲手烙的饼,就此打包所有她对这个贫寒家庭的思念。
      从海子边回来后,稔就没有再出门,几乎在屋内待了一整天。可是日光还是静悄悄地从窗的缝隙间溜走了,天还是黑下来了,国王的使者,驾着一辆只有一匹马拉的马车来到了她家门前。
      
      稔在妈妈的搀扶下,坐上了马车,随即和妈妈挥了挥手。使者放下轻纱做的帘布,隔断了她对那张苍老慈祥面容的想念。一声轻喝,马车辘辘前行。背后隐约传来妈妈一声浅浅的抽泣。
      马车辘辘,缓慢地绕过了低矮的房屋,走上了官道,穿过了市集。街道两旁的摊贩们正在收拾剩余的货物准备回家,喧哗声中,看到又一辆官车从眼前经过,各种目光都汇集到了轻纱隔断的车里。车幔后那个窈窕的身影。人们都知道,是楼兰王又要纳妾了。不知道是哪家的姑娘长成了,人们交头接耳在探知消息,得知了一切又恍然大悟地点点头,不悲不喜。
      不悲不喜,随遇而安,就是楼兰人的生活态度。
      
      道路两旁各种细碎的议论声漏进了车内,稔略微有些茫然,她不知道原来她的入宫为妃,是这么值得讨论的一件事。难道以前所有进宫的女孩子都是得到这么多关注的吗?难道所有人不都是按部就班地在生活吗?
      各种杂七杂八的谈论中,她忽然听到有一个女人尖细的嗓门,叫了一声,“阿伽,别发愣了。快把鱼下水收拾好了回家!”
      稔的心里微微一颤。
      
      她悄悄地伸手撩开轻纱帘布,透过细缝朝外张望。她刚看到一双熟悉的结实的手臂正在收拾地上的鱼肚肠,掀开的帘布立刻被跟着马车走的使者发现了,他立刻把车幔拉上了。
      于是街道两旁的人群从帘布上隐约闪过,像是荒漠远处偶尔浮现的海市蜃楼似的。稔怔怔地望着车幔上这出浮云般的走马戏,心里浮起阿伽问她的话,清晨发生的一切一幕幕从眼前掠过。
      喜欢,喜欢是什么?她咀嚼着他的问题,他看她的眼神,心中懵懂的伤感。
      可她没有时间,也没有能力想明白这些。她人生的道路,就像从家门口到王宫城楼,这短短的一段,毫无悬念地走到头了。
      
      马车停了下来,独孤稔那颗因为阿伽的身影而晃动不安的心也停顿了一下。
      使者撩起车幔,弯腰请她出去。稔不用他搀扶,就敏捷地自己钻出了马车。抬头一望,光滑厚重的宫墙矗立在眼前,挡住了视线。稔又朝身后张望了一下,远处的市集已经散了,人们四下走开,回家做饭去了。隐约有一个模糊的身影似乎伫立着,凝望着她的方向。是阿伽吗?
      可她回望的并不只是为了阿伽,她回顾的是自己,和过去十四年的烂漫年华。
      稔又回过了头,重新打量眼前的王宫,这就是她必须要接受的未来生活吗?
      
      楼兰王国地处偏僻,土地不太肥沃,幸而有地下水汇集成孔雀河,一路自西向东灌溉四野,并在低洼处形成了大大小小的海子。本地百姓因而逐水游牧,依靠捕鱼和狩猎为生。平民以红柳枝混合黄土,垒墙筑屋。这样的房屋很容易在飓风中倒塌,但其他建筑材料稀缺,平民们也习惯了风沙过后再次修建房屋。只有楼兰王的宫殿,才用得起精心雕琢的砖石垒成的房屋。
      说是宫殿,也不过是围墙高了几尺,屋子多了几间。但铺地和筑墙的砖石块却是经中原来的工匠细心雕琢的,整洁平坦,光滑如镜。盛夏还有从长安运来的轻纱一车车送进王宫里遮挡酷热;严冬有安息商人送来的厚毛毡,华丽富贵又保暖。
      
      这就是楼兰险要的地理位置带来的优越。纵然国王老迈无能,此地连通中原和西域,东西方的商人和官差都要在这里通关,无论是金银珠宝还是珍稀物品,楼兰王都可以雁过拔毛,坐享其成。
      
      时近初夏,还不算炽热,但王宫里已经挂上了浅绿色的绢纱帷幔。当独孤稔被使者迎到宫门口,眼前一层层浅绿纱幔掀开,两侧低眉顺眼的侍女迎接独孤稔一步步踏上光滑平整的台阶,走入王宫深处。
      
      王宫幽深,王宫华美,为独孤稔生平所见之极致。
      那层层帷幔是用上好的绢纱织成,轻薄柔滑,这却还不够,还用金银丝线绣着细碎的花朵,是传说中的来自遥远江南的织品。听说江南多桑蚕棉麻,四季分明,春日温暖和煦,百花轮番争艳。独孤稔却从未见过。
      宫殿长长曲折的走廊仿自长安大汉的宫殿,长廊四周林木葱茏环绕,花园内设有凉亭,八扇细木构建的屏风合围做墙,亭内安置汉白玉几案,摆放着厚实的陶罐和铜鼎,花纹繁复,高雅尊贵,是实用又精美的器具。听说是去长安找手艺精湛高超的工匠定制的。这些,稔也是第一次见识。
      
      长廊一段段隔开宫内议事殿宇和内院寝室。进入豪华的寝宫,黄杨木餐桌上摆满了烤制的和炖煮的肉块和肋排;还有鲜艳的果品,紫色和红色的小浆果饱满多汁,橙黄的大瓜看起来也甜美可口。这些,来自且末、精绝、大宛、小宛、大月氏和更远的捐毒国,都是那些地方的商人路过时,进贡给楼兰王的。
      而享有这整个世界成果的人,就是楼兰王。
      就是那高高的王座上,坐着的那个矮小佝偻的老头。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