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门恶女

作者:香泗苒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六章

      对于大房一家,叶青歌是一点好感也没有。尤其自打叶文安断腿之后,大房的底线真的是一刷再刷,到现在,连一块遮羞布都不想要了,直接来抢。
      “安子,你自己交出来,别让大哥为难。”叶文富说这话的时候,像极了街头欺压良民的恶霸。
      “大哥,此物真的不能留,我已经让歌儿将它丢了。”叶文安咬牙说道,心里却是一片寒凉。兄弟情义,血肉亲情,都只是人走茶凉。如今他腿废了,人无用了,他们这些丑恶的嘴脸便都露出来了,是要活生生把他们都逼死啊。
      叶文富不知道叶文安此刻心里的痛苦,就算知道,他也不会关心,他现在唯一在意的,便是王氏口中所说的那块白莹莹,入手一片冰凉的玉佩。
      早年间,他偶然听人谈起一嘴,晓得这样的玉佩都价值连城,便挠心窝子般的想把这块玉佩弄到手。想着,就算没有听说的那么金贵,横竖也值个百两银子,到时候卖了,买他个几十亩地,十几个猪崽子啥的,这日子不晓得要多滋润。
      叶文富早就在心里盘算好了,是以叶文安拒绝交出玉佩,还说要丢了,这在叶文富听来相当于断了他的财梦,阻挡了他的宏伟大业,当下心里便交恶,脸色当即便冷了下来。
      “安子,你要还当我是你大哥,你就把玉佩交出来,你也别说那些吓人的话蒙你大哥,你大哥我可不是被吓大的。你要是想要私吞,那可另怪大哥不客气了。”
      “大哥,真的不是我们想要私吞,是……”孙氏看自家相公被逼,心下心疼,忍不住想替自家相公说话,却被叶文富冷声喝断。
      “妇道人家懂什么?!男人之间谈事,有你插嘴的份吗?!”
      臂头一顿棒喝吓的孙氏一哆嗦,眼泪丝丝的不敢再说话。
      叶青茗受了惊,张嘴欲哭,也被孙氏一把按在怀里,怕哭声惹烦了叶文富,再遭一顿打。
      看到自己的妻儿被吓成这样,叶文安是又急双恼,也恨自己怎么就断了腿,平白让家人跟着自己受罪。
      “大哥……”
      “行了,别说那些有的没的,我就问你一句,东西你是交还不交?”叶文富都有些迫不及待了。
      “这东西不给你,更不能留在咱家,它会害了咱们的……”
      “行,不交是吧,裕儿华儿,帮你三叔把药换一换,这么热的天,天天捂着也是对腿不好,咱们帮他透透气。”
      孙氏一听直接吓蒙了,“你们想干什么,大夫说了腿伤不能动,七天内也不能见风,更不能随便拆开,万一感染了怕不好……”
      “不好什么?!他是我弟,我还能害了他不成?”叶文富怒道。一旁王氏上前提着孙氏的胳膊就把人给架到一旁。
      没人阻拦,叶青裕上前去解叶文安腿上的平板。
      这简直是欺人太甚!
      叶青歌气炸了,握紧镰刀,对着叶青裕的胳膊就划了一下子。
      叶青裕什么也没看清,就见眼前突的一个黑影闪过,胳膊一凉,随即便是一阵巨痛。叶青裕诧异的低头,便看见自己的胳膊上多了一道血口子,血突突的往外冒着。
      “啊——”叶青裕痛吼出声,众人这才反应过来。
      “我的儿,你这是怎么了?”王氏顿时瞪大眼冲过来,一把捏住叶青裕的胳膊就是一声嚎。叶青华吓了一跳,忙松开叶文安,后退到叶文富身后,惊恐的看着叶青歌。
      叶文富这才看清,叶青歌挡在叶文安面前,小脸冷冷绷着,一手拿着镰刀,刀尖上还血迹正往下滚。
      “你,小小年纪竟然如此歹毒,大了还了得!别怕,我们一起,还怕制不住这个狼崽子!”叶文富怒道,唤着自己的两个儿子就欲冲上去,却被叶青歌一阵乱舞给吓了回来。
      “你们敢再上前一步,我保证在你们脖子划一刀,让你们提早到阎王爷那里报道,好投生畜生道!”
      叶青歌怒极,一手握紧镰刀向前压,见谁不老实上去就是一下。
      大房人虽然可恶,但还不至于到凶神恶煞必死的地步,是以叶青歌也没有下死手,每次都控制着力道,只是划破衣服,留下一条浅浅的血印子算是警告,就这样生生把几人压退到院子里。
      院子里开阔,叶青歌不好压制,叶文富三人哄然而散,向着不同方向跑去,寻找到合适的武器又快速折回,把叶青歌围在中间。
      叶青歌也没打算退,她也没地方退,退回房间?那更是死路一条!再者一个院子里的,叶文富还会再逼上门去,届时都有了防备,谁知道叶文富会想出什么损招来逼迫羞辱三房。还不如在此一次解决。
      或者,可以借此机会分家?
      “给我打,往死里打!”一声怒喝,拉回了叶青歌思绪,她抬头就看到叶文富举着根扫帚,叶青裕拿着一根扁担,叶青华是一根小儿手臂粗细的棍子,王氏拿了一把锄头,齐刷刷的向她砸过来。
      这若是砸实了,叶青歌怕是小命就要交代在这。看到这一幕,三房的人都吓傻了。
      “歌儿!”孙氏直接吓晕了过去。
      “娘!”叶青梅本已经冲出去帮叶青歌,见孙氏倒了又忙折回去看孙氏,折回去又担心叶青歌,不住的往外看着,恨不得把自个分成两个,才好两头都顾着。
      叶文安眼见自己的闺女要被活活打死,怎能不急,怎能不气,怒急之下强起身,一下子没注意到又拉扯到了伤腿,登时闷哼一声,脸色大白,却是喘息不已,再无力折腾。
      “姐姐……”只有叶青茗此刻没人管着,见爹娘这般吓的哇一声大哭出来,最后竟然跳下炕,哭喊着冲叶青歌冲了过去。
      “茗儿!别过来!”叶青歌听到声回头,见着冲过来的叶青茗顿时一惊,下意识的往叶青茗那边挪了一步,就被叶青裕一扁担抽中。
      “打!”叶文富见她分心,也趁机狠狠抽了过来。
      “你们欺人太甚!”她有所顾念,不想太过伤人,大房却是半点亲情也不顾念,真真想要她的姓命,那就别怪她不客气。
      叶青歌冷了脸,握紧手中的镰刀,拼着挨叶青裕一棍子的风险,抓着叶青华的一个空当,一镰刀过去就在叶青华的肩膀上划出一道血条子。血条子从叶青华的肩胛骨处一直划到手肘处,最深处白骨隐约可见,血沫横飞,溅了叶青华自己一脸。
      “啊——”叶青华不知疼的还是吓的,腿脚发软竟然一屁股蹲坐到地上,脸色惨白,映的身上的血更是艳红的惨人。
      “华儿!”王氏惊呼,忙丢了锄头去看叶青华。
      叶文富叶青裕更是吓的一个哆嗦,举着东西围在叶青华身边,惊恐的盯着叶青歌,却是再不敢上前。
      “叶青歌,你竟然对你堂哥下这么重的手,你还有没有良心,一家子的人,你怎么这般歹毒,是不是下一镰刀打算要了你大伯父我的性命?!”叶文富把扫帚横在胸前,肥胖的脸上惊惧交加。
      叶青歌握着镰刀,后退一步与他们拉开跟离,正好接住跑过来的叶青茗护在身后,才冷冷开口:“大伯父莫不是在说笑?可是大伯父口口声声说的要打死我,我是被逼无奈之下才还的手,难不成我要站那里不动,让大伯父一家把我乱棍打死不成?”
      “你!”叶文富被呛的一时语塞,肥脸上更是青白交加,最后又强词夺理的说道:“我那不过是吓唬你,我是你亲大伯,是你顶撞长辈无礼在先,本想着是教训一下你,难不成还真能打死你?”
      叶青歌甩了甩镰刀上的血迹,吓的叶文富等人又是一个哆嗦,冷笑道:“大伯父,我人小,不经吓,我还以为大伯父这么大阵杖是真要乱棍打死我,一时反应过激伤了三堂哥也是惊况所迫,大伯父应当能理解。还有,我年岁小,下手没个轻重的,大伯父还是莫要刺激我的好,免得再伤了自己。”
      “你,好,很好!”叶文富被堵的心口发疼,盯着叶青歌眼神更加不善,三房这个痴傻的丫头怎么变的这般牙尖嘴利。
      “我很好,谢谢大伯父的关心。大伯父如此关心我,我也奉劝大伯父一句,不是自己的莫惦记,小心没了性命,害人害己,还有,兔子急了还咬人呢,更何况是人!”叶青歌冷冷说道。
      叶文富还想再说什么,对上她冰冷狠绝的眼神,心尖突突直跳,硬生生咽了到嘴边的话。但这样被一个小辈震压,叶文富又觉得脸上无光,是以站在那里不肯退开。
      “大伯父还是别在这里耗时间的好,再耗下去怕是三堂哥的胳膊便要废了。”
      叶文富闻声低头看向自己的三儿子,才发现叶青华的半边身子都被血水染红,而王氏和叶青裕还蹲在那里,没一个去请大夫的,顿时怒了。
      “还不快去请大夫,都蹲在这里做什么!”
      叶青裕被吼的一惊,下意识先看向叶青歌,见她没有动静,才起身拔腿往外跑。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