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门恶女

作者:香泗苒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一章

      
      叶青歌是被瓢泼的大雨砸醒的。
      久旱逢甘霖,这怎么说也是一件值得欢喜的事,叶青歌却没有太大的反应。
      
      她看着房屋顶上,正对着她脸部的大窟窿,呆了有一会,才翻身而起。把炕上的破被褥草席子卷起来,放到雨淋不到墙角,然后跳下炕,找了所有能找到木桶,瓦罐子摆在所有漏雨的地方。一切整理妥当后,叶青歌数了数,木桶瓦罐子加上锅碗瓢盆,总共摆放了二十有三处。
      
      还真是家徒四壁,屋外大下,屋内小下啊。
      叶青歌暗叹,终于还是接受了这个事实,她现在就是一家穷农户的女儿。
      
      夏季的暴雨,来的急,走的也快,叶青歌在倒第三桶雨水时,暴雨缓缓而停。
      待雨彻底停了,叶青歌才一一把积水倒端出去倒掉。
      
      倒完最后一桶积水,把桶重新放回井边,叶青歌才有闲情靠在门框上,看着重新露头的太阳,被大雨冲刷一新的天空和青山。
      茅草瓦屋,篱笆田埂,青山绿水,牛羊成群,一切美的像画中景一样。
      
      上一世,她一生都在为了活而奔波,忙碌,从未想过抬头看一看,停下脚步缓一缓,一生拼搏,最终还是空梦一场,还不如这山间田头来的自由自在。
      叶青歌这样想着,也不再排斥这农家的生活。
      
      屋破雨大,炕上地上都积了不少水。叶青歌拿了抹布,先把炕上的积水擦干,又拿了扫把,把地上的积水扫净。
      一切收拾妥当,叶青歌才第一次仔细的查看这一世的家。
      
      三间正房,东西两座厢房,皆是茅草屋顶。正房住着叶老爷子和老太太。东边是卧房,西边是仓库,常年落锁,钥匙只有一把,常年被老太太贴身放着。中间堂屋做为待客用。正房东边搭了一个小屋子,当作灶房用。西边是一个露天的茅房。
      
      东厢房住着叶家长子一家。西厢房的北卧室住着叶家二房,北卧室是叶家三房,正中的堂屋,常年放着杂物,可以说是杂物间了。
      
      叶青歌扬目远眺,目之所及,都是这样的茅草屋,高高低低,大大小小,每户人家的房屋数量从一间到三间不等,户门敞开,没有院墙,没有鸡犬牛羊,一切都很简朴。
      
      村子叫桃花村,起名缘由是后山满山遍野的野桃树。现有的村民都不是原住民,三十年前战乱纷纷,国无定国,岁无宁月,土无定主,苦了所有老百姓。一群人死里逃生,逃难到这桃花村时,村子已经没落许久,后来战乱平息,幸运活下的人便在这里常驻,几十年的繁衍,桃花村现在也有近六十户的大村子。
      
      桃花村三面环山,一面环水,加上山路崎岖,村子里一直自给自足,与世隔绝,直到二十年前,一支军队误入,桃花村才被记录在案,划入一位开国大将,定远候的领属。
      最终土地上交,家产充公,所有人被圈在井田制中勉强维持生活。
      
      叶家大房三子一女,二房一子一女,三房二子二女,在桃花村也算是人丁兴旺的家族。大家都是务农为生,男丁多自然而然便多受人敬羡,加上叶老爷子为人实干守信,叶家也是在这动乱时期难得一家人一个不少,整整齐齐的,村里便传言说叶家是难得有富之家,因此叶家,叶老爷子在桃花村姑且也算是有一定的声望。
      
      现在正是农忙时节,家里空无一人,都在地里忙活。叶青歌能回来是偷了巧的。
      叶青歌看着天估摸着快要到下工的时间,拿了角落里的脏衣向村东的沙河去。
      
      沙河在村东,叶家在村南,叶青歌要到沙河需穿过半个村子。村里平常都去沙河洗衣。因为不是下工时间,整个沙河静悄悄的无一人,叶青歌倒也落得清静。洗完了衣服,路上已经有三三两两的村人下工回来,叶青歌便也端着衣服往家去。
      
      走到一半,叶青歌便看到前面不远处聚集了一群人,吵骂声不时透过人群传过来。
      一场大雨冲走了酷夏的燥热,也灌溉了田地,成功解决了干旱的问题,倒让这帮子人有闲心吵架看起热闹来了。
      
      好奇害死猫,少管闲事,活的久。
      叶青歌转身就走,一点凑热闹的闲心都没有。但是,人群里突然高涨的怒斥却成功让她停了脚。
      
      “姓王的,你王家让我家梅姐儿干等两年,你家小子倒好,在镇上偷偷成了亲不说,你为了那点聘礼,还找人来陷害我家梅姐儿,把一个好好的姑娘往死里逼,你们这样丧尽天良,就不怕遭天打雷劈!”
      
      这声音……是她的娘亲,孙氏。
      孙氏虽为农妇,但说话一直都是轻声细语的,现在却扯着噪子大骂,看来是真的被逼急了。
      
      “我呸!血口喷人,明明是你这姑娘耐不住寂寞偷汉子,这事大伙儿都瞧的清清楚楚,你还想赖到我头上?我王家虽然不是什么富贵人家,但也是清清白白的,可要不起你这不知廉耻的姐儿。”
      
      炸雷似的谩骂压过孙氏的声音清晰的传来,震的叶青歌脑门疼。
      “又是王氏那泼妇。”叶青歌对王氏可谓是记忆深刻。
      
      一个月前,叶青歌睁开眼,听到的就是这破锣似的声音,压制着叶家所有的人,揪着叶青梅的头发,把叶家祖宗十八代骂了遍。临走的时候,王氏还顺手把站在院中刚缓过神的她,一巴掌把她给呼到井牙子上去了。
      
      那钻心的疼,叶青歌在床上躺了大半个月,才缓过来。后来才知,原主就是被王氏一巴掌给抽倒,脑袋磕到井牙子上才没了的。
      这么算来,眼前这个嚣张无比的王氏还欠着叶家一条命。
      
      叶青歌把衣盆放在一旁的石蹲上,捡起一根小儿手臂粗的木根在手里掂了掂,向人群走去。
      
      上一世,刀山火海都是她一人独闯,到死,都是孤零零的。这一世,落在叶家三房,三房虽然穷的叮当响,每个人却都很关心她。那种发自内心,真诚又炙热的关爱,经过一个月的时间,叶青歌也已从起初的抗拒,到现在甘之如饴,视为珍宝。
      她所珍视的,怎容他人欺辱。
      
      叶青歌眼角泛冷,握紧手中的棍子,剥开看热闹的人群挤进去,就看到孙氏护着怀里哭成泪人的叶青梅,气的浑身打哆嗦,另一边,一个五大三粗如石滚般的妇人,嚣张的插着腰,对着两人破口大骂。
      
      “叶家三婶子,说话要凭良心,你家梅丫头偷汉子可是要沉河的,你不会忘了吧,我不提这事,是看在咱们两家多年的情份上,你要是再这样胡说八道,败坏我王家的名声,咱们就按规矩来办,把梅丫头这个婚前失节的小贱货给沉河了。”
      
      沉河可是要命的。
      王氏吓了一跳,把怀里的叶青梅抱的更紧,又急又怒,再看躲在王氏身后沉着脸不说话,一脸麻子的王麻子,孙氏心沉了又沉。
      
      “你,你们欺人太甚。”
      孙氏气的眼眶子通红,却不敢再多说一句,心里怪自己怎么就没沉住气,当场就给闹了起来,若是她忍住,回去私底下一家人盘算盘算,兴许有什么可行的办法。
      
      但现在想什么都已经晚了,现在闹这一出,王家势必不会善罢甘休了。
      孙氏抱着叶青梅后悔又愤怒,更绝望。
      
      两人被围在中间,周围的人指指点点,从起初的窃窃私语,到最后肆无忌惮的议论,都像一把刀子,剜着孙氏娘俩的心。
      
      “王麻子也忒不厚道了,为了一份聘礼竟然把人家姑娘往死路上逼……”
      “就是,梅姐儿咱们都是从小看到大的,文文静静,挺好的一姑娘,怎么会偷汉子……”
      “是啊,都等了三年,等成老姑子了,怎么可能在婚前这样乱搞……”
      “要我说,这也不一定,天知道这是什么事,叶家媳妇说是王家陷害,王家还说是梅姐儿一直偷人,这马上到婚期了,才想做个了断,没成想被王家给撞到了……”
      “就是,这里面的事事非非谁说的清,我们就看个热闹就行了……”
      
      听着周围指指点点的说词,叶青歌终于明白孙氏是在气什么,神色不由的冷了下来。
      她姐姐,叶青梅,所谓的村外小树林会情郎,竟然是王家一手策划,目的就是让叶家理亏,好名正言顺的要回当年的聘礼。
      
      “你,你们……”本来就是自家人受了天大的委屈,竟然还被人这样说,孙氏气的眼框子通红,却一人难抵百口,只能死死的把叶青梅护在怀里。叶青梅更是泪流满面,浑身颤抖,再跳湖死的心都有了。两人都没注意到叶青歌,直到叶青歌上前一步,拉住叶青梅的手,两人这才注意到她。
      
      “娘,姐姐。”
      “歌姐儿,你怎么来了?”孙氏吓了一跳,忙把叶青歌也拉进怀里护着。
      “歌儿,你……”叶青梅伸手想拉叶青歌,看着周围人各色的眼光,最终又把手收回去:“你过来做什么,快回去。”
      
      叶青歌伸手拉住叶青梅的手,不让她争开,才笑着说道:“我刚洗完衣服,听到娘的声音,就过来看看……”
      叶青歌还没说话,王氏倒掐着噪子,阴阳怪气的骂了起来。
      
      “哟,这是谁啊,这不是叶家那个小傻子吗,怎么着,傻了十几年,你姐姐刚偷了汉子,倒把你这傻……啊——”
      
      王氏正说的起劲,耳边突听一阵呼呼风声,接着腮帮子就是一阵巨疼,哇一声,竟然吐出两颗含血的后槽牙。
      
      “嘶——”
      这一棍子够狠,围观的众人皆吓的抽了口冷气,下意识的往后退。
      
      王氏更是疼的眼泪鼻涕糊了一脸,捂着嘴,恶狠狠的看着叶青歌,王氏怎么也没想到,会是眼前这个,她一巴掌都能摁死的傻子打的自己,王氏恨不得立马撕了让自己吃了闷头亏的叶青歌。
      
      王氏的表情很凶残,但叶青歌根本没放在眼里,冷冷的勾了勾嘴角,倒是悠闲的说道:“你接着骂。”
      “你这狗娘养的贱东西,你敢打我……”王氏缓过劲儿来,张口便骂。
      “嘭——”
      又是一棍子落下,敲在了王氏的另一边腮帮子上,王氏一声惨叫,再次吐出两颗混血的后槽牙。
      
      “你接着骂。”棍落牙掉,叶青歌神色愈冷,盯着王氏冷冷说道。
      
      王氏此刻两边腮帮子高肿,嘴角含血,恶狠狠的看着叶青歌,却是敢怒不敢言。
      “既然……”叶青歌刚开口便被一声爆喝打断。
      “小小年纪竟如此狠厉,目无尊长,我王麻子今天就代叶三哥好好教训教训你!”
      她抬头看过去,便看到王麻子怒气冲冲的向她冲来。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