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熙是本宫的猫(清穿)

作者:云素萌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007章

      蓉蕙来到马佳氏的寝宫里,一眼望过去床上那只精致的布老虎吸引了蓉蕙的视线,这应该是皇长子生前玩的吧?
      
      随着蓉蕙的视线,马佳氏眼神变得温柔而伤感,“蕙姐姐请坐,翠儿上茶!”
      
      “菱萱我可以这么叫你吗?”这是马佳氏的闺名。
      
      自从入宫以来,在没有人如此唤过她的闺名了,“蕙姐姐言重了,自然可以。”
      
      “菱萱今儿之事,不管你为何如此,我都感谢你。”不管是报恩也好,其他什么也好,如果不是她出言为自己证明,皇后也许就会为了息事宁人,为了不让皇上生气,而让自己背了这个黑锅。
      
      她不在乎皇上的宠爱是一回事,但绝对不可以背上如此污点!
      
      她是从小被保护的很好,加上出身好,所有人都讨好巴结自己,但单纯不代表愚蠢,她怎么说也是出身名门!
      
      “蕙姐姐不必如此客气,我身为人母,我没有能护住自己的孩子,是我无能,我不怪谁,可我也不能让那等下作的小人拿我命薄的孩子做筏子。”是个母亲都不能忍。
      
      “菱萱我不会劝你!”马佳氏眸光充满疑惑,蓉蕙温柔道:“皇长子的逝去你该难过该伤心,此乃人之常情,可你还如此年轻,未来你还会有孩子,人生只能往前走,不能停留在原地,不然耗费的只有你自己的时光。”原主不就是一直停留在原地,最终才逝去吗?可悲的是她心心念念一生的男人都不知道她已经不在了!
      
      蓉蕙那飘渺又带着几分哀愁的眼神,让人心醉也让人心痛,菱萱是第一次如此仔细端详着蓉蕙,她才发现原来在蓉蕙那死气沉沉之下,藏着如此惊艳的容颜,只是那容颜缺乏活力导致失灵,如今哪怕是在伤感,也让那如雕刻一般的五官如此动人。
      
      菱萱朱唇颤了颤,很想对蓉蕙说一句,平时应该多笑笑,不要老是气死沉沉。
      
      可一想到连身为女人的自己都被她吸引,这话怎么也就说不出口,皇上的恩宠本就不多,她自然不愿意与人分享,更何况她们也没有姐妹情深。
      
      想到承瑞再想想蓉蕙的话,再回首想想皇上以及宫里其他人,的确在如此下去,耗费的只是自己的光阴,菱萱眼里除开哀愁多了以前的光亮。
      
      两人聊了好一会,菱萱惊奇的发现蓉蕙有许多惊奇想法,不知不觉被她吸引,两人相谈甚欢,“都这个时辰了,不如蕙姐姐就在我这用膳?”
      
      “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来到古代以来第一次跟其他人一起吃饭。
      
      蓉蕙让小德子把膳食拿到了菱萱这,毕竟每个人的分例有限,菱萱也不是想要多少就有多少。
      
      因为有蓉蕙陪着,菱萱饭都多用了半碗,用完以后蓉蕙很识趣的告辞,再过不久也许皇上就会掀牌子,万一掀了菱萱的牌子,她在这多不识趣多尴尬呀!
      
      望着蓉蕙离开的背影,菱萱不得不感慨,蓉蕙真的非常聪慧,“但愿能一直如此吧!”菱萱不由的感慨。
      
      康熙也从李德全这得到了后宫的动向,对于马佳氏这番作为,康熙很欣慰,觉得马佳氏也是个善良的女人,几天过去了,流言这一块,康熙也查的差不多,是董氏跟赫舍里氏不满蓉蕙那日言语跟态度,所以想整治她。
      
      呵,不知什么给董氏跟赫舍里氏她们有高蓉蕙一截的错觉?
      
      康熙并未立即作出处理,他想看看皇后会如何做。
      
      皇后这边自然也查的一些,想到赫舍里氏的愚蠢,生生气的砸碎了茶杯,“本宫就没见过这么个蠢货!”皇后骂得自然是赫舍里氏。
      
      “皇后娘娘息怒,奴婢觉得不管如何,赫舍里氏小主好歹跟娘娘您是族亲,此事关系甚大,一个不小心会连累娘娘,为了赫舍里一族的脸面,娘娘也得帮衬一二!”虽说是出了五服,可终归是赫舍里氏!
      
      “本宫能不知道吗?她得了皇上一点宠爱,就忘乎所以敢拿皇子做筏子了?本宫贵为一国之母,可见本宫何时敢拿皇子说一二?如今还得让本宫给她收拾烂摊子,真是好大的能耐!”皇后深知子嗣在皇上心里何等重要,更何况那还是皇上的第一个孩子!
      
      方麽麽无奈的叹气,就算皇后在生气,也不得不如此做,赫舍里一族是皇后最大的依仗。
      
      第二天请安,皇后就此时拿出调查结果,“董氏你因与那拉氏发生嘴角,心怀怨念而作出这等错事,你千不该万不该拿已故承瑞皇子做筏子其心可诛,今儿本宫罚你重打二十大板,闭门思过半年为承瑞抄佛经,罚例钱一年,以观后效!”
      
      “皇后娘娘,臣妾......”董氏看了看赫舍里氏。
      
      赫舍里氏心里一惊,装作没看见,手不安的扭着帕子,“来人,拖下去!”皇后也不想让她在多言。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怎么回事,可无凭无据谁又敢说什么呢?
      
      蓉蕙再一次在心里感叹古代女子的悲哀,以及后宫女子的无奈,董氏的惩罚也就代表这件事的结束,出了坤宁宫赫舍里氏也松口气,皇后偷偷派人去跟她说了什么,赫舍里氏脸色煞白。
      
      太皇太后她们也一直派人盯着在,也知晓皇上暗中派人盯着,“皇额娘,皇后如此......”不是说皇后做的不妥,而是......
      
      “咱们的这位皇后学聪明了,可惜聪明反被聪明误。”自己带大的孙子,太皇太后了解,皇后这么做是为了自己为了承祜为了赫舍里一族,唯独没有为了皇上,皇上心里岂能高兴?
      
      反观皇后若能秉公处理,或者暗地里跟皇上说一下,皇上不仅仅会保住赫舍里一族的颜面,更会觉得皇后人品贵重,可惜......
      
      康熙得到消息以后,只是嗯了一声,让人看不出他的喜怒。
      
      事情虽结束,蓉蕙心情惆怅,晚上抱着球球好好揉捏一番,康熙被揉捏的都要炸毛时,蓉蕙停手了,“球球,我觉得做女人做后宫的女人挺悲惨的!”
      
      有胆子当着朕的面说一次?惯得她!
      
      望着球球眯着的猫眼,时而刨刨床单的小爪子,“哟,你还生气,你生气个什么?你又不是人!”
      
      大胆!敢说朕不是人?
      
      好吧,他现在的确不是人!
      
      蓉蕙绕绕球球的脖子,球球被绕的舒服极了,“喵!”忍不住发出声音。
      
      康熙这段时间早就被锻炼的没有羞耻感了!
      
      高冷的看了蓉蕙一眼,看在伺候朕不错的份上,就不追究了!
      
      “球球,我说真的,这件事明眼人都知道董氏一个全部背锅,我也知道世上没有绝对公平,可真的面对时,也为自己感到可悲,也许有一天我会如此被舍弃吧。”蓉蕙躺平双手架起球球的腋下,放在自己的面前。
      
      “好在还有球球你陪我,不然我都没人可以说话了,那样会憋出心里疾病,球球最好了,么么哒!”蓉蕙亲亲球球的脑袋。
      
      蓉蕙的话让康熙心里一紧,在这之前康熙从不觉得这有什么,上位者都是如此,可如今这心里闷闷的,他也不知为何。
      
      蠢女人有朕在,怎么可能被舍弃呢?
      
      在康熙没有注意的时候,蓉蕙面带笑容,突然轻轻咬了一下球球的耳朵,康熙背脊一僵,浑身动作僵硬,身体像是被触电一般,有种说出的感觉。
      
      望着球球圆溜溜呆萌的大眼睛,那一脸懵逼的模样,仿佛再说:“这是哪?我是谁?在做啥?”
      
      “哈哈哈......球球你这是被吓傻了吗?蠢猫猫!球球你怎么能如此可爱呢?”蓉蕙开怀大笑的亲亲它。
      
      饶是之前被蓉蕙各种调戏的康熙,也经不住咬耳朵呀!
      
      这个......这个女人好大胆子,从未有人咬过朕的耳朵!
      
      这这这......这感觉还不错!
      
      康熙被这想法惊呆了,他莫不是不正常了吧?
      
      不可能,这肯定是因为是球球的身体,一定是如此!
      
      蓉蕙全然不知球球身体里康熙的纠结,自从有了菱萱这个朋友,蓉蕙也隔三差五出去串个门子,小日子也过的有滋有味起来。
      
      又过了两天,赫舍里氏待寝的时候,不知为何惹得龙颜大怒,被罚禁足三个月,蓉蕙听过也没有多想,皇后却诚惶诚恐,心里不安极了,难道皇上知道了什么,这是在警告自己吗?
      
      方麽麽瞧出皇后的不安,“娘娘别慌,皇上不一定知道什么,就算知道了,事情已然发生,娘娘也得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皇上就是为了大阿哥也不会迁怒娘娘!”
      
      方麽麽的一方劝告安定皇后的心神,“是呀,本宫还有大阿哥!”
      
      方麽麽乃是皇后的奶麽麽,更加知道皇后对皇上的情谊,此番作为只怕皇上对皇后再也不会生出皇后想要的男女之情了!
      
      太皇太后得到消息也甚为欣慰,皇上长大了,知道如何敲打皇后了。
      
      赫舍里氏被罚之后,康熙咬牙切齿的没有掀牌子,只说了句去那拉氏那里,这几日那蠢女人成天把马佳氏挂在嘴边,不停的叽叽喳喳,不知道还以为那才是她的夫君,真是半分不把他放在眼里!
      
      李德全不知皇上为何咬牙切齿,想到上次那拉氏接驾的失态,以为皇上是为这件事生气,决定私下派人去禀告一声,皇上今儿会来她这里,也算是卖个好。
      
      蓉蕙得到小太监的禀告,整个人都懵了,皇上为何又来?还是在赫舍里氏被罚以后,难道是想迁怒于自己?
      
      自以为猜到真相的蓉蕙,顿时愤怒不已,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真是不变的道理,真真是太过分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来个小剧场
    蓉蕙怒吼:我是无辜的,我都没说啥,皇上还记仇了?果然是昏君!
    康熙眼眸一眯:你有胆子再说一遍!
    蓉蕙底气不足:我......我好女不跟恶男斗!呜呜呜,妈妈我想回家!
    康熙呕血:······朕为你做主还做出错了?
    蓉蕙委屈巴巴:·····说的跟真的似的,虽说有这么个原因,更多的还不是你不满皇后的态度,还不是因为皇长子,当谁不知道似的!
    康熙:·····现实就是如此残酷!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