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熙是本宫的猫(清穿)

作者:云素萌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019章(捉虫)

      成了惠妃的蓉蕙终于可以有更多的发挥空间,有了小厨房,蓉蕙可以亲自下厨给孩子们做一些营养好易消化的辅食,在她的努力之下,俩孩子变得更加壮实。
      
      蓉蕙想做的玩具也经过不断的努力都做好了,虽然做工粗糙,但胜在特别,蓉蕙拿着娃娃逗俩孩子,菱萱每次过来都会跟她一起拿着娃娃都孩子,安宝看着娃娃就激动的挥手,“呀呀呀!”
      
      招人疼的心都化了,“好了,好了,姨姨把娃娃给安宝,安宝乖乖!”触摸到娃娃的安宝咧开嘴笑了,菱萱立马就投降了,亲了亲安宝,“蕙姐姐,安宝真是太可爱了!”
      
      菱萱生育过,这深宫之中自然喜欢儿子,儿子是立身根本,闺女就......望着如此招人疼爱的安宝,菱萱觉得生个闺女也挺好的。
      
      而天乐淡淡的看了娃娃一眼,任由蓉蕙怎么逗,天乐就没在给过这个娃娃一个眼神,蓉蕙无奈的捏捏儿子肥嫩的小手手,“天乐你说你跟个小老子似的,怎么没一点你姐姐的活泼呢?你额娘我虽说沉静了一点,好歹也俏皮可爱,你学谁不好,学你皇阿玛做什么?”
      
      菱萱:······蕙姐姐一如既往的不怕得罪皇上!
      
      天乐不知是不是听懂了,伸出小手摸摸小熊娃娃,头也慢慢转过去!
      
      蓉蕙见儿子终于有反应高兴坏了,“额娘就知道天乐喜欢,小小年纪学你皇阿玛这么别扭可不好,额娘亲亲!”
      
      蓉蕙亲亲儿子粉嫩的脸颊,菱萱他们都笑了,“蕙姐姐你这么孩子气,小心将来天乐他们笑话你!”
      
      “笑话就笑话吧,我不在乎。”蓉蕙温柔的笑笑。
      
      菱萱望着如此的蓉蕙心中动容,却又说不出哪里不对,菱萱待了一会就走了,而蓉蕙每天的小日子过的特别滋润,随着孩子们一天天长大,蓉蕙想到要做一下现代学步车,还要准备做好拼字卡,将来好教他们,工程量巨大,但好在不着急,可以慢慢做。
      
      蓉蕙先让人把纸都裁剪好成一样的大小,卡片的字先准备一些,到时候在写,每天写好一点装在盒子里,将来就不会慌张了,每天在带孩子与制作拼字卡中度过。
      
      欢乐的时光总是稍纵即逝,天乐他们八个月时,某天夜里快两岁的大阿哥承祜突然发烧,黑夜里风雨交加,豆大的雨滴,滴滴落在青瓦红墙上,滴的人心惶惶,按照历史承祜差不多就是这个时候夭折。
      
      “青依给我更衣,我想去看看天乐他们!”作为母亲此刻蓉蕙心神不安。
      
      青依伺候她穿戴,“娘娘别着急,小主子们都睡的很安稳。”
      
      蓉蕙穿好以后去了孩子们的房间,奶娘们见天气不好,又是下雨刮风,一直守着小主们,见到蓉蕙想行礼,被蓉蕙用手势阻止,“不用多礼,别吵醒孩子们!”蓉蕙来到床边,看见俩孩子睡的很踏实,也就安心不少。
      
      不仅仅是蓉蕙睡不着,其他宫里也一样,大家的心都被坤宁宫牵扯,实在是御医们来了一批又一批,就连皇上都赶过去了,可见情况不怎么好!
      
      天渐渐亮了,雨也渐渐停下来了,各宫里都派人得出去打探消息,小德子也慌慌张张的跑回来,“娘娘,奴才刚得到消息大阿哥夭折了!”
      
      蓉蕙愣了愣,虽然知道历史,可活生生的一条生命说没就没了?
      
      “最近让大家都收敛注意一点,也不要带安宝他们出去玩,更不要在外提及安宝他们,否则惹出祸来,我也救不了你们!”蓉蕙望着睡着的儿子心里很迷茫。
      
      身为龙凤胎之一,身为长子,这孩子将来愿意甘心平凡吗?
      
      她提前替他做下的决定是对的吗?到时候自己真的能左右他吗?
      
      承祜夭折,皇后当下就晕了,醒来就卧病在床,康熙也深受打击,承祜是他的第一个嫡子,自是爱若珍宝,如今就这么没了,再次经历丧子之痛的康熙,心疼的厉害,手里拿着儿子生前玩过的布老虎,就这么呆呆看着!
      
      李德全瞧主子这样,心里也难受的紧,康熙挥手让李德全出去,李德全退出去关好门,守在门外不敢离开,不一会里面就传悲痛的哭声,李德全也跟着落泪。
      
      康熙紧紧拽住手中的布老虎,仿佛要把它捏碎似的,他不懂为什么是他?为什么是他的孩子?他做错了什么吗?老天爷为什么如何惩罚他?
      
      太皇太后得到消息也很悲痛,她知道现在最悲痛的就是皇上皇后,可偌大的国家不能没有主事的,尤其是现在朝廷并不是那么稳当,皇太后心乱不知如何是好,“皇额娘你看......”
      
      “给皇上一点时间吧!”孙子接连失去两个儿子,悲痛的心情可以理解,但能给他悲痛的时间并不多。
      
      皇太后一切都是以太皇太后为主,听了她的话,也就安心不少,皇上今天罢朝,索额图他们也都得到消息,赫舍里一族深受打击,中宫没有嫡子又有何用呢?
      
      纳兰明珠却知道这个时候更要谨小慎微,因为此刻惠妃娘娘的一对龙凤胎将是所有人的焦点,纳兰明珠回府就要求所有人此时都要小心谨慎,所有人都不能提及小阿哥他们,这个时候谁敢戳皇上皇后的心窝子,那就是找死!
      
      蓉蕙的阿玛索尔和也是如此要求府中人,为此特地去找纳兰明珠商议,深怕给闺女招祸!
      
      蓉蕙宫里的人都非常低调,纳兰明珠他们也都很低调,架不住有些人不低调,暗地里恭喜索尔和纳兰明珠,“索尔和纳兰大人,惠妃娘娘真是好福气,二阿哥更是好福气!”
      
      索尔和脸色剧变,这不是摆明了戳赫舍里一族的心窝子吗?
      
      “惠妃娘娘有皇上,二阿哥是皇上的儿子,自然是好福气,这是谁都知道事,何来之喜?还望你慎言!”纳兰明珠真是一点都不想谈及此事。
      
      而康熙此刻还在沉静在丧子之痛中,并无心理会外界,太皇太后亲自去了乾清宫,见往日意气风发的孙儿颓废的坐在椅子上,眼神空洞,毫无精神气,“皇上该收起悲伤了!”
      
      “皇祖母是孙儿做错了什么吗?先是承瑞后是承祜。”康熙不懂为何没有一个养大!
      
      太皇太后叹气,像他小时候一样轻抚他的头,“玄烨你没有错,一切都是命呀,可是玄烨你不要忘记,你是一国之君,你肩上的责任多么重大,再说你还有天乐呀,如今朝廷情况并不安稳,三藩一直有异心,承祜的离去可以让他们做很多文章,甚至可以殃及到你如今仅剩的儿子,天乐还需要你的保护,你没有太多的时间悲伤,逝去的人已然逝去,活着的人才是最重要!”这孙儿子嗣上真是不顺利!
      
      康熙想到天乐安宝那白嫩活泼的样子,心中的伤口被抚平一些,“皇祖母说的没错,是孙儿让皇祖母担心了!”
      
      “皇上能这么快想通,哀家也就放心了,哀家会一直支持你!”太皇太后觉得自己一手培养的孙儿真没有让她失望。
      
      康熙很快振作起来,承祜带来的伤痛并不是不痛,而是被压抑在心里,皇后病倒,承祜的丧事都是康熙在办,还有许多朝事需要他办,康熙实在有些精疲力竭,这晚很早歇息了。
      
      成为球球的康熙可以肆无忌惮的悲伤,蓉蕙在桌子边坐下,抱着无精打采的球球,“球球也在为大阿哥难过是吗?球球真懂事!”
      
      “唉,在这宫里除了皇上跟皇后娘娘,估计没什么人会真的为大阿哥伤心了!”蓉蕙感叹道。
      
      球球目若凶光,她到真敢说!
      
      蓉蕙使劲揉捏一下球球的小脑袋,“你凶什么凶?你到底是谁的猫?”
      
      蓉蕙佯装生气的嘟着脸颊,“球球,我说真的,虽然我没见过大阿哥几面,但作为母亲,听见了也难免难过,但你要我说我能为一个没见几次面的孩子多伤心,那就太矫情了。”
      
      球球垂下眸子,知道她说的是事实,可这心情实在复杂。
      
      “球球一切都会过去的,人生只可向前走。”蓉蕙温柔的来回抚摸它的背脊。
      
      是呀,人生只可向前看!
      
      而不少人的确是想拿龙凤胎做筏子,可惜找不到什么借口,因为大阿哥的夭折,皇宫里一直都是低气压,就这么过了一个多月,菱萱被查出有孕两月余。
      
      这消息等于在凝重的宫中扔下炸弹,菱萱这边刚得到有孕之喜,没出一会的功夫,不知怎么就传出大阿哥的夭折就是被她肚子里的孩子冲撞了。
      
      康熙不相信,可想到承祜难免有些膈应!
      
      “李德全把朕的赏赐给马佳氏送去,让她好好安胎。”康熙并没有亲自过去。
      
      大病刚好却伤了根基的赫舍里皇后听了,心里明白根本与马佳氏无关,却无法不芥蒂,因为她实在太难受了,她真的需要一个宣泄口,“麽麽让人把本宫的赏赐送过去,咳咳......”
      
      “娘娘快躺下,别操心了,有奴婢在呢,娘娘养好身子才是最重要的!”麽麽劝解道。
      
      菱萱得到赏赐,并未等到皇上,美眸下落,皇上怕是心怀芥蒂吧?喜悦之心顿时消减一大半,唯有蓉蕙带着礼物上门探望。
      
      “见过蕙姐姐,蕙姐姐怎么来了?”菱萱并未想过她会来。
      
      “我怎么就不会来了?你快坐下,都有身子了,要小心才好!”蓉蕙笑笑道。
      
      菱萱不知是怀孕太过情绪化还是真的太委屈了,泪水忍不住滑落,“蕙姐姐我.......”
      
      蓉蕙轻抚她的脸庞,擦拭她的泪珠,“别哭了,小心生个愁眉苦脸的宝宝,外面的流言蜚语你不用理会,那都是无稽之谈,你只要好好养好身子,生下一个健康的孩子就行了!”
      
      “可是皇上......这孩子来的不是时候!”菱萱擦了擦眼泪。
      
      “胡说,皇上只是因为大阿哥的夭折太过悲伤,哪有人不喜欢自个的孩子?菱萱退一万步说,就算皇上不喜欢,那么你也不喜欢吗?这孩子是无辜的,如果真是那样,那你就应该更加的疼爱他,更加的喜爱他,不管男孩还是女孩子给你承欢膝下,不比你一个人强吗?再说你好好生下孩子,我还就不信了,皇上能不喜欢?到时候最高兴的就是他了!”蓉蕙表示不信就试试!
      
      菱萱被蓉蕙逗笑了,蕙姐姐有句话是对的,皇上的宠爱太虚幻,这孩子也许是她日后的寄托!
      
      “蕙姐姐,我明白了,谢谢蕙姐姐!”她相信除开蓉蕙,在没有人希望她能平安生下肚子里的孩子了!
      
      蓉蕙见她想通也就安心了,然流言越来越烈,这其中不乏大臣的手段,而康熙并未作出任何举动意思不明,菱萱或多或少有些被影响,想了想蓉蕙的话,在房间里好好安胎。
      
      菱萱的状态让蓉蕙对康熙有些寒心,以前只是认为他不会是个好丈夫,如今看来好父亲也做不到。
      
      蓉蕙想到菱萱就觉得太讽刺了,讽刺的笑容刺痛了球球的眼,他不知道他是如何看懂,但她明白这笑容是针对自己,可这是为什么呢?
      
      球球打量着蓉蕙来到她身边,蓉蕙突然双手架起球球,“球球你以后可要做一个有担当的好丈夫好父亲,可千万别学皇上,不然的话......”蓉蕙盯着某个地方。
      
      康熙感觉□□一凉,放......放肆!她还想伤龙体不成?谁给的胆子?再说他怎么不是好丈夫好父亲了?
      
      “球球你说多可笑,大阿哥夭折本是意外,就算有错那也是照顾之人的错,怎么就成了菱萱肚子里孩子的错?最可悲的是皇上竟然任其发展,又不是菱萱一个人就可以有孩子,又不是那孩子想这个时候来的?凭什么所有的指责所有的苦难都是她们母子在受?在我看来,那未出世的孩子哪有错?有错的是人心罢了,然皇上的态度实在有些让人唇亡齿寒,如果有一天谁说安宝他们如何如何了,皇上是不是也会如此对待安宝他们?放任其不管,不在乎他们是不是会因此受到伤害?”蓉蕙愤愤不平道。
      
      球球的身子一僵,一句有错的是人心罢了,不断的在他脑海里回转!
      
      一直钻牛角尖的康熙豁然开朗,康熙温柔的注视着她,她总能让他心中明亮。
      
      蓉蕙不怀好意的盯着球球,康熙忍不住下意识缩紧腿,“球球呀,将来你要是敢跟皇上一样的渣,我可就......呵呵......”
      
      放肆!竟然敢辱骂朕!宠得她不知天高地厚!
      
      康熙绝对不承认自己渣,可看着蓉蕙这不怀好意的眼神,想着自己之前的所作所为,莫名的心虚呀!
      
      他只是沉静在失去儿子的悲痛之中难以自拔而已,对,就是这样!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入v了,到时候三更合一,大肥章哟!希望小天使们继续支持!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