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熙是本宫的猫(清穿)

作者:云素萌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017章

      蓉蕙没有太多心思,所有心思都在养孩子上,为母则强,谁敢伤害她的孩子,哪怕是皇上,她也不原谅!
      
      蓉蕙依旧每天偷偷的喂奶一两次,等身体好了一些,就进空间喝灵水用灵水洗洗,也偷偷带出一些灵水,偷偷喂给孩子喝,也给孩子洗了洗。
      
      而康熙隔三差五就来看俩孩子,自然也不会忽略大阿哥,睡觉变成球球时,就偷偷去看蓉蕙跟安宝他们,正好也可以看看奶娘们是不是玩忽职守,他第一次觉得原来做猫也是有好处的。
      
      两位奶娘的身家性命都在康熙手上岂敢怠慢?
      
      更重要的是,她们也有自己的私心,奶麽麽历来意义都有一点不同,两位小主子是皇上目前唯一的龙凤胎,也许很可能是日后的唯一,身价也跟其他人不同,她们尽心奶好小主子们,将来她们是不是也能跟着沾光福慧子女呢?
      
      康熙见两位奶娘很尽责也就安心了,日子一天天的过去,俩孩子被养的唇红齿白,白白嫩嫩,十分招人喜欢。
      
      蓉蕙因为生的双胎,被压着坐双月子,满月礼也出席不了,满月礼也没有大办,跟洗三礼差不多,所以导致许多人都没有见过这对龙凤胎,前朝心思各异,而皇后因为麽麽的劝解,反而开朗不少,更加用心照顾儿子,只要儿子好好的,一切没什么可怕。
      
      她是皇上的发妻,是一国之母,只要她没有错,谁想动她都得掂量掂量!
      
      好不容易熬过两月的蓉蕙,首先要做的就是好好洗头洗澡,把自己洗的香香的。
      
      蓉蕙看了看两孩子觉得心都要融化了,“小主,小阿哥乖极了,除了尿了饿了哼哼几声,平日里都不哭不闹!”照顾天乐的奶娘真是太意外了,从未照顾过如此好带的孩子。
      
      蓉蕙也发现了,“也许这孩子比较喜静?”可小孩子真有这么安静的么?
      
      康熙今儿来看孩子们时,蓉蕙正在逗孩子们,望着被养的白白胖胖的孩子们,康熙的心情也跟着好,“臣妾给皇上请安!”
      
      “起来吧,俩孩子今天乖吗?”康熙看孩子们的神情变得柔和。
      
      蓉蕙嘟嘟嘴,“不乖,安宝这个性不知随谁,臣妾就是小小的逗她一会,她都不耐烦,哼,这么点小就如此大脾气,长大了还得了?”
      
      康熙望着如此孩子气的蓉蕙好笑,“就没见过你这样的额娘,跟个奶娃娃斗气。”
      
      谁家生了龙凤胎不是宝贝着?唯独她成天逗孩子。
      
      “回皇上,臣妾是亲娘!”别以为她没看见他那后娘的眼神。
      
      “这可是你自己说的!”康熙忍不住又笑了笑。
      
      “启禀皇上,如今他们还小可以任由臣妾逗,等他们长大有自己的思维能力,臣妾在想逗他们,就得斗智斗勇,这段可以不用动脑筋的时光得好好珍惜!”蓉蕙一脸正经的说。
      
      康熙:·······
      李德全:········
      青依:········
      说的好有道理,无法反驳!
      
      “你倒是歪理一大堆!”这几□□事有些不太平,他原本烦闷的心情被她这么一闹,倒是舒心多了。
      
      “回皇上的话,臣妾可不是无理取闹!”蓉蕙认真道。
      
      “你呀!”康熙眼神有说不出的宠溺,“今儿朕在你这用膳!”
      
      康熙宠溺的眼神让蓉蕙心中一动,却很快平静下来,他的宠溺跟其他都只是昙花一现,她何必在意呢?唯有孩子才是真!
      
      蓉蕙点点头,陪着康熙一起用膳,蓉蕙没什么纠结,一点都不矜持,奶孩子好饿的!
      
      蓉蕙的好胃口,李德全他们都习惯了,比起那些装柔弱娇小的女子强多了,康熙被带着都多用了半碗饭!
      
      用过膳坐了一会就离开了,蓉蕙也不觉得有什么,继续陪孩子玩了一会,晚一点球球过来了,“球球过来,看看这是弟弟妹妹哟,弟弟妹妹还很娇弱,不可以碰到他们知道吗?”蓉蕙笑笑摸摸球球的脑袋。
      
      球球面无波澜,反正他儿子闺女有个猫哥哥已经好一段时间了,他都习惯了!
      
      “球球你说我还能喂养安宝他们多久?”蓉蕙每天都偷偷摸摸,可如今出了月子,再过不久要是皇上让她待寝,发现她还没有回奶,会如何呢?
      
      球球撇撇小脑袋,他第一次偷看到蓉蕙在奶孩子的时候,心里很震惊,后来御膳房那边透露她要的膳食都是下奶的,他却一直没有揭穿她,帮她压着保密,他没有得到这样母爱,他想让他的孩子们得到!
      
      “算了,烦恼也没用,喂一天算一天,每一天都是捡来的!”蓉蕙无奈道。
      
      康熙听了莫名有些心酸,仰仰头不知在想什么。
      
      又过去半个月,康熙掀了蓉蕙的牌子,蓉蕙自从生子后第一次待寝,蓉蕙有些担心,康熙知道她为何如此紧张,最后两人鱼水之欢后,康熙异常满足,望着累着睡着蓉蕙,伸手轻抚她的娇颜,“小傻瓜你真以为你那些举动这宫里没一点察觉?虽然你做的不合规矩,可慈母之心让朕感动,安心睡吧,有朕在!”后宫不乏有愿意亲自喂奶的,那毕竟是少数,能为了孩子违反宫规,不怕惹怒他的那就没有了,他不否认她们爱孩子,可更爱的是自己,唯有她是不同的。
      
      蓉蕙醒来心里有些忐忑,以为康熙会派人送来回奶药,没想到等了一天什么也没有等到,在这一刻她对康熙是感激的。
      
      蓉蕙就在康熙的默许之下偷偷喂奶,好在在灵泉的作用之下,哪怕喂奶身材没有发的太胖,整个人是圆润了一些,倒是别有一番风味。
      
      蓉蕙的身材失衡,让众后宫女子心里欢喜,巴不得从此一路胖下去,永远退出皇上的恩宠。
      
      蓉蕙没有心思注意太多旁人的心思,一心一意带孩子,就这么到了孩子们半岁,两个孩子浓眉大眼,安宝每次被带出去都好奇的四处看,天乐却安静多了,后宫其他人见到龙凤胎被养的如此好,简直气碎了一口牙。
      
      太皇太后她们见蓉蕙把孩子们养的如此好,心里对她评价顿时高了,相比一岁多的大阿哥就显得体弱多了,蓉蕙的本份也让太皇太后喜欢,是个明事理的,皇后见从出月子后,每天都提前来请安的蓉蕙,不得不说真是让人挑不出错,不恃宠而骄的人更让喜欢一些。
      
      蓉蕙不在乎其他人如何想,她现在想给孩子们做一些毛绒娃娃玩,蓉蕙画好现代图样,这里有毛的布料只有以前皇上送给她的动物皮子了,她拿出一件极好动物皮子做的披风,这一件披风可以做好几个娃娃了。
      
      “小主您这是做什么?现在天还热着,还用不着!”青依疑惑的看了看她手上的披风。
      
      “青依能给我多找来一些新棉花吗?”给孩子用的东西,她也不敢用旧的。
      
      “小主要多少?”青依不懂小主到底在做什么?
      
      蓉蕙把披风对折,“能把这个塞满就行了!”
      
      青依倒吸一口凉气,“回小主的话,这怕是不容易!”小主虽生了龙凤胎,可并没有晋升份位,一下要这么多新棉花,这得经过皇后娘娘的同意。
      
      蓉蕙失望的垂下眸,“好吧,下次皇上来了,我问问皇上吧,对了青依,我还有没有其他什么皮子?大小不限!”一个白色太单调了,拼接一下很不错!
      
      “奴婢这就去找找!”青依连忙给她找出一些。
      
      蓉蕙选了选,选了几种颜色的小皮子,选好以后就等康熙来了,隔天康熙来的时候,蓉蕙特别的热情,看康熙的眼神都在发光,康熙顿时心中惊觉,绝对是有求于自己。
      
      蓉蕙亲自给他奉茶,“皇上请喝茶!”
      
      李德全:明显的都没有脸看呀!蕙小主您好歹矜持一点?
      
      康熙装作不知道的喝了,这倒是稀奇,只有孩子洗三满月礼她求自己一切从简,其他的还真没有求过自己什么。
      
      康熙就默不作声的看着她,蓉蕙嘴角扯了扯,好歹问她一句话呀,不知道喝人嘴短吗?
      
      康熙也莫名其妙,茶也喝了,都表现的这么明显了,怎么还不开口?
      
      两人相互对视了一会,蓉蕙深呼吸,“启禀皇上,臣妾有一事相求!”
      
      “说吧!”康熙见她终于开口了,觉得她还没有太蠢。
      
      “启禀皇上,臣妾想要一些新棉花可以吗?”蓉蕙说出自己的要求。
      
      康熙想过无数种,唯独没有想过这种,惊的薄唇微微张开,“你要新棉花?”是他听错了,还是她说错了?
      
      李德全:蕙小主从来只有别人想不到!
      皇上这心里怕是.......
      
      见康熙如此模样,蓉蕙暗地撇撇嘴,觉得康熙真小气,一些新棉花都舍不得,“回皇上的话,是的,不可以吗?”
      
      蓉蕙认真又带有嫌弃他小气的眼神,让康熙不得不承认之前是自己想多了,“可以,要多少李德全就准备多少!”
      
      “多谢皇上!”蓉蕙开心的笑了,眸光闪烁,之前是她误会了,皇上果然不是如此小气的人!
      
      康熙觉得头有一点疼,为什么她就不能大众化一点?求新棉花?简直闻所未闻,难道他比不得棉花?
      
      李德全青依小德子都万般的同情皇上!
      
      当奴才送来一大堆新棉花到蓉蕙寝宫时,整个前朝后宫都炸了,太皇太后都震惊了,趁着皇上来请安时,“皇上,哀家记得哪怕在最艰难时,哀家都不曾让你在生活上受过一丝委屈。”难道国库穷的,皇上赏赐后宫只赏赐棉花???
      
      康熙目露茫然,不明白皇祖母此话何意,“回皇祖母的话,孙儿有皇祖母庇佑,孙儿从不觉得自己受过什么委屈!”跟着皇祖母,他的吃穿用度一向都是最好的!
      
      “皇上可是前朝有何难事?皇祖母虽然老了,可还能给你分担分担!”这件事传到民间会闹出笑话!
      
      “回皇祖母的话,是孙儿不孝,让皇祖母担心了,孙儿能解决好,请皇祖母担心了!”皇祖母年岁不小,前朝的不安分他能自己解决,皇祖母的关心却让他欣慰。
      
      “哀家相信你,皇上记着不管何时都不可丢了皇家的颜面!”孙子都如此说了,她也不好再说什么,没有下次就好!
      
      “孙儿谨记皇祖母教诲!”他绝对不会让皇祖母失望!
      
      两人鸡同鸭讲,自以为圆满的完成了这次对话!
      
      康熙离开之后,太皇太后叹气,“苏沫儿去我私库取几样东西赏给那拉氏!”就是为了那对曾孙儿,她也得给皇上给那拉氏做脸面!
      
      “奴婢这就去!”看来前朝不安定,皇上用钱的位置多了,她得勤俭节约一些!
      
      皇后等人绝对不会以为皇上是厌恶那拉氏才给棉花,就凭着她有一对龙凤胎儿女,只要不是大错,皇上绝不可能如此不给她脸面,想必是皇上需要银子,可也没有听见风声,“麽麽你从本宫的私库取一些东西赏赐给那拉氏!”她得让天下人看见帝后和谐稳定军心!
      
      “奴婢这就去办!”皇后娘娘也不容易。
      
      没多久接到太皇太后跟皇后赏赐的蓉蕙:“???”
      莫名的赏赐心里慌的一匹!
      
      得到消息的康熙:“???”
      皇祖母为曾孙子如此想,他能理解,皇后竟然如此贤惠?
      
      前朝的大臣得到消息太皇太后皇后如此,不得不相信国库都如此空虚,也不太好意思要开口要拨款什么了,对于有功的大臣,康熙想奖励,那些大臣都一口拒绝了,用一些银钱换皇上的好印象,一点都不亏!
      
      唉,皇上也不容易呀!
      
      康熙第一次觉得这些大臣其实没有自己想的那么难缠,但那同情的目光究竟是什么意思?
      
      蓉蕙想不通为何得了赏赐也就不想了,做好自己的本份就是,皇后观察后宫的一举一动,发现苏沫儿在勤俭节约,皇上没有明面上说,她也不好公然丢了皇上的颜面,暗地里让麽麽学着苏沫儿那样,皇后都如此了,其他人也暗地里有模有样的学起来,日子瞬间过的粗茶淡饭起来。
      
      蓉蕙开始给孩子们做毛绒娃娃,完全不知道怎么回事,青依看着主子把这么好的披风剪了给孩子们做娃娃说不心疼是假的,可想想给小主子们玩又觉得没什么。
      
      “小主做这些很伤眼睛,奴婢来做就行。”青依担心她做坏了眼睛。
      
      “放心吧,我有分寸,我想给他们一人做一个人,下剩的就交给你们了,青依他们还小不着急,你不用赶工知道吗?”蓉蕙叮嘱道。
      
      “奴婢明白!”青依面上如此答应。
      
      蓉蕙岂会看不出她的敷衍,决定白天才把材料拿出来,不做时她就把材料捡起来,免得晚上她私自熬夜做,熬坏眼睛跟身体。
      
      过去几天,蓉蕙发现针线都不够用,还想要各种彩色的线,知道小主心意的青依无奈的笑了。
      
      又过了两天,蓉蕙跟康熙一起用膳时,求康熙给一些针线,各种颜色的线!
      
      康熙嘴角抽了抽,都不用他吩咐,李德全连忙道:“小主放心,奴才明儿派人送来!”
      
      康熙实在不懂她要这些做什么,晚上变成球球时,也没见她用这些呀?
      
      第二天李德全就派人送来不少针线,望着这么多针线,蓉蕙嘴角抽了抽,这是做一辈子的节奏?
      
      昨儿蓉蕙待寝,今儿收到康熙送来的针线,顿时又在后宫炸起来了,外院的粗使小太监把蓉蕙在缝补皮子的消息传出去了!
      
      原本脸黑的太皇太后这脸色就更难看了,“呵,哀家到不知道什么时候,咱们大清皇室穷到这个份上?什么时候祖宗的看家本领丢光了?”没皮子不会派人去狩猎吗?用得着缝补吗?
      
      “格格您别生气,想必皇上国事繁忙才会如此。”苏沫儿劝着。
      
      “那些侍卫是摆设?”太皇太后可一点都不含糊。
      
      康熙今儿发现那些大臣越发同情的眼光,他实在不懂这是为何,下朝就来给太皇太后请安,并未听见流言,“孙儿给皇祖母请安!”皇祖母为何如此严厉的看着他?
      
      太皇太后并未叫他起来,康熙心里咯噔一下,他最近有什么做得不妥?
      
      “哀家从大清还是大金开始一路走来,皇上真是让哀家大开眼界!”太皇太后觉得孙儿简直刷新了她的认知。
      
      康熙懵逼了,“请皇祖母明示?”
      
      还不知道错?太皇太后目光凌厉,“上次哀家与皇上的谈话,哀家以为皇上明白了,结果呢?皇上变本加厉,皇上是深怕天下人不取笑?哀家在衣食住行给你都是最好的,不曾记得把你养的如此......上次你赏赐那拉氏一堆新棉花,哀家想着如今许是你用钱之际国库空虚,也没有多说你什么,拿出私库补贴你,你也答应以后不会作出如此有损皇家颜面的事,哀家以及后宫其他人都在为了维护你的颜面,默默的勤俭节约,可是如今你.......你让哀家如何说你?让天下人如何想你?将来让安宝天乐如何看待你这个皇阿玛?这也就算了,你赏赐那些东西给那拉氏不说,竟然还让她亲自缝补皮子?宫里那些侍卫那些秀娘是死的?你让哀家如何说你?”
      
      国库空虚?勤俭节约?缝补皮子?
      
      每一个字他都懂,合起来他一句都不懂,康熙惊愕的望着皇祖母,仔细想了想,顿时俊颜黑了,他现在明白那些大臣同情的目光究竟为何而来了!
      
      合着他在所有人眼中成了养不起媳妇孩子的帝王?
      
      康熙不断的运气运气.......他要冷静要冷静.......这是个人能冷静下来的事?
      
      康熙的脸沉下来了.......
      
      沉了......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