载君归

作者:妮辛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Chapter062 庐中雪

      赢泗摇了摇头,看着炉中的炭火,他脸上升起丝丝温暖的神色,“姬玥不知,在泗年幼时,泗和兄姊们便住在一处,那时候我们并不知晓嫡庶有别所谓权势,不懂得倾轧,彼此都是笑闹在一起,玩乐在一起,习武亦在一起……”
      
      似是陷入无边的美好回忆中,赢泗继续道:“我仍记得幼时闯了祸,都是大兄一人兜着,为此挨了父王不少揍,五弟从父王那里讨来了什么好玩意,第一时间便会来与我把玩,那个时候,谁也不曾视我为庶子而冷待我,即便是今时今日,大家走到了不同的立场之上,那些情义,并不是说抹去就能抹去的。”
      
      赢泗说得尤为动容,姬玥知道,若不是饮了这么多酒,她定然是没有机会听到这番肺腑之言的。
      
      心中仿佛有一处坍塌,震得姬玥久久未能言语。
      
      静默在二人之间展开,只听得到火炉内炭火哔哔啵啵的声响,仿佛过了一个世纪那么漫长,姬玥笑道:“今日让姬玥真切感受到,公子泗,确实是戎寐公主良配。”
      
      “是吗?”赢泗似有喃喃,嘴角却又一抹若有似无的苦笑。
      
      那抹苦笑却很快被姬玥捕捉到了,她知道,如此至情至性之人,为了利益而来翟国求亲,无论后来他对戎寐是否有真情,终究是掺杂了不纯粹的部分,很难不让人有所遗憾。
      
      姬玥不动声色道:“那日在大殿上,赵渊提出城池作为聘礼,公子泗是有犹豫的,为何最终却答应了?”
      
      “君子一诺,重于千金,我不想让她失望。”
      
      “可我知道,你并不是真的为她而来。”
      
      赢泗十分坦然道,“两国联姻,联的是两姓之好,若是只为了儿女情长,那未免也太无志气,那才是我父王真正担心的。”
      
      “翟国自然知道我的用意是需要他们的助力,这才敢在朝堂之上要那城池,既然如此,自然是要给他们才会罢休的。”
      
      “戎寐公主是性情中人,是我赢泗想要找的妻子,我能保证,我会一直待她很好,他日无论处境如何,她都将只会是我唯一的妻子。”
      
      “以十座城池为聘,想必你心中还是有些后悔吧?”姬玥望着他道,不知为何,她竟有些理解他。
      
      “为何要后悔?”赢泗不以为意地笑道,“既然做了决定,就没有什么好后悔的,况且,大丈夫志向只在于十城池乎?”
      
      姬玥看得出这份洒脱和旷达并不是装的,这样的人果真是做大事的人。
      
      “好,就冲你这番豪情,我也应当与你干上一杯。”姬玥笑道,举壶与赢泗碰杯。
      
      赢泗饮下一大口酒,望着姬玥璀璨如星辰的眸子,道:“那么,你当日让与我白鹿,我已经按照你的要求将它治好后放生了,那么,你所提的要求又是什么呢?”
      
      姬玥饮了口酒,笑道:“让我想一想,如今一穷二白的公子泗还有什么可以给我的?”
      
      赢泗闻言不由自主地笑了笑。
      
      似是想了很久,她终于抬起头来,提壶上前,她淡声道:“别忘了今日之言,对她好一点。”
      
      姬玥自是知道感情的事勉强不来,可戎寐已经喜欢上了他,他如果能做到举案齐眉,这也是最欢喜的结局了。
      
      毕竟,谁的婚姻能保证情爱永远不灭呢?
      
      这样想着,她的内心豁达了不少,公子泗这时却愣住了,他看着她:
      
      “就这样?”
      
      “对,就这样。”
      
      姬玥毫不犹豫地答,良久又轻笑道:“这一点已是世间少有人能做到,已是一件极了不起的事。”
      
      不知为何,赢泗看着此时姬玥淡漠而不带一丝感情的神情,心底深处竟有那么一丝触动和心疼。
      
      “你就不为自己求点什么?”赢泗继续问道。
      
      姬玥笑着摇了摇头,“我贵为一国公主,还需要什么?”
      
      “那可不一定,你还可以学翟国大王的做法,跟我索要城池。”赢泗笑道,又一本正经,“不过我只有两座城池了,最多也只能给你两座了。”
      
      姬玥哑然失笑,“你还是留着给自己吧,你以后的路,走的只会比我更艰难。”
      
      赢泗看着姬玥良久良久,突然踢掉脚边的那个酒壶,他认真地看向姬玥:
      
      “卫国姬玥,我要是早一点能遇到你该有多好。”
      
      姬玥不知道自己是如何饮醉的,她好像从来没有这般痛快地饮过酒了,她只觉脑子昏昏沉沉,说不出的疲惫。
      
      在阿檀两声轻唤下,姬玥终于睁开了眼,迷迷糊糊中,只听阿檀道:“主上,你已经睡了大半天了,不能再睡了。”
      
      姬玥这才醒过神来,一番梳洗装扮,阿檀才道:“主上,齐国易武在后花园廊阁处等待主上多时了。”
      
      姬玥想着似乎自从案件告破后那晚在街头碰到管夷吾,便再也不曾见过他了,她也曾偶然间想起这个神龙见首不见尾之人。
      
      此人如此行踪不定,怎么这时又找上门来了。
      
      出了屋子,外面早已积雪满地,才转过亭台,却有一道红色的圆滚滚的身影窜到自己身上来。
      
      一双小手紧紧抱着姬玥道:“卫国姬玥,夷姝终于又见到你啦。”
      
      姬玥垂下头去,便看到昔日那张扑闪扑闪大眼的粉□□娃此时正洋溢着喜悦至极的笑意兴奋地看着她喊着。
      
      姬玥侧头去看,边上管夷吾看着这一幕笑意盈盈地望着她们。
      
      “你怎地来了?”姬玥复又垂首望向那扎着两股小髻的女娃。
      
      “还不是大兄不愿意我跟随,我偷偷跑来的。”女娃恨恨地回过头瞪了不远处那亭台处那人一眼,嘟着嘴不满道。
      
      姬玥见这女娃丝毫没有松手的意思,她不动声色地伸出手去牵上那女娃的一只冰冷的小手,带着她走向那一直静候的身影。
      
      “如此小娃不远千里来寻你,当真是英雄出少年啊。” 姬玥朝亭台内那孑然独立的身影笑道。
      
      管夷吾望了女娃一眼,脸上显出一丝难得的无可奈何,笑道:
      
      “我与小妹相依为命,这丫头被宠惯了,早已是天不怕地不怕,还有什么地方她不敢去的。”
      
      姬玥噗嗤笑了,她当然知道管夷吾说是这样说,他这个唯一的妹妹,他自是派了大量武功高手守卫着她,是以无论她去了哪里,他都是放心的。
      
      女娃听着自己的兄长如此说自己,忍不住朝管夷吾做了个鬼脸。
      
      姬玥看着可爱的女娃,笑问着道,“小姑子许久未见,如今却是从哪里钻出来的?”
      
      管夷吾望着姬玥,眼里却浸润着让姬玥不敢直视的情愫,而那眸子触及姬玥时又是满满的亮光。
      
      “多日未见,公主如此言说,不会是思念在下了吧?”
      
      姬玥避过他的目光,还未言语,女娃却笑嘻嘻地盯着管夷吾道:
      
      “噫,哥哥看向姬玥公主的目光太过光亮,如狼似虎。”
      
      女娃肆无忌惮的话语,却逗得身边服侍的人忍俊不禁起来。
      
      管夷吾神色自若,不过朝身旁人递了个眼神,那人心领神会,立刻走到女娃面前,一把将她抱起,大步朝外走去。
      
      动作一气呵成,看得姬玥有些惊怔。
      
      女娃一开始是拒绝的,奈何力量微弱,抵抗不得,嘴里却不依不饶道:“哥哥是恼羞成怒么?竟要支开姝儿,哥哥羞羞。”
      
      一边嚷嚷着,还一边不停地对管夷吾做鬼脸。
      
      管夷吾嘴角有一丝细微的抽搐,看着姬玥似笑非笑的神情,他揉了揉眉头道:“从小被我宠坏了,让你见笑了。”
      
      姬玥颇给他几分面子:“长兄如父,没想到管相这般沉稳淡然,妹妹却如此玲珑可爱,倒是出乎我的意料。”
      
      管夷吾嘴角又抽了抽。
      
      两人沉默了半晌,管夷吾才继续道:“这些时日我有些急事要处理,所以才会不告而别。”
      
      他这是在向她解释吗?
      
      姬玥一阵恍惚,镇定了心神,这才看到管夷吾神色恢复如常。
      
      见姬玥没说话,他又继续道:
      
      “如今一切都已按照你的计划完成了,除掉了公书谒,你的下一步是什么?”管夷吾这时不动声色地开口道。
      
      姬玥心下一惊,却笑道:“管相何出此言?”
      
      一抹失望的神色在管夷吾脸上一闪而逝,他淡淡道:“我以为,我们可以不需要在为彼此间隐瞒什么?”
      
      见姬玥不言,管夷吾继续道:“我并不认为公输谒派去的杀手下会有漏网之鱼,所为的目击者,远方亲戚,应该是你安排的吧?”
      
      姬玥回头望向他,淡声道:“是不是安排的重要吗,真相总不该被掩盖。”
      
      管夷吾点了点头,他知道这算是姬玥默认了。
      
      看着他深以为然的神情,姬玥忽然想起这些时日的点点滴滴,她终于松了口道:“如今太保公书谒已然失势,佐史不足为惧,既然如此,自然是要对付接下来的两座大山。”
      
      “你可知道,这两座大山任何一座可比对付公输谒难上百倍。”
      
      “自然是知道的”
      
      “你这般处心积虑为卫国除祸患,真的值得吗?”
      
      姬玥也不欲多做解释,只道:
      
      “管相还不是为了齐国奔走劳碌,管相可觉得值得?”
      
      “我跟你不一样”
      
      “如何不一样?”
      
      管夷吾回过头来看着姬玥:“一介女子,她的天难道不应该是她的夫吗?”
      
      姬玥一怔,曾经,她也以为是这样的,她舍弃了自己追求的功业,放弃了心中的天地,可是,最后,她得到了什么呢?
      
      愣了半晌,她才笑出声来:“管相可觉得姬玥是一般女子?”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