载君归

作者:妮辛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Chapter038 择夫计(三)

      甲卫们闻言立刻一拥而上。
      管夷吾不慌不忙,一把竹箫在手,动作伶俐快速,很快解决了扑上来的几个甲卫。
      剩下的五六人则是闲适自得地看着好戏。
      
      公输忌自然看得出这几人都是个顶个儿的高手,此时他已经是赶鸭子上架,不上也得上了,他朝剩下几个踟蹰不前的甲卫道:“凡有逃兵者,论罪。”
      
      甲卫们不得不硬着头皮上前。
      
      管夷吾笑了笑,身后立刻有剑客上前来,不过瞬间,便将面前几人打趴在地。
      
      公输忌虽然愚昧自大,但也很快便清楚了眼前的形势,再有甲卫正欲上前,他执手拦住他们。
      他本是他父亲公输谒以历练他为目的,这次奉命接了翟国王叔姬妾殉葬的活儿,不成想昨日夜里竟让这姐弟俩从关押所逃了出来,殉葬清单在册,他也不好不管,于是便四处搜捕。
      而那对殉葬的隶妾姐弟在东躲西藏了一夜后,总算在今日被搜捕出来,不成想却碰到几个好事主,他深知如果自己在这么耗下去定然吃亏的是自己,就算这等事闹到翟国大王那里,他也不会拿齐国怎么样,反而还会责备自己办事不力,索性卖个人情又如何。
      
      想到这里,公输忌惺惺作态道:“如在下卖个人情将那两个贱奴让给阁下,是否这件事就算了结?”
      
      管夷冷着脸未置一词。
      
      公输忌看得出管夷吾未给他半分面子,一时有些恼怒,但终究哼了一声,命人甩下手中的姐弟俩,讪讪离去。
      
      诸事已平,管夷吾朝那姐弟俩走去,被救下的姐弟俩早已跪伏在地磕头谢恩。
      管夷吾将两人扶起。
      被鞭打的少女此时伤痕累累,她抬起头的瞬间,管夷吾一愣,却是个不施脂粉的美人儿,她脸上虽已蒙了灰尘,却依然掩饰不掉她清丽的姿容,此时她看着管夷吾,眼里亦是感激羞怯之色。
      
      管夷吾挥了挥手,立刻有人奉上一件干净的大袍,管夷吾披在那隶妾身上,然后又朝那瘦弱的少年走去,摸着少年的头,他温和的笑道:“你阿姊,我给你带回来了,以后保护她的重任,就交给你了。”
      少年眼中又是感激又是崇拜,他重重颔首,捏起了小拳头,坚定道:“君子放心,以后我一定会保护好阿姊!”
      
      管夷吾笑了笑,整理了下衫衣,在众目睽睽之下朝人群中的姬玥走来,浅笑道:“阁下的好戏可看够了。”
      “在下不敢,只是在下料想,齐国女闾馆恐怕不久又要添上一位佳人了。”姬玥不动神色地笑道。
      “阁下真是这么想的?”管夷吾神情有几分恼怒几分不怀好意。
      
      不待姬玥继续开口,姬玥身旁的戎寐好奇道:“你认识他?”
      
      姬玥回过头道:“姬玥与这位齐国使臣有过几面之缘。”
      
      戎寐点头,一行人终于再次收拾行程前往官驿,管夷吾很快发现两人同行,遂继续道:“你这是又演的哪出戏?”
      “这句话该是在下问你的吧?管相这次来翟国目的何在?”姬玥不动声色道。
      “求亲。”管夷吾想了想,状似颇为认真地回道。
      
      姬玥笑了笑,便不再多问,一行人朝驿馆去了。
      
      枟馆设在城门以南,自新王戎胤承君位以来,那一处便被废弃了。
      如今因着十公主的选亲,这枟馆再次被戎胤记起,于是宫人们很快收拾一新。
      这里本是翟国先王礼贤下士,谒见各国使者之所。
      
      翟国先王体谅远道而来的贤士们,不忍心其舟车劳顿,命人在城门南处扩建了驿馆,一朝无心之举,竟显示出了大国威仪,从此诸侯国开始不敢小觑偏安一隅的翟国来。
      依照翟国先王以示友好之意,继而宣布接受一切想要与翟国建交的诸侯国,招揽天下贤士,城南枟馆一时名声大噪,往来如织,但姬玥一行人到达馆驿时,看到的却是一副冷清潦倒,彻底没了先朝时的车水马龙。
      
      姬玥看着眼前翟国先王曾经费尽心血打造的一切,如今都变得凋敝起来,她不由得想起那时先王在世时,诸侯国使臣们前来朝拜的景象。
      
      那是何等的繁荣热闹,何等的朝气啊,是贤士们所期盼的所希望看到的景象。
      
      眼见姬玥一行和管夷吾一行从城内的翟宫开来,主持馆驿的宰人立刻亲迎于馆驿之外。
      一番见礼,一行人下了马车,准备朝馆驿内安顿。
      这时却听得一阵急促有力的马蹄声,有眼力的戎族人都认得出,那是公子戎纠的车马,这次择婿,这位公子也是主持择选的人。
      
      一行人顿时停住步子好整以暇。
      
      戎纠不过单人骑着一匹快马而来,马儿到得驿馆前,立刻有仆从前去牵了马头,戎纠跳下马来,笑道:
      “没想到各位刚刚才到,看来我赶得正是时候,不早不晚。”
      
      他眼睛坦然扫视了下众人,目光落到戎寐脸上时只是微微顿了下,一时又是泰然自若的神态。
      此次选亲之事,戎胤下旨交由九公子戎纠和佐史少傅二人负责,直到最后一试,再由他本人亲自裁定。
      “早就听闻翟国九公子洒脱不羁,齐国使者有幸相见。”管夷吾声音听不出情绪道。
      “阁下是?”戎纠问道。
      “在下齐国易武,这次承齐君之意,前来求亲的。”管夷吾拱手道。
      戎纠了然,阿檀这时推了推戎寐,用眼神示意她。
      姬玥心领神会道:“在下卫国季礼,也是派遣来求亲的。”
      戎纠了然,不动声色地道:“既都是远道而来的客人,还请各位尊驾下榻。”
      
      阿檀有些想笑,但是仍旧憋着没漏出半点痕迹出来。
      
      一行人见礼完毕,这才朝官驿内走去,阿檀故意落后半步,悄悄在戎寐耳旁嘀咕:“你是不知道,我刚刚看到九公子可是憋笑憋出了内伤。”
      戎寐白了她一眼,嘀咕道:“我看是你憋笑憋出了内伤吧。”
      
      阿檀很配合地点了点头,戎寐很想掐她一把,但顾全着此时的情形,也只好忍着没动手。
      
      刚刚安顿下来,驿馆内顿时变得热闹起来。
      
      活泼好动的阿檀顿时闲不住了,笑道:“听说这驿馆是夷姜少主在世时督造的,建得跟王宫的后花园一样,咱们收拾收拾,也去观赏观赏才不辜负。”
      姬玥有些累了,但耐不过两人的折腾,跟着出了门。
      
      才溜了一圈,姬玥实在没有阿檀戎寐的好精神,留下她们自己朝住处去了。
      
      行至廊角一处闲庭,看着眼前这片再熟悉不过的景致,不免有些伤感,正准备离去,却见两人朝这边走来,姬玥避无可避,只好退后隐在一处花树之下。
      
      这时只见一人走在前面,他年纪看来尚轻,头戴玉冠,身披纹袍。
      
      那年轻人看起来似乎有些心情不佳,他身后跟着一个年过四十的老者,手中执着一盏竹灯。
      
      “…秦国的外交之权,原本由大王一手掌控,但如今却被褚遂主持,褚遂素来与大公子交好,这几年也一直有意于奏请大王将此权交与大公子,公子你不可大意,外交之权正是借以结交诸侯国势力的最佳之位,如果一旦给了大公子,对公子你可是大大的不利啊。
      
      年轻人有些丧气,“父王最近根本听不进你的谏言,对母妃近一年来也不甚亲近,泗就算有心,也没有办法扭转父王的心意,他要给谁,谁又阻拦的了。”
      
      那老者耐着性子,对眼前的年轻人继续劝说:“公子不必忧心,在老臣看来,大王对公子您一直是青睐有加的,大公子虽协理大王主政多年,但到底还未入大王的眼,大王是心怀天下之人,想选的继承人必也是能一震秦国雄风,能开疆拓土之人。”
      
      “不过有一点公子应该向大公子学习,他时常与朝中重臣相交,甚至与鲁国大夫、晋国将军常有书信来往,公子若想成就大业,让大王真心相付,哪能不结外援?如今前来翟国求亲,正好是公子逆转之时,公子不可不把握。”
      
      “泗何尝不知,如今诸侯中派出求亲中有齐,魏,蓼,卫,赵,楚,他们这次前来求亲都打着自己的算盘,我秦国虽比不得齐国晋国之流,但到底也是一支虎狼之师,此次若能求娶翟国公主,倒真是如虎添翼,泗自当是尽力而为的。”
      
      那老者闻言笑道:“公子果然长大了,如今越发的通透,公子既然有此想法,老臣便不担心了。”
      
      姬玥暗中打量着不远处的年青人,在月光和绰约宫灯下,是一张颇有棱角的脸庞,孔武有力的身形透着一股将士之气,而那双锐利的眼睛更是让人过目难忘,倒是一个不错的年青人,姬玥点点头,刚刚听着眼前之人的一番谈吐见识,便已是透漏着不凡。
      
      姬玥欣赏这种有想法又有目的人,因为她知道,那些看似没想法没目的的人才是最深不可测的,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可能就会推你入人间地狱,比起这些,姬玥更加欣赏男子的坦然和毫不掩饰的野心。
      正在此时,戎寐和阿檀不知何时走了过来。
      年青人和老者顿时不语,敛去神思,只朝向他们走来的戎寐两人礼貌地笑了笑。
      
      “秦国公子这般算计,全无半分情义,想必翟国的公主听闻你们这番言论,恐怕你们要无功而返吧。”戎寐的声音透着一丝生气,但情绪倒控制得体。
      “到底是太年轻了。”姬玥微微叹了口气。
      那青年人闻言却仍面不改色,笑盈盈地朝戎寐拱手:
      “阁下何出此言,既是来翟国求亲的,想必大家都是带着最大的诚意来的,诚意,便能彰显一国的情义。”
      “是吗?”戎寐闻言,顿时愈发生气了,“君子方才一番言论,我可是没有听出半分情义,只能听出公子的算计。”
      
      “不可对我家主公不敬!”老者忍不住呵斥道。
      
      青年人颇有风骨地拦着老者,依然不动声色地朝戎寐笑道:“想必阁下也是仰慕翟国公主而前来求亲的,在下听得出君子对翟国公主的维护之意,在下一时鲁莽,如有失言之处,还请阁下海涵。”
      戎寐见眼前人低头认错,一时又有些诧异,悻悻然又觉得没意思,拉了阿檀准备走。
      “在下秦国赢泗,还未请教君子尊名?”身后青年人继续道。
      “你不需要知道我的名字。”戎寐虽然不生气了,但心里明显还有芥蒂,遂不客气地摆了摆手,头也不回地走了。
      
      那老者有几分忿意,道:“公子也太善了些。”
      “出门在外,少添仇敌。”赢泗淡声道。
      老者点了点头,“还是公子思虑周全,以后这官驿,我们还是小心行事,小心隔墙有耳。”
      
      赢泗颔首,他目视前方,看向戎寐离去的方向,这才笑了笑随老者远去。
      姬玥见人都走远了,这才从树下走出,不知不觉站了许久,倒是落了满身花瓣,姬玥自嘲地笑了笑,伸手拂去肩颈发间的花瓣。
      
      身后却有熟悉的声音道:“想不到秦国一蛮族之地,却有如此儒雅俊秀的年轻人。”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