载君归

作者:妮辛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Chapter030 及荆礼(二)

      不过半盏茶前,少年们纷纷讨好献媚,戎瑄却未置一词,如今能得到她这般回应,在魏使耽看来,今日大有可为。
      
      如果今日这位公主对魏国有了好印象,自然会对翟魏联姻有所考虑?
      
      只是他不知道,翟国早已将戎瑄暗地里许了宋国,戎胤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也不好驳了魏国的面子,遂并未多言。
      
      耽受到了众人的一番夸赞,却不着急着回到位置上,而是朝公子敏的案桌前走来。
      
      公子敏一直沉默地自斟自酌,但方才嘴边的讥诮之意却被魏使耽尽收眼底,魏使耽自然瞧不上他这副自命清高的样子,知道此番宋国前来祝贺公主及荆必也是打着求亲的主意,遂有心想要挑衅挑衅。
      
      最好能让宋国在这大殿之上颜面扫地。
      
      耽立在公子敏的案桌前,郑重地一拱手道:“今夜如此良辰美景,众宾客纷纷朝公主献了贺辞,为何公子久坐席位之上,只顾自斟自酌,却一点表示都没有,难不成宋国从来都是如此,不仅是对齐侯不敬,连这翟国主君也不放在眼里?”
      
      魏使耽这番话说得甚是辛辣,一般人还真招架不住。
      
      他的话方毕,殿内顿时鸦雀无声,众人皆看向公子敏,主位上的戎胤和戎瑄也朝他看了过来。
      公子敏身后的侍从脸色一恼,正想上前发难,却被公子敏一挡,公子敏站起身来,他慢条斯理地望着魏使耽笑道:“魏使言重了,今日是公主的及荆礼,前来赴宴之人谁不是带着衷心的祝愿来向公主贺辞,只是敏觉得,今日宴席之上,众人的贺辞已经是精彩纷呈,有况且有魏使珠玉在前,敏之赋诗难免成为拙计。”
      
      他这是承认自己才疏学浅了?
      
      面对宋魏两国使者的冲突,戎胤未置一词,公输谒和佐史等人也是作壁上观。
      耽见此情形,再接再厉道:“公子敏此言差矣,久闻公子敏才高八斗,学富五车,是宋伯颇为倚重的世子人选,公子今次是代宋国而来,贺辞一番也是全了礼仪,此番却金口难开,连贺辞都不打算献上,请问宋国的诚意又体现在何处呢?”
      
      如果说魏使耽上一句是斥责,那么这一句可就是蓄意挑拨了,公子敏侍从顿时大怒,正欲为主君辩解。
      
      公子敏却道:“不可无礼。”
      
      还未待公子敏再言,戎瑄清脆如黄莺的声音远远传来:“既然魏使耽执意如此,公子敏便赋上一首又如何,瑄自当洗耳恭听。”
      
      戎瑄不知何时已从上殿走下,轻移莲步朝耽和公子敏走来。
      
      众人步步紧逼,公子敏只好笑道:“既然大家都想要敏作赋一首,敏便恭敬不如从命了。”
      公子敏趁着一分酒意,潇洒而从容地站起身来,他迈步走入殿堂之中,望着眼前近在迟尺的佳人,略一沉思。
      
      戎瑄此时笑吟吟地望着他,眼里亦透着一分期待。
      
      公子敏抬头望去,见戎瑄浅笑盈盈,一双含情目含羞带怯似有深意,他微微的笑了一笑。
      
      一首诗从他清朗的声音里缓缓流出:
      
      南有乔木,不可休思
      汉有游女,不可求思
      汉之广矣,不可泳思
      江之永矣,不可方思
      
      翘翘错薪,言刈其楚
      之子于归,言秣其马
      汉之广矣,不可泳思
      江之永矣,不可方思
      
      翘翘错薪,言刈其蒌
      之子于归,言秣其驹
      汉之广矣,不可泳思
      江之永矣,不可方思
      
      戎瑄看着公子敏似有深情的目光一时有些怔愣。
      
      这是一首传达可遇而不可求的心境之赋,他这是,在向自己表露心意?
      
      只这第一句念出,大殿中众人的脸色顿时变了,与魏使耽同来的使臣们面色一喜,这回这公子敏如此轻狂,看翟国大王是何反应。
      
      一赋作罢,公子敏朝上首处戎胤一拜,而后继续回头看向戎瑄,声音清朗道:
      “还望公主喜欢敏的贺诗。”
      
      戎瑄的眼睛亮了一亮,她轻咬朱唇,曼声问道:“公子的诗吟的是否有些不妥,这样的诗可是随口说与旁人的?”
      公子敏的好话信口拈来,他望着戎瑄道:“公主有天人之姿,是众君子们寤寐思慕之人,何以吟不得?”
      
      戎瑄闻言心下一喜,公子敏一拱手,这才坐回到自己的席位上,而站在案桌前的魏使耽,脸色却不大好看起来。
      
      魏使耽的面色此时铁青着,他不曾想自己本来想要羞辱公子敏一番,却让他反败为胜,赢得众人的赞赏,于是他咄咄逼人地斥责道:
      “公主及荆之日,公子敏竟敢当着公主的面出言调戏,公子敏这般无视公主和大王的存在,可是太过狂悖,目中无人?”
      
      向喜爱之人表白本是这世间平常之事,众人皆看向魏使耽,知道他这时狗急跳墙了。
      
      公子敏讥诮地望着此时恼羞成怒,故意要为难他的魏使耽,正思索着要如何回应,戎瑄却站了出来。
      
      戎瑄轻移莲步,走近魏使耽,望着他娇媚地一笑,极具蛊惑的声音轻声细语道:“魏使耽是觉得瑄配不上这样的诗吗?还是觉得瑄不值得他人思慕?”
      
      魏使耽看着眼前无法让人直视的美人,一下慌了神,他可不是这个意思啊,遂而急忙解释道:“公主才貌俱佳,自然是众人思慕的,只是,只是...”
      
      戎瑄闻言轻轻一笑,她转过身来,逡巡着大殿中看好戏的众人,高声回道:“只是如何?瑄之母曾经说过,爱人之心,尚可说得,思慕之意,更可表得,如今公子敏不过是颂诗一首,魏使耽何以要小题大做?”
      
      魏使耽何曾被人这样下过脸子,当下脸涨得通红,却又无从辩驳,他瞪了公子敏一眼,当下便泄了气般一甩长袖坐回到自己位置上。
      
      戎瑄缓步走上台阶,往正位走去,见戎胤如看好戏般自饮自酌,她停下步子回过头来望向下殿还生着闷气的魏使耽,又望了望回到席位上的公子敏,从婢女的酒盘中端起一盏酒,她一双素手高高举起斛殇,向众人敬了一敬,一口将杯中酒饮下。
      
      一杯酒下肚,在没有人可以干预她之前,在今日她还可以站在这大殿之中畅所欲言的情况下,她望了望公子敏的方向,坚定地道: “各位此次不远千里来翟国庆贺瑄之及荆,瑄甚感激,但若是做他想,还请各位自断,戎瑄如今已心有所属,请各位便喝好今日的及荆酒吧!”
      
      话毕,她不顾众人此时讶异的神情,朝主座上的戎胤行了一礼,翩然离去。
      
      戎胤的脸色此时铁青,哪怕他再装作如何宠爱这个妹妹,也不能纵容她在众目睽睽之下公然挑战他。
      
      他当即站起身来,望着殿内众人,从容笑道:
      “孤之妹被孤宠坏了,故而言行无状,还请各位切莫见怪。”
      众人醒过神来连连摆手道不介意,更有甚者还夸赞戎胤不仅是一国之君,还是个宽容有量的好兄长。
      
      戎胤笑了笑,见火候已到,便当场宣布道:
      “实不相瞒,孤已经与宋国国君修有婚约,再过几个月,众位便可以赴八公主的喜宴了,是而方才公主宣称请各位喝好今日的及荆酒,八公主,还是希望得到众位的祝福的。”
      
      这一句话一锤定音,意味已经很分明了,对殿内那些思慕八公主的人来说却是如遭雷劈,顿时有一半的人陷入萎靡。
      
      晚宴还在继续,只是已经不如初始般那么热闹了。
      
      被灌得有些微醉的公子敏起身前去更衣。
      在寺人的指引下,他出了殿外透了口气,殿外吹拂而来的清风让他觉得很是舒畅。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