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装大佬被皇上勾搭日常

作者:不是大柒啊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9 章

      只听到男人在她头顶上说,“无妨。”
      
      她疑惑地转了转眼珠,这男人什么意思?
      
      仿佛回答她的疑惑似的,男人又说:“朕,准许陆爱卿抱朕。”
      
      切!
      
      陆惊澜不屑地翻白眼,谁要抱他啊!还什么准许,搞得多么难得似的!
      
      虽然心里这么不屑地想着,但嘴角却情不自禁的勾起。
      
      ——
      
      乾清宫。
      
      “启禀皇上,属下查到上次刺杀陆惊澜之人,是逆贼灭梅教的人。”未风查到结果之后,便立刻前来跟沈安珩禀告。
      
      站在窗前的沈安珩,回过身,看了他一眼,蹙着眉头,走到案几前,“灭梅教之人为何要杀陆惊澜?”
      
      “属下还未查到。”
      
      “继续查。”
      
      “是。”
      
      沈安珩拿起案几上,陆惊澜所画的圣梅印图案。忽然体内一阵翻涌,整个人有些站不稳,沈安珩左手撑在案几上,右手按住胸口,强行压下身体的不适。
      
      “皇上。”
      
      见他脸色苍白,未风走上前,想要扶住他,却被他挥手阻止,“无妨。”
      
      “皇上,明知道秘术的危害,你之前在御花园时为何……”
      
      之前,在御花园里,看到陆惊澜摔倒的场景,他几乎没有任何思考犹豫,下意识地便使出了秘术。这秘术虽然高深莫测,但使用之后对人体损伤极大。
      
      看来,皇上果然很在意这位陆太保。
      
      未风抱拳,“未风斗胆,请问皇上,未风是否要将陆太保除掉?”
      
      沈安珩星眸一凛,“未风!”
      
      未风垂下头,避开他的目光,继续说:“皇上曾说过,若是出现令皇上失常之人,无论何人,让属下都要除去。”
      
      沈安珩蹙眉,“不可动她!”
      
      “皇上!”未风抬起头,望着那个威严的男人,心中满是疑问。
      
      而沈安珩没有任何解释,只是背过身,大手一挥,“你退下吧。”
      
      未风动了动喉咙,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点头,“是。”
      
      “等下。”沈安珩回过身,吩咐,“安排下去,找寻圣梅印的踪迹。”
      
      “皇上真的要帮她……”未风顿了一下,道,“这个陆惊澜行为言语十分古怪,也不知是否有何阴谋。而且,还要寻找逆贼的圣物,显然动机不纯。如今,逆贼蠢蠢欲动,皇上……”
      
      “放心,朕自有分寸。”沈安珩挥手,“去吧。”
      
      “是。”未风尽管不情愿,但既然是皇上的吩咐,他自会照做。
      
      ——
      
      紫幽宫。
      
      陆惊澜坐在院子,双手撑着下巴,望着梅花树发呆。
      
      自从上次给沈安珩下药失败告终之后,她就不敢轻易尝试下药。谁能想到,明明是她给别人下药,结果最后却是她自己吃了下去。虽然,那次侥幸逃过一劫,但回想起来还是后怕。
      
      毕竟,她昏迷之后,会发生什么变数都很难预料。
      
      因此,必须想个王权之策,以及有个好的契机,才能下药。
      
      最好,是沈安珩喝醉了,这样她就比较好下药了,而且有很大几率可以让沈安珩喝下药。就算最后没能成功让沈安珩喝下药,他都醉糊涂了也不会真的拿她怎么样。
      
      不过,进宫这么久,她还从未见过那个男人喝酒,也不知道是不是不喜欢喝酒。
      
      罢了,虽然下药这事还没有着落,但是沈安珩已经答应帮她寻找圣梅印,也算是有个好的开始。
      
      沈安珩毕竟是一国的老大,只要他下令寻找,相信过不了多久就能找到那圣梅印了,那她也就能离开这个是非之地了。
      
      这么想着,陆惊澜的心情大好。
      
      “惊澜哥哥。”
      
      听到一个软糯的声音,陆惊澜侧过头,就看到小太子迈过门槛,朝她跑过来。
      
      “惊澜哥哥,绪安又来找惊澜哥哥了。”小太子一下子扑进陆惊澜的怀里,开心地蹭了蹭。
      
      陆惊澜温柔抚摸小太子的脑袋,“绪安今日不用上课?”
      
      “绪安想惊澜哥哥了,所以就过来看惊澜哥哥。”
      
      捏了捏小太子的脸蛋,陆惊澜笑着说,“小机灵鬼,惊澜哥哥也想你。”
      
      小太子看到一只蝴蝶长得十分艳丽,心下一喜,追着蝴蝶就跑开了。陆惊澜看着他追着蝴蝶上蹦下跳的模样,忍不住勾唇,这样才是小孩子该有童真嘛。
      
      “惊澜。”
      
      听到一个男人的声音,陆惊澜侧头,就看到宋赫然走过来,她礼貌地点了一下头,算是问好。
      
      虽然原主跟这个宋赫然是君子之交,但是她跟他并不熟,想找点话题,也找不到什么话题可聊。
      
      两个才子在一起,可以吟诗作对什么的,可她就一个普通人,让她作诗简直是要她的命啊。
      
      所以,这其实也是她有点抗拒这个宋赫然的原因。
      
      见陆惊澜对他十分生疏,宋赫然皱了一下眉头,迟疑了一下,开口:“陆惊澜,你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自从你生病好了之后,整个人就怪怪的。”
      
      陆惊澜一惊,难道这个宋赫然看出来了?
      
      见陆惊澜沉默,宋赫然又说,“虽然,以前咱两的关系也谈不上多么亲密,但至少也不会像现在这般生疏。现在的你,怎么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
      
      “你想多了,惊澜一直都是这个样子。可能是大病初愈,心情还没有调节过来吧。多谢宋太保关心。”
      
      宋赫然皱着眉头没有说话,不知道在想什么,半晌,开口问:“对了,皇上没有发现你的事吧?”
      
      他说的,应该是指她是女儿身的事。陆惊澜摇摇头,“应该没有。”
      
      “那就好。”宋赫然点点头,“不过,既然皇上没有发现你的秘密,那他怎么会将你安排在这紫幽宫?我听说,这紫幽宫可是皇后的寝宫。”
      
      “莫非……”宋赫然突然抓住陆惊澜的手腕,一脸严肃地说,“皇上真的看上你了?”
      
      陆惊澜抽回自己的手,讪讪一笑,那个男人的心思她也摸不准,一下子这样一下子那样的,谁知道他到底在想什么。
      
      说不定啊,真的想跟她搞基。
      
      哎,烦恼啊烦恼。
      
      “惊澜,眼下,你应该找个理由搬出这紫幽宫。不然,时间一久,难保皇上不会发现你的秘密。若真是等到那个时候,一切都迟了。欺君可是大罪,若是皇上怪罪起来,杀头都算轻的。”
      
      现在事情都还没办好,她可不能离开这皇宫。
      
      “惊澜自有分寸,就不劳烦宋太保挂心了。”
      
      忽然,宋赫然低下头,俯身凑到她前面,朝着她的脸伸出了手。陆惊澜还没来得及反应,就感觉到他碰了一下她的头发,紧接着就看到他手指捏这一瓣梅花花瓣。
      
      陆惊澜不自然地后仰身体,“谢谢。”
      
      看出她的抗拒,宋赫然站直身体,悻悻地收回手,轻声提醒:“我说这话,也没有别的意思,就是希望你小心点,保护好自己,千万别暴露自己秘密,使自己陷入危险。”
      
      知道他是真心关心她,陆惊澜点点头,笑着道谢:“多谢。我会多加注意的。”
      
      一袭黑缎袍的男人走进来,看到两人亲密的举动,以及说笑的模样,脸色顿时很难看。
      
      率先发现他到来的,是小太子沈绪安。
      
      小太子立即收起想要抓蝴蝶的手,站直身体,一本正经地叫唤:“父皇。”
      
      陆惊澜这才注意到沈安珩,立即站起来,行礼:“皇上。”
      
      宋赫然也急忙行礼,“微臣参见皇上。”
      
      “免礼。”
      
      沈安珩负手而立,睨了一眼陆惊澜跟宋赫然,抿了一下唇,侧头看向小太子,“绪安,过来。”
      
      “是。”看出他父皇现在的气场有点不太对劲,小太子急忙屁颠屁颠跑过来,恭敬地行礼,“父皇。”
      
      “功课做好了?”
      
      闻言,小太子低下头,偷瞄了宋赫然一眼。宋赫然急忙行礼替他回答,“回皇上,小太子很聪明,学习很快,偶尔放松……”
      
      沈安珩凤眼一横,“朕没问你。”
      
      宋赫然识趣地闭上嘴。
      
      父皇似乎看起来心情不太好,不能惹。小太子只好走上前,实话实说,“回父皇,还没。”
      
      沈安珩甩袖,“那还不滚去做功课!”
      
      “父皇……”
      
      “立刻!”
      
      “是。”
      
      “微臣告退。”
      
      宋赫然行礼之后,看了陆惊澜一眼,急忙带着小太子离开。
      
      “皇上,你以后可不可以别对小太子这么凶啊……”
      
      陆惊澜话还没说,就看到一道凌厉的目光射了过来,紧接着,就听到男人说,“先管好你自己。”
      
      什么情况?
      
      这男人又在生什么气?
      
      动不动就生气,这男人该不会是充气的吧?
      
      一想到这男人真人比例定制的充气娃娃,扎个洞就吱吱漏气,陆惊澜一下子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看她今日的笑,怎么如此刺眼?男人眯起丹凤眼,睥睨着她,幽幽出声,“看来,陆爱卿今日甚是开心。”
      
      陆惊澜立即收了笑,“没有没有。”
      
      但她那忍俊不禁的模样,令男人如鲠在喉,“辛者库那里缺了一名刷马桶的下人,就让陆爱卿去体验几天如何?”
      
      刷马桶?
      
      她才不要!
      
      “我不去。”
      
      男人甩袖,厉声,“那可由不得你。”
      
      见男人态度强硬,陆惊澜不乐意了。
      
      要是罚她洗衣服也就算了,居然罚她刷马桶!这种事绝对不能忍!何况,她好端端地在家里坐着,也没犯什么错吧,凭什么罚她!
      
      “哎,我说,你这个男人到底怎么回事。无缘无故发脾气也就算了,还无缘无故罚我刷马桶,你今天不给我一个理由,我是绝对不会去的!”
      
      “理由?”男人挑眉,“陆爱卿身为一名男子,跟其他男子举止亲密,行为不端,有损国体,这个理由可够?”
      
      搞半天,原来这男人是在生这气。
      
      不过,这男人简直不要太双标了啊。他自己平时不也常常吃她这个“男人”的豆腐吗!既然不准她跟别的男人亲密,那他自己对她做出的那些亲密举动又该怎么说?
      
      而且,她跟宋赫然刚才也没有多亲密吧,明明她一直在生分地保持着距离啊。
      
      见陆惊澜沉默,男人又道:
      
      “毕竟,陆爱卿是朕亲封的太保。陆爱卿形象受损,那便是朕的形象受损。因此,为了防止朕的形象受损,以后,陆爱卿不可再与其他男子亲密接触。”
      
      这一番话倒是说得冠冕堂皇的,谁知道他又在打什么鬼主意。
      
      肯定就是想找个理由惩罚她。
      
      陆惊澜没好气地说,“那好,那请你以后也离我远点。”
      
      “放肆。”沈安珩生气甩袖,“朕如何行事,何时轮到你这个臣子来指点?”
      
      “是皇上刚才说,让微臣以后离男子远点,皇上也是男子,那微臣自然也要避忌。微臣如此行事,可是在谨遵皇上的教诲。”
      
      沈安珩被她这话噎得说不出话,不自然地摸了一下鼻子,道:“朕除外。”
      
      闻言,陆惊澜反而不依不饶了,“凭什么你就要除外?”
      
      沈安珩挑眉,“就凭朕是一国之君,朕说什么就是什么。”
      
      这个霸道的男人!
      
      算了,他是老大,他说什么就是什么吧。反正,只要帮她找到圣梅印,让她能回到现代就行。
      
      见她沉默不语,沈安珩上前一步,“陆爱卿可是不服气?”
      
      陆惊澜急忙摆手,“没有没有。”
      
      “既然如此,那陆爱卿便用行动来证明吧。”
      
      行动?
      
      看到沈安珩张开双臂,陆惊澜一惊,这男人,该不会是想让她抱他吧?
      
      可这周围全是宫女太监,两个大男人就这样在大庭广众之下拥抱,不太好吧?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