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门荣宠

作者:草莓酱w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0 章

      关于顾澜命不久矣的谣言,昨日先是在府里的采买和一些外门的下人中间传开,经过一个晚上的发酵,整个侯府里就都知道了,周老夫人平日不怎么出门,一开始也没人敢到她跟前去说,不过二夫人听了信,一清早就去请安,顺便把这事都跟老夫人说了。
      老夫人心里的震撼不小,在二夫人离开后,急忙叫葛嬷嬷过来探病,就想看看顾澜是不是真如传的那般活不长了。葛嬷嬷这才从老夫人那拿了些人身补品来到顾澜的院子。
      顾澜更衣后,就让彩珠请葛嬷嬷进来,葛嬷嬷脸上还是客气和善的微笑,见了她先行礼,把手里的两个盒子交给腊月。
      “夫人可好些了,今早老夫人听闻夫人病了,特让老奴给您送些补养的人参虫草,她说了,您只管把身子养好,这些日子都不必去请安了。”
      顾澜很是感动,让腊月收下,动容道:“老夫人待我真好,等我好了,必定天天去给她老人家请安的。”
      她这话说的太真诚了,一双天真不谙世事的眼睛里聚起水雾,葛嬷嬷自认在宫里见过那会做样子的,竟也分辨不出来,她仔细瞧着顾澜的脸色,不带妆的脸上有些许苍白,倒是没有一般久病之人的肤色蜡黄,眼睛也有神,怎么看都不像是个快死了的。
      她略略放心,便说:“既如此,老奴不多打扰了,夫人安心养病,我这就回去复命了。”
      送走了葛嬷嬷,尤氏一脸的担忧,“姑娘,这葛嬷嬷看起来可太精明了,她回去不知道怎么跟老夫人说。”
      顾澜脸上没什么表情,轻轻咳了两声,问:“侯爷去上朝了?”
      尤氏:“这时应该快回来了。”
      “那奶娘给我梳妆吧。”
      尤氏一惊,下意识反对:“不成,你身子没好,怎么能出门。”
      看顾澜一脸固执,她心知劝不了,只好叹了口气扶着她走到窗边的梳妆镜前坐下,一边温声劝着,一边给她梳起头来。
      
      周廷焱一回府就给人堵在了侯府大门口,老夫人身边的秋容带着两个小丫鬟,笑盈盈的迎上来:“侯爷,老夫人请您去一趟。”
      周廷焱微一挑眉,看向犹在发愣的周顺,周顺茫然的摇头,秋容这时又开口:“您就去一趟吧,有,有急事。”
      什么急事?这婢女眼神闪躲,说话也吞吞吐吐,周廷焱脸色不好,没再说什么,径直朝老夫人的院子走,秋容领着两个小丫鬟连忙跟上。
      正院里,周廷焱一进门,周老夫人当即哼了一声,冷着脸让人把门关上,只留葛嬷嬷秋容等心腹在厅里。
      周廷焱没动声色,任老夫人发了一阵火,然后才漫不经心的问:“母亲,谁惹你生气了?”
      周老夫人眼圈一红,委屈又心痛:“你还知道我生气了,我问你,顾澜重病缠身,你当日怎么不说?”
      不等周廷焱回话,她又道:“你别与我说你不知道,依着你的性子,不把她查的明明白白,你能放心把顾氏女留在身边?”
      周廷焱皱了皱眉:“母亲怎么知道的?”
      周老夫人不言,葛嬷嬷留心着她的面色,代为回答:“是二夫人一早过来说的,说是府里下人都知道了,一个个传的欢呢。”
      周廷焱也是葛嬷嬷带大的,还算给她一些情面,便道:“母亲没想透,你怎么不劝呢?”
      顾澜生病的事,除了顾家人只有他和周顺知道,顾遥之不会在这个关头明面上与他作对,说嫁过来一个病秧子对他也没什么好处,能把事情闹得人尽皆知,怕是背后有人推波助澜。
      周老夫人怒道:“你是说我老糊涂了?你们一个个把我蒙在鼓里还有理了?”
      葛嬷嬷生怕母子俩再起争执,劝说道:“老夫人,奴婢今早去瞧了,夫人看起来就是染了风寒虚弱些,哪像她们传的那样,小姑娘年纪小,过个两年养一养就好了。”
      这话老夫人稍微听进去了,只是一时还下不来台,周廷焱便说:“昨日陈太医临走时对我说,顾澜脉象有些异常,他不好说,要等赵太医回来与他商量着再诊一次。”
      周老夫人将信将疑:“是真的?”
      周廷焱无奈:“我骗你作甚,二嫂那么闲,你不如把府中庶务分给她些,省的成日搬弄是非。”
      周老夫人嗤笑:“我心里有数,她翻不起什么花样。”
      这番老夫人脸上可算是阴云转晴了,笑着撵他:“你去吧,没事多陪陪你媳妇。”
      周廷焱出了正院脸上面对老夫人那点温和耐心全没了,阴沉的吓人,周顺低眉顺眼的等着他吩咐,心里头忐忑,只能盯着地面默默求神佛保佑。
      下一刻,裹挟着冰霜的声音响起。
      “去查,外人我不管,敢背主的让他想好怎么死。”
      周顺点头,刚要去办这事,又听周廷焱冷声开口:“你私下处置,别惊了夫人。”
      “属下知道。”
      
      周廷焱处理完这事本想直接去书房的,想了想还是决定去看看顾澜,早上周老夫人派葛嬷嬷去探虚实,她听了谣言恐会不安。
      走到半路,周廷焱一抬眼就看到了那抹熟悉的身影,隔了一段距离,看起来更加瘦小,弱不禁风,他心里无端觉得烦躁,脚步加快了些。
      “谁准你出来……病还未好,回去歇着。”
      本是质问的话在看到女子脸上扬起的灿烂笑意时,生生换了个语气。
      顾澜敛了笑,懵然无措道:“侯爷,妾又惹你生气了?”
      周廷焱沉冷的神色微微一缓,抬起手轻轻落在她头上,安抚般的揉了揉发顶,道:“并未。”
      两人沿着小路往顾澜的院子走,周廷焱不经意侧过身给她挡着风,顾澜的头垂的越来越低,两只手紧张的无处安放。
      “怎么了?”周廷焱脚步微顿。
      顾澜的声音细若蚊蝇:“我以为侯爷不想理我了呢。”
      “为何?”
      顾澜叹息般说道:“因为他们都说我快死了,我怕侯爷嫌弃我。”
      周廷焱面上难得露出些为难之色,他不会哄,从前也没哄过谁,她不开心,他是真的没有办法,只得实话实说。
      “不见得,世上大夫那么多,总有人治得了你。”
      顾澜微微一怔,抬眸看向他,见他神色认真,并不是存了安慰,她便勾了勾嘴角。
      “那多谢侯爷了。”
      周廷焱挑眉问道:“谢什么?”
      “侯爷费心请大夫为我医治,我无以为报……”一双小手拉起他的袖子,“只好……”
      周廷焱不等她说完,耳根子便红了,轻轻拂袖从她手里挣脱出来,掩饰般的往前走了几步,头也不回扔下一句:“本侯想起还有公务,你自去吧。”
      他越想耳朵越是发烫,甚至想到若是方才慢了一步,顾澜会不会对他说那一句“以身相许”。
      这还是在外头,青天白日的,不得体。
      
      小路上,顾澜望着周廷焱的背影发笑,腊月追上来问她:“侯爷怎么突然走了?”
      顾澜:“大概是知道我厨艺不精,不想吃我做的饭吧。”
      腊月:“啊?”
      顾澜笑道:“我说无以为报唯有给侯爷做一顿饭,谁知他听了一半就走了。”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