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门荣宠

作者:草莓酱w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 章

      深秋寒露,秋风刮得人透心凉,走在街上那凉气直往衣服里钻。
      骤然转凉的天气却阻挡不了人们看热闹,都城那条主街上,两边密密麻麻的站满了人,人们交头接耳,议论着一桩震惊朝野的婚事。
      
      原来这一日是镇北侯周廷焱和顾太傅之女奉旨成婚的日子。
      
      “花轿来了!”人群中传来孩童们兴奋的呼声。
      
      一眼望去,浩浩荡荡的迎亲队伍朝镇北侯府而来,充满喜气的红色让围观的人脸上都映上了红光。小孩们闹着让大人抱着,吵着要看新娘子。
      
      花轿边上,一个矮胖的媒婆穿着一身喜庆的红色,走路一扭一扭的,笑起来嘴巴咧的老大,手里一块红色绣帕甩得飞起。
      
      有淘气的幼童跑到她身边转圈笑闹,她就挥着帕子赶人。
      “去去去,一边玩去,耽误了吉时,镇北侯饶不了你!”
      
      镇北侯?那个专门半夜抓小孩的镇北侯吗?玩闹的孩童脸色煞白的跑回了人群,被一个妇人数落:“叫你不听话,镇北侯晚上把你抓走当下酒菜吃了。”
      
      周围的人都习以为常,毕竟大家平时都这么吓唬自家熊孩子。
      迎亲队伍好不容易到了侯府门前,媒婆擦了擦汗,拨开前面的下人走到大门口,这一看便傻了眼。
      
      只见侯府门前冷冷清清的,只象征性的挂了两条红绸,连鞭炮也未准备,两个门房守在大门口,压根就没见新郎官镇北侯的影子。
      
      “我说,侯爷呢?”媒婆不甘心的往里张望,被那门房一扒拉。
      “看什么?等着!”
      门房一脸不耐的进去了,只是半天不见有人出来,媒婆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在侯府门前来回的转,这镇北侯不去接亲也就算了,怎么连在门口迎一下都不肯,这新娘子进了门不是名不正言不顺吗?
      
      怎么说也是当朝一品顾太傅的女儿,又听说是千娇百宠长大的,顾太傅竟然能忍下这口气?
      
      媒婆心里也有气,镇北侯成个亲这么磨磨蹭蹭,一会误了吉时,万一再怪到她头上来,想当初全都城的媒婆可都羡慕她接了个美差呢,如今可倒好,唉。
      今日这婚事出了什么岔子,以后她都城第一媒的名声可就毁了,挡人财路如同杀人父母,这镇北侯果然如传言一般傲慢刻薄,怪不得没有姑娘愿意嫁他。
      
      媒婆左等右等人就是不出来,她跺了跺脚,怕新娘子那边着急,便走到花轿旁边轻声安抚。
      
      “新娘子不急,想必侯爷是叫什么事绊住了,咱们再等等,好饭不怕晚……”
      媒婆越说声音越弱,这话傻子才能信呢,担心花轿里这位太傅千金闹起脾气,她仍然滔滔不绝的说着吉祥话。
      
      “嗯,不急。”
      
      一道轻柔动听的声音让媒婆忘了刚才临时编的说辞,她叹了口气,心想这姑娘脾气真好,可惜了。
      
      正感慨着,侯府里终于出来人了,媒婆喜形于色,刚要招呼,抬头被那人冰冷的目光瞪了一下,顿时像掉进了冰窟窿一般。
      
      侯府走出一前一后两个人,前面那人身形颀长,宽肩窄腰,五官深刻,英气逼人,穿着一身新郎服,可脸上不见分毫喜色,一双剑眉拧起,看起来脾气不佳,已经不耐烦到了极点。
      
      媒婆被这一眼瞪得忘了嘴边的话,还是男子身后那随从提醒,她才反应过来。
      
      “新娘子,侯爷出来了,咱们可以下花轿了。”
      媒婆上前掀开轿帘把新娘子扶出来,其实本该还有别的步骤,但想起那令人胆寒的一眼,媒婆只想快些把新娘子送进去拜堂,拿了赏钱赶紧离开。
      
      也不知是不是她眼花了,总觉得这新娘子比曾在顾府见到的时候瘦了好多,那嫁衣穿着特别显大。
      
      媒婆刚一接过新娘子的手,被冰的哆嗦一下,心想这新娘子手也太凉了。她还在犯嘀咕,下一瞬那手狠握了她一下,用力到指尖都泛着白。
      
      媒婆想着缓和一下气氛,就笑问道:“新娘子紧张啊?”
      盖头动了一下,像是新娘子轻轻点了头,媒婆拍拍她的手,扶着她走向侯府门前站着的男子。
      
      上了台阶,媒婆想把新娘子交给镇北侯,岂料镇北侯冷哼一声,脸色黑沉的,转身就进去了,媒婆站在原地尴尬了片刻,只得扶着新娘子跟进去。
      
      到了拜堂的正厅,终于有了点人气,喜堂布置得不算隆重,但也没有太失了规矩。
      感觉到媒婆放开了她的手,盖头下,顾澜努力平缓着呼吸,周围的脚步声和说话声让她烦乱,索性便闭了眼睛,在心里默念佛经。
      
      拜堂时,顾澜看不见便没有顾忌,十分听话,让跪就跪,让拜就拜,只是中间似乎有过一段嘈杂声,旁边镇北侯身上冷气嗖嗖的往外冒,她闭着眼,感受倒是没有满堂宾客深刻。
      
      稀里糊涂的拜了堂,镇北侯甩袖便走了,媒婆尽职尽责的把她一路送进洞房,站在床边又一串串的说了许多吉利话。顾澜只听着,过耳不过心,等到媒婆说完了,顾澜朝旁边伸手,丫鬟腊月把一锭银子放进她手里。
      
      顾澜缓慢的在手心里把那锭银子摸了一遍,转手塞到媒婆手里,“谢你吉言,有劳了。”
      
      媒婆喜笑颜开准备接银子,谁道那银子就是迟迟没有从顾澜手里落下来,她寻思着是新娘子太紧张,便自顾自双手包住她的手,安慰道:“新娘子别紧张,您是个有福气的人,往后一切都会好的。”
      
      媒婆放下手,顺带把顾澜手里的银子拿走了,笑嘻嘻的走出了洞房。
      
      顾澜手指动了动,复又无力垂下,那一个银锭子,似乎是十两吧,亏了亏了。
      
      新房里静得不像话,顾澜晃晃头上沉重的凤冠,就听身边的人关切问道:“姑娘,可是脖子酸了,我给你揉揉。”
      
      顾澜嗯了一声,道:“奶娘,我肩膀也疼。”
      奶娘尤氏赶紧过来给顾澜揉脖子捏肩膀,只是她心不在焉的,一会儿重了,一会轻了,顾澜比先前还难受,于是叫她停下。
      
      尤氏坐立难安的,小声问道:“等会儿侯爷来了,可怎么办。”
      顾澜有些好笑,这都城里关于镇北侯周廷焱的传言一大堆,奶娘对那些扒皮抽筋之类的血腥故事一直深信不疑,昨天更是给她讲了一个晚上,没什么大用,除了助眠。
      让顾澜一觉睡到大天亮,也让顾太傅和顾鸾差点以为她要反悔了,早上怒气冲冲杀到她的院子里。
      
      “姑娘,要不你跑吧。”尤氏急的在房里乱转。
      
      顾澜盯着她的脚发了一阵呆,幽幽道:“你歇会儿吧,咱们最后一锭银子刚给那媒婆了,就算能逃出侯府,出去也得饿死。”
      
      尤氏跺脚:“都什么时候了,还想着银子呢,房里也有值钱的东西,要不咱们拿两件。”
      
      顾澜这一天都懒懒的,此时终于被逗笑了,“那更不能跑了,你瞧这一屋子值钱的摆件,镇北侯家大业大,腰缠万贯,做了他的夫人一定不缺银子花。”
      
      尤氏急了,“哎呀,姑娘,可你是个冒牌的呀,他万一一刀把你给杀了,叫我怎么跟死去的夫人交代啊。”
      
      顾澜又笑了,道:“你也说了万一,他也不一定杀我。”
      
      尤氏问:“你这是想到法子蒙混过去了?”
      
      顾澜偏头看着燃烧的红烛,微微出神,回答的声音很飘忽:“大概吧。”
      
      尤氏放心了些,终于不转圈了,她不知道在顾澜嘴里,大概吧、不确定都是一个意思,那就是她也不知道。
      
      顾澜扯了扯嘴角,昨日刚被告知要替顾鸾出嫁时,她那位父亲大人就明言,要断了她的月钱,想来已经不能容她,不嫁迟早是个死,嫁了还可能有一条生路。
      
      就是不知道周廷焱是个什么样的人?顾澜盯着自己圆润莹白的指尖又发起了呆。
      
      前院,周廷焱冷冷看着向他敬酒的户部侍郎,就是不去拿桌上的酒杯,谈侍郎硬着头皮站在他面前,端酒的手都酸了。
      
      他多喝了几杯,就有些管不住嘴,谁不知道镇北侯周廷焱与顾太傅是死对头,如今新帝是周廷焱的亲外甥,他本该压顾太傅一头,谁知新帝听了宰辅杜怀先的话,竟下旨赐婚让周廷焱做了顾太傅的女婿,生生矮了一辈。
      
      周廷焱本就厌恶这门亲事,谈侍郎刚才喝飘了还与同僚在酒桌上戏言,说下次再见,镇北侯就得管顾太傅叫爹了。坏就坏在周廷焱恰好路过,全听见了。
      
      谈侍郎哆哆嗦嗦半天,胳膊抖得酒都洒出去了,就剩一个空酒杯,周廷焱像是才反应过来,懒懒的抬眸,举起酒杯,漫不经心道:“这杯该敬顾太傅。”
      
      说着将那酒杯里的酒尽数倾倒在地上,满堂鸦雀无声,谈侍郎的鞋面被酒打湿了,一声也不敢吭,待周廷焱放下酒杯后,赶忙逃得远远的。
      
      散席后,宾客从前门离开,谈侍郎走的极快,像是背后有鬼在追,第一个往大门口冲,走到门口刚呼出一口气,心想得救了。就在这时,头顶上一只红灯笼不知怎么竟直直砸下来,谈侍郎只觉背后一痛,紧接着就是火烧一样烫,他一回头,差点吓晕了,灯笼里的火星子把他身上的官服烧了。
      
      谈侍郎反应还算快,就地一滚,摔下了台阶,众人走近就看他官服的背后烧出一个大洞,谈侍郎忍着疼连滚带爬的上了自家马车,又命令车夫赶紧走,飞速跑远的马车消失在一众宾客面前。
      
      这时从身后传来一声冷笑,所有人齐齐回头,周顺向镇北侯道出来龙去脉,众人只听周廷焱凉凉说道:“没死啊,真是万幸。”
      
      说着万幸,可那声音听不出一点庆幸,语气里透着一股失望,所有人集体一哆嗦,暗道这镇北侯府不可久留,于是纷纷告辞,跑的一个比一个快。
      
      周廷焱轻嗤,抬头看了眼天色,问道:“什么时辰了?”
      
      周顺回:“三更天了,侯爷。”
      
      周廷焱笑了笑,“三更啊,该洞房了,去看看她睡没睡,睡了就……”
      睡了就算了?周顺揣摩着主子的意思。
      
      却不想周廷焱笑意狰狞道:“睡了就一脚把她踹出去。”
      周顺莫名觉得身上的衣服好似不那么保暖了,凉飕飕的。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侯爷:敢睡着不等爷,踹她出去,理由充分
    见面即洞房,这节奏快不快?
    预收文:《暴君的笼中雀》
    文案:
    叶蓁蓁六岁那年不慎落水,一场大病之后,她脑子里多了一段记忆。
    她知道大伯收养的那个阴鸷少年叶凌渊会在三年后被皇帝认回皇子身份。
    她还知道叶凌渊登基后,因为对大伯一家曾经的虐待怀恨在心,狠狠报复叶家,她和爹娘也没能幸免。
    她还知道他会成为一个暴君,手段残忍,暴戾嗜杀。
    重来一世,她发现少年和她记忆中的人天差地别,忍不住靠近他,却被卷入深不可测的漩涡之中。
    蓁蓁十六岁时,年轻的帝王将妄图娶她的人流放抄家,随后一道圣旨召她入宫侍君。
    世人都言,叶氏蓁蓁,名动京城,容貌清媚绝俗,可偏偏陷于暴君之手,成了一只笼中雀,不得自由。
    叶蓁蓁笑的妩媚:“哥哥,他们说我是笼中雀。”
    帝王将她搂进怀里,以不容窥伺的强势姿态,宠溺轻哄:“蓁蓁是我的心头血。”
    势在必得,失之殒命。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