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成了别人的入梦师

作者:红萝卜白菜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意马

      乔烟烟到了拍卖会的时候还没反应过来,跟着霍修下了车暖风吹在她脸上,整个人更加迷糊。
      
      她觉得自己很清醒,只是香槟上脑,让她觉得有点晕。
      
      不过没关系。
      
      她搭上霍修的胳膊,仰头问道:“霍先生,你是要买什么?”
      
      小孩比平常更乖,霍修舌尖抵住上颚,“随便看看。”
      
      城北的拍卖会规模大,涉及圈子广,加了公益二字后商圈几乎所有排得上号的人都会来看看。
      
      两人落了座,乔烟烟小口喝着水,眼底在放光,忍不住分享,“霍先生,今天我很喜欢的公仔设计师的新作品会在这里拍卖。”
      
      她的嘴角沾了水渍,粉红的舌尖小动作地舔掉,霍修偏头,“嗯。”
      
      乔烟烟兴致不减,“霍先生,你喜欢公仔吗?”
      
      霍修不喜欢,乔烟烟支起脑袋,“等你见了我要拍的那个公仔,你一定会喜欢的。”
      
      小孩子的言语。
      霍修没理。
      
      等到乔烟烟翘首以盼的公仔上台,乔烟烟反应慢了半拍,被另一个人抢先竞价,她开始加价。
      
      竞价的人大概都是公仔爱好者,加到五十万后大部分人都退下了,少部分人冲着设计师的名头还在加价。
      
      加到二百万的时候只剩下了乔烟烟和最开始竞拍的那个人。
      乔烟烟志在必得,也不想再玩什么你加一点我追一点的游戏,直接加到了三百万。
      
      那个人还想加,被人拦下了。
      乔家小公主后面站着整个乔家陪她肆意妄为,没多少人有这种底气。
      
      工作人员记名的时候乔烟烟报了乔父,回来同霍修炫耀,“公益拍卖会简直是唯一可以随心所欲砸钱的活动了。”
      
      加了公益两个字,不管砸多少钱,即使远超商品价值,传出去也是搞慈善,倘若没有公益两个字,砸钱还得看看会不会不小心踩中“人傻钱多”的雷。
      
      她代表着乔家,这些东西她一直学得很好。
      
      霍修也买了几样东西,简单和其他人客套了两三句,乔烟烟迫不及待地想要去后台提东西。
      
      乔烟烟抱宝贝一样把公仔揣怀里,公仔半人高,脸长得像猫,顶着一对兔耳朵,身子像企鹅,两只小短腿连着一对猫爪,眼珠子黑乎乎的,表情又委屈又可怜,皮毛顺滑,乔烟烟从抱上起就开始摸。
      
      她抱着公仔往门外走,霍修跟在她身后,乔烟烟回头,“霍先生,可爱吗?”
      
      小孩喝了点香槟就找不着北,食指轻轻在唇上点了一下印在公仔的脸上,抱着公仔爱不释手。
      
      室外的温度降下来了,乔烟烟一冷突然清醒过来,一时有点脸红。
      
      “挺可爱的。”霍修修长的手指捏起公仔的长耳朵,软软的,他不着痕迹地划到乔烟烟方才印上手指的地方,眸色变深,苍白的手指摩挲着公仔,渐渐加重力道。
      
      乔烟烟一无所觉,受到霍修的肯定忍不住夸起来,“所以你以前不是不喜欢公仔,是没遇到让你觉得可爱的公仔。”她摇了摇手里的宝贝,“大师一出手,众人通通化为公仔膝下臣。”
      
      霍修的手指没有离开,从公仔的脸抚到眼睛,他今天穿了正装,外套挽起一截,更衬着腕骨瘦削,西裤下的腿修长笔挺,乔烟烟目光被刺了一下,慌乱向上,腰劲瘦,再往上是滚动的喉结。
      
      看过来的眼睛淡又沉,眼尾翘起,睫毛长,“这么夸它,送给我?”
      
      乔烟烟回神,一把搂紧公仔,眉梢眼角都是不情愿,霍修收回手,唇角下压,向前走去,“骗你的。”
      
      声音里好像有笑意,乔烟烟不太确定,她惊讶于霍修竟然也会开玩笑。
      
      即使上次在乔家霍修找她谈过,她仍然觉得霍修不易相处,霍修这突如其来的玩笑,她莫名觉得两人关系拉近了点。
      
      神乎奇乎。
      乔烟烟跟了上去。
      
      司机在路旁等着,乔烟烟坐好,“这款车我一直想买,可惜我没攒够钱。”她第一次见到霍修在车上就羡慕了,明明大家是同辈,他已经开上了她想开的车,过上了说一不二的日子。
      
      “霍先生,你是自己赚钱买的吗?”小孩的亲近来得措不及防,问题也不再拘泥于客套玩笑,霍修点头。
      
      “大佬,请受小女子一拜。”乔烟烟抱拳,霍修看她,“拜呢?”
      
      乔烟烟一愣,气恼道:“霍先生,你这样就过分了。”
      
      这样就过分,他要是把小孩弄哭……霍修屈指,偏过头。
      
      乔烟烟手机响起来,是程牧的电话,她接起,“程哥,怎么了?”
      
      霍修重新看向她,周围气息冷了点,眼神暗沉。
      
      程牧听说了她杀青了,没忍住打来了电话,还是希望签风宁的事。上次霍修同她说了后她就想过,靠朋友关系的公司容易传到乔妈耳朵里,外面那些不靠谱的经纪公司也不能随便签,风宁福利好,条件给的也好,的确是优选。
      
      她很客气,“程哥,那我们哪天谈一谈。”
      
      挂了电话,乔烟烟开玩笑,“霍先生,不会是你给我开后门了吧?程哥给的条件也太好了吧,让我签了后直接演大片女一号,广告也是国际知名款,现在演的这部剧相关后续宣传也都会接手配合,因此获得的收益还不收分成。”她支头,“霍先生,程哥没炸我吧?”
      
      霍修眉眼冷淡,“风宁有专人负责,给你开出这样的条件是经过调查之后的,我不参与。”
      
      “你的意思就是,他炸我你也不管了。”乔烟烟戳戳他精瘦的胳膊,霍修低头看她的手,乔烟烟接着道:“霍先生,我们可是有你玩泥巴我吃奶的情分在喔。”
      
      霍修唇角抽动,乔烟烟笑嘻嘻的,“霍先生,你是不是想笑?”
      
      他偏头,“不想。”
      
      车里安静下来,乔烟烟手上揉搓着公仔,朝窗外看去,没有尴尬,不一会儿她又转过头来,“霍先生,那我过两天就去找程哥谈合同了。”
      
      她佯装失望,“霍先生不管我就不管我吧,是王炸还是四炸我都自己接着了。”
      
      霍修面无表情,“你和程牧很熟?”
      
      乔烟烟摇头,表示就见过几次面,霍修看着她怀里的公仔,乔烟烟福至心灵,“你是觉得叫霍先生太生疏了吗?”
      
      小孩嘴角勾起,“那我叫你霍哥?”
      
      霍修睨她,“叫我名字就可以。”
      
      乔烟烟清清嗓子,“霍修。”
      
      小孩的声音干净软糯,念人的名字像是撒娇。
      
      霍修几乎一瞬间捏紧双拳,气压骤低,心头戾气肆虐,眼角隐隐发红,额上渗出一层薄汗,他沉沉地盯着乔烟烟,小孩被吓了一跳,他掀起嘴角,“再叫一次。”
      
      .
      乔烟烟和程牧签合同的时候有点犹豫,理性来讲,风宁开出的条件已经可以算是新人的封顶价,但感性来讲,风宁背靠的霍氏掌权人简直阴晴不定。
      
      她忍不住在心里默念了好几次神经病,怎么会有这种人,前一刻还斯文克制后一秒就宛如厉鬼缠身,还逼人叫他的名字。
      
      而且她还叫了。
      既听话又乖巧,把别人的名字挂在嘴边。
      太丢人了。
      
      乔烟烟签了合同。
      程牧伸手,“合作愉快。”
      乔烟烟回了一声,程牧收起合同,如沐春风,“司机会尽快到位,我们今天先简单谈谈你以后的发展。”
      
      “你有没有想过自己想演什么样的戏?”乔烟烟没有系统地想过这个问题,只偶尔脑海里出现过几个场景,她如实说出,“英雄末路,美人迟暮,恶人终其一生未食其果,正义之人被挂上耻辱架。”
      
      程牧有些诧异,乔烟烟所说的这些戏,即使是讽刺,也太悲壮了。不过这反倒合了他的心意,他看上的是乔烟烟的演戏天赋,这些天赋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让他忽视她所演的戏的不足。
      
      他本来还担心乔烟烟想演的戏就是先前宫廷剧那样的类型。
      不是不好,只是不合适。
      他挑中乔烟烟,觉得她应该站在更高的位置。
      
      “你刚刚杀青,对于那部剧有什么看法?”乔烟烟在拍戏过程中会领略人物的情感经历,却很少以旁观者的角度看待这部剧,不过她虽未特地思考过,拍久了也有了想法,“升级虐渣,观众代入女主角度应该很爽,平民上位还能一点亏都吃不了,理想主义的故事。”
      
      “对于你的戏份呢?”
      
      乔烟烟顿了顿,那段戏看似用情至深引人落泪,其实经不得一点推敲,撕掉最外面那层唯美的皮,内里不剩什么东西,而就这点东西,甚至也披了理想主义的皮。
      
      她不太想评价。
      
      程牧却不客气,“清妃和皇帝的那段剧情离不开四个字:渣男贱女。”
      
      “不过剧情和人物设置的不错。”程牧分析道:“渣男是皇帝身份,在观众眼里皇帝本就该三宫六院,所以给皇帝设置了为清妃空置后宫五年的剧情甚至成了他深情的象征,从而降低了皇帝的渣感。而清妃家破人亡、一无所有只能依靠皇帝而活的设定深入人心,所以清妃病入膏肓不治、至死情深不悔能赚观众的一笔同情泪。”
      
      “但是这段剧情的梗概就是——两人经过了一段热恋期,男人为了外面的女人伤害自己的另一半,而女人因为挂念着男人曾经的情深所以一路挽留。”
      
      这些乔烟烟心中已有定论,再听一次她还是忍不住皱眉 ,“为什么要分析这段戏?”
      
      “我这么直白你大概会觉得反胃,你应该就不会喜欢这种戏了。”
      “我不会再给你接这种类型的戏。”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小剧场】
    乔烟烟:有病就去治。
    霍修:大师说过,若想根治,得把小孩裹上鸡蛋液,沾上面包糠,下锅炸至金黄酥脆控油捞出,一口吃掉。
    乔烟烟:???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