芒刺

作者:常怀山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42 章

      武谦,H&D律师事务所的资深合伙人,他是沈裴和她的共同友人,他又与李飞有些不同,她和李飞的关系相较武谦更为密切,他能帮助她做这么多违法的事是因为他们是同路人。
      她看着穿着一身熨帖的亮灰色西装的武谦,他笑吟吟地往她这边看,带着胸有成竹的稳重,亮灰色西装内搭着一件白色衬衣,系着一条褐色加深灰色斜条纹的领带,发型是背梳式油头,显得他整个精明干练。他在小江退站到一旁后,提着深棕色的公事包走进审讯室内,那张长脸上的鸳鸯眼快速地在张永脸上扫过,那双上薄下厚的嘴唇因他的嘴角微微牵动而透出温和的善意。
      “张永督察,你好,我是H&D的武谦,沈袁沈小姐的代表律师”武谦一面向张永自我介绍着,一面地从西裤右侧口袋里掏出名片盒,打开后,抽出一张名片递给张永。
      “武律师,我要投诉这两位警官滥用职权,他们在毫无证据的情况下请我回来协助调查,还有非法入侵民宅的嫌疑,我要求上他们上一级投诉他们的不法行径”她不等张永反应,先一步提出自己对张永二人的控诉。
      非法入侵这一条罪名是十分确定,她正在想要不要加上一条恶意构陷,用王建国替自己作证,然而不急,她得看看叶伟荣对这一件事持何等态度。
      “张督察,你听到我当事人的要求了吧?请替我找一下叶伟荣高级督察,我想,你不需要我亲自打电话请他吧?”武谦笑意盈盈地威胁着张永,言下之意若张永不肯配合,他将亲自打电话请叶伟荣来主持公道,他是在给张永台阶下。
      投诉督察级别的警员渎职、滥用职权得找高一级的警员反映,她倒想看看叶伟荣能不能护住这二人,如果叶伟荣不肯秉公处理,她得越过叶伟荣亲自找局长反映今天的事,不论她在警局里的声名会如何变化,她都不宜在此地久留,故此,张、江二人都必须付出相应的代价。
      “张哥..”站在审讯室门外的小江低声唤着张永,做摇头状,示意他不可应承下来。
      “小江,找叶伟荣高级督察来,快去”张永艰难地做出了决定并督促着小江快些去,眼下的局面已非二人能承担,叶伟荣必须登场了。
      她看着小江为难地皱着眉头但见张永坚决的模样,不得不去转身沿着长廊往重案组的方向走,他得去找叶伟荣,
      胜负大致已定,她拿起苹果汁的方盒,无聊地查看着果汁盒上写的产地信息、配料等内容,这种情况不适宜拿出手机出来打发时间,她得尊重败落的张永。
      等待叶伟荣来到的空当,武谦绕过审讯桌来到她右手边的空座,他将公事包放在审讯桌的桌面上后,拉开椅子就座。
      她在武谦就座后确认了一下他腕表上的时间,约莫是过了二十分钟,面带怒意的叶伟荣脚步急促地来到审讯室,小江追着叶伟荣的脚步随后而至。
      “发生什么事了?”叶伟荣怒瞪着眼睛,话中带有强烈责难意味地询问着张永,他没有分出目光来关照她和武谦,这件事上他还是偏袒张永和小江的。
      “叶高级督察,不如由我来简单解释一下现在的情况,你手下的张永督察涉嫌非法入侵我当事人沈袁沈小姐的住宅,在毫无证据的情况下请我当事人回来协助调查,有滥用职权的嫌疑,请问你要如何处置?”她和武谦交换过眼神,决定由武谦代她提出抗诉,他笑着站起身来,严肃地提醒着叶伟荣现在的情况。
      叶伟荣若能处置得当,他们便不必去警局的内部调查科投诉张永和小江,尽量将事情和平地处理,闹大了,对他们都无益。
      “沈医生,今天的事怕不是一场误会吧?”叶伟荣收敛起面对张永的怒其不争的情绪,面带笑意地试图将武谦提出的控诉以大事化小的方式遮掩过去,她从叶伟荣听到武谦对张永、小江的控诉时转瞬即逝的惊讶中读出叶伟荣并不知情,他还回头看了一下小江,尽管事态如此严重,他还是选择偏袒二人。
      “叶高级督察,今日的事究竟是不是一场误会呢?你我都心知肚明,若然你不肯秉公办理,也好,我在东阳还是认识几位媒体行业的朋友,不如我们请他们来,让他们评断一下?”武谦说着就要掏出手机来打电话,叶伟荣急忙上前按住了武谦的手,神色慌张地看向沈袁。
      “叶警官,真的只是一场误会吗?张督察请我回来协助调查可是以一桩人口失踪案嫌犯的名义,他们在无搜查令的情况下进入我家,我想东阳电视台或是晚报的记者朋友们会想了解我这位法医是如何被警方定为犯罪嫌疑人的经过,您说是不是呢?”她轻轻笑起来,温柔地提醒着叶伟荣事态的严重,她可是日前抓捕罪犯归案的法医,这才不过两日时间,她就从英雄沦为了阶下囚,广大市民们一定会很想知道内情,一定会就这件事产生更多的联想。
      这世间不缺事故但缺的是故事的题材,她不怕提供故事情节给人们猜想,警方现在的风评可经不起折腾了。
      “沈医生,有话好好说嘛”叶伟荣按下了武谦的手,面带微笑地讨饶道,他仍旧不肯松口表示他要处置张永二人,他还期望她能放弃对二人的制裁。
      “叶高级督察,此事没有商量的余地,我要一个解决方案”她冷声道,半点不容叶伟荣糊弄。
      她不是在与他开玩笑,张永、小江也不是在与她玩笑,事情已至你死我亡的程度,她必须要叶伟荣表达他的立场。
      “武律师,还有你们两个都先出去,我得和沈医生私下谈谈”叶伟荣见沈袁如此坚决,面上的笑意迅速收起,他板着脸,请审讯室内的另外三人都先出去,空出房间来和她谈解决事情的方案。
      武谦先提着公事包走出了审讯室,接着是小江,张永走得又慢些,他不住地打量着她和叶伟荣,眉头往眉心挤着,他走出审讯室后顺带将门带上了。
      叶伟荣在审讯室的门关上后,来到审讯桌旁,拉开那张张永坐过的椅子,坐下,与她面对面地坐着,神色如常地看着她。
      “沈医生,你想怎么处置今天的事?”叶伟荣不说他对此事的解决方法倒将问题抛给了她,是在等确定过她的态度后再做决定。
      此事,现已到了谈判的阶段,双方拿出各自的态度互相坦诚地交换意见。
      “按程序来”她盯着叶伟荣的脸,明确地表示了自己的意见,先开出一个叶伟荣不能接受的提议,接下来再给出此等的解决方案,进而达成共识,这是谈判的诀窍,
      “沈医生,你这是要扒掉他们一层皮呀”叶伟荣不接受她的解决方案地驳回了她的意见,他往后贴靠着椅背坐着,等着她提醒次等的可接受的方案。
      “当然事情还有其他的解决方法,这样吧,调走他们二人,我要在明天结束前看见他们的调令,怎么样?”她和善地道出了次等的解决方案,她的身体向着叶伟荣的方向倾去,现在是她占据上风,已经不能再松口了,这是她的最低可接受的解决方案。
      “叶督察,我也不想为难你,可张永做的事让我很难做,他有刻意构陷我的嫌疑,相信你听说过他对我纠缠的风声了吧?你可以去问问警局大厅的王建国警官,也可以去网络信息部查一查,他可能有利用警局派发的手机定位我,私下跟踪我,如果需要的话,我可以提供录像来证明”她见叶伟荣仍然不肯松开,抛出了更多的证据来解释速今日之事的可疑情况并表示自己可以提供证据,叶伟荣在听到她这番话后,身体很快地坐直,眼睛疑惑地流转了一阵后,像是下定决心地身体往她这边倾来。
      “好,我答应你”叶伟荣艰难地在取舍之间做出了决断,答应了她的条件。
      “那好,时间不早了,我就先走了”她得到满意的答复后,站起身来,准备离开。
      “叶督察,那再见了”
      “再见”
      她向叶伟荣愉快地道别,叶伟荣用低沉的声音回应她,她绕过审讯桌走到门边,打开审讯室的门,来到长廊上,示意等待自己的武谦一起走。
      张永和小江冷眼看着她,尤其是小江的眼神极其复杂,仿佛她杀害的是他的姐妹,不是张永的妹妹,他们终是输掉了这一场战斗,一败涂地的惨烈。
      她迈着胜利者的步伐走向电梯,他们在电梯前站定后,伸手按下了下行键。
      “叮”的一声电梯门开启的提示声响起后,她先走进电梯,靠左站定,武谦随后进入电梯,她按下一楼的按键,看着电梯门缓缓关闭,等待电梯下降。
      “叮”的一声电梯门的提示声响起后,她先走出了电梯,王建国不在警局大厅的监控室内,可能是去巡逻或是解决什么突发事件了,她和武谦走出了警局大厅的大门后,她收住了脚步,看清了武谦的悍马在停车场的方位后,她朝着悍马的方位走去。
      武谦用车钥匙遥控解锁了车门后,她拉开副驾驶座的车门,坐进车内,系好安全带,武谦随后也坐进驾驶座,现在是他们的私密谈话空间。
      “事情发生得太突然了,他给我来电话的时候,我正在参与酒局,你怎么还留着张婧的心脏?”武谦将自己的公事包放在后座上后,他一边放下手刹,发动汽车引擎,一边询问她关于张婧的心脏的事。
      她杀了张婧,武谦是她处理尸体的帮凶,若然她有事,他难逃罪责。
      武谦的叔叔武勤本是济安医院的医生,武勤后来因过度酗酒造成了他精神状态恍惚被调往看守济安医院老院区的火化室,她就是借用武谦的关系去往济安医院完成了杀人、毁尸这一连串行为。
      那时正值老院区搬往新院区的最后阶段,医院的保安人员几乎全驻守在新院区,晚上只有一个保安在巡逻,武谦缠住了那个保安,她们出入济安医院,在里面做了什么都没有人发觉,因火化室在那段时间承担了焚烧垃圾的责任,所以一切都很顺利。
      她用火化炉火化了张婧,未能火化的骨头,她用骨灰研磨机磨成了骨灰,最后张婧的骨灰被她倒进了济安老院区域的一个湖内,张永是掘地三尺也不会找到张婧的。
      “做个纪念罢了,他怎么说?”她简单地解释着,因武谦并没有因为她收着张婧的心脏而表示出任何不悦的情绪。
      “他说他会替你处理那颗心脏,李飞知道这件事吗?”武谦将车开出警局后,沿着大道往花苑小区的方向开去。
      “好的”她不回答李飞是否知情,即李飞不知道今夜的事,事已至此,她也没有其他的办法,只好由得沈裴去解决张婧的心脏,至少他不会害她。
      “真羡慕你们”在汽车被一盏红灯截停后,武谦转脸看着她,满是羡慕地说着,相比他的求而不得,她确实值得他羡慕。她和沈裴的关系稳定发展着,若是张婧这件事不影响她们的感情的话。
      “你不是也有你的作家吗?”她浅笑着问道,她有沈裴,武谦有他的甄潮见,从根本上来说他们的区别不大。
      “是啊”武谦甜蜜地应道,正巧红灯转绿,他继续将注意力放在道路上,驱车往花苑小区的方向开去。
      每个人心中都有属于自己的圣地,那里住着他们最原始的自己,做着自己最坚持的事。
      武谦不能放弃对甄潮见追逐,周昶希望得到他父亲对已故母亲付出的肯定,她呢?她想起来了初见周昶时的模样,他甜甜地笑着,眼睛弯成月牙,从那种充满活力的笑容中察觉到他的不安,她觉得他需要她拯救,所以她做了自己认为最合适的事。
      看着车窗外快速掠过的景物,她想起了沈布和祖母,毫无疑问周昶是代替沈布来陪伴她的,她不会放他离开自己,就是死,他也要死在她手里。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