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毒女配不想上位

作者:拾途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白无常

      楚益芊刚被电完,现在一心要做缩头乌龟。只不吭声地跟在韩傥身后,洛珺珺现在也在韩傥的身旁。两人有说有笑的,也当真是郎才女貌了。
      
      如若不是楚益芊知道情节以及洛珺珺的人品,还真是会信了她的天真无邪。
      
      越往深处走,出现在眼前的物件更多。出了通道之后,交代大家各自活动,最后再聚集在大殿内一同离去。
      
      夏曦蹲在地上看着满地的灵草,双眼放光,一株一株的辨别,识得之后才将其摘取下来,心里暗自惋惜元茹师姐不在。
      
      其他人往各个方向奔去,眼中尽是欣喜与亢奋。
      
      这时候其他门派的人也在大殿内晃荡,见了槲啻教的众人,也都打趣起来,“怎么,你们这么慢,是爬过来的吗?哎,这我倒忘了,可能是经费不足吧,买不起剑?那自然是飞不了了,要不我跟我们宗主商量一下给你们捐点?”
      
      来者正是落月派的二当家顾烨,摇着折扇慢悠悠地晃了过来,嘴角上扬的,眼里是不可掩饰的揶揄。
      
      也不知这么个蠢货他哥是怎么同意他进北仑境的,也不怕把小命交代在这里。
      
      “哟,这是哪里来的疯狗,乱咬人啊,还不赶紧牵回去。”楚益芊用着一副看死、人的眼光乜着对方,笑嘻嘻的反驳道。谁让她是罪魁祸首呢,不会飞怎么了,关你屁事。左右又没有事儿干,不如逗逗狗。
      
      不过一想这顾烨命不久矣了,看他在临死之前这么蹦跶一下还挺有意思的。
      
      楚益芊没多说什么,因为这位顾烨顾公子是被自己哥哥算计死的,只有进北仑境的份,可没有出的机会。到死嘴里还叫着哥哥救我,当真是把酒囊饭袋活到了极致。
      
      那她就不插手了,为了这么个玩意儿惹得一身骚,不值当。可是有人非往上蹭,有一种人你想让他活他都活不了。
      
      “嘿,怎么说话呢?你们第一圣教了不起啊,做人都这么狂的?小心死了没人收尸。”顾烨的实力小跟班顾栋对他可是忠心耿耿,推搡着楚益芊的肩膀扬声骂道,也不觉得大男人欺负一个小姑娘不知羞。
      
      两边的人都聚集了过来,除了落月派以外的其他门派也过瞧热闹。这五大门派中最与槲啻教不对付的就是落月派了。
      
      楚益芊踉跄着退了一步,耸了耸肩,微微歪头,冲着顾烨笑了笑。下一秒,委屈的声音传遍了整个大殿,“韩傥,有人欺负我。”
      
      死之前被教训一顿也是活该,自找的。韩傥本就朝着这边赶,听见呼救,更是加快了脚步,对着洛珺珺愧疚道,“我先过去了,他们人多势众,我怕益芊吃亏。”
      
      说罢冲了过去,看他们还在推推搡搡的,眼神一暗,沉着声问道,“谁动的手?”
      
      顾烨作为主子,这种时候躲在后面就太丢面子了,梗着脖子站了出来,“哪动手了,伤着哪呢,在哪呢我瞅瞅?”每句的尾音都弥漫着作死的气息。
      
      “我师妹也是你们能动的?”韩傥拎着顾烨就是一顿猛揍,两边的人混在了一起,法诀咒术都不要钱的乱扔,这个架跟雪球似的越滚越大。
      
      楚益芊站在外围静静的看着人群打作一团,理了理自己的衣襟,笑眯眯地朝怔愣在原处的夏曦抛了个媚眼。夏曦才是个小可爱呢,单纯无辜而又引人犯罪,因而楚益芊对她的印象不是太差。
      
      动静大好啊,动静大了才能把祝修慈引过来。楚益芊也不去拉架,睁着眼看周围的动静。
      
      虽说本来也是靠打架把人引过来的,但是是楚益芊跟人打架。啧,换了个芯的楚益芊表示太累了,让大师兄代劳了。而且,她也不会打架啊。
      
      现在最要紧的是把祝修慈找出来,其二,是赶紧照着书中的灵药给自己来一副。
      
      不懂药理不代表不能给自己找点灵药啊,书中对那几种提升修为的灵草可是着重描写了。楚益芊估摸着回想几棵灵草的样子,心下已经考虑是否要找个人试药了。
      
      楚益芊本来修为不高,却能够一步步混成大反派也不是没有原因的。这不转折点到来了,其实是吃了灵丹妙药。北仑境里什么没有?出去飞升了都可以说是因为自己得了奇遇,左右没人知道。
      
      同样是误食了境内的仙草,祝修慈是修为大涨,有了与其父祝笙抗衡的能力。但是他这个人颇为喜欢扮猪吃老虎,哄骗了不少人。楚益芊就是被哄骗者之一,做了给他试药的人。
      
      而楚益芊就没那么幸运了,虽说也得了些修为,有些隐隐结成金丹的兆头。奈何她误食的那几株灵草药性相冲,给她带来了不小的副作用。性情更是大变,嗜血嗜虐,不近人情。
      
      这一次楚益芊可不打算以身试药,万一真有些什么岂不是一命呜呼。再说,她还不想失去自我呢,要真的把自己搞变、态了,她一巴掌都能呼死自己了。
      
      楚益芊闲得在地上拔草,气得夏曦眼都红了,“你不要瞎拔,万一有毒怎么办。”一会儿又跳脚道,“哎呀,你怎么把这棵红穗草给拔了,这灵草少说能卖二十颗上品灵石呢。”
      
      “呐,给你给你,咱们门派不差那点钱。”还真差,槲啻教的剑修都是爱打抱不平者,三天两头的就要去干架,没热闹凑就浑身不得劲。每天都是坏了补,补了又打坏的死循环。
      
      夏曦咬着牙,捧着手里的一堆灵草,神情十分认真,“你把根都拔断了,这棵灵草已经没用了。”
      
      “啊,这样啊。那我不拔了不拔了。”楚益芊拍拍手,扔了手里的一些秃了根的草。贱兮兮地挪到夏曦的面前,“夏曦曦师姐,跟你商量个事儿,帮我找几棵灵草呗。”
      
      “你要灵草?要什么灵草,治什么的?”医修的本能,倒也不是拒绝,她首先要了解药,之后才能将药递给病人。
      
      楚益芊大概描述了一番,夏曦楞在原处傻了眼,有些怀疑,“你说的我就认识一个,其他的我都是闻所未闻啊。当真有长得这般的灵草吗?”
      
      “有啊,我这可是偷偷告诉你的,是秘密哦。你要是想要一定要偷偷的藏着,这可是我要送给我爹的。”楚益芊偏头看着大殿的入口,目光飘忽不定,直接将楚勋拖出来作了挡箭牌。
      
      至于夏曦会不会留几棵灵草就看她自己了,机会在她自己手中。
      
      却见施施然走进一位公子,面上戴着个白无常的面具,手里转着个十公分左右的银色棍子。
      
      “哟,修哥哥。”楚益芊过于激动失口喊了出来,立时心虚的两手捂着嘴背过身去,躲开祝修慈的视线。
      
      夏曦用手肘捣了一下楚益芊,朝着祝修慈的方向一挑眉,整合了一下措辞,“益芊,你认识那位……戴着面具的男子?”楚益芊这声“修哥哥”实在是亲昵得很。
      
      楚益芊长吸一口气,默默的装死,“谁?我不认识啊,你听错了吧。”她一个回手掏,把还在盯着人看的傻师姐转了过来。
      
      要说祝修慈本来注意力全在场内斗殴的一群人中,结果愣是被这一声喊吸引了过去。
      
      他狐疑的摸了摸脸上的面具,心里纳罕,我不是戴了面具吗,这都能认出来?修哥哥?好像没有人这么喊过自己吧。
      
      眼见着祝修慈往这边快步走了过来,连手里的小棍子都不转了。楚益芊吓得掉头就跑,她一跑祝修慈自然而然地跟在后面跑了起来。
      
      “啊啊啊啊,韩傥师兄,救我呀,有人追我。”楚益芊到底是个女孩子,体能远远比不上祝修慈,没跑出几米就被逮住了。
      
      楚益芊看着肩上那只手,骨节分明,葱葱玉手也不过如此。要是搁平时她还能欣赏一下,可现在这只手在她的肩上,照祝修慈这狗脾气,她怕一个不留神自己可怜的肩膀就遭了殃。
      
      被逮住了能咋办,束手就擒啊。楚益芊苦涩回过头,牵了牵嘴角艰难的露出一个惨不忍睹的微笑,“兄台,你有何事啊?”
      
      祝修慈打量着眼前的这张脸,确实是毫无印象。面具下的一张酷脸微一挑眉,“你……认识我?”
      
      “不不不……不认识,你是谁?”楚益芊连连摆手,瑟瑟发抖地把祝修慈的手给拿了下来,乖乖地站在离他一米远的地方。
      
      “哦?”祝修慈的这个哦拖长了尾音,在楚益芊以为自己要倒霉的时候这个神经病又嗤的笑了起来。“那你为什么叫修哥哥呢?我看周围也只有我了吧,还有哪位公子呢?”
      
      楚益芊讪笑道,指着已经停手张望着这边的一群人,“我喊的是九哥哥啊,你听错了。”
      
      也不知道到底有没有九哥哥,反正就是随便扯了一个。看见韩傥皱着眉走向这边,楚益芊晃了晃手,如同见到了救星。
      
      【系统:成功达成会晤,奖励金币五枚。继续加油哦!】
      
      楚益芊想给系统来个温柔的抚摸,“统儿啊,你可真抠。五金币能干啥你说。我千辛万苦,冒着被剁成肉酱的危险把人引过来,就五个金币?”
      
      【系统(认真思考了一下):能买半瓶肥宅水。】
      
      “让我死吧。”
      
      【系统:如果你没有求生意愿的话也可以,如下有几种死法可供选择……】
      
      “别别别,不想死,谢谢,我热爱生活。”
      
      韩傥一拱手,向面前的男子赔礼道,“冒犯了,师妹太过急躁,还望兄台见谅。”
      
      扭过头瞪着楚益芊,“你又干什么了?我一会儿看不到你,你就得闹出事儿来。”
      
      “没有没有,姑娘什么都没做,只是认错了人。叫我九哥哥,这也是一种缘分呢。”祝修慈截了话头,话是说给韩傥听的,人却冲楚益芊俏皮的眨了眨眼。
      
      对上祝修慈调侃的眼神,楚益芊一口气哽在了喉咙里,憋得慌。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前期可能进度有点慢,
    众人需要慢慢磨合。
    咱们后期坐火箭,
    飞一般的感觉。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